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影钓鱼

影钓鱼

时间:2017-04-21 作者:未详 点击:

  卞永生,苏州吴县人,自幼苦读诗书,能写一手好文。民国五年,上海大明报的熟人委托卞永生写当时非常流行的西行手札,于是他邀请好友费清鸣一同前往。
  
  这日中午,他们到了潼关以西,去考察周王陵墓。结束后,赶车的老王讨好地说:“老爷,您二位跑了一上午,也该喝口水,吃口饭了。再往北走一点,有几家熟识的饭庄……”
  
  听到这里,卞永生才忽然觉得自己嗓子已经干得冒烟,于是他点了点头,说道:“快去快回,天黑前要赶回客栈。”
  
  谁知这骡车越走越远,越走越偏,最后停在了一个阴沉古旧的堡子门口。老王带着他俩走进一家食客寥寥的小饭庄。卞永生扫了一眼油腻腻的桌椅,刚想说话,忽然瞄到柜台前面的水牌,吃惊道:“哟,还有碧螺春?来一壶。”
  
  碧螺春本是产于苏州吴县东山西山一带,卞永生万万没想到,在这个穷山恶水之处,居然能见到家乡产物,顿时思乡之情被勾起,非要喝上一壶。
  
  可老板娘听到这话,倒是顿了顿,说道:“碧螺春,要用潼关县那口甜水井的水泡,才能出味道。可现在这潼关闹旱灾,小店每天不过分配到一小桶甜水,老爷们来晚了,今儿的水,早就卖完了……”
  
  “卖完了?老板娘,你挂牌是三块钱一壶,如今我给你十块钱,你去别家赊点水来泡,不就行了?”卞永生毫不在意地说。
  
  老板娘看了一眼卞永生,说道:“十块钱?只怕老爷出三十块,都不一定有人肯赊呢。”
  
  没想到卞永生眉头都不皱一下,直截了当地说:“五十块钱,你给我泡一壶茶来。”
  
  老板娘脸涨得通红,眼神闪烁多变。忽然,她抿了下嘴唇,说:“五十大洋,我这就给您煮一壶。”
  
  卞永生点了点头。直到老板娘走远了,费清鸣忍不住埋怨道:“何苦花这冤枉钱。”
  
  卞永生微微一笑:“离家久了,见到这‘碧螺春’三个字,怎么都要喝上一杯。”
  
  费清鸣摇了摇头,自是不语。
  
  没想到,直到饭菜都吃完了,这壶茶还没有泡好。这时,卞永生忍不住大声叫道:“茶呢,怎么还不上?”高声叫了几遍后,老板娘才把茶壶匆忙送至他们桌上。卞永生小啜一口,顿觉嘴角噙香,不禁赞道:“好茶!”一壶茶喝完,两人还意犹未尽,直到老王催要上路,才恋恋不舍结账。
  
  “两位老爷,在回去的路上,记得把这吃了。”说着,老板娘递过来两颗黑色的丸子。
  
  “这是什么?”费清鸣问,只觉丸子发出一股很怪异的酸腐气味,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头。
  
  老板娘笑盈盈地说:“老爷,潼关天气干燥,最近邪风又大,这是两枚清热辟邪丸,送给老爷们吃了,解解毒气。”一边说,一边解下帕子,将药丸包了进去。
  
  两人道了谢,转身上了车。费清鸣掏出那两颗药丸,仔细看了看,皱眉說道:“卞兄,这东西还是不要吃为妙,别吃坏肚子。”
  
  卞永生嫌恶地点了点头,说道:“快扔了,一股子怪味。”费清鸣打开车窗,将药丸扔了出去。
  
  可是,怪事发生了。
  
  自那天回到客栈以后,卞永生和费清鸣变得贪食无比,一顿饭要吃七八个馒头,五六盘大菜,还直叫不饱。又过了几天,忽见他俩的房间除了不断送入的食物外,还开始进出大夫。
  
  一天深夜,住在卞永生和费清鸣隔壁的章三,半夜起来小解,忽然看到隔壁屋子里走出两个互相搀扶的男子,只见他俩身形消瘦,头大四肢细,走路直打颤,但肚子却是硕大无比。这番模样,是人是鬼简直难以分清,他当即吓得大叫一声。这下,整个客栈都轰动了。大家都嚷着要茶房报官,或者赶他俩走,不然就立刻退房。
  
  幸好就在这一天,卞永生的舅舅张至路带着几个人赶来了。他一推开房间门,一股怪异的味道直冲鼻子,只见桌上杯盘狼藉,卞永生和费清鸣模样可怖地坐在桌边,拼命往嘴里塞东西吃。
  
  “你俩这是得了什么怪病?”张至路掩着鼻子,仓皇失措地问。
  
  费清鸣吃力地抬起头,绝望地说道:“真的不知道。大夫都请遍了,没用。”听到这里,张至路也是束手无策。正在这时,站在他身边的一个中年人,拉了下他的衣袖。“晓生?”张至路抬起头,诧异道。
  
