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案中案

案中案

时间:2016-05-14 作者:未详 点击:

  北春市话剧团的名演员刘婷突然坠楼身亡,案发现场是新开发区一幢未竣工的住宅楼。市刑警队队长马铭带着助手杨刚赶往现场,调查了解到一些情况。
  
  刘婷曾是话剧团的名角,曾拍摄过几部电视剧,尽管不是主角,可在当地却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只是年龄渐大,近年找她拍戏的人越来越少,已成了过时演员。刘婷的丈夫叫陶金,是话剧团的导演,也是活跃在国内影视界的导演。有了影视界的背景和导演身份,不少想进影视圈的漂亮女孩都围着他转,他与几个女孩就有了说不清的关系。有个叫郭娜的女孩就是他一手包装出来的后起之秀,她丰姿绰约,天生丽质,一连几部电视剧下来,名气超过了刘婷,真正成为了话剧团的名演员。为此刘婷与陶金的婚姻几乎走到了尽头,可两人却迟迟未离婚。据说是刘婷想以此种方式将陶金彻底拖垮,直到有一天他丧失了所有能力后再来处置他。因为案发时一个捡废品的人看见有两个人靠近过出事的那座楼,所以陶金很快成了怀疑对象,被传唤到公安局接受调查。可陶金绝口否认自己杀人:第一,他与妻子有矛盾,但绝不会去杀她;第二,案发时,他有不在现场的证明,保龄球馆证明他足足玩了三个小时,中间没离开过。尽管警方还有怀疑,终因证据不足,把陶金放了。然而,队长马铭却叮嘱杨刚暗中监控陶金。
  
  陶金出了公安局,郭娜把他接到喜登来大酒店压惊,可陶金却高兴不起来。原因是陶金和郭娜要等着拿刘婷那笔未到手的保险金。他们打算拍一部自编、自导、自演、自筹资金制作的电视剧,然而要想拿到刘婷的保险金,必须排除两大因素:一是刘婷不能是自杀;二是刘婷不能是陶金雇凶所杀。这事有一定难度,郭娜听了很是丧气。陶金安慰她说:“我会有办法的,你放心吧!”
  
  一天中午,陶金从工商银行取走了20万现金。晚上将近11点,陶金突然独自驾车离开本市,朝邻省的灵泉市方向驶去。
  
  一个月过后的一天,一个打进刑警队的电话让案件有了戏剧性的进展,电话里那人说在本市东田县一家珠宝商店有人卖了一条刘婷佩戴过的白金项链,这说明刘婷有可能是被劫财而遭杀害。经调查,白金项链很快就被认定正是刘婷之物,出售人的体貌特征经珠宝商店员工描述也有了一个基本轮廓。只是这个电话究竟是谁打来的?这个人又是如何知道这一线索的?他为什么又要匿名举报?还有,出售项链的人是谁?他是否就是凶手?现在又在何处?带着这一连串问题,刑警队长马铭几经斟酌,决定再传唤陶金。陶金说,刘婷共有六七条项链,就数这条白金的最贵重。知道她有这条项链的应该都是圈内的文化人。
  
  陶金刚走出公安局,手机响了。他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接听时对方说:“陶导,你好啊!”是一个男人变调的声音。听到这声音,陶金禁不住打了个冷战。“那20万我已经拿到了,看来你还知趣!”男人语调低沉,“不过这几个钱是不是太少了?”“你、你……”陶金气愤地说:“你想要多少?”“陶导,不会多的,”男人不客气道,“就100万!”“你这个……”陶金气愤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你轻松得到了120万元不义之财,全给我就是了,你还是合算的,那可是一条人命呀!”男人直截了当地说,“当然,听说现在你又有了新女人,更是如愿以偿了。”“告诉你,休想!”陶金怒不可遏地吼道。“陶导,请你不要激动,钱你可以不给,不过只要我到公安局如实说出,其后果恐怕……”他顿了顿,“是破财消灾,还是一意孤行,孰轻孰重,你自己考虑好哟!”他说完挂断了电话。陶金心中既害怕又无可奈何。
  
  前一阵子,陶金拍了一部电视剧。有记者采访陶金时无意说道:“我听刘婷的妹妹刘莹说,好像那条白金项链不是她姐姐的。”陶金听了吃惊不小。大概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陶金急忙找刘莹对质。“我说不是就不是,”刘莹的话不容置疑,“我姐姐那条有118节,可这条才114节,想用这个骗人,你是不是太幼稚了!”刘莹说完就气呼呼地走了。
  
  陶金心虚,当晚企图把4节白金项链偷偷放到刘婷出事的现场,造成她被杀时扯断项链的假象,不料被监控他的马铭和杨刚抓了个正着。在警方猛烈的攻心战术下,陶金只好老实坦白了事情的真相。
  
  陶金承认自己有婚外情,也确实想得到那120万元人寿保险金。原想用这笔钱拍戏,可谁知近日他突然受到一个陌生人的威胁,原因是一年前的一个秋雨之夜,他驾车从外地回家时由于车速过快,在刚进市区的路口撞了一个人。他怕惹麻烦和承担责任,看看深夜无人便逃逸而去。谁知最近有人给他打电话,说那天晚上看到了他肇事的全过程,并记下了他的车牌号码。问他是付20万元封口费就此了结,还是等待法律的处置?毫无疑问,他选择了前者。可当他付了20万元之后,对方却并未就此罢手,反而贪得无厌,再次向他索要100万元。他听后怒火中烧,暴跳如雷,可他还是忍着没向公安局报案,因为如果肇事逃逸和刘婷被杀二罪并判,说不准他这条命会就此终结。思来想去,他最后还是答应了对方的要求,忍痛又拿出了50万。这样一来,陶金就更是渴望得到那120万了,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谁知正好中了马铭设下的埋伏。但他一口咬定,绝对没杀刘婷。为了不打草惊蛇,尽快破案,马铭又把陶金放了,并叮嘱他戴罪立功,积极配合侦破,有情况及时汇报。
  
