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最后的秘密

最后的秘密

时间:2017-07-03 作者:未详 点击:

  乡下小伙崔明和女朋友文芳一同到省城打工。女友在一家饭店当了服务员,崔明进一家电子厂当了货车司机。
  
  这天,崔明给一家工厂送完货物,已经快下午5点了。回金星电子厂时,他走到半路,一个30多岁的男人拦住了他的车。崔明一看,这个男人留着寸头,高个儿,他不认识,就问对方干啥。可男人不说话,崔明就想开车走,可这男人站在车前伸手拦住车不让路,崔明只好下车问他有什么事。这男人摇摆了几下手,还不说话,崔明生气了,正想转身上车,这男人急忙一把拉住他的衣袖,把一张纸条塞到他手里。
  
  崔明展开纸条,纸上写着:“我是个哑巴,因交流不便,别人不愿意理我,麻烦你帮我把这个电视机送到我朋友家。因为上次我喝醉了酒,把朋友家的电视机砸坏了,现在要赔偿他一个。地址是:长宁路北镇巷125号201室。”
  
  哑巴男人见崔明看了纸条有点犹豫,就掏出50元钱,赶紧塞到崔明手里,打手势表示是给他的服务费。崔明看了看时间,已经5点半了,他想起昨晚女朋友文芳说过,要他下班后快点去出租屋,跟她一同去看望一位生病的好友呢,崔明就想拒绝对方。可哑巴男人以为他嫌钱少,赶紧又掏出20元钞票,塞在崔明手里,并掏出一个小本子,急忙在上面用笔写道:“兄弟,帮个忙吧,我看你是个不轻看残疾人的人,帮帮忙吧!别让我再失望了。”
  
  崔明看到哑巴男人期待的眼神,而且对方给的酬金也不少昵,只好点头了。哑巴男人见崔明答应了,就感激地握握他的手,然后搬放在路边的一个大纸箱。崔明上来帮手,纸箱很快搬到了车上,哑巴男人上了车,崔明开了车就走。
  
  可是,刚走了几分钟,崔明的手机响了。他接听后,是女朋友文芳打来的,说她把礼品都买好了,等候他快点过去,因为她晚上8点还要上夜班呢。崔明挂了电话,见女友在催,就想给哑巴说让他重找车,可不好开口。恰巧这时,旁边有一辆出租车驶过,是空车,崔明赶紧拦住出租车,说明了意图,还掏出哑巴给他的那70元钱和那张纸条,一并给了出租车司机。于是,这差事就转给出租车了。
  
  次日下午,崔明出完车,刚回到厂里,两个警察走上来问清他的姓名,二话不说就把他带走了。
  
  到了派出所,崔明问警察,自己犯了什么法。警察说:“你跟那个哑巴是啥关系?昨天为何要跟哑巴合谋让赵凡给别人送物品,结果东西送不出去,却弄伤了人?人家报案了。你说,你们宄竟在搞什么鬼?”
  
  崔明懵了:“我跟他人合谋搞鬼?结果弄伤了人?有这闲心情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警察瞪大眼睛问:“你不知道此事?”崔明说:“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呀。”警察说:“昨天下午,你拦住出租车司机赵凡,让他送电视机给长宁路北镇巷125号的韩某,对不对?”崔明点头:“对呀,我是帮哑巴拦的出租车。”
  
  “可到了125号楼下,哑巴李某称自己身体不好,让赵凡帮他把货物拿上楼交给收货的主人,自己在楼下等。当赵凡按吩咐将电视机送到韩家时,韩某却说根本就不认识哑巴李某,坚决不收。无奈,赵凡只好将电视机搬下楼,却发现哑巴李某已经走了,他无法交货,只好将电视拉回自已的家里。今天早晨,赵凡出车了。后来他10岁的外甥王明和12岁的外甥王华从乡下到了赵凡家玩,两个孩子看了一会儿电视,赵凡的妻子也上班去了,还在看电视的王明和王华,忽然发现旁边的地上有一台大电视机,以为是舅舅买的呢,想过过看新电视的瘾,两人一商量,决定换上新机子。兄弟俩说干就干,一起动手把旧电视搬到一边,准备把大彩电换到放电视机的柜子上。谁知,王明和王华抬起大彩电正往电视柜子上放时,力气有点弱,又因电视机底座在柜子沿上一碰,王明一个趔趄倒在地上,没放上去的电视机倒过去,“砰”的一声掉到地上,正砸在王明的左小腿上……”
  
  “赵凡得讯赶回来,将受伤的外甥送进医院。因为王明左小腿破裂性骨折,要交2万元治疗费。赵凡交了钱,安顿好外甥,越想越冤枉,越想越气愤。决定找哑巴索赔经济损失。因为他不认识哑巴,所以报警了。我们根据他提供的你的车牌号,才找到了你。你跟哑巴一同拦的出租车,和他还不是同伙吗?”
  
  “啊?原来如此。这、这、咋会出这样的事啊?可我冤枉呀!我也不认识哑巴,我是半路上碰上他拦车,才载运他的。因为我突然有事,才帮他另找车的。”崔明叫苦道。
  
  警察说:“如果你真的不知道哑巴是谁,那就配合我们去调查,早点弄清哑巴的身份和动机。你说他既然要给别人送东西,为啥当时要跑掉呢?我们必须找到那个哑巴。”
  
  “这个哑巴,葫芦里到底卖的啥药嘛?!”崔明虽然心里很烦恼,但是,自已被这事牵涉进去了,不弄清楚,一天也不得安宁,就答应听从警察的安排。
  
  警察们接下来和崔明去调查哑巴要送东西的对象一一拒收物品的韩某。
  
  他们到了长宁路北镇巷125号的韩家。这是一对年近60岁的老夫妻,韩某说他们夫妇早年从同一家小企业下了岗,如今靠国家每月发的1000多元生活费生活。他们只有一个JL子,因为和他们脾气合不来,在外地打工,一直没联系。老两口为人本分,没啥交际,与世无争,所以突然有个哑巴托人送东西来,根本不认识,就拒绝了。
  
  这时,崔明看到老人家的电视机还是个17寸的旧机子,肯定是在旧货场买的,就启发说:“老人家,假如你的哪个亲戚或者老朋友,经常来你家,见你的电视机很小很旧,想给你换个电视机,又怕你拒绝,就以匿名的方式相送,你觉得会是谁昵?”
  
