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失踪疑云

失踪疑云

时间:2017-06-01 作者:未详 点击:

  表妹失踪
  
  莫莉与艾米莉是一对表姐妹,住在两栋毗邻的宅子里。莫莉继承了大笔财产,请得起很多佣人,还有财务顾问阿摩司替她打点生意;而艾米莉名下除了宅子就没多少资产了,只勉强请得起两位佣人,也就是布鲁夫妇,让他们身兼厨子、女仆、管家和园丁数职。
  
  另一方面,莫莉身材高挑,姿色姣好,总以为自己高人一等,爱对身边的人发号施令、呼来喝去。艾米莉则长得矮矮胖胖,容貌普通,性格和蔼可亲。
  
  莫莉平生最大的乐趣就是变着法子嘲弄表妹,从中取乐。但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还没成婚,表妹出门旅游一趟后竟然带回了一位英俊的丈夫。
  
  莫莉百思不得其解,最终认定这位名叫艾伯特的男子肯定以为表妹是个有钱人,才和她结了婚。但没想到,这两口子竟然如胶似漆地过完了一年又一年。
  
  这阵子莫莉每次去艾米莉家,艾伯特都推脱说妻子出门了。等到莫莉追问下去,艾伯特竟然说艾米莉去旧金山看望朋友。真是睁眼说瞎话,莫莉对艾米莉知根知底,她在旧金山哪里有朋友!
  
  莫莉素来爱看推理小说,此时不免浮想联翩起来。会不会艾伯特给艾米莉买了巨额保险,受益人填了他的名字,再为了保险金而谋杀妻子?于是,莫莉聘请了私家侦探调查艾伯特,24小时监视他的行踪,等她收到私家侦探的报告后,她更加确信自己的怀疑是对的。
  
  莫莉决定去试探一下艾伯特。莫莉家有一位女仆的音色和艾米莉相似,一位女厨娘的身材酷似艾米莉,还有一位女秘书擅长模仿笔迹。莫莉预先差遣女仆到镇上,让她在约定时间打电话到艾米莉家。随后,她就去艾米莉家做客,艾伯特招待她在客厅坐下,让佣人端上咖啡。两人刚喝起咖啡,电话就响了,艾伯特拿起话筒,问道:“是谁呐?”
  
  电话那头的人答道:“亲爱的,我是艾米莉。”艾伯特犹豫了一下:“哪个艾米莉?”对方轻轻笑出声:“亲爱的,别玩了,我是你老婆艾米莉啊!”
  
  “抱歉,您肯定是打错了。”艾伯特脸色煞白,慌张地挂上电话,而这一幕全落入莫莉的眼中。莫莉打探道:“是谁打来的电话?”
  
  “是别人打错了号码。”
  
  莫莉呷了口咖啡,说道:“对了,艾伯特,阿摩司说他昨天在城里看见艾米莉了,穿着一条淡紫色连衣裙,会不会是她提前回来了?”
  
  艾伯特说:“不可能,艾米莉还在旧金山呢。”莫莉继续问:“那她什么时候回来?”艾伯特说:“这我也不知道。”莫莉打算直奔重点:“艾伯特,我听说你以前结过婚,上一任妻子在五年前的一起船舶事故中去世了,当时只有你一个人在岸边目睹事故经过?”
  
  艾伯特叹息了一声:“是那样的,她一点也不会游泳,又忘记穿救生衣,才不幸丧命。”
  
  “别人说她给你留下了一笔数额可观的遗产,是这样吗?”
  
  “这不关你的事,莫莉。”艾伯特冷冰冰地下了逐客令,“对不起,我有点累,想先休息了。”
  
  设计试探
  
  莫莉从私家侦探的报告中得知,艾伯特会在每周二和周四开车去超市购买食品杂货。这天刚好是周四,她让厨娘穿上淡紫色连衣裙,等到艾伯特从超市出来时,厨娘就在马路对面出现,让艾伯特误以为那是艾米莉。假如艾伯特心中有鬼,肯定会追上去弄个明白。
  
  结果,艾伯特的举动完全被莫莉猜中了。他拎着购物袋,快步追在厨娘身后。按照计划,厨娘在拐过街角后溜进街边的商店,同时莫莉假装撞见了艾伯特,坐在汽车里冲艾伯特叫道:“是你吗,艾伯特?”气喘吁吁的艾伯特转过身,发现是莫莉,冷淡地回应了一声:“是的。”
  
  “我刚才看见你在奔跑,这是要干吗呢?”“我就是稍微运动一下,适量跑步对身体有益。”莫莉忍不住讥笑道:“难道你喜欢拎着购物袋跑步吗?”艾伯特也不回应,转身向超市停车场走去。
  
  莫莉决定要加快行动,因为私家侦探打探到艾伯特见了房产中介,看起来是要卖掉艾米莉的宅子。万一艾伯特逃之夭夭,再要从茫茫人海中逮住他可就难了。
  
  莫莉花钱买通布鲁夫妇,派人在凌晨两点溜进艾米莉家,弹奏艾米莉最喜欢的钢琴曲。艾伯特听到琴声后,肯定会下楼来看个究竟,那时弹钢琴的人早已躲起来,而布鲁夫妇会假装听到钢琴声后醒来,并作证说没看见人影。莫莉的目的就是要让艾伯特变得疑神疑鬼。
  
