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突然冒出的儿子

突然冒出的儿子

时间:2014-03-03 作者:未详 点击:

  PART。1没有男人的家
  
  民国初年,鄂西有个叫歇马垸的村子,村里有个叫马九的人,突然出家做了和尚。这马九才三十出头,老婆颇有姿色,儿子都三岁了,家里还有两亩多地,日子怎么也说得过去的,可他不知扳错了哪根筋,硬是去村外不远的百雀山当了和尚。
  
  马九出家了,他老婆却不肯走,仍带着儿子住在马九留下的三间老屋里。从此,村里人把马九的老婆称作“和尚老婆”,称他的儿子为“和尚儿子”。
  
  和尚老婆是个小脚,马九在家时,她很少干农活,只是在家做做家务,纺纱织布,如今丈夫当和尚去了,家里的两亩多田地就得靠她耕种,可犁田她不会,插秧经常摔在水田里,滚一身烂泥,孤儿寡母的,真是可怜。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和尚老婆年轻,长得漂亮,村里不少男人来帮和尚老婆干农活。很快,歇马垸出了个怪现象:和尚家地里的庄稼长得好,收割得快,新一轮的庄稼种得也早。
  
  这一下村里的女人犯了嘀咕,都不放心自己的男人帮和尚老婆干农活,但她们又不敢公开反对,因为马九在菩萨手下做事,得罪不起。
  
  渐渐地,和尚老婆开始爱漂亮了,抹雪花膏,涂胭脂,把全身弄得香喷喷的,越活越年轻,平时她都呆在家里,到农忙时,就拎把茶壶,打一把花洋伞,立在地头,不一会就会有二牛哥小狗哥石头哥们颠颠地跑过来,在她家的地里忙碌开来……
  
  除了地里的农活,和尚老婆家中还有一些需要男人干的事,如挑水劈柴啥的,也有不少男人上门去做。
  
  一晃就是三年,马九在百雀山上当着和尚,家里住了几辈子的土砖老屋被他老婆掀掉了,盖了三间亮堂堂的青砖瓦屋,更奇的是,和尚老婆又生了一个儿子!
  
  PART。2花钱买个教训
  
  和尚老婆生二小子时,利索得像从肚子里滚出粒汤圆,这小子也不怕丢他娘的丑,哇哇直哭,把全村的人都引到家里来看热闹。
  
  一个守活寡的女人生孩子,这叫咋回事呀!村里顿时热闹得像一锅煮开的粥,男人紧张,女人愤怒,那些爱帮和尚老婆干活的男人,一个个被老婆骂得狗血淋头。随后,村妇们拥到和尚老婆家,撕开往日怕菩萨的脸皮,在和尚家门口说着难听的话。
  
  不一会,大麻子村长也来了,这人一向注重村风民俗,一来就虎着脸,问和尚老婆:“你这二小子是哪个野男人下的种?”
  
  和尚老婆一见村长脸上的大麻子一粒粒膨胀起来,吓得要哭,却一声不吭。大麻子村长照着她脸上就是一巴掌,骂道:“死不要脸的女人,你男人在菩萨手下做事,你却在家里偷汉子,再不交待,我把你沉了猪笼!”
  
  和尚老婆吓得直哆嗦,说:“我是喝……喝了石头哥挑的水,才怀上了二小子。”说罢,可怜巴巴地看了村长一眼,低下了头。
  
  和尚老婆这一说,村上的女人和大麻子村长一起松了一口气,因为石头是一个死了老婆的男人,快四十岁了还没续弦,这个人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想不到竟跟和尚老婆有一腿。
  
  大麻子村长命人把石头绑在村公所前的木柱子上,说:“马石头,人家男人出门当和尚,在菩萨手下做事,你竟敢睡人家的媳妇,还睡出个孽种来,你狗胆不小啊!”
  
  石头不会说话,直喊冤枉,说从没睡过和尚老婆。
  
  大麻子村长一巴掌扇在石头脸上:“和尚老婆都招了,你还不认?”
  
  石头在柱子上被捆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才松了绑。大麻子村长念他初犯,罚了他十块大洋,让他花钱买个教训。
  
  马石头松了绑就直奔和尚家,想找和尚老婆问个清楚明白。可和尚家门上一把锁,谁也不知道和尚老婆在哪里,只好怏怏地回了家,他一到家就哭:家里只剩一亩活命的地,一间破草屋,把这些全卖光了也换不来十块大洋。可要是把这些全卖了,他怎么活呀?他觉得冤死了,又想不出法子,只好跑到百雀山庙里求菩萨。
  
  PART。3菩萨帮帮忙
  
  百雀山离歇马垸只有五六里路,庙建在半山腰上,不大,香火却挺好,石头带着香烛刚走到庙门口,就遇上了马九。
  
  马九光着脑袋挑着一担水桶,见了马石头就打招呼:“石头哥,你来行香啊?”
  
  石头一见马九,一下牵动了肚里的愁肠,长叹一口气,说:“马九啊,你家里出了事,也连累着我出了事。”
  
  马九一愣,忙问:“我家出了什么事?”他毕竟是半路出家,嘴巴上还挂着自己从前的家。
  
  “这几年你在山上做着和尚,你老婆却在家生了二小子。”
  
  马九怔了半晌,红着脸,说:“阿弥陀佛!这个不要脸的婆娘!当初我要是让她改嫁就好了。石头哥,你知道二小子是谁生的吗?”
  
