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鏊子劫

鏊子劫

时间:2017-07-30 作者:未详 点击:

  柿子树下烟火缭绕,凤云手里抱着一个面团,在鏊子上烙煎饼。她揭下一张煎饼,突然,鏊子上“啪”的一声砸下一个东西,被热鏊子灼得升腾起一股浓烟,焦臭灌进鼻子。凤云后退几步定睛细看,一只藕段般的孩子胳膊正在鏊子上,被煎得嗞嗞作响,凤云一下晕倒在地上。
  
  她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柴房里,她的鏊子已经被架到灶台上。这时推门进来一个人,对她说:“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凤云这么胆小,一只孩子胳膊就把你吓晕了,不过这也好,不用我多相劝就把你‘请’来了。你,拿出给官府置办兵粮的劲儿来,给老子们弄些备战的干粮!干好了有赏,要是偷懒么,就跟你家狗子一样,见阎王去吧!”
  
  凤云明白,她这是被土匪给掳了,她的孩子狗子已被杀害。凤云满含愤恨的眼睛流出泪水,她把眼前这个杀人恶魔记在心里。这个土匪,被人喻为“爹见愁”的姚自海,当年跟随一拨土匪打进沂蒙山,做尽坏事,他亲爹以死相劝也没能把他感动。凤云知道,现在已经由不得自己了。孩子没了,让她有了想死的心,可她觉得不能便宜了土匪,得给狗子报仇!
  
  凤云的煎饼手艺远近闻名,她手下这盘鏊子更是一个宝贝名鏊。“烙饼薄如纸,快手飞似雪”是当地人对鏊子和凤云烙煎饼的赞美。
  
  这盘鏊子是凤云从娘家带来的传家宝。别人烙煎饼都要提前拾好柴禾,另有个人给烧火。凤云却从不用别人帮忙,也不用先拾柴,只要把鏊子支在树林中,她一个人就能干好几个人的活儿。所以,大家都认为凤云和鏊子是个整体,鏊子上附着凤云一家先人的阴德,才能让鏊子越来越神奇。也确实,凤云的姥姥、姥爷和爹娘,家传行医,在当地非常有名望,口碑非常好。这拨土匪进驻沂蒙山祸害人民后,凤云就用这盘鏊子烙出过许多煎饼,和村里的姐妹把前来剿匪的官兵的军粮充盈起来。
  
  土匪来此地后听说了凤云和鏊子的事,就一心想把她请去烙煎饼,供给土匪。灾荒年间,土匪不断到百姓家里搜刮,人人恨得咬牙切齿,凤云怎肯给他们出力?姚自海去找了她几趟,凤云都不为所动。换作别人,姚自海早就用鞭抽了,可凤云不行,她是土匪头子指名要的,因为土匪知道她和鏊子的奇特,还听说她烙的煎饼又薄又好嚼。土匪头子是南方人,早被沂蒙山区的硬煎饼给治怕了,可当地没别的吃食,他想让凤云专门烙给他们吃。姚自海怕伤了凤云不好交代,命令手下不得打她一下。
  
  姚自海走时吩咐凤云即刻开始烙煎饼,并且派了一个匪兵监视她。凤云擦擦眼泪烙起了煎饼,一夜无休。第二天一早,土匪头儿亲自来验看,打老远就看到监视凤云的匪兵死在就地。查看之后,发现他脖子上有道很深的刀痕,又仔细搜查了凤云身上和屋里,连鏊子底下也看了,什么都没有,很明显不是她杀死的。土匪头儿下令让人好好排查,他担心是不是出了内奸。
  
  一摞整齐的薄煎饼堆在那里,香喷喷诱人。土匪头儿让人从中间抽出一张煎饼来,命令凤云吃下去,累了一夜的凤云就着一碗凉水连吃了三张。土匪头儿这才放心,一挥手让人把煎饼抬走。土匪高兴,对煎饼赞不绝口。
  
