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真正的金钥匙

真正的金钥匙

时间:2017-08-22 作者:未详 点击:

  清朝康熙年间,徽州城中有家著名茶行——马记茶行,老板是马汉卿。马汉卿有个徽州城人尽皆知的败家儿子马殿科。这天,马殿科正在押金斗蛐蛐时,贴身家仆挤进来在他耳边道:“少爷,老爷回来了。”马殿科随口答道:“哦,老头子这么快就回来了,想必是茶叶都卖完了,又为我置下了一大笔产业吧。”家仆又道:“怕是赔本了,老爷心情很坏,一到家就命人出来找你。”马殿科依旧斗着蛐蛐,淡然道:“做生意有赚有赔,很正常嘛,老头子就是心思重想不开。你别催,等我斗完了这局。”最终,马殿科的50两银子又进了别人的腰包。他气恼之下抓起自己斗败的蛐蛐往地上一摔,跟着一脚踏上去,然后冲胜者道:“我回家拿银子去,咱们下次用100两押注!”
  
  马殿科回到家,来到马汉卿跟前,道:“爹,您回来了。这趟生意做得怎样?”马汉卿满脸沮丧,长吁短叹道:“完了,咱家完了。”马殿科惊问:“怎么了?”马汉卿说他这次几乎是倾尽家产,到各产地进了祁门红茶、黄茶君山银针、绿茶碧螺春等一大宗极品茶叶,运往京城去卖。不承想连月阴雨,稍一疏忽茶叶进了水,等运到京城茶叶都发霉变质了。贴进去的20多万两银子全都打了水漂。
  
  马殿科听罢傻了,呆立在那里,张着嘴说不出话。
  
  马汉卿病倒了,躺在床上日渐消瘦,请来大夫看,也都表示无能为力,摇头而去。
  
  这天马汉卿把马殿科叫到床前,语重心长道:“殿科,为父的大限到了,要寻你娘去了。你都20了,该长大了,你身上的不良习气该改改了。为父现在也没什么财产留给你,就送你这幅为父亲笔画的《石竹图》作个念想吧。”
  
  马殿科接过画儿展开,画的是几块丑石间生出了3竿修竹。笔法简约,却也清朗劲峭,尽得竹子的神韵。特别是那竹叶充满水墨画的写意味道,不似竹叶胜似竹叶。不过这些意韵在满脑子花花世界的马殿科眼里全都没有,他看到的只是一些干了的墨汁印。他心底里很是失望:父亲临死怎么就送这样一幅画给自己!但表面他却装出一脸庄重,又小心翼翼卷上。
  
  马汉卿有气无力地说:“你听好了:一、此画不要轻易示人,否则你会后悔!二、不要卖掉此画,否则你会失去更多!三、只要你看懂此画,那么你就有救!”话到最后是声嘶力竭喊出来的,以至嘴角流出了血,可仍是声若游丝。说完就断了气。
  
  安葬了父亲后,马殿科也不觉得怎么痛苦,反而有获得自由的快感。马殿科是在父亲40岁、母亲35岁时生下的,夫妻俩是喜不自胜,对这唯一的宝贝疙瘩宠得无以复加,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马汉卿常年在外做生意,儿子就由夫人教养。马夫人对儿子百般顺从,让马殿科自小形成了一种乖张霸道自私的性格,及至到了学龄,教书先生被他气走了七八个,他整天就是游手好闲,惹是生非。18岁那年,马夫人教训了他几句,他就大撒泼对母亲说了很多难听的话,结果把心脏本就不好的马夫人气得猝死。从外地做生意赶回来的马汉卿这才深深地意识到,他们先前对儿子太溺爱了。他开始对儿子进行严厉的管教,可是效果并不好,一则儿子长大了,性格习气已经形成,很难改变;二则他依然要在外忙生意上的事,时间和精力有限。不过马殿科对马汉卿还是有些怕,至少当着面不敢放肆。每次马汉卿出外做生意,那就是他遇赦可以任由撒欢玩乐的时候。现在马汉卿永远的“出外”了,马殿科从此彻底无拘无束了。虽然马汉卿没有给马殿科留下什么大宗遗产,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家的大房子,房子里的各种物件,都值不少银子。所以马殿科照旧吃玩嫖赌,早把父亲的临终交代抛到九霄云外。
  
  兴业犹如针挑土,败家好似浪淘沙。只一年的工夫,马殿科便把家中琳琅满目的物件典当光了,徒剩四壁。最后他又在斗鸡中孤注一掷地输掉了房子。
  
  准备离开房子时,想到自己从此无家可归,马殿科在恐惧中想起了父亲,想起了父亲的临终遗言,想起了那幅画。他记得父亲交代完那3句话就去了,他要料理父亲的后事,于是就把画轴塞到了一个旮旯里。他本就对这幅画一点好印象没有,再加上忙于玩乐,也就没去管它。现在他钻到那个旮旯里去找,一通摸索画轴居然还在,于是抱在胸前拖着步子出了现在属于别人的房子。
  
