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背后那双眼睛

背后那双眼睛

时间:2015-08-01 作者:未详 点击:

  1、海岛散心巧遇神汉
  
  俗话说,患难可同,富贵难共。天马公司总经理钟锐和妻子妍方就是这样一对夫妻。当初,夫妻俩风里雨里,公司才有了现在的规模。按说这日子苦尽甘来,可因为妍方不能生育,夫妻俩经常为此争吵。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钟锐爱上了女秘书刘淼淼,哪知刘淼淼却以怀孕为由索要名份。钟锐为哄刘淼淼开心,带她到鼓浪屿散心。
  
  这天晚上,两人在宾馆里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刘淼淼又向钟锐提出结婚,刘淼淼对钟锐说,要是再不拿主意,她回去后就把孩子做掉,并说这是给他最后的通牒。钟锐满面无奈,说他正在想办法,他怕他提出离婚,财产就得分一半给妍方,那样,他们的损失就大了。刘淼淼啜泣说:“我一个女孩子,什么都给了你,你说,我以后怎么做人?”钟锐说他一定会对她好的,刘淼淼说她心情不好,让钟锐陪她出去走走。
  
  两人下楼,刘淼淼挽着钟锐在沙滩上漫步。这时,刘淼淼指着远处的沙滩说:“那些人在干什么?”顺着刘淼淼所指的方向望去,钟锐发现沙滩上一伙人在跳神奇的舞蹈。有个老人悄悄告诉钟锐,他们在跳快要失传的巫舞,领舞的是个有着非凡法力的神汉,只要给予重金,他甚至可以用咒语杀人于无形之中。钟锐一向对灵异的事感兴趣,老人的话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于是,他将刘淼淼送回宾馆又回到了现场,把神汉请到一个安静的咖啡厅。
  
  两人坐定,钟锐发现,神汉是个长发络腮胡子的汉子。
  
  钟锐说:“巫舞真的很神奇,我听说您有非凡的法力,我想了解一下,是不是真像传说的那样神奇。”神汉看着钟锐笑了笑说,既然这样,那他就就满足一下他的好奇心。于是,神汉对钟锐说,他想请他办件非常棘手的事。钟锐惊讶地看着神汉,他怎么也没想到,神汉竟然看穿了他的心事。没等钟锐说话,神汉又说,他知道他想求他做什么。钟锐有点不相信神汉,于是就问神汉他想请他做什么。神汉头也不抬,对钟锐说他是想让他用咒语除掉他的妻子,然后和现在的女孩结婚。钟锐这回真服了,低声赞道:“您真是神仙!既然您看出来了,那您就帮帮我吧!”
  
  神汉说不能随便帮,做这种事要损阳寿三年。钟锐知道神汉的意思,从皮包里掏出两万块钱递过去:“先生,一点小意思,事成之后,我再加十倍!”神汉拿起钱塞进口袋,说他试试看,但要钟锐对任何人保密,否则就不灵验了。钟锐答应了,神汉这才让钟锐将他妻子的生辰八字告诉他。神汉问明了妍方的生辰八字后,用朱砂画纸画了张符咒叠好,叮嘱钟锐将其缝进妻子的衣领内,他便可以助他完成心愿。
  
  到家后,钟锐悄悄将符咒缝在妻子贴身衣领里。一个月过去了,妍方安然无恙。钟锐很奇怪,难道神汉在骗他?
  
  2。灵验符咒熟悉眼睛
  
  这天早上,妍方告诉钟锐,她想去莆田看看老同学徐文芝。她有一年没见她了,昨天她打电话约她过去的。钟锐让妍方快去快回,公司他一人忙不开。妍方揶揄道:“我走了不正好吗?别以为你和刘淼淼的事我不知道。”钟锐让她别听风就是雨,妍方嘴一撇:“别装得和模范丈夫似的。我不但知道你们俩好,我还知道她怀了孕,现在正逼你和我离婚呢!我去散散心,回来就成全你们!”妍方说罢,拿起包推门走了。
  
  听着妍方将门摔得巨大响声,钟锐的心快紧成了一团,他恨不得妍方马上消失在他的视野里。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妍方仍然安然无恙,会不会让人给骗了呢?于是,钟锐就给神汉打了个电话。神汉说:“钟总,这种事不是立竽见影的。您要信不过我,把账号告诉我,我把钱给您汇过去。”钟锐见对方这样说,就说他有些心急。神汉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神汉说罢,把电话挂了。
  
  几天后的一天深夜,钟锐被手机铃声惊醒,一个男子打来电话说:“我是市交警大队的,您妻子在市府大街突遭车祸,您过来看看吧!”
  
  钟锐赶到事故现场,发现妍方被撞得面目全非。交警看着钟悦,说他们赶到时,人已经不行了。是他们公司的金志鹏报的警,他恰好从这里路过。他让钟悦确认一下,死者究竟是不是他的妻子。钟悦点了点头说是,眼睛四下搜寻:“肇事车呢?”交警说:“已经逃逸,我们正下大警力寻找线索。现场录像表明是辆灰色的现代轿车,因为出事地距离监控的地方比较远,只拍到了车牌号的后边的两位数。”钟悦说:“那你们还能不能排查出肇事车?”交警说,全市现代车有上千辆,短时期调查清楚的确有些难度。他们会加大警力,早日给死者和家属一个交待。钟悦连连称谢,交警说:“虽然你们公司的员工和你都认为死者是你妻子,可死者身上没发现可以证明她身份的证件,所以,目前还不能完全认定是您的妻子。案情如果有了进展,我们会随时通知您的。”
  
  钟锐一边假惺惺地掉眼泪,一边感叹符咒的神奇。他确信,死者就是妍方。现在,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和刘淼淼在一起了,可刘淼淼并不这样认为:“结什么婚呀,现在还不能确定那死者身份是不是她呢!再说,既便死者真的是她,这才几天呀!”钟悦说,不是她还有谁?他给她打过电话,手机一直关机。再说,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呀!刘淼淼疑惑地问:“你说什么那么巧?”钟悦忙说没什么,他说不是她还会是谁呢!他想好了,下个月就结婚。
  
  刘淼淼说:“现在还没有最终确定,你就不怕重婚呀?”钟悦拍了拍刘淼淼的肚子说:“再不结婚,孩子该生下来了。咱们先把婚礼办了,结婚证以后再领。”
  
  刘淼淼说听他的,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钟悦抓起话筒,面露惊讶:“你说什么?那天被撞死的女人不是我妻子?”来电话的是警察,他告诉钟悦,一个星期前,死者家属报案说家人失踪多日。经过他们鉴定,那个女子正是报案者丢失的家人。肇事司机是个叫石英的人,已经逃逸,他们正在全力追捕。钟悦说怎么会这样?他妻子这么长时间没归,又怎么解释,警察说:“这个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就此事,我们会立案侦查的。届时,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先这样。”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