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天下第一嗓

天下第一嗓

时间:2014-03-07 作者:未详 点击:

  清初年间,江南有个说书艺人,名叫萧树生。
  
  萧树生嗓子特别,说起书来,抑扬顿挫、张弛有度,时娓娓道来,时慷慨激昂;说人时听者如见其人,说境时听者如临其境。因此,当地人送了萧树生一个美誉:天下第一嗓。
  
  萧树生说书还有一个特点,故事头一开,无论台下怎么喧哗吵闹,也不管台下人多人少,照样说下去,直说到下回分解,这才打住。
  
  这天,萧树生受邀到一家新开张的酒馆内说书,清清嗓子唱开场白:“不说前朝往代的人,单说那南宋岳飞爷……”
  
  萧树生说的是岳飞大破金兵的故事,一连数天,酒馆内天天爆满,听众听得如痴如醉。有个叫李之健的商人,听萧树生说过一回书后,生意也无心过问了,只是交给伙计打理,自己则每天前来酒馆捧场。萧树生说到激动处,他击掌叫好,说到悲伤处,他便掩面垂泪,十分投入。
  
  这天,酒馆内萧树生正说到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害死忠臣岳飞一段。萧树生说得泪光闪闪,声音悲切,闻者无不落泪。李之健听了一阵心酸,又禁不住咬牙切齿,痛骂大奸臣!
  
  这时场内有一个尖嘴猴腮的人,似乎不忍听下去,捂着脸急急离去。这人名叫牛三,是当地一个游手好闲、偷鸡摸狗之辈。牛三来酒馆听书,无非是想浑水摸鱼。离开酒馆前,他已经从一个衣着华丽的客人怀中摸走了一件东西。
  
  牛三离开后不久,酒馆忽然大乱,一伙清兵把里面的人团团围住。原来台下有一个客人,是微服私访的满清王爷。刚才牛三摸走的东西,正是王爷的一面金牌。金牌乃是当朝皇上所赐,王爷发现金牌不见,十分震怒,立即暗调官兵前来,下令把在场听众围住,逐个搜身。
  
  不多时,清兵把酒馆内的听众搜了个遍,男女老少,无一幸免,只剩下台上的萧树生了。一个清兵头目向王爷请示:“禀告王爷,台上的说书人还没有搜身,要不要搜他?”
  
  王爷阴着脸,点点头说:“那个说书人回过后台,有可能是帮盗贼转移赃物的同党,给我搜!”
  
  此时的萧树生对台下发生的一切,完全视若无睹,全然沉浸在说书中。几名清兵领命冲上来搜身,萧树生奋力反抗,说什么也不肯脱下长袍。他这节书还没有说完,断然不肯就此打住。可清兵哪管这些,就有两个人抓住他,“啪啪”地左右开弓,赏了他几巴掌,然后把他按在地上,扯掉了长袍。
  
  李之健见清兵不分青红皂白,连台上的萧树生都要羞辱,心中十分气愤,抬腿便想冲上台去。可周围都是清兵,他只往前走了两步,便被几把明晃晃的大刀拦住。
  
  可怜萧树生满嘴鲜血,趴在地上,口中仍在喃喃不止。几个清兵没在萧树生身上搜出什么,却意外地发现萧树生原来是女儿身……
  
  “哈哈,这个说书人原来是个女子……”清兵轻狂的笑声传来,台下的李之健愣住了,在场的人也觉得十分愕然,想不到这天下第一嗓,竟然是个奇女子!
  
  清兵散去后,李之健忙上台,解下外衣,披在衣冠不整的萧树生身上,搀扶她起来。萧树生微微欠了一下身,道了个谢,便推开李之健,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踉踉跄跄而去。
  
  回家之后,萧树生大病了一场。
  
  萧树生的确是个女子,父母早年死于战乱,她从小浪迹天涯,与小叫花子为伴。后来,一个说书的老江湖艺人收留了她,让她干些杂活,也教她读书识字,却从不教她说书。可萧树生天性聪颖,又擅长模仿。老艺人说的每一个故事,她都记得清清楚楚,能够从头到尾复述出来,无一错漏。老艺人见萧树生天生异禀,嗓声奇特,心中暗暗称奇。
  
  这天,老艺人对萧树生说道:“可惜你是女子,否则我必收你为徒。”萧树生听了,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说:“书中记载,宋有张小娘子、陈小娘子等讲史家,元有说书艺人高秀英,我怎么就不能像她们一样说书呢?”
  