  在一座破庙里,马殿科展开画儿,丑石、修竹依然清晰,历历入目。凝视画儿琢磨父亲的遗言:此画不要轻易示人,否则你会后悔!——说明此画藏有秘密,一旦被人窥破就占去了先机。是什么会让自己后悔呢?不要卖掉此画,否则你会失去更多!——说明此画的潜在价值很大。可是父亲画画只是业余爱好,在画界毫无名气,它的价值在哪里呢?只要你看懂此画,那么你就有救!——这句话的暗示最明显了,弄懂此画的内涵自己就有救了,那会是什么呢?他把这3句话翻来覆去地琢磨,认为这幅画可能是一张藏宝图——父亲生前也许私藏了一笔财宝;也可能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秘密,藉此就能改变自己的命运。父亲为人以诚为本,他说此画能拯救自己,那就一定是真的。
  
  蜷缩在破庙一角的马殿科,在饥寒交迫中下定了决心:弄懂父亲的遗画!父亲虽是商人,有空却喜读书与画画,十足一个儒商。要想弄懂画的内涵,恐怕不仅要掌握绘画的技法与鉴赏,还要有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这些都需要自己去钻研了。可是自己现在连吃住都成问题,还怎么去钻研这些?他想到了父亲的好友林伯伯,也许他能拉自己一把。
  
  马殿科来到林府见到了林伯伯,没有提到父亲的遗画,只说他想发奋读书,博取功名。林伯伯听了哈哈大笑:“你什么货色,我还不清楚?除了吃玩嫖赌骗,你还会什么?如今一点家底被你败光了,就妄谈什么读书博功名!是手上没银子花天酒地了,想从我这儿讹银子是真吧……”一通训斥让马殿科无地自容。他转身离开时听到林伯伯说:“眼前还是学点实用的技术,填饱肚子要紧!”一句话点醒了他,他嗯嗯应着跑了出去。
  
  马殿科去篆刻坊想学篆刻,被拒;他去木匠铺想学木工活儿,被拒……
  
  一次次地被拒,弄得他灰头土脸自卑到了极点。他耷拉着脑袋走在街市上,一阵香味钻入他的鼻孔,勾引得他的饥肠骚动起来。他尋香看去,是一家馒头店,热腾腾地散发着蒸气。他禁不住走过去,盯住他从前不屑拿眼瞧的馒头。“是要馒头吗?”老板招呼。“是,不是。你要帮手吗?”马殿科试探着问。“不要。”老板回答得干脆。“那你收徒弟吗?”马殿科再问。“不收。”老板的话音刚落,便听见“扑通”一声,马殿科在饥饿与一次次被拒的打击下,终于撑不住倒下了。老板给他掐人中喂热汤,弄了半天才把他救醒过来。“这不是马大少爷吗?”“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他这是咎由自取,活该!”围观的人议论纷纷。
  
  “老板,求你收下我吧!”马殿科再次请求。老板说:“做馒头每天要起早,冬寒夏热,你受不了的!看在令尊马老板曾经帮过我的份上,你饿了来我这儿吃个馒头,不收钱的。”马殿科给老板跪下了:“我不想再吃白食,看在家父的面上,你收下我吧!”老板赶紧拉起他:“别这样,我收下你就是。”
  
  马殿科什么都不会干,不过他倒真是肯学,老板就一点点教他,慢慢的马殿科成了老板的好助手,同时也基本掌握了做馒头的技术。像这样的馒头店、包子铺,在这条不长的街上还有两家,他们的馒头也无甚特色,所以生意勉强维持,除去两人的吃喝,基本没什么剩余。正是这个缘故,其貌不扬的老板都奔40了,还是光棍一根。尽管如此,老板每月还是开一点工钱给马殿科,马殿科就用这点钱去买书买画,一有空就琢磨。遇到不认识的字或不明白的地方,就请教来店里吃馒头喝稀饭的读书人。他虚心求教的态度让人愿意给他讲解,老板见他如此好学也不说什么。
  
  马殿科在馒头店呆到快一年时,可怜的老板突发急症死了。于是他就接手了这个馒头店。为了尽早从父亲的遗画中找到拯救自己的“宝贝”,他省吃俭用,节余下来的钱都用来买书购画。他广交读书人、画师以及三教九流人物,馒头店几成一个文艺集市。良好的文化氛围,再加他的刻苦好学,马殿科轻松闯过县试、府试、院试三关,成为了一名秀才。
  
  又是一年夏末,眼见秋闱将近,一些秀才约他去省城考个举人光宗耀祖,他说自己才疏学浅,还是多啃几年书再去。其实他是囊中羞涩,出不了远门。马殿科所居的小镇离省城甚远,前去应试,食宿等一应费用可是个不小的数目。他结交的都是些穷人,是没什么钱借给他的。
  
  马殿科想起父亲的话:“只要你看懂此画,那么你就有救。”现在只有寄希望于这幅画来救自己了。可是父亲的遗画他不知看了多少遍,他看到的还是石间生长的3竿竹子,除了能体味到笔法的妙处和清朗的意境,此外别无所得。为此他冥思苦想,愁肠百结。
  
  这一日,又有几个天南海北的文人秀才聚集在马殿科的馒头店,大家谈天说地。这时一个瘦高中年人打开包袱,取出一个雕刻有竹林七贤的竹筒,又从竹筒里取出一张卷着的宣纸,开口道:“我上月路经河北曲阳,在曲阳北岳庙发现一块石碑,爱不释目,向方丈百般恳求,又敬献了不少香火钱,最终拓印下一张。今日与诸位朋友雅集也是有缘,于是拿出与大家分享。”说着自上而下徐徐展开宣纸,首先出现的是6个篆体字:关帝诗竹圣迹。再出现的是并生两竹,一直一弯,竹叶分为5层,疏密有致,别具一格。
  
  马殿科见了心中大震,因为这些竹叶的画法与父亲遗画的风格是一样的!
  
