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就要你获奖

就要你获奖

时间:2014-01-16 作者:未详 点击:

  刘青大学毕业后,来到县委宣传部办公室没几个月,就接到一项重要的任务:省文化厅组织了一次全省范围内的本地传统文化的论文大赛,县里得上交一篇论文参评。
  
  办公室徐主任想也没想,就把这个文件批到了刘青那里。
  
  这下,轮到刘青犯难了。
  
  原来,现在的大学生读书时都很浮躁,很多论文都是东拼西凑抄来的,老师也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刘青自然也不例外,四年里,连抄带改,弄了十几篇论文,算是混到了毕业证,哪想到工作了还要写论文?
  
  刘青拿着主任的批示,硬着头皮说了句:“徐主任,我试试看吧。”
  
  下班后,刘青回到家,赶紧把大学里那套写论文的方式拿出来,圈定重点词,上网展开大搜索,很快从网上搜出了一些论文,可不是太专业,就是太零散;再说,刘青也不放心抄网上的,毕竟这一次是省里组织的大赛,专家评委一大堆,网上的这些论文说不定有些就出自他们之手,到时一旦被发现,问题就大了。
  
  刘青连着几夜难眠,眼看交论文的日子到了,他还没弄出个眉目,急得他嘴角生了两个大燎泡。
  
  正当刘青山穷水尽的时候,一个周六,他上街去吃米粉,路过一个卖旧书的摊子,摊子的主人是个老头。
  
  刘青停下脚步看了一会,心想,说不定这些破纸烂书里,能找些东西出来呢。
  
  于是刘青在一堆旧杂志下,找到了一本破烂不堪的手抄本,封面是牛皮纸包着的,他翻开一看,居然是研究本县一个特殊历史人物的,这个人物就是美人虞姬。
  
  当年楚汉相争,虞姬最后自杀的地方,就在本县附近,这本小书里写的恰恰就是这件事,翻到最后,才知是一个叫朱有博的人在1962年写的。  

  刘青如获至宝,扔下5块钱给卖书的老头,拿着那本烂书,一路小跑回到家,坐在电脑前,拼凑论文去了。
  
  周一,刘青忐忑不安地把打印稿放到徐主任的桌子上,主任翻了几页,说:“凭我多年的经验,刘青,我看你拿个奖回来没问题!”
  
  徐主任不说这句话,刘青心情还能承受得了,他一说能获奖,刘青立刻惶恐不安起来,要真能获奖,弄得人人皆知,说不好还会再出本论文集,肯定会被人识破,到时丢人现眼就麻烦了!
  
  论文写不出来,千方百计想抄一篇了事,可报上去之后,刘青的心里就发生了变化,每天晚上回家,对着墙壁念叨:千万别获奖!谁知一周后,地区宣传部就给徐主任打来电话,说报上去的论文写得不错,已经作为重点推荐到省里去了。
  
  挂上电话,徐主任连忙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刘青,刘青表面上装作高兴,可心里却翻江倒海,他以前读过一个小故事,讲的是一个年轻人在图书馆里翻出一本满带灰尘的旧书,抄袭后,结果一路凯歌,居然出版了,挣了大钱,可最后的结果是那年轻人被揭穿了,弄得名声败坏。刘青不想则已,一想就心乱如麻,自打论文报到省里以后,刘青吃不安,坐不下,整日无精打采。
  
  事情的发展却不尽如人意,很快,徐主任又告诉刘青:论文顺利过了初审关,成为复审的100篇之一。
  
  天哪,怎么会这样?刘青暗暗叫苦,赶紧打开电脑,把那篇改头换面的论文看了又看,他一会觉得论文应该没事,一会又觉得到处都是漏洞,只有接着祈祷。
  
  谁知过了几天,传来消息:那篇论文已经进入最后一轮的评审了!
  
