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谁给妻子来信

谁给妻子来信

时间:2016-01-13 作者:未详 点击:

  杨明镜和柳淑芳原是大学的同学,结婚后两人更是如胶似漆,恩爱有加,小日子过得甜甜美美的。但时间一长,往日那种激情,那股浪漫,便慢慢消失殆尽了。两人倒也没觉得怎么样,认为过日子就是如此。
  
  这日,杨明镜下班先回到家里,发现信箱里有一封信,一看,是妻子的,落款处写着:“本市内详”。杨明镜不禁笑了笑,眼下谁没手机?有事打个电话,既快捷又便当,谁还煞费心思去写什么信啊?继而又一想:既是写信,怎么又不落款呢?还来什么“内详”!
  
  杨明镜也没往深处去想,随手就把信放在了桌子上。
  
  过不多久,妻子回来了。杨明镜告诉她说:“阿芳,有你的信。”
  
  “我的信?”柳淑芳也感到奇怪,那意思好像在说:“谁给我写信啊?”
  
  她拿起信,先看了一眼信封,当着杨明镜的面把信打开。不料,她这一看,竟然神色大变,随即慢慢地移动身子,从丈夫身边走开,生怕丈夫看见似的。
  
  杨明镜纳闷了,阿芳今天怎么啦?他随口问道:“谁的信?”
  
  “是……是一个同事的。”柳淑芳回答时声音都有些打颤,显然是在掩饰着什么。
  
  要说杨明镜也是个高智商的人,妻子的失常,他一眼便看出来了。阿芳毕竟是当老师的人,连扯谎都不会。既然是同事,上班天天见面,有什么事不好谈,还用得着写信吗?但又一想:也许是同事之间闹了什么意见,不便当面明说,就用信来沟通吧?
  
  妻子把信一折,放进了她的坤包里,说:“我去做饭。”转身进了厨房。
  
  吃饭的时候,杨明镜故作轻松地说:“这年头很少有人写信了,有什么事,掏出手机一按就解决了,谁去找那个麻烦!”说罢,对着妻子笑了笑。
  
  妻子的脸绷得紧紧的,没作声,胡乱扒了几口饭就放下了筷子。看得出,她心里有事。什么事呢?杨明镜弄不清楚,猜测一定跟那封什么“内详”的信有关。
  
  晚饭后,夫妻俩按照惯例是坐在一起看一会儿“新闻联播”,然后各做各的事。可这天却不同了,妻子说她有点累,早早的就一个人先去睡了。
  
  杨明镜发现,这一晚,妻子睡得很不安稳。究竟是谁写的信,又是什么样的信,竟让妻子如此不安呢?
  
  过了几天,妻子又收到一封信,同样写着“本市内详”。杨明镜看笔迹,是同一个人写来的。妻子看信时有意识地离杨明镜远远的,看后照样把信往坤包里一塞,跟上次一样显得神色不安……
  
  杨明镜一颗心揪紧了,难道……杨明镜毕竟是男人,是丈夫,不能不从最可怕的方面去想。虽然他很不愿意去想,可又不得不往那方面想。
  
  一连几日,夫妻俩都在一种沉闷中生活,两人各怀心事,连说话都显得有些不自然了。
  
  一天晚上,刚吃过晚饭不久,妻子接到一个电话,杨明镜看得出来,妻子碍着他在旁边,说话都有些吞吞吐吐、哼哼哈哈的:“我是……嗯?好……好……”
  
  接完电话,她对杨明镜说:“我……有点事,出去一下。”也不等杨明镜回答,急匆匆就出门去了。
  
  杨明镜发起愣来。谁的电话?怎么一接电话就匆匆忙忙地走了?很明显是那个打电话的人把她叫出去的。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呢?是不是那个写什么“内详”的人呢?难道……是跟她秘密约会吗?对!跟着她,看看她去哪儿,跟什么人见面。他也知道,暗中跟踪妻子是不应该的,可是,鬼使神差,他还是跟着出去了。
  
  妻子穿越了几条街,走进了湖滨公园,杨明镜也跟着走了进去。果然有个男人在湖边迎接妻子,两人在石凳上坐下来,交谈着什么,看那样子还挺亲热的。
  
  杨明镜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就着路灯仔细辨认,心里不禁“啊”了一声。他看清了,那个男人叫田家华,也是他们大学的同学,在校时就曾疯狂地追求过柳淑芳,只是最后的胜利者是他杨明镜。难道他们旧情复燃?要不,晚上偷偷摸摸到公园来干什么呢?
  
