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结婚三月

结婚三月

时间:2016-01-10 作者:未详 点击:

  一、四妹来了
  
  二根今年三十好几了,却还是光棍一条,家中就瞎眼娘和他过日子。他长得又黑又瘦,一张皱巴巴的脸,满头过早花白的头发,看上去像是快近五十的人。瞎眼娘托人说了几起媒,但女方一见到二根,二话没说,扭头就走。说起二根,村里人纷纷摇头叹息:“瞧他个丑相,这辈子想娶女人,难啊!”
  
  别看二根长得歪瓜裂枣的,他却从父亲手中学到一门好手艺——这就是做豆腐。他做的豆腐,方方正正,又白又嫩,无论你水煮、油炸、凉拌、下火锅,都是细嫩滑爽,口感极好。
  
  他所在的村子离集镇只有三里多路,逢三六九的墟日,二根下半夜就起床磨豆、滤渣、煮浆、点卤水、压板,一系列程序完成后,一大早他就挑着豆腐去卖。
  
  三月初三,二根正在集镇卖豆腐,突然,不远处一人大声叫嚷:“二老板!”二根开始以为喊别人,也没理会,待来人走近,才发觉是村里在外打工的鲁大刚。
  
  闲聊几句后,鲁大刚笑眯眯地指着身后的一个女子说:“你老娘托我替你在外头找老婆,这女人怎样?想不想讨她做老婆?”
  
  有这样的美事,二根心中不由一阵惊喜,忙定睛打量:这女人身材匀称,体态丰满,面容还算俊俏。这女人也羞涩地用撩人的目光瞟向二根。二根心里如春风拂过,满面笑容地点了点头。
  
  鲁大刚又指着身旁一中年男子说:“这是她哥哥。我返乡在火车上遇见这兄妹俩,说是家中急需用钱,想替妹妹找个合适人家,于是,我就想到了你。”
  
  这中年男子有些无奈地自我介绍道:“我俩是四川锦阳人。妹妹叫王四妹,今年二十三岁。因家里父亲长年患病,弟弟今年又参加高考,急等着用钱,就想寻一个家境好有活钱进的人家。”
  
  一个要补锅,一个锅要补,这桩婚事很快就成了。
  
  二根从镇信用社取出存款,同鲁大刚一起,领着兄妹俩回到家中。吃过中饭,四妹哥接过二根递过来的八千块钱,数完后叮嘱了四妹几句,说要赶回去照看父亲,急匆匆地走了。
  
  离开时,鲁大刚拍拍二根的肩膀,挤眉弄眼地嘻嘻一笑:“现在你付了钱,这女人就是你的啦。老牛吃嫩草,今晚可不要客气喽!”
  
  二根脸涨得通红,瞥眼身旁低着头有些腼腆的四妹,咧开大嘴只会憨笑,不知如何回话。
  
  鲁大刚走后,二根轻声对四妹说:“我俩明天去镇上登记,好吗?”
  
  四妹羞红着脸,抚弄着衣角,答道:“我随你。”
  
  “登记后,选个喜庆的日子,办酒席请亲戚,邀乡邻过来热闹热闹。”
  
  四妹可不同意这么大操大办,她抬起头,扑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说:“办酒席要花去很多钱,我们农村挣钱不容易,还是积攒些钱往后好好过日子吧!”
  
  二根见四妹这么精打细算,像个居家过日子的样子,心里更像喝了蜜一样甜。
  
  晚上睡觉时,四妹铺开被子脱完衣服躺下后,见二根正搬来被褥在床前的竹床上开铺,她不禁纳闷,忍不住小声问道:“你这是……”
  
  二根嘿嘿笑道:“我俩还没登记,等明天办完了手续,就天天和你睡一床,好吗?”
  
  四妹小声地不知嘟囔了句什么,就侧过身去……
  
  二、四妹病了
  
  第二天,二根和四妹到镇政府办完了结婚手续。在集市上,二根要替四妹买几身时髦的衣服,四妹说不用。二根过意不去,坚持要买。四妹见二根执意要买,就说:“你的心意我领了,不如你把钱给我,我什么时候需要再买,免得一口气添置这么多衣服,放在家里生霉让虫子咬。”二根想想也实在,就把添置结婚衣服的六百块钱给了四妹,两人只是到商店买了些糕点糖果,准备散发给亲戚乡邻。
  
  吃过晚饭,洗完澡,两人在房里看电视。二根紧紧地挨着四妹,闻着她头发上淡淡的芬香,一种冲动的欲望不觉萌生。他微笑着正要催促四妹上床睡觉时,突然,四妹打了个寒噤,随即觉得头痛、发冷、流清涕、人软绵绵的没一点儿精神。二根伸出手来摸她的额头,哎呀,滚烫的。他忙问:“你人不舒服?”
  
  四妹愁眉苦脸地“嗯”了一声。她自己也感到奇怪,怎么刚到二根家就生病?二根娘用手摸着过来,自言自语道:“莫不是刚才洗澡贪了凉,加上水土不服,人就染上了风寒?”说完,教给儿子一剂农村治病的土方——用黄豆煎紫苏水来驱寒散热。
  
  二根赶紧寻来几枝干紫苏梗,抓了一把磨豆腐的黄豆,煎了一会,让四妹趁热喝下。四妹喝完紫苏汤,过了一会,不仅不见效,人似乎烧得更厉害了,脸颊热得通红,手掌心也是汗津津的。二根慌了神,急得团团转,心想,人家大老远来到我这里,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如何向她娘家交待?想到此,他心急如焚。村里没有个体医生,正要出门到集镇去请医生,不巧外头下起了倾盆大雨,豆大的雨珠打得瓦片“哗哗”作响。
  
  四妹睁开烧得迷迷糊糊的眼皮,诧异地问道:“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
  
  二根答道:“我去请医生。”
  
  “外头好像在下大雨哩,明天再去吧。”
  
  二根取出雨伞,体恤道:“你病成这样,不能再拖了!”说完,交待了娘几句话,就毫不犹豫地一头冲进了暴雨中。
  
  到午夜时分,二根才请来医生。此时,他下半身已经湿透,裤腿上也溅满了泥巴。医生进屋后放下出诊箱,取出体温表量体温时,三分抱怨七分感叹地说:“深更半夜又是风又是雨的,往返六七里路,要不是他下跪求我,我真不愿来。咳,男人膝下有黄金,再不出诊,我过意不去啊!”
  
  二根尴尬地笑笑,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也是一时急的,生怕医生不愿来。”
  
  四妹望着眼前一脸疲惫的丈夫,心中觉得有一股暖流在奔涌。此刻,她不知说什么好,只是一个劲地叹着:“你呀!你呀!”
  
  医生诊断四妹是患了重感冒,打了一针,服了一次药,不一会,四妹就感觉好多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