  计划进行得毫无疏漏,而根据在外监视的私家侦探的报告,艾伯特当时假装回房睡觉,过了半小时后,蹑手蹑脚地下楼,走向花园里存放工具的棚屋,拎出一把铲子,起步走向宅子后面的小山谷。但奇怪的是,他快走进小山谷时,望了望夜空,结果转身沿原路返回,把铲子放回棚屋后,回到宅子里。
  
  莫莉听完侦探的报告,顿时猜想到了原因。艾伯特肯定是将尸体埋在小山谷里,最近出现一系列可疑事件,他想趁着夜色掩护去看看尸体是否还在,但望过夜空后觉得就快天亮,于是作罢。
  
  次日早上,莫莉又去了趟艾米莉家,艾伯特正在吃早餐。莫莉说道:“我就是来看看你最近有没有艾米莉的消息。”
  
  这时布鲁太太拿来了早上邮差送来的信件,其中有一个蓝色的小信封。艾伯特拿起信封,发现上面盖着本地邮戳,笔迹看起来很眼熟,而信封的香味也是似曾相识。他拆开信封,默念起来:“亲爱的艾伯特: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思念你。我会很快回家。艾米莉”。
  
  当然,这封信也是莫莉安排的。她见到艾伯特读完信后将信笺信封一起塞进衣服口袋,故意问道:“是不是艾米莉写来的信呢?她有没有说她何时回来?”
  
  艾伯特答道:“是我在芝加哥的婶婶写给我的信。”
  
  此话一出,莫莉心中的怀疑又确定了几分,决定在今晚引蛇出洞。
  
  引蛇出洞
  
  深夜,艾伯特清醒地躺在床上,突然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
  
  他拿起话筒,听见对方说道:“甜心,我是艾米莉。”艾伯特过了几秒钟后才出声:“你在冒名顶替。”“别犯糊涂了,艾伯特!”“不,你不可能是艾米莉。我知道她在哪儿,她不可能在晚上这个时间打电话来。”“艾伯特,我在那儿感觉十分不舒服,于是我离开了。”
  
  艾伯特还想继续驳斥,但电话另一头的神秘女人已经挂断了。
  
  当然,这一通电话是莫莉安排好的,她还让私家侦探和家里的佣人全部出动,有些人监视艾伯特的举动,有些人守在小山谷里。
  
  艾伯特果然又像上次一样,从棚屋里拿出铲子,向小山谷走去。只不过这回他一路不停地走到小山谷里,找到一棵大橡树,向东面迈出十六步,开挖起来。
  
  莫莉等到艾伯特挖了一阵后,吹响口哨,早已埋伏好的人手立刻冲出来将艾伯特团团围住,并用手电筒照着艾伯特。
  
  艾伯特用手掌遮挡亮光,气恼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莫莉冷笑一声,说道:“艾伯特,你非得回来挖开艾米莉的坟墓,确认她真死了,才能安心。对吧?”
  
  艾伯特挺起胸膛,说:“你在胡说什么!我在寻找印第安人留下的箭头。有种迷信说法,假如在月光下挖到印第安人的箭头,会获得几星期的好运。”
  
  “你不用狡辩了!请让开。”莫莉当即命令手下开始行动,他们带着铲子,跳入艾伯特挖出的浅坑,卖力地挖起来。然而,等挖到地下一米多深的地方还是毫无发现,只挖到一枚古老的箭头。莫莉不肯罢休,又命令手下继续挖开附近的地面。一直等到天边呈现鱼肚白,莫莉的手下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莫莉才不情不愿地带着手下离去。
  
  艾伯特望着他们的背影,露出得意的笑容。
  
  过了一日后,艾伯特去了趟莫莉的宅子,见到莫莉,装作不经意地说道:“有个城里头的记者不知怎么听说了前天晚上的可笑事件,想来采访,等这桩事登在报纸八卦版上,肯定会成为大家的笑柄。”
  
  莫莉听得脸色发白。艾伯特又说:“还有人建议我打官司,不过我想大家都是亲戚,何必难为彼此呢?假如我能得到一些甜头,我定然会闭口不再提及此事。你说呢?”
  
  莫莉听到这儿,两眼放光,立刻说道:“你想要多少钱?”
  
  当艾伯特带着一张一万美元的支票回到家里时,恰好电话铃声响起,这回是他真正的妻子艾米莉打来的,说她周末便会回家,还问他有没有向莫莉透露她这几周的行踪。艾伯特当然没有告诉莫莉。
  
  艾伯特一直想找机会教训那个表姐,他说服妻子去外地减肥,趁机构思出这个旨在向莫莉敲诈一笔的计划。他知道莫莉一直对自己有所怀疑,便逐步让莫莉加重怀疑,最终弄出一场闹剧。莫莉素来最好面子,不会容忍自己闹出的丑事成为社交圈里的笑柄,不惜给艾伯特一万美元封口费。
  
  艾伯特望着支票,喜滋滋地想,如今有了这一万美元,瘦身成功的艾米莉就能添置好些新衣服啦!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