  消息传来,连分管文化工作的李副县长都亲自打电话来祝贺刘青,一时间,刘青成了办公室里的红人,谁见了都会祝贺几句,弄得刘青都不敢出办公室的门了。
  
  就在这时,省文化厅直接把电话打到县委,让刘青准备一下,一周后去省里答辩。
  
  刘青心里想,完了,原形毕露了。谁知,徐主任对这件事特别上心,居然找来一大堆关于虞姬的史料,让他准备答辩。
  
  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刘青赶紧抱着徐主任给他的那些资料,回家鏖战。
  
  因为心虚,没底气,刘青连上厕所都带着资料看,睡觉说梦话都跟虞姬有关,一周下来,他几乎快把那些资料全背了下来。
  
  去省城的那天早上,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出来送刘青,李副县长还亲自把自己的小车派给刘青,让他坐着小车去,好养足精神,争取拿个第一回来。
  
  到了省城,刘青来到举行答辩的所在地—文化厅办公大楼,在上楼时他的小腿一直哆嗦不停,可结果连刘青自己都没想到,答辩超乎寻常的顺利,专家问到的那些史料他是如数家珍,一些引用的材料更是倒背如流,结果,那篇论文获得了特等奖。
  
  当5万块钱奖金拿到手的时候,刘青觉得自己仿佛置身梦境当中,直到他离开文化厅的办公大楼,才长出一口气:幸亏是一本烂书里翻出的论文,否则早被人识破了。
  
  回到县里,刘青早把抄论文的事扔到了九霄云外,还把那个水晶奖杯放在了办公桌上最显眼的位置。
  
  同事过来道谢,他大言不惭地说:“不就是写篇论文嘛,小事小事。”
  
  办公室里的人让他请客,他一拍胸脯,说:“没问题,周五下班大家一起去,酒菜都挑好的来!”
  
  到了周五下午,连徐主任也去了,酒过三巡,徐主任感慨道:“这么多年了,咱们办公室终于出了个才子!”直说得刘青飘飘欲仙。
  
  陆续有人喝倒离场,喝到最后居然只剩下了徐主任和刘青两个人,徐主任酒量大,他端起一杯酒说:“咱俩再喝一杯。”
  
  一口下去,徐主任又谈起了论文:“小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把论文的第5页的第5段和第6段调了个,第7段呢,你删去了一半。论文第8页,你连着删去了3段……”
  
  刘青听到这里,冷汗涔涔,酒也醒了大半,徐主任说的这些可都是他抄袭那篇论文时做的手脚。
  
  刘青一把抓住徐主任的胳膊,恳求道:“主任,求求您,您别说了,我错了……”
  
  徐主任笑了笑:“你怎么错了?”
  
  刘青说:“我抄别人的论文了,我当时只想着交差,没想到居然获了奖……可是主任,您明明知道我的论文是抄的,干吗还让我去省里?”
  
  徐主任叹了口气,对刘青说:“你还记得那个卖旧书的老头吗?那老头就是我父亲,这篇文章就是他写的,当年他写这篇论文,不仅没得到什么奖,还被批斗,几乎把命丢了。那天,你去把他的手抄本买走了,他高兴得不得了,回家喝了半斤酒,说是终于有人看到他论文的价值了。我不想揭穿你,就是想看看这篇论文的造化,结果连我都没想到,它还真一路杀到最后的评奖了。你去省里答辩前,我给你的那些资料全部是我父亲收集的,不过,你小子也够争气的,认真看了书,居然答辩答得那么好,说明你和这篇论文也是有缘的。”
  
  刘青听了这番话,瞠目结舌:“主任,您……看现在……该怎么办?”
  
  徐主任哈哈大笑起来:“既然你上了这条船,下去就不那么容易了。虞姬的史料研究,我父亲写的那篇论文也只是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就靠你了,你就把那5万块钱奖金当作是研究虞姬的专项资金。”
  
  刘青用力地点点头:“请徐主任放心,我一定努力……可是主任,我还有一件事不太明白—您说那篇论文是您父亲写的,可那本手抄本上的署名却是—”
  
  徐主任笑眯眯地问:“朱有博是吧?”
  
  刘青好奇地问:“是啊,您父亲不是应该姓徐吗?”
  
  徐主任哈哈大笑起来:“小刘啊,看来你心还是挺细的,难得你能看出这一点。我父亲他是倒插门女婿,我是随我母亲姓的。”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