  只听中年人介绍说,北岳庙的方丈告诉他,当年关羽羁留曹营,可他身在曹营心在汉,一次次前去曹操相府辞别,都被相府门上挂的“回避”牌挡住了。于是他画了一幅《风雨竹图》明志,让大将张辽转交曹操,而自己挂印封金而去。曹操看到竹图,并从中看出了隐藏在画中的诗,感佩其忠义,命人追送,赠以盘缠征袍。后人依图刻碑,流传至今。
  
  说到这里,中年人道:“诸位兄台,现在考考你们,谁人能读出画中藏诗呢?”众人围上去看了半晌,都是或摇头或冥想。
  
  马殿科按捺不住道:“兄长就不要难为我们了,还是请你揭开谜底,让我们长长见识。”众人纷纷附和。
  
  中年人呵呵一笑道:“你们看这两杆并生翠竹,一呈风状,一呈雨形,故名‘风雨竹’,竹叶搭配巧妙,乃是一首五言绝句。”他随着手指的滑动吟道,“不谢东君意,丹青独立名。莫嫌孤叶淡,终久不凋零。”“妙!实在是妙!”众人发出一阵赞叹,唯独马殿科盯着竹叶发呆,心里却乐开了花。他知道已经找到了打开父亲遗画秘密的金钥匙。
  
  马殿科关起门来,废寝忘食地一通钻研之后,终于看懂了父亲的遗画《石竹图》。
  
  父亲用竹叶巧妙地隐藏了一封家书——
  
  殿科:
  
  你能看懂这些,说明你有救了,吾心甚慰。若为生计烦愁,刨开你娘坟顶的土层,你会发现一个檀木匣。望好自为之,切记切记!
  
  马殿科狂喜,心想这下自己赶考的花销有着落了。此时是子夜,但他顾不得了,家里没有锄头铁锹,他拿着炒菜的锅铲就出了门,踏着露水,借着惨淡的月光,摸到娘的坟上。他先给娘磕了3个头,说完“不孝儿惊扰了您安眠”之类的告罪话,便爬上坟头开始刨。坟顶土层一点点矮下去,手中锅铲碰到一块硬物,他改用手刨,最终从土里抠出一个檀木匣。匣上有锁,一时打不开,于是抱回了家。
  
  在家里,马殿科费了一番工夫,撬开了锁。他的眼睛准备迎接珠光宝气时,却只看到了一个磨损得残旧的线装本子,此外别无他物。他将残本抖抖也无金叶子掉出来,不禁大失所望。一个破本子怎能救燃眉之急?
  
  他耐住性子,看封面写着“铺路石”3个字,十分不解,心下大奇。翻开看,只见第一页头几行写的是:康熙五年六月初九,通州石庄石大友之子石中义患病无钱医治,得恩人马汉卿纹银10两救命,大恩大德,没齿不忘。
  
  一路看下去,都是此类得到马汉卿救济的人的留言,而且时间都是集中在康熙五年6到8月间,救济地点越到最后越接近自己家乡。特别是最后一条留言,救济对象就是他认识的刘才跟老汉,老汉每次来镇上都会到他这里买馒头。当年的日期是8月28日,老汉穷得揭不开锅,得到5两银子的救济。老汉写下了这样朴实的话:为了报答马老板,日后买东西就到马家开的店铺里买。
  
  8月28日是当年父亲从京城返回家的前一天,父亲每天都会撒出多笔救济银,最少的2两,最多的达到1000两,一共撒了两个多月,而且是从京城撒到省城再到家乡,总计30多万两。
  
  马殿科至此恍然大悟:父亲当年做生意根本就没有亏本,而是大赚了一笔,但是他沿途全部施舍掉了。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在后记中马汉卿写道:在京城做生意时,一日腹痛厉害,请同仁堂名医诊断,说我身患不治之症,只有三四个月的活頭,于是准备携银还乡。想到犬子不孝,溺爱使其成为纨绔子弟,花钱如流水,家财不能留给他,否则贻害无穷。于是决定沿途撒银,请人家留言时笑说“人生无常,他日若落难讨到你门上,能赏口饭吃就行。”然后参照关公《风雨竹图》的笔法精心作了一幅《石竹图》,希望引导儿子走上正途。若殿科能看到这里说明他有救了,这积下的功德就是他的福报,可以帮他渡过难关,奔出好前程。
  
  捧着残破的线装本,瞅着一旁的《石竹图》,马殿科不禁泪如雨下……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