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土耳其邪眼”诅咒

“土耳其邪眼”诅咒

时间:2016-11-17 作者:未详 点击:

  冬日的凌晨,美国马萨诸塞州北安普顿小镇警所里,一声接一声的电话铃声响起。原来,当地石油富豪杰弗森家族的第二继承人,37岁的马克死在自家的泳池里,而报警人却是两名应召女郎。
  
  深夜爆炸声,富豪暴死泳池
  
  2009年10月25日深夜,19岁的凯瑟琳与21岁的艾曼纽,被一辆加长林肯轿车送入一栋山间的别墅中。一位男士迎上来,要求凯瑟琳与艾曼纽换上泳衣,在别墅负一楼的恒温泳池里畅游一小时,而他,却只坐在泳池边的沙发上冷眼看着她们。
  
  一小时后,男人叫凯瑟琳与艾曼纽上楼沐浴更衣,在卧室中等待。他却脱去披着的浴袍,跃入泳池中。凯瑟琳与艾曼纽等了他足有一个小时,也没等到,两人觉得奇怪,于是来到负一楼的泳池,却发现泳池大门紧锁,也听不见里面的任何声响。
  
  两人决定离去,可没想到,大门紧紧锁着,怎么也打不开。无奈之下,凯瑟琳只好拨通了报警电话。
  
  十分钟后,警方赶到这栋山间别墅。当警察撬开地下恒温泳池的大门,立刻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泳池中,漂浮着一具赤裸的男性尸体,他的半只手臂不见了,肩膀上血肉模糊,应该是一枚小型炸弹炸掉的。
  
  尸体正是马克·杰弗森,马萨诸塞州石油富豪杰弗森家族的顺位第二继承人,同时也是一位考古爱好者。
  
  土耳其诅咒,惊现神秘邪眼
  
  负责侦办此案的是莫扎克,结束了对凯瑟琳和艾曼纽的讯问后,莫扎克推断,如果这是一桩针对马克的蓄意谋杀,事发后泳池的大门又一直紧闭着,那凶手是如何将炸弹安置在泳池中,又如何正好让炸弹在马克的手臂处爆炸?
  
  提取泳池水样进行分析,发现水分中根本没有炸药的微量成分,而且连一滴血液分子都没有找到。
  
  莫扎克找来了这栋别墅的设计师,一番询问后,才知道马克一直喜欢游泳。
  
  这座泳池是受电脑控制的,不仅水温一直恒定在舒适的范围内,就连池里的水也是循环流动。泳池内有一个进水口与一个出水口,24小时开启。
  
  莫扎克恍然大悟,正因为泳池池水始终保持循环更替,所以警方才无法在池水中找到炸药与血液的成分。
  
  送走设计师后,探员向莫扎克报告,他们在泳池旁的沙发垫子下找到一个钻戒盒大小的盒子,还有撕下的包装纸,仔细查看包装纸,上面没有任何文字,只有一些带有阿拉伯元素的纹饰。
  
  莫扎克凝视着包装纸上的纹饰,陷入了沉思。这时,搜查人员又在死者的书房里找到一张一周前马克从土耳其安卡拉国际机场飞往波士顿的机票,还有一张附近高校北安普顿大学考古系寄来的明信片,上面写着:“您今天在报告会上关于‘土耳其邪眼’的讲演,实在是太精彩了。”落款时间是两天前。
  
  土耳其邪眼?那是什么东西?是某种珍宝,还是某种邪恶的诅咒?莫扎克立刻致电北安普顿大学,把考古系主任吉尔伯斯请到了马克的别墅中。
  
  吉尔伯斯教授半小时后如约而至,他告诉莫扎克,在马克的资助下,考古系刚结束了一场在土耳其的考古行动,并于两天前在考古学院做了一次报告会。“至于‘土耳其邪眼’,您看看这盘录像带就清楚了。”吉尔伯斯教授递给莫扎克一盘录像带。
  
  电视上出现了考古报告会的画面:在讲台上,马克妙语连珠,不时引来台下观众的笑声与掌声。当讲演接近尾声时,马克突然把一个透明塑胶密封包裹着的铜质工艺品放在讲台上,说:“诸位,如果以后你们有机会亲临土耳其,千万不要私自购买当地人兜售的手工艺品。因为有一种手工艺品,是严禁游客购买的。”
  
  那是一块咖啡色的铜片,约有手掌般大小,外观看上去似大象的形状,在象鼻般的尖端下,有一个晶莹剔透的青蓝色透明吊坠,吊坠是琥珀制成的,在琥珀的中央似乎藏着什么闪烁着光芒的东西。当摄像头对准吊坠时,投影仪屏幕上出现了一只眼球,一只充满了怨毒眼神的眼球,正死死地盯着讲台下的观众。
  
  演讲厅里响起一片尖叫声,而马克则微微一笑:“这就是严禁游客购买的工艺品,据说是土耳其的巫师将死刑犯人的眼球剜下后,用经过高温熔化的树脂包裹后再进行打磨,就像制作琥珀一般,制出的工艺品——土耳其邪眼。”
  
  “邪眼是干什么的?”有观众提问。
  
  马克正色答道:“土耳其的民间传说中,邪眼源自于中东的吉卜赛巫术,如果将邪眼挂在家中或佩戴在身上,就能吸走主人身边外来者的邪气与嫉妒心,令主人永葆安宁。邪眼能够吸入主人身边的所有邪气,但只要吸入后,邪气就会在邪眼中扎根,一旦超过了一定的数量,邪眼就会发生爆炸,并且伤及主人。”
  
  他的话音刚一落下,演讲厅里的观众突然就听到“砰”的一声脆响,讲台上袅袅升起一团紫色烟雾。当烟雾散尽的时候,投影仪屏幕上的邪眼竟不见了,讲台上只剩下一堆扭曲成麻花状的琥珀,那粒琥珀里的眼球也破碎了,从透明塑胶纸中滚动出来,变作一团血污。
  
  演讲厅里顿时一片混乱。而马克则微笑道:“今天的讲座到此结束!”
  