  老韩听到这里,忽然说:“会不会是冯王存?”
  
  “冯王存?他是干什么的?”警察异口同声地问。
  
  老人说:“我爱下象棋,有一次在街头一个棋摊碰上他,和他下了三局,我胜两局。他佩服我的棋技,说要拜师。后来他常到我家来跟我下棋,长进很大。有一次,他在我家下棋,他说老韩,啥时把你的电视机换个大的嘛,我说以后有条件再说吧。上月,他在全市象棋比赛上得了银奖,会不会是他想送我电视机呢?”
  
  警察一听很兴奋,又询问老人,得知冯王存是聚缘饭店的保安,马上就去调查冯王存。可饭店经理说,冯王存请假半个月,10天前回几百里外的老家结婚去了,还未回来。看来,可排除冯王存送电视机的可能性。
  
  接着,警察们分析,只有从哑巴这一特征上进行排查了。警察们调查了两天,查了相关资料,有哑巴残疾的男人一共有5个,可根据崔明载运哑巴时留下的印象,这几个人的资料均不符合送彩电那个哑巴男子的年龄和特征。那么,这个哑巴究竟是谁昵?他为什么要给老韩匿名送东西呢?
  
  正当警察们陷入迷雾中时,第二天下午,想不到肇事的哑巴来自首了。其实,他不是哑巴,他会说话,他说自己不姓李,他的真实姓名叫韩阳春,那天,他是故意装成哑巴的。
  
  警察说:“韩阳春,为何要隐瞒姓名折腾人呢?你可知道,你要人家帮你送的那个电视机,后来造成的后果多么令人悲伤吗?”
  
  “唉!这正是我前来坦白的原因。我这是弄巧成拙。这两天,我总以为弥补了一点愧疚,心里多少感动欣慰了一点。可是,昨日傍晚,我才从报纸上的新闻报道中得知,因为我这个电视机该收的人没收,却伤了无辜之人,我是损人又不利己,我心里有愧,这才一大早从邻市赶回来了……”韩阳春无奈地说。
  
  警察还不明白,说:“弥补一点愧疚?为啥不当面去呢?”韩阳春脸红了,小声地慢慢地说:“因为,老韩是我爸爸,我、我、我没脸见他……”
  
  “为什么没脸见他老人家?”警察追问,心里更疑惑了。
  
  韩阳春嘴动了动,没说出话来,怔了一下,他的脸涨得更通红。他颤抖着手拉开衣服的拉链,从衣袋里掏出一个证件一样的小东西,放在警察面前:“因为我、我刚刚出来……”
  
  其实,韩阳春是个刚刚刑满被释放出狱的劳教人员。
  
  6年前,在一家白酒厂上班的他不幸下岗了,正在为工作发愁,偏在此时热恋了3年的女朋友变心后又跟上香港的一个男人跑了。心灰意冷的他整天和一帮青年吃喝赌博。有一天,他赌输了想翻本,可弄不到赌资,就跑回家里,略施小计,将正在看电视的母亲骗进房间,反锁在了屋子里,然后他关掉电视,拔掉电源后,飞快地扛着那台25寸的大彩电,去旧货市场卖了600元。结果,他将600元拿到赌桌上,没过半天时间,又输了个精光。
  
  当天晚上,他沮丧无比,一个人在街头走来走去寻思翻本的门路。深夜11点多,毫无办法的他一急之下,在街上抢劫了一个女人的800多元现金和一枚金戒指。不久他就落入法网,被判刑10年。入狱后,在狱警的耐心教导下,他思想转变了,积极改造,不断地争取奖励,先后获得了3次减刑,共减刑4年。本月10号,他提前劳教期满出狱了。出来后,他没脸见父母,决定找到工作或干出一番事业,找个对象,结婚后带上妻子来见父母。可是,站在暗处看着家的位置,当初卖了家里的电视机的一幕又涌现在眼前,心里歉疚得很。
  
  这时,他有了先送给父母一台大彩电。减轻愧疚的想法。于是他用几年来在狱中积攒的劳动收入,买了一台大彩电。他明白父亲的脾气,就写了一封200字的短信,放入纸箱里,然后寻思送礼物的方法。后来,他决定装成哑巴去送,既不会被人问来问去,也不会被父母认出。可是,没想到最后事情却没按他的设想进行下去,而是发生了变化,出了意外事,害了别人。
  
  事情水落石出了,在场的人都怔住了,都被韩阳春的行为感动了。
  
  次日下午,赵凡和韩阳春见面了。赵凡得知原委,放弃追究韩阳春的责任。这时,派出所的李所长走来,递给赵凡1万元,说:“这是我们全所民警捐的,一点心意,请收下。”
  
  李所长话音刚落,这时崔明也刚好赶来了。他把一叠钞票递给赵凡:“这是我这半年打工攒的一点钱,仅有6000元,希望能给你外甥弥补一点医药费,你别嫌少。”崔明话音刚落,屋子里掌声雷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