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会盲打的作家

会盲打的作家

时间:2016-11-16 作者:未详 点击:

  1。面对死神的邀请
  
  那天早晨,做了一夜噩梦的梅傲天睁开眼睛时,终于发觉眼前那仅存的一丝光明也消失了。他顿悟:自己已进入一个永远的黑夜。但他没像一年前刚发病时那样绝望那样狂躁,而是格外冷静地把妻子苏小莺叫到身边,把这个终于到来的噩耗告诉了她。
  
  妻子使劲用上牙咬着下唇,才克制住在喉头涌动的悲声,她一边抹着哗哗流下的眼泪,一边尽量用最平和的声音来安慰丈夫:“傲天,你别怕。大夫说了,他们有办法治愈这眼疾的!”
  
  丈夫点点头,嘴角边浮出一丝苦笑。眼睛是在这一年中逐渐地失明的,他早有心理准备,所以他已不再紧张。现在,他反担忧爱妻会因此大为恐惧。为此,他从容不迫地笑着对小莺说:“别怕,我能盲打呢。”
  
  “是的是的,反正你可以坐在家中‘做鞋’的嘛。”苏小莺抹着眼泪强颜欢笑道。
  
  梅傲天听了也忍不住笑了。他是作协的专业作家,可笑的是不少人并不知道作家是何职业,东邻沈老太就曾把傲天误解为坐在家里做鞋的鞋匠。为此,逗得他们夫妇笑了几天。
  
  苏小莺手忙脚乱地帮助丈夫梳洗完毕,给他冲了一杯浓浓的绿茶,将他安顿在电脑的转椅上坐定,再在旁边摆上一根拐杖后,这才匆匆忙忙地上班去。
  
  门锁在梅傲天身后“咔嗒”响了一下锁上了。面对眼前永无穷尽的黑暗,他无声地哭了。毕竟是刚三十出头的人呀,他怎甘心就这样进入另一个世界?一年前,妻子陪同他去医院对他的经常性头痛做了全面诊治,诊治的结果是妻子告诉他的:只是神经出了点小问题。但妻子那双红红的眼圈却告诉了他,小莺向他隐瞒了实情。于是,他很快在那个在市医院当医生的同学的嘴中掏出了真情,他患的是不治之症——脑癌!死刑下达的那天,他疯狂了一天,但很快就恢复了理智。他不忍心让妻子一起来承受这令人绝望的恐怖,他和苏小莺才结婚两年,甜蜜的生活还刚开始呢。同时,他要告诉妻子,在妻子眼里,他永远是原来那个争强好胜、充满自信的梅傲天。所以从失明的那天起,他就坚毅地坐到了电脑面前,重又让那“咔咔嗒嗒”的键盘声顽强地持续了起来。
  
  十年的电脑操作,已使梅傲天拥有一手熟练的五笔字形输入法,他无需依仗什么“王旁青头笺五一”等口诀,甚至无需睁眼扫描荧屏与键盘,他就已完全能够凭着条件反射,用盲打的技巧,将汉字输入电脑。所以哪怕眼前永远是一片黑暗(只要不停电),他还是能根据电脑语音的提示从事写作的——尽管生命的丧钟已在他头顶撞响。
  
  作为一名作家,梅傲天对人生、对生命的意义已看得透,所以面对一步步向他逼近的死神,他已不再恐惧。唯一让他深感内疚不安的是他的妻子和秦迪安!
  
  是的,本来小莺是应该和秦迪安成为终生伴侣的。是梅傲天当初硬是不择手段地把小莺从秦迪安的手中夺了过去。这件事,直到梅傲天查出身患绝症的前一天,他都认为自己并没错,因为谁都知道,这世界上,唯有爱情才是最自私的。谁让他当时如此刻骨铭心地爱上苏小莺的呢?!当时,他甚至为自己的胜利而骄傲自豪呢!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就在他还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时,残酷的人生给了他如此致命的当头棒喝,命运冷酷地向他宣布:是你的总会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永远得不到,哪怕你暂时得到了,那也仅仅是暂时。为此,在痛苦的自责与无尽的内疚的联合鞭挞下,梅傲天大义凛然地作出了痛苦的决定:把小莺送回到秦迪安的身边。
  