  过了几天,姚自海来下命令,要凤云今晚一定要烙出四百斤煎饼,因为他们突然接到盟匪的消息,明日一大早,土匪就要和官兵对垒。这一仗的胜败,决定着土匪在沂蒙山的去留,官兵的后援马上就赶到,不能拖延。到时食物不足,怎么打仗?凤云要求到小树林里烙煎饼,因为数量实在太多了,需要大量柴火,不然没法烙完。土匪派了几个兵盯着,最后凤云手上磨得血泡都破了,终于把煎饼烙完,躺到地上就睡了。
  
  等她醒来,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绑到了柱子上,旁边还有几个拿刀的匪兵,四周是围观的群众。土匪头儿跳着脚地骂着,姚自海点头哈腰赔着不是。凤云一笑,知道这一战他們打得并不顺利。土匪头儿要姚自海马上杀了这个女人,因为他们吃了煎饼都发热拉肚子,使这一仗损失好几十个弟兄。这还不说,监视凤云的几个匪兵也和上次一样,都被无声无息杀死了。虽然官兵也被他们几个山头的土匪联合起来打散,但他这面子上实在过不去。
  
  凤云极力辩解,说她身上根本没有一点东西,煎饼里不可能掺合东西,更不可能杀人。土匪头子想了想,煎饼是凤云尝过以后才搬走的,按说不会有问题;那么多人被刀砍死,还没留下痕迹,也不是她一个弱女子能干得了的。杀了她,在这里不可能再吃到那么好的煎饼,可留着又不放心,最后只能命人暂时把她绑起来押着,等他计划的一仗打胜了再处理。
  
  土匪头儿领着很多人,打算狠狠追击在上次战斗中撤退的官兵,好在众山头的土匪中重塑威望。这次行动很秘密,可没等靠近撤退的官兵,就在葛庄遭到官兵巧妙埋伏,被打得几乎全军覆没,仅仅带回几十个匪兵,一路逃上了山。这时,凤云还被姚自海和两个匪兵押着,土匪头儿知道大势已去,命令凤云赶制煎饼,他们带足吃食,秘密逃往另个偏远的地方。
  
  凤云依命在几十个土匪的围观下烙煎饼,只见凤云把鏊子放在山林中央,支在三块石头上面,就近拿了一点柴烧热了鏊子,就开始飞速滚动着手里的面团,一呼一吸间一张煎饼就烙成了。她把刚烙好的煎饼往前一抛,滴溜溜在树林里转了一圈,煎饼上就堆满了枯树叶,煎饼转眼间又回到了鏊子跟前,柴禾就顺风旋进了鏊子底下,煎饼也就势落上专门放煎饼的盖顶子。凤云烙完一张,顺手抛一次,鏊子底下根本不用特意去添柴。凤云浑身舞动,一时间似乎被包在了煎饼中间,别人根本看不到细节,这种绝技,把土匪看得眼都直了。
  
  一会儿,一摞煎饼已经烙好,她就先烧了一些热水,端给土匪们,告诉他们累了一天了,先喝口水,再去给他们拿煎饼,一人先吃一张垫垫饥。土匪们刚才只顾看凤云的表演,一天的劳累饥渴竟然都忘了。这会端着水,边吹边喝。凤云托起那摞煎饼,高喊一声:“发煎饼了!”土匪们齐齐抬起头看着她,凤云双手配合,“刷刷刷”把煎饼瞬间都甩了出去,土匪见过她的绝技,一个个伸手来接。可没想到,凤云的煎饼像利刃一样坚硬锋利,手碰指断,煎饼划向土匪们的脖子,一霎那,土匪全都倒地死了,包括那个头儿,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几十个人会瞬间死在凤云的煎饼下。
  
  凤云看看手里,还剩一张煎饼。这是她按人头烙的,打算一人送他们一张,还有那碗水,算是替土匪们的家人为他们践行了。要知道,以前凤云杀监视她的那几个匪兵,可没一人用一张煎饼,因为,为了不被土匪觉察,她用煎饼杀完人后,就把带着血迹的饼偷偷吃掉了。土匪杀了自己的孩子,就是要她喝土匪的血都觉得不解恨。这如今剩下的一张煎饼,是给谁的呢?她仔细清点了一遍土匪的尸体,发现没有姚自海。
  
