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引魂丹

引魂丹

时间:2017-09-05 作者:未详 点击:

  清朝年间,余姚财主宋子琦的家中突然闹起了鬼。
  
  半年前,他的幼子,年方十八的宋家驹无疾而终,宋子琦悲痛欲绝,大病了一场,终日恍恍惚惚的。此后,他发觉府内频频出现异状,有时,家里的物件会莫名失踪,过了几日又回归原处,庭院里总是传来诡异的哭声。最令他心惊胆战的是,接连几个月他都无法睡个安稳觉,经常遭遇“鬼压床”。
  
  宋子琦认定是恶鬼作祟,便请来法师捉鬼。可是,和尚、道士来了好几拨,收效甚微。宋子琦为此苦恼不已。
  
  一天傍晚,宋子琦的义子宋家麒领着一个法师和他的两个弟子走进房中。宋子琦早年辛苦操劳,一直没有子嗣,于是就领养了这么一个干儿子。直到老年,突然喜从天降,夫人为他生了一个小儿子,便是宋家驹,这兄弟二人虽无血缘之亲,却情谊深厚。
  
  宋家麒告诉父亲,这位姓张的法师是他从外地请来的,是一位世外高人,法力精深。宋子琦细细打量了起来,那法师长满络腮胡子,面色发红,果然气度不凡,他忙命人看茶赐坐。
  
  一番寒暄后,张法师幽幽说道:“刚才我用法眼审视了一番,贵府确实有一股阴气。”
  
  宋子琦顿时来了精神:“大师,可有降妖之法?”
  
  张法师掐指一算,转而说道:“这并非害人的妖怪,而是令郎的魂魄郁结不散啊!”张法师接着说,他精通阴阳连接之术,刚才同宋家驹的魂魄交流得知,宋家驹前世蒙受宋子琦的恩德,今生前来报答,如今缘分已尽,只得离去,但宋家驹对父亲心存眷恋,故而魂魄一直驻留在家中。
  
  宋子琦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一直摇头。张法师见状,说道:“也罢,我就赐你一粒引魂丹,让你看看前世的因果吧!”
  
  宋子琦听从张法师的安排,将师徒三人领进一间昏暗的内室,并让宋家麒守在门外,不许旁人打扰。
  
  张法师在施法前摆好桌案,然后从丹瓶中倒出一粒金色丹药给宋子琦。宋子琦服下后,顿觉昏昏沉沉,恍若进入了梦乡。蒙眬中,他仿佛听到有人召唤:“来……来……”他随着声音往前看去,只见远处有一团亮光,一个猎人背弓扛箭走在林间小道上。
  
  走着走着,突然听到一声马嘶,只见一只斑斓猛虎从林间跳出,猛然扑向路边的一匹小白马,虎爪狠狠地抓向马背,顿时血红一片!
  
  说时迟,那时快,那个猎人不假思索地射出一箭,正中猛虎额头。猛虎跌跌撞撞走出几步便气绝身亡了。受伤的小白马跪倒在地,瑟瑟发抖。
  
  猎人为小白马敷上了伤药,那马儿好似极通人性,围在他身旁辗转多时才缓缓离去。
  
  宋子琦正在凝望,忽听耳边有人召唤:“醒来!醒来!”他全身一颤,从梦境中醒了过来,眼前的景象瞬间幻灭。他一把拉住张法师,把梦里的情境讲述了一遍。张法师听罢,笑着说:“这就错不了啦,那个猎人正是你的前世,而那匹白马正是令郎,它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今世托生为你的儿子。令郎属马,你便给他取名为家驹,他背后有一块胎记,就是当年被猛虎抓伤的痕迹啊!”
  
  宋子琦这才恍然大悟,忙问该怎么办。张法师笑道:“令郎对你极度思念,不忍离去,错过了投生的时机,我要留在此处,将他安然引渡,了却你们父子二人今生的缘分。”
  
  宋子琦自然是满心欢喜,忙找来宋家麒述说了一番。宋家麒得知详情后大喜过望,当即为张法师安排好客房。此后几日,张法师除了焚香作法外,每天都给宋子琦服下几粒秘制丹药,说是抵御阴气的仙丹。说来也奇怪,一个月多下来,宋子琦果然觉得身轻体健,精神好了不少,睡觉也踏实了。
  
  这天,张法师对宋子琦说:“明天我就要离开此地,令郎也将要投生了,贵府再也不会闹鬼了!”
  