  杨明镜的心都碎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妻子竟然瞒着他,夜晚跟她的老同学、老相识在公园幽会!
  
  杨明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他靠在沙发上,心里痛苦极了。等了很久,也不见妻子回来,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喂!你怎么不到床上去睡?这样会着凉的!”妻子的声音把他惊醒了。
  
  杨明镜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都快11点了。他明知故问道:“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
  
  “有点事。”妻子说。
  
  她没说去公园,更没说去会老相识、老同学,只是用“有点事”来搪塞。这只能说明她心里有鬼。如果是光明正大,为什么不敢明说呢?杨明镜思前想后,怎么都睡不着。而相反,妻子今天倒是睡得特别香。杨明镜心里恨恨的:会见了情人,心情格外舒畅吧?
  
  杨明镜突然有了个想法:趁妻子睡得正香,我不如偷偷看看那两封信,是白是黑,一切就能见个分晓。杨明镜就悄悄拎起妻子的坤包,出了房门,轻轻把门掩上,到了客厅,拧亮一盏小台灯,把那两封信掏出来逐一细看。这一看,整个人都傻掉了。
  
  信确实是那个田家华写的,但根本不是跟妻子“约会”的信,而是“揭发”他杨明镜的!
  
  淑芳,老同学:
  
  有件事我想了很久,一直很矛盾:要不要告诉你?这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相信。
  
  那是上个月的25号,我在市妇幼保健院看见我的老同学、你的丈夫杨明镜,搀扶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去做人工流产,我还看见他亲自在手术单上签字……我当时非常震惊,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人。可是很遗憾,对多年的老同学,我是不可能认错的。
  
  我真没想到,杨明镜竟会做出这种对不起你的事情来。这事实在难以启齿,我还是给你写信吧……
  
  杨明镜当然知道,老同学并没有造他的谣,信中所说全是真的,不过是另外一码事,田家华误会了他。上个月25号,他在上班路上,遇到公司同事李平的爱人小玫,她弯着腰靠在一棵树上,一副痛苦状。杨明镜忙问:“小玫,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小玫吃力地说:“我……肚子好痛……”“那……快去看医生!我送你去!”病情紧急,杨明镜想也没想,赶紧叫了一辆的士,把小玫送到了市妇幼保健院。不料一检查,说是触动了胎气,必须马上引产,否则会有生命危险。不巧的是,小玫的丈夫偏偏又在外省出差。杨明镜急坏了,立即给李平打了个电话,李平一听更是着急,说他马上赶回来,在他到达之前,请杨明镜照顾他的妻子,一定要马上做的话,请杨明镜代他办好手续。就这样,杨明镜在手术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这本来是在做好事,没想到竟被他的老同学看到了,误会了,并且一封信告到了妻子那里,难怪当时妻子看了信会脸色大变。
  
  杨明镜又取出第二封信,见上面是这样写的:
  
  淑芳,老同学:
  
  真是佩服你!你竟然说相信你的丈夫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可你别忘了“十个男人九个花”这句话。你说要当面向我解释,那好,约个时间,我当面聆听你的高见,我也把当时看到的情况详细告诉你。
  
  到时给你打电话……
  
  看完信,杨明镜长长地“啊”了一声。一切都清楚了,事情的起因是他送同事的妻子去做人流,被老同学田家华看见,产生误会,一封信告到了妻子那里。可妻子坚信自己的丈夫,要当面向他解释,于是便有了晚上那个电话,以及公园里的见面。
  
  想到这里,杨明镜深深地感到内疚。面对这种最敏感的事情,妻子不但没有大发雷霆,甚至没有向他提出质疑,只是在内心默默地承受着,始终如一地坚信他的人品,并且还当面向老同学作解释,以挽回丈夫的声誉。而自己呢?竟然怀疑妻子有外遇!
  
  他把信放回坤包里,回到房里,见妻子仍在熟睡,便靠在床头上,爱怜地轻轻抚摩着她的手臂,心潮翻腾,丝毫没有睡意。对!过去都是妻子侍候我,今天,也让我侍候妻子一次,给妻子做一顿丰盛的早餐,让她起床后啥事也别做,吃了饭就轻轻松松地去学校,也算是弥补我这一次过失吧!想着,便悄悄地下了床,走进厨房……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