  她感觉不妙,悄悄藏了起来,打算等姚自海回来给他一个突然袭击。姚自海不知道又干什么去了,很晚才回来,一看土匪都倒在地上,正惊奇,凤云突然出现在他前面。手里托着一张煎饼。凤云冷笑一声:“姚自海,你的死期到了!”说着就要抛出煎饼。姚自海喊了一声:“慢!等我说完你再杀我不迟,凭你‘铁手腕’的威名,料也不会担心我逃跑的!”凤云一愣,不知他怎知道自己底细,就由他说完。姚自海告诉凤云:“狗子被我藏到离此二十里地的安乐镇一户人家了,等杀了我,你就去把他领回来吧!”凤云怎么肯信他的鬼话,就捆了他一道去找狗子,到了那里还真把狗子给找到了。
  
  原来姚自海是混进土匪里的沂州府巡捕房捕头。当初土匪头子听说了凤云烙煎饼有绝活,要他去弄上山来,他怕凤云不肯,会招来杀身之祸,就先把狗子藏了起来,找了个夭折孩子的胳膊,吓唬凤云。他需要掌握匪营情况里应外合,以便顺利把盘踞在沂蒙山的土匪剿灭。凤云来了之后,姚自海发现了她杀匪兵的秘密,就悄悄调查了她的身世,得知凤云就是被土匪杀了全家的侠女“铁手腕”。她家世代行医,偏她一人喜爱武艺,曾悄悄拜一高人为师,练得一身“煎饼铁手腕”的绝活,可以用煎饼杀人于无形。
  
  后来返家,嫁做人妇,从不露底细。再往后师傅病重,她带着孩子去伺候,再回家中,一家老小都已被土匪逼死。土匪人多,凭她一己之力难以顺利报仇,她就和孩子相守度日伺机行动。正巧官兵来剿匪,她想联络官兵以雪深仇,却遇到姚自海来逼她上山……
  
  姚自海知道凤云怀有奇人绝技,有胆识,加上她对匪兵恨之入骨,就故意泄露匪兵的各种消息给她。凤云想送出这些消息易如反掌,因为在此之前,她喂有一只白头翁,是小时在窝巢外捡到的。白头翁非常聪明,凤云把它训练成了“送信员”,将情报都通報给官兵。凤云被抓到这里,白头翁循着她的声音天天来,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一只送信鸟。
  
  以前凤云写情报都用草纸,然后让白头翁带出去。现在没有纸,可凤云还有一绝招,就是用一种草药粉掺在面粉里,烙的煎饼菲薄柔韧,光滑不洇水,比纸还好用。这是她的家传秘方,那种草药粉,被她别在发髻里带了一些,包括让匪兵吃了拉肚子的药粉,都是从她乌黑的发髻里藏来的。凤云用柴棒蘸着鏊子底部的燎烟灰,写下一张又一张情报,悄悄绑在白头翁的脚上,传递到官兵那里,让官兵躲避了土匪好几次联合围堵,并且在葛庄一战提前部署,把土匪兵力削去大部。
  
  一切都已明了,凤云把姚自海的绑绳解开,让他走。姚自海却跪地不起,连称是他害死了凤云的家人。原来,当初风云家人被害,是姚自海刚去匪营,为了取得土匪信任,就自讨活干,去抢劫一家药铺的钱财。哪知药铺主人很有血性,誓死不给土匪交出所藏钱粮,竟然一家服毒自尽。
  
  听完姚自海的讲述,凤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转身拿起她带出来的鏊子,自语:“杀不杀姚自海你说了算。我把你掰开,如果两半分量刚好一样,就不杀他,否则……”凤云双手用力咔嚓脆响,鏊子掰做两半,称了称一两不差。她随手一丢,两半鏊子与一腔恩怨,都像风一样消散在了沂蒙山磅礴的夜色里。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