  马石头痛苦地说:“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大麻子村长硬说二小子是我的种,要罚我十块大洋,还捆我,打我的嘴巴,我没法子,才来庙里求菩萨帮我化解化解。”
  
  马九愣愣地瞅着石头,问大麻子村长为啥要这么审,得知是他老婆亲口说的,气得把挑水的扁担往地上一扔,奔进庙里,拿着个槌子直敲木鱼。
  
  这时,一个老和尚从庙门里出来,双手合十,问石头:“阿弥陀佛,施主何事惹得他动怒?”
  
  石头连忙把事情向这位老和尚细细说了……
  
  不一会,石头进庙里来了,他烧过香烛,往功德箱里丢了几个铜钱,然后跪在菩萨面前磕头,磕完三个响头后,他凑到仍在敲木鱼的马九身边,说:“马九,我在菩萨面前发过誓了,二小子真不是我的,可大麻子村长要罚我十块大洋,我就得把我家的地和房子卖了,你明白不?”
  
  马九仍敲着木鱼,没作声。
  
  石头接着说:“你要是忙着念佛,空不出嘴跟我说话,我问你话,你就点头或摇头表示一下,行不行?我问你,大麻子要罚我钱,菩萨能不能保佑我不交?”
  
  马九摇了摇头。
  
  “那我交了罚款,二小子就算是我的儿子?”
  
  马九点了点头。
  
  “我算是二小子的爹?”
  
  马九又点了点头。
  
  “这么说,你那老婆也是我的了?”
  
  这下,马九梗着脖子,不吱声了。
  
  石头说到这里火起来了,大声嚷道:“我不管,以后我夜夜上你家去,睡你的老婆!我不能这么冤枉地被罚十块大洋。”
  
  PART4大洋换老婆
  
  石头回到村上时,太阳已下了山,路过和尚老婆家门口时,看见和尚老婆坐在屋里给二小子喂奶,他很想冲进去问个清楚明白,可看到和尚老婆白白的奶子,只好收住脚步,拐个弯走了。
  
  天黑尽后,石头悄悄从家里走出来,来到村西头的和尚老婆家。他看见有个人影在和尚家门口的榆树旁晃了一下,就不见了。石头便轻手轻脚走到榆树前,细细一瞅,看到马九正偷偷趴在地上,就大喊一声:“是马九啊?你趴在这里干啥?”
  
  马九从地上爬起来,气愤地说:“石头,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呢!深更半夜你来我家门前干什么?”
  
  马九的声音比石头的还大,这时村上的人还没睡着,全都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拥到榆树底下。大麻子村长披着衣服叉着个腰,也来了。
  
  马九对大麻子村长说:“我三年没回家,老婆却在家生了二小子,这石头白天跑到百雀山庙里喊冤,说村长糊里糊涂罚他的钱,我心里搁不下,就回家来瞧瞧,刚到门口就看到有个人影子晃动,我估摸着是二小子的爹来了,便伏在树下观察,却原来是石头。深更半夜的,他来我家门前干啥?我看就是罚他一百块大洋,也一点不冤他……”
  
  大麻子村长听了这话,点点头,然后冲石头吼道:“马石头,你个狗日的居然说我糊涂,你深更半夜跑到和尚家门前干啥?你十块大洋还没交呢,是不是又想再睡出个三小子来?来人,把他绑起来!”
  
  几个保丁正要上前捆人,石头忙说:“且慢,今晚我跑到和尚家门前来,不为别的,我是来捉马九的奸……”
  
  村人一听,全糊涂了。石头说:“我白天遇上百雀庙的老和尚,老和尚听我说了和尚老婆的蹊跷事后,就说马九在庙里根本不守庙规,每过几天就要偷偷下山一趟,而且功德箱里的钱经常被人偷走,山门重地,除了庙里的和尚,没人能偷……”
  
  村人得知这一情况,全都大吃一惊,大麻子村长又吼道:“马九,石头说的可是真的?”
  
  马九气得脖子通红,拿手指着石头,结结巴巴地说:“你—你—血口喷人!”
  
  石头说:“你不承认是不?行!我认罚十块大洋,请村长和乡邻给我作主,让马九的老婆给我当老婆。”
  
  大麻子村长一听,说:“嗯,这是个好法子,你既然认罚,说明马家二小子是你的种,你娶和尚老婆为妻,名正言顺。”
  
  马九在一旁听得大汗淋淋,说:“别,千万别这样,我栽了石头哥的赃,我认……”
  
  大麻子村长气得朝着马九就是一脚:“我说你怎么突然就当了和尚?污染了佛门净地不说,还差点让石头背上黑锅。现在,我要罚你三十块大洋,让你花钱买个教训!”马九从庙里偷回的钱刚盖了房子,现在哪来三十块大洋?大麻子村长见他不交,便带着保丁把他抓起来,绑在村公所前的柱子上,绑了一天一夜后,和尚老婆将新砌的青砖瓦房拆了,正好卖了三十块大洋。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