  莫扎克目瞪口呆,难道是一枚积蓄邪恶力量的邪眼突然爆炸,才让马克死在了泳池中吗?
  
  真相大白,美女诡计杀人
  
  看着莫扎克若有所思的神情,吉尔伯斯教授低声笑了起来:“你别被马克的表演给吓住了,那场发生在讲台上的邪眼爆炸,只是出自于他的恶作剧。”
  
  莫扎克高声问道:“恶作剧?马克是怎么做到的?”吉尔伯斯说,其实马克只是提前在邪眼里塞进一只小小的爆竹,然后趁着观众都把注意力放在他回答提问时,让助手偷偷点燃极细的引线,才造成了这次微型爆炸。
  
  莫扎克不禁哑然失笑:“那么邪眼真是剜下死刑犯人的眼球后制作的吗?”吉尔伯斯教授耸耸肩膀:“传说在远古时期,邪眼确实是这么制作的。不过在几百年前,土耳其政府就严禁利用死刑犯人的眼球制作邪眼。我们带回的邪眼,里面的眼球只是个用树脂打磨的模型而已。”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不过马克一直说,他想弄一个真正用死刑犯人眼球制作的古董邪眼,还拜托几个土耳其当地古董掮客帮忙。”
  
  正在这时,一个探员走了过来,兴奋地对莫扎克说:“刚才有个出租车司机向警方提供情况,声称在昨天傍晚曾经在波士顿机场拉到一位肤色黝黑的阿拉伯裔客人,径直驶去先锋山谷北安普顿小镇马克的别墅。”
  
  莫扎克吃了一惊,几条线索连在一起,他不禁怀疑,难道那个拜访马克的阿拉伯裔人,就是送来真正邪眼的古董掮客?而正是那枚死人眼球邪眼,因为早已氤氲了过多邪气,才造成了这桩泳池爆炸案?但莫扎克并不相信这种猜想。
  
  根据出租车司机的描述,警方制出那个阿拉伯裔人的模拟画像,并通过电视台发布了嫌疑人模拟画像。电视台播出不久,一个名叫哈桑的土耳其移民很快主动联系了警方。哈桑是个古董商人,他向莫扎克坦承,自己就是昨天傍晚为莫扎克送去邪眼的人,而且那枚邪眼制成了手镯的形状。同时哈桑还坚称,自己昨天才带着邪眼从土耳其来到波士顿,那枚手镯邪眼办理了合法的进出口手续,进出海关时也接受了安检。
  
  莫扎克核对了机场方面的监控录像,查到哈桑确实为邪眼报了关,邪眼经过了X光照射与警犬嗅闻,本身不应该含有爆炸物质。监控录像同时还显示,哈桑在机场领到自己的行李后,便径直上了出租车,其间未与任何人接触。出租车抵达马克的别墅后,哈桑就在别墅门口交接了邪眼,领走支票,没作任何停留。
  
  如果马克真是死于爆炸物,凶手肯定不是哈桑。
  
  好不容易发现的线索一下断了,莫扎克陷入迷茫中。这时,犯罪证据实验室传来消息,从炸断手臂的威力来分析,那种爆炸物应该是C4炸药。
  
  这是一种高效的易爆炸药,可以碾成粉末状,随意装在橡皮材料中挤压成任何形状。C4炸药易于保存,无论子弹还是火焰都无法令其爆炸,而引爆炸药的方法只有一个——遥控器。
  
  莫扎克认为C4炸药的猜想是一个可靠的突破口。他先假定马克确实是因为C4炸药而死,但哈桑送入别墅内的邪眼手镯原本是不含有C4炸药的,这就说明邪眼在别墅里被调了包。而在哈桑之后,就只有两个应召女郎曾经进入过别墅。
  
  也就是说,凶手应该就是那两个应召女郎中的一人。莫扎克立刻下令,逮捕凯瑟琳与艾曼纽。
  
  当天夜里,两个应召女郎的背景资料就送到了莫扎克的案头上。资料显示:凯瑟琳是因为她母亲身患尿毒症急需换肾,为了筹措治疗费用而沦入风尘;艾曼纽则是因为染上毒瘾,为了购买毒品而出卖身体。对凯瑟琳母亲进行治疗的那家医院还传来消息,称凯瑟琳两天前曾向院方打进5万美元的换肾费用。
  
  凯瑟琳成为头号嫌疑人。在审讯室里,面对莫扎克拿出的证据,凯瑟琳承认是自己掉包了马克的邪眼手镯,并通过遥控器引爆了C4炸药。
  
  原来,石油富豪杰弗森家族公司的董事长,也就是马克的父亲,已经罹患肺癌,只有三个月的生命。他立下遗书,要将所有资产平均分配给自己的两个儿子,而指使她杀死马克的,就是马克的哥哥奎因。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