  “借一步说话。”这个被叫做晓生的男子低声说。
  
  第二天清早,张至路请了八个精壮的汉子,抬着两架滑竿,将卞永生和费清鸣抬往潼关最负盛名的太乙道观。原来,这晓生是个居家道士,看到卞永生和费清鸣的怪病,忽然想起潼关太乙道观里纯真人和自己是旧识,且又医术超群,或请他看看,也是一条出路。
  
  谁知,纯真人把完脉后直摇头,直说这怪病从未见过。
  
  费清鸣听后,也知自己时日无多。他舔了舔嘴角,说道:“真想再喝一次那天的碧螺春。”
  
  听到这句话,卞永生便请张至路找人去一趟寨子,问老板娘要碧螺春。可这张至路也是第一次到潼关,听他们说了半天,也不知道寨子在哪里。
  
  这时,道长身边的小僮忍不住插嘴:“就是‘怪鱼山’前面的空心寨。”听到这里,道长浑身一凛,问道:“你俩去那边干吗?”
  
  费清鸣吃力地把那天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后,纯真人叹了一口气:“唉,万万想不到,现在居然又有人做这些下作事情了。你俩的病,是有救了。”说完,他就嘱咐小僮去找清虚道观的太虚道长。
  
  不过一个时辰后,小僮就带着一个乡人打扮的男子,拿着渔竿走了过来。只见他围着卞永生和费清鸣转了一圈,点了点头,说道:“可以救。你们将他俩扶到阳光下,再拿一个盆子放在他们脚下。一会儿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说话,免得影响我的心神。”
  
  当下,所有人都不敢说话,只是按照太虚道长的话去做。此刻虽然过了午时,但阳光依然晃人眼。
  
  太虚道长双手握住渔竿,不断调整渔钩影子的角度,直到钩子影子正好对着卞永生的腹部……忽然,卞永生圆滚滚的肚子上如同波浪般开始起伏,一层层一阵阵地涌动上去,复又退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卞永生忽然张开嘴,对着盆子呕吐起来……众人看到,居然从他嘴里吐出十几条一尺来长的怪鱼来。而卞永生的肚子,瞬间就扁了下去。这时,太虚道长也依样画葫芦,把费清鸣肚子里的鱼,同样钓了出来。
  
  太虚道长收起渔竿,擦了把额上的汗,说道:“他们已经没有大碍了。这些鱼拿个网兜起来,明儿我要亲自去一趟怪鱼山。另外,还要请纯师弟喊上巡捕房的王队长。”
  
  听到这里,张至路忍不住低头细看这怪鱼。只见它们细细扁扁,和秋刀鱼一般,没有眼睛,浑身披着赤色或黑色的鳞片,交缠在一起,非常亲密的样子。
  
  第二天一早,众人来到了空心寨。太虚道长带着他们绕过寨子,又走了好一段路,这时,居然看到黄土地上有一个红色的身影,正背对着他们,手里拿着一个桶,似乎在捞什么东西,正是那个老板娘!
  
  直到快走到老板娘身边,她才忽然感觉身后有人,转身一看,顿时脸色大变,手中的桶“咣當”一声掉在地上,清水洒了一地。
  
  这时,卞永生他们看到,黄土地上打了二十来个洞,每个洞口不过是碗口大直径,上面都罩着竹筒,筒的一侧还开了口子,似乎就等着里面的水流出来。
  
  忽然,张至路手里一网兜的鱼扭动起来,发出“吱吱”声。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只见地上五六个竹筒流出汩汩清水。随着兜里的鱼叫得越急,这水流得越多……这时,老板娘怀中一个布兜猛地掉在地上,几条怪鱼也扑腾着跳了出来。
  
  太虚道长冷哼一声,将这些竹筒全部拔了,又生了一堆火,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鱼都烧成了灰。
  
  “你们不知道,这怪鱼是生活在地底下的,赤色是雄鱼,黑色是雌鱼,所以没有眼睛。”说这话的时候,大家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
  
  骡车一路慢慢赶着,纯真人的话匣子合不上了。他叹息道:“这雄鱼有难,雌鱼必定相救,反之亦然。后来有人发现,只要让其中一条快干死,就会有另一条吐水相救。你们也知道,我们这儿缺水,唯一一口甜水井的水,又卖得贵。于是,就有人设下这种方式,引鱼吐水,卖给过路的客人。”
  
  “因为这水,雄鱼吐出的人喝了无碍,这雌鱼吐出的,就很容易带有鱼虫子。这鱼虫子偏生又煮不死,会在人肚子里长大,所以你俩总会觉得饿。但是这诱鱼吐水,太过下作,早已被禁止,甚至怪鱼也灭绝很多年。这女人,到底是从哪里搞来的这鱼?”
  
  这时,太虚道长插话道:“你们也是命大,我这‘影钓鱼’的法术都快生疏了,还好今天成功了。说起来这女人也太狠心,昧着良心卖了这水,好歹也该给颗黑药丸吃,虽然不能完全克制鱼虫子,但总不至于让你俩这样受苦……”
  
  听到这里,卞永生和费清鸣愣住了,他们对视了一眼,苦笑着想起被自己抛出车窗外的药丸……
  
  后来,每当两人想到这个事情,都不禁感慨,自己国家地域博大,这些怪事也真是层出不穷。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