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夜半魔影

夜半魔影

时间:2015-12-03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晋岭之南,巍巍群山环抱着一个湖,荡漾的湖水倒映着群山,成了天府市一道名闻遐迩的风景线。这山就是金银山,这湖就是金银湖。
  
  金银山南坡,离金银湖不过一箭之遥,有处较为舒缓的平地,桔黄色的天府宾馆便建在这里。宾馆掩映在绿阴中,呈“凹”字形,中为主楼,东西二楼遥遥相对。空地上是错落有致的草坪、树木、花丛,还有鹅卵石小道和一条条整洁的石凳。平时这里足可供游客住宿,但遇到旺季,就难免人满为患。为解决这个难题,市府决定修一条连通市区的盘山公路,使超负荷的游客能在市区和景区之间往返自如。消息一出台,承揽工程的单位即闻风而来,大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之势。
  
  东亚公路工程公司总经理罗通衢带着秘书刘娜,第一个来到天府市,入住天府宾馆东楼贵宾房。罗通衢身材魁伟,白净的脸上架着变色镜,一副傲然神态。刘娜27岁,长相酷似当红影星赵薇,一双流光溢彩的大眼睛能勾魂摄魄,罗通衢一直视她为左膀右臂。
  
  这天夕阳西下时分,刘娜快步奔入罗通衢房间,眉飞色舞地说工程的绣球已落到了她的手上。罗总大喜过望,转身取出茅台酒,拥着刘娜摆开了庆功宴。
  
  暮色沉沉,四野寂寂,脸泛桃花的刘娜嗲声嗲气地邀请罗总去湖畔散步。罗总一口应允。刘娜将粉嫩的脸蛋偎到罗总肩上,罗总挽起她的玉臂,两人沿着环湖而筑的山间小径悠悠前行。
  
  二
  
  也是应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句古语,仅仅过了一顿饭的时间,刘娜就跌跌撞撞地跑回宾馆,哭喊着:“罗总摔落湖里了!”
  
  人命关天,宾馆经理张乐亲自率领保安人员赶赴出事地点。
  
  夜色空蒙,浮云掩映着月亮,浩淼的湖面,除了波光中的细碎月影,哪有罗总的影子?
  
  次日黎明,刑侦队长李顺偕同助手小舒、法医俞冰赶到宾馆,找刘娜了解事情经过。
  
  刘娜含着眼泪说:“昨天晚上,我和罗总乘着酒兴去湖畔散步,踱到青石板旁,罗总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一个趔趄翻落湖里,我吓得大喊‘救人’,可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我只好跑回宾馆找人。”
  
  李顺随后请刘娜带路去出事现场作实地勘查。
  
  清晨的金银湖景区凉风习习,虽然时值盛夏,气温却凉爽似秋。他们来到青石板旁,刘娜指着青石板旁的一个缺口心有余悸地说:“罗总就是从这里摔下去的。”
  
  李顺趴伏于地,慢慢探出身去。小舒蹲下身,紧紧抓住李顺的脚踝。俞冰一手握住小舒手掌,一手挽住身侧一棵大树,以防不测。李顺放眼看去,啊,好一个险峻的去处!只见悬崖似削,壁立云水之间,崖下激流汹涌,轰鸣声震人心魄。打捞工作正紧锣密鼓地展开。
  
  李顺缓缓缩回身子站起来,向周边审视片刻,然后整整揉皱的警服,招呼大伙顺小路下往湖边。
  
  三
  
  罗通衢坠崖一事,在天府市引发了一场“地震”。因为在全省,东亚公路工程公司可谓叱咤风云,而风流倜傥的罗总又正是年富力强声名大振之时,突然出事,怎不令人吃惊?然而,对参与竞标的众多建筑单位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幸事,有人暗中窃喜,鸿运路桥有限公司总经理方能达便是其中之一。他一得悉罗通衢的死讯,便喜滋滋地拨通上司的手机,踌躇满志地说:“我要拿着金银湖公路的承包合同来参加你的生日派对!”
  
  罗通衢出事后,宾馆经理张乐如丧考妣,一张圆脸似乎瘦了不少。说来也是,怎么说也是宾馆的霉头,即使死的是个普通旅客,作为经理的他也难脱干系!刘娜报警后,他连夜赶往现场打捞罗总,身先士卒。当李顺一行匆匆来到湖边时,张乐正赤着脚站在小船上不停地指点。
  
  突然一个船工大声喊起来:“网着了,网着了!”随着喊声,浑身肿胀胸腹高隆的罗通衢被拖出了水面。
  
  李顺指挥大伙将罗通衢的尸身抬放到背阴的草地上,请刘娜确认后先回宾馆休息。法医俞冰单膝跪地开始查验尸体,从脑壳、眼睑、口腔、颈项直至全身一一细看,既无暴力伤害的痕迹,也无中毒的迹象。从尸检的表象分析,落水致死确凿无疑。
  
  李顺将尸检结论向市指挥中心作了汇报。市长指示:从速确证,若无异议,则抓紧善后。
  
  四
  
  天府宾馆西楼,李顺和小舒、俞冰就市长指示作确证前的交流。
  
  “俞哥是专家,我相信他的尸检报告,罗通衢是失足落水。”小舒快人快语。
  
  “话不能这样说。尸检我是绝对仔细的,但尸检毕竟是尸检,不能涵盖一切。”老成持重的俞冰吐出一口浓烟,阐述己见。
  
  “嘿嘿嘿——”李顺咧开了大嘴,“小舒呀,结论是那么容易下的吗?青石板旁的路面我仔细看了,平展展的,没有碎石,没有藤蔓,罗通衢怎会‘绊’了一下呢?退一万步讲,就算他真的绊了一下,刘娜和他形影不离,他也会伸手抓住刘娜,这是人的本能,而山路离崖口还有二三步远,纵然摔倒也不太可能落入湖中呀!”
  
  “如不是失足落水,那刘娜为何要撒谎呢?要是他杀,凶手又会是谁呢?”小舒瞪着眼如堕五里雾中。
  
  “这就要我们开动脑筋啰!”李顺波澜不惊地说,“你们想,除了失足落水,罗通衢死于非命还有哪些可能?”
  
  “罗通衢人高马大,虽然喝了酒,但能散步,神智必定清醒,刘娜想动手谋害,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小舒又放头炮。
  
  “那倒是,若是谋杀,刘娜定有帮手。”俞冰谨慎地说,“不过,这里山高林密,交通不便,要动手的话,杀手就得提前潜伏,双方在时机上较难取得默契。”
  
  “要是双方都在宾馆呢?”李顺发问。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