  恰巧此时,有个导演来找刘婷出演一部电视剧,因为她的年龄、气质、形象都与该剧的女二号很吻合,可以说非她莫属。没想到刘婷已经死了,剧团于是向他推荐郭娜,可对方不是很满意。陶金突然记起有一部具有危险动作的电视剧中,刘婷曾用过一个替身,名字叫林虹,两人外貌酷似。他建议那导演不妨去找林虹试试。那导演谢过陶金后带着林虹的地址匆匆离去了。马队长听说此事后,突然灵光一闪,决定马上去找林虹,或许能发现新线索。
  
  然而,当马铭千里迢迢赶到林虹老家时,竟扑了个空:林虹已经失踪几个月了。马铭向林虹父母要了一张林虹的照片,又去林虹房间看了看,小心收集了林虹的几根头发,就告辞走了。正在这时,马铭接到杨刚电话,说是陶金又接到敲诈电话,怎么办?马铭命令杨刚立即行动,让陶金按要求赴约,犯罪嫌疑人一旦出现,立即实施抓捕。
  
  然而,杨刚在交接现场抓到的却是个被当枪使的马仔张三。据张三描述,差遣他办事的人是位三十多岁的女人,姓姚,是个长相漂亮、身材苗条的女人。他们在发廊洗头时认识,她给他钱,他给她办事。每次都是她找他,至于其他事情他就不清楚了。马铭和杨刚分析判断,这狡猾的女人当时肯定在附近监视,一见情况有变便溜之大吉了。看来这条线索又断了。
  
  不久,负责对刘婷家人实行监视的警员报告,刘婷的妹妹刘莹突然患了尿毒症,如果不做肾移植手术,恐怕生命难保。经过家人协商,决定将她转到千里之外的南方一家医院治疗。据说一是那里技术好,二是能够很快找到匹配的肾源。马铭认真想了想,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便派助手杨刚暗中跟踪察访,看能不能发现新线索。
  
  没过几天,队长马铭就接到了杨刚电话,他说刘莹转院到这里没几天,就确定下了一位叫姚丽的捐肾者,经过一系列的配型检验,6项生理指标完全符合。医院甚感庆幸,因为他们还从未遇见仅来一位捐肾者就配型成功的。目前,医院已确定了手术时间。马铭指示杨刚密切注意姚丽,他马上就赶过来。第二天早上,马铭带着那个马仔张三已赶到了医院。杨刚不知队长葫芦里装的啥药?马铭只说到时你就明白了。马铭先让张三暗中辨认姚丽,不出所料,姚丽正是那位敲诈陶金的嫌疑人。随即,马队长又找到主治医师说明情况,把随身携带的几根头发交给他,用它与姚丽做DNA鉴定。结果很快出来了,各项指标完全吻合。马队长兴奋地说:“现在终于可以结案了!”杨刚疑惑地望着队长不知所然,马队长笑了笑,揭开了谜底。
  
  正当刘婷案件进展受阻时,马铭得知林虹是刘婷替身的消息后,立即赶往林虹老家,没想到林虹早已失踪了。马铭拿到了林虹的照片,又拾了几根林虹的头发,返回北春市让技术鉴定中心将林虹的头发与死者刘婷的头发做DNA鉴定,结果各项指标完全吻合,说明死者是替身林虹而非刘婷本人。正在这时,刘婷之妹刘莹患尿毒症转至千里之外的南方医院救治,十万分之一的肾源配型成功的奇迹竟短时间发生在刘莹身上,这是疑点之一。陶金两年前的肇事逃逸没跟其他人说过,仅有刘婷知道,可不早不晚,就在刘婷死后却发现了以此敲诈的事件,这是疑点之二。进而又确定,捐肾者与敲诈者竟是同一人姚丽,这对接近真相又进了一步。最后马铭又把从陶金家收集到的刘婷头发与姚丽做DNA鉴定,结果显示姚丽就是刘婷。杨刚疑问:“她俩相貌相去甚远,怎么可能?”马队长笑着说:“这就是现代科技在瞒天过海骗术中的成功应用!”
  
  正当姚丽为刘莹做捐肾手术前,马队长突然在她背后大叫一声:“刘婷!”姚丽竟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哎!”条件反射地回过头来,惊疑地望着身着警服的马铭和杨刚。马铭单刀直入地说:“你改名换姓、变貌易容,竭尽瞒天过海之骗术,但无法改变你是刘婷的事实。你这场自编、自导、自演的戏该结束了!”说着,马队长把林虹的照片和两份DNA鉴定书递给她,“你谋杀相貌与你酷似的林虹,其目的就是想一箭双雕:既要将陶金送进监狱,又要利用他有过车祸的污点拿到那120万保险金!”刘婷一听,整个身子如溶化的蜡烛一般瘫软在地上。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