  宋子琦父子依依不舍,极力挽留。张法师称大事已定,留在这里也没多大意义。他又交给宋子琦一粒引魂丹,说今夜服下,可以同宋家驹再见一面。
  
  当晚,宋子琦同张法师依旧进入内室之中,服完引魂丹后,宋子琦只觉得眼皮发重。他隐约看到前方星光点点,一个翩翩少年正迈步向前,那服饰身姿像极了自己的儿子宋家驹。宋子琦想追上前去,只觉得双腿发沉,迈不开步子,只得大声呼喊儿子的名字。
  
  宋家驹没有回答,径直来到一户农舍门前,转身向他施礼。
  
  宋子琦听到耳边传来虚无缥缈的声音:“父亲,今日便是我们父子诀别之期,此生的缘分已尽,请你多加保重,我就要投生这户人家了。”说完,身形渐渐隐去,不一会儿,房中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宋子琦急欲上前,这时,他耳边响起了张法师的召唤声:“醒来!”他知道大梦将醒,忙仔细看了看四周,努力把此地的景象印在脑中,在苏醒的一瞬间,他模糊地记着,在农舍前有棵歪脖子古树。
  
  第二天,张法师便告辞远行,宋子琦厚赏了他一番,让宋家麒代为送行。
  
  在江畔的一条小船上,张法师扯下了络腮胡须,抺掉脸上的红泥,露出白净的面容。宋家麒拱手施礼:“张兄,这些日子辛苦你啦。现在家父的身体已康复,家驹也该安心了。”
  
  张法师笑道:“若不是你父亲迷信仙道,我一个小小的幻术师也不必装神弄鬼啦!”
  
  原来,几个月前,宋子琦因小儿子离世,得了严重的忧郁症,总是出现各种幻觉,认为房中有鬼作祟。宋家麒略通医道,知道父亲的病因所在,想请郎中为他看病,却都被其拒之门外。宋子琦只相信和尚、道士才能救他于苦难之中。宋家麒在万般无奈下,心生一计,让这位外乡的幻术师化装成法师为他治病。在此期间,宋子琦所服用的仙丹不过是些安神的药,这些丹药都是宋家麒分析了父亲的症状,再根据医理向名医求来的。同时,他再配合一些食疗之法,令父亲的身体慢慢康复起来。不过,宋子琦的症结源于心病,还需用心药医治。
  
  于是,他让这位“张法师”施展傀儡戏的绝活,再配合运用一些幻术异技,将那些所谓的前世因缘的场景演绎出来。为了天衣无缝,宋家麒真是煞费苦心,“张法师”给宋子琦服用的引魂丹正是他向名医求来的特殊药丸,服用后并无任何不适,只是会让人神智迷乱,四肢无力,极易受到幻象的影响。
  
  两人畅聊多时,依依惜别。
  
  宋家麒刚回到家中,宋子琦就拉住他的手说道:“儿啊,我仔细想过了,家驹托梦给我,说明我们父子的情缘未尽,我明天就要去找他!”
  
  宋家麒很惊讶:“天地这么大,我们去哪里找啊?”
  
  “我記得梦境中的场景,那农舍外有棵歪脖子古树,我们明天就去找!”
  
  第二天,宋家麒执拗不过父亲,随他寻找那个农舍。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天后,他们在一处偏僻的村落里找到一个农舍,门前有一棵歪脖子古树,竟与宋子琦梦中所见一模一样。
  
  宋子琦一打听,这户人家几天前确实有一个男婴诞生,孩子的母亲因难产亡故,孩子的父亲也于半年前罹难,现在只留下一对老夫妻照料未满月的孙儿。
  
  宋子琦见那孩子的眉宇轮廓像极了儿时的宋家驹,心中十分喜爱,便同两位老者商量,想要收养这孩子。老夫妻俩年老体迈,疾病缠身,正为孩子的生计发愁,见宋子琦衣着华贵,长得挺和善,便应允了。宋子琦大喜,重谢了二位老者,便将孩子领回家中,悉心抚养。
  
  清明时节,宋家麒独自在宋家驹的坟头祷告:“兄弟,父亲的病已经好了,你的儿子也被接入府中,一切安好,你放心去吧!”说着,他将一封书信投入火中,那是宋家驹临终前几日偷偷交给他的。
  
  宋家驹自幼多病,宋家麒一直悉心照顾他。去年,宋家驹结识了一个乡下姑娘,十分喜欢,便私订了终身。可是,他知道两人家世不同,难以结为夫妻。他不敢告诉父亲,便去和兄长商量。宋家麒自然连连摇头,劝他断了这个念头。得不到兄长的支持,宋家驹竟抑郁成疾,猝死在家中。在这封信中,宋家驹告诉兄长,与其相恋的姑娘已怀了他的骨肉,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将母子二人接入家中……
  
  宋家麒悔恨不已,他追寻信中的线索,找到了那位姑娘,准备等待时机告诉父亲。可是那姑娘命薄,生完孩子后便撒手而去了。宋家麒只得将此地的场景暗暗记下,然后请“张法师”再度施展幻术,把父亲引到此处,了却宋家驹的心愿。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