  当时,他与秦迪安是中文系5班的同学,而且是全班公认的才子。当时,他俩争先恐后地在各种媒体上发表着作品,暗中进行着竞争与比赛。就那时,他义无反顾地爱上了音乐系3班的苏小莺。他爱小莺那出水莲荷般的纯清,更爱小莺那莺啭燕呖似的歌喉,他是爱得那么痴迷、那么沉醉、那么不可自拔,以致当他得知秦迪安已先他一步在追求小莺之时,他居然为了自己这撕心裂肺的单相思得以实现,居然使出卑劣的手段,硬把小莺从秦迪安的身边抢到了自己的怀中……
  
  努力克制着对往事的深深歉疚,梅傲天摸索着打开电脑,然后根据电脑语音的提示,一步步地进入操作程序,开始进入盲打。
  
  荧屏上流利地出现了如下几行字:
  
  自传体小说:《第三朵玫瑰》
  
  作者:梅傲天
  
  刚写到这里,一阵剧烈的头痛袭来,迫使梅傲天不得不停止操作。他从一边椅子上摸起两粒妻子事先放下的药片,和水一起吞了下去。少顷,头痛稍微缓和了些,他又继续盲打,以第一人称的叙述手法,进入小说的正文:
  
  在我上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遭遇了爱情。这是我与我现在的妻子Y之间的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
  
  现在,已经永远进入黑暗的我要忏悔了,我要对我的过去进行忏悔,特别是对因为我的这段初恋而产生的极端的自私乃至卑鄙的手段进行忏悔。同时,我更想恳求得到那位曾经被我的无耻的行径所重重伤害的男同学B的宽恕。
  
  是的,馥郁芬芳、鲜美典雅的玫瑰确是爱情的象征,是爱情的信物。但是,这一连的三朵玫瑰却一度被我化为了自私的妖魔,变成了我手中无比残忍的屠刀。
  
  故事是这样的……
  
  也许写的都是亲身经历,梅傲天写得很顺手,以致小莺下班回家刚推开门,看到的便是他那张阳光般灿烂的笑脸:“夫人,你快来拜读吧,看看我写了一篇多么好的小说。这大概可算是我生平最得意之作呢!”
  
  2。面对一屏的乱码
  
  苏小莺被梅傲天的情绪感染了,情不自禁也露出了笑容:“好哇,奇文共欣赏。那就仍让我来当你的第一个读者吧。”说着,她等不及放下肩上的挎包,就来到了傲天的电脑前。
  
  然而,面对荧屏,小莺一脸疑惑:“怎么就这些?”因为苏小莺看到的只是几段开头的文字,接下来,荧屏上都是些乱七八糟、莫名其妙的符号。这些符号,应该是电脑发生故障时才可能出现的。
  
  “什么就这些呀?”梅傲天急得叫了起来,“我打了整整一天,这篇小说至少也有几千字呢。你再往下拉呀!”
  
  可是,不用再往下拉,苏小莺也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事:一定是在傲天刚打下个开头的时候,电脑出了毛病,把他辛辛苦苦输入的文字都变成了一屏乱码。
  
  苏小莺不无怜爱地望着丈夫,泪水涌出了眼眶。她真想抱着傲天放声痛哭上一场,但她不会这样做。她知道如果她这样做,就等于往傲天正在流血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末。她不忍心让已对生活重新鼓起信心的傲天重又跌回绝望的深渊。
  
  “怎么样?写得好不好?”浑然不知大错的梅傲天睁着一双茫然的眼睛连声发问。
  
  “好,唔,好。写得真好……”苏小莺强忍心中悲哀,哽咽着应付道。
  
  “你说这篇小说能发表吗?”
  
  “能,能……一定能。”
  
  “多谢夫人鼓励。现在,为便于阿高审阅,该把这篇杰作打印出来,送编辑部去了。夫人,这些扫尾工作就交给你完成啦。”
  
  苏小莺含泪唔了一声,硬着头皮,按下了打印机的电源开关。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