  老艺人摇摇头,说道:“乱世当前,你一个女子抛头露面,要不得!”萧树生灵机一动说:“那我女扮男装,行不?”老艺人仍是摇头。
  
  直到有一年,老艺人重病不起,自知时日无多,这才把一本呕心沥血整理出来的说书笔记交给萧树生,并细细传授了一些说书秘诀……老艺人去世后,萧树生为谋生计,开始女扮男装,说起书来。
  
  被官兵羞辱后,萧树生数天没有出门。直到有一天,她发现家中米缸空空,这才走出门外。不料,她女扮男装的事早传遍了,刚走出家门不远,一群市井无赖便围了上来,对着她指指点点,放肆地嘲笑,还有人乘她不注意,在她身上乱摸了两把。
  
  萧树生心中愤然,返身回家之后,再也没有迈出大门半步。
  
  李之健知道萧树生是女儿身后,心中更加敬佩。他打听到萧树生家地址后,提笔写了一首诗,想亲手送给她,表达自己的仰慕之意。无奈萧树生整天足不出户,李之健一直无缘得见,只能经常在她家附近流连,希望能遇见这个奇女子。
  
  可萧家大门深锁,再也没了动静,只是在夜里,旁边的住家经常听到萧树生那悲愤激昂的说书声。
  
  时间一晃,一个月过去了,李之健开始觉得奇怪,萧树生这么久闭门不出,难不成她能不吃不喝?于是他便时不时前去拍门,但每次都吃闭门羹。
  
  两个月后,李之健忍不住了,他担心萧树生在家积郁成疾,重病不起,便报了官。
  
  几名差役强行撬开萧家大门。进去一看,众人大吃一惊:萧树生恢复了女儿家的打扮,一支银钗插在发髻上,但她素衣里的身体早已干瘪,显然已死去多日。李之健十分悲痛,全力料理了萧树生的后事,这才黯然离去。
  
  萧树生死后,没有留下遗嘱,于是房子被官府收了去拍卖。然而,没人敢买这房子。因为每到夜里,空置的屋内,时不时传来说书声,声音悲哀凄婉,令人听了毛骨悚然。
  
  萧家怪事传出,有个人心里十分害怕。此人便是牛三,当初满清王爷的金牌便是被他盗去的,这才引来祸端。有天晚上,牛三拿了些纸钱,跑到萧家门外。他一边烧纸钱,一边忏悔,请求萧树生的亡魂原谅。
  
  正在这时,一阵风吹来,牛三忽然听见屋内一声怒喝:“狗贼,我必将你千刀万剐而后快!”牛三头皮一麻,吓得魂不附体,撒开腿便跑,惊慌中摔了一个大跟头,脑门正好撞在一块石头上,当即向阎王爷报到去了。
  
  天明时,有人发现牛三的尸体,便去报了官,差役从他怀中搜出了王爷的那面金牌,众人这才知道牛三是罪魁祸首。由于牛三死得离奇,一些人都说这是萧树生死得冤,所以冤魂不散,才取了牛三的性命。
  
  萧树生冤魂复仇的事传出,她那房子更无人问津了,但有一人却是例外,那便是李之健。他听说这事,欣喜之下,重回故地,心想:就算是萧树生的亡魂在说书,也要去捧场。
  
  一连几夜,李之健在萧树生故居外静候。果然,在午夜时分,依稀听到里面传来说书声,声音时高时低,嗓声特别,极像萧树生的声音。
  
  几天后,李之健把萧树生的老宅买了下来。他怕惊扰萧树生的亡魂,没有动屋内的任何东西,只在夜里,才搬一张椅子坐下,静候故人出来说书。可令李之健失望的是,搬进来后,屋内说书的声音便消失了。
  
  有天晚上,李之健在屋内拱了拱手,自言自语道:“树生小姐,既然你不肯出来与我相见,我也不便打扰。此后,我就在你门外搭一个茅房,我们做个邻居吧。”次日,李之健果真在外面搭了一间简陋茅房,长住下来。
  
  有一夜,萧树生故居又响起说书声音,说的仍是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害死忠臣岳飞的一段。李之健听着听着,只觉悲从中来,心神恍惚间,失手打破一盏油灯,茅草房顷刻间燃烧起来。情急之下,李之健冲出茅房,躲入萧树生故居内。
  
  火光冲天起来,萧家旧屋中的一群老鼠也被逼逃出来,惊慌失措地乱窜。其中一头身形肥胖、浑身雪白的大老鼠,在逃窜中嘴唇一张一合,口中发出的声音,竟然是一段杂乱无章的说书,而且那声音,竟和萧树生的嗓音如出一辙。
  
  若非亲眼所见,李之健简直不敢相信,世间居然会有说人话的老鼠!他惊喜地喃喃自语:“树生小姐,鼠辈也偷学得你的绝说,你可知道吗?”说完,他脱下衣服,向那只白老鼠扑去……
  
  第二天,李之健变卖了家业,远走他乡。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揭开身边的一个竹筐,聆听里面传来的娓娓动听的说书声。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