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良心不可污染

良心不可污染

时间:2016-01-23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地处东南沿海的唐兴县城关镇是个江南名镇,台湾商人赵琳,看中这里优越的投资环境,出资2000万美元,在开发区兴建了万里橡胶厂,生产各种车用轮胎。投产后由于品质优良,价格便宜,很快进入国内不少市场,第一年就获利300万美元。考虑到西部大开发的良好机遇,她打算在四川建立一个分厂,专门生产各种工程车轮胎,把万里厂的业务委托给她的堂兄赵永元打理,任命他为厂长,自任万里橡胶集团董事长,随后便到四川考察去了。
  
  来自四川南充的青年杨立强在万里橡胶厂打工一年多了,干的是炼胶的重活。他热心钻研技术,不怕苦不怕累,深得厂方和同事的赞许,收入也比别人高出一头,月薪已达1500多元。他想在这里施展才华是有奔头的,年初他又特地介绍他的姐姐、姐夫、妹妹、妹夫到万里厂打工,从此五个亲人同厂劳动,过得也是亲和快活。双休日因产品急销,厂里连续加班二天二夜,杨立强是技术骨干,中间没有休息,待到48小时坚持下来,全身已是散了架一样。他到浴室冲凉,想让自己清醒清醒,哪知冷水冲了热汗,他受了凉,发起了高烧,躺在床上像火烫似的难受。姐姐代玉、妹妹碧玉等人赶忙来看,听他一说以为得了重感冒,先是让他服感冒药,服下后高烧不退反而加重,姐妹慌了神,只好向厂里请假到医院去医治。经过医师一番检查诊断,又是挂吊针吃药丸,一天过去仍高烧不退,白血球指标居高不下,到了这时家属和医师都感到有些意外。医师们面对这疑难之症毫无办法,只好请省城名医前来会诊,经确诊杨立强得的是慢性骨髓性白血病。家属听到白血病三个字,当时就目瞪口呆,因为这种病就是血癌,是人类的致命杀手!面对立强患了绝症的残酷现实,全家人悲痛万分,代玉和碧玉更是心如刀绞,抱头痛哭。哭了一会,姐妹俩想想光哭也没有用,就到值班室请教医师。医师告诉她们这种病目前虽无特效的药物可治,但已经有一种治疗的好办法,那就是移植骨髓能为患者治疗,但必须有相配的骨髓才行。代玉和碧玉问我们是同胞骨肉,可否相配?医师说这要经过仔细的化验才会知道。姐妹俩听到还有一线希望,就异口同声地说:那好办,就先抽我们的血化验,为了兄弟的性命,我们什么也舍得。不久,化验结果出来了,代玉和碧玉都能配对,只是代玉已有孕在身,相比之下碧玉虽已结婚但尚未怀孕,是最佳的移植对象。碧玉听了心里很是高兴,当即表示愿为哥哥贡献骨髓。因为此事关联两个家庭,姐妹俩决定与自己的男人一起商量。商谈中姐夫刘有义考虑到妹夫王相富新婚等实际情况,主动提出若碧玉献出骨髓,立强的医疗费用由他家为主承担,并在近期让碧玉停工保养身体,增加营养,由代玉专门细加照顾。王相富听了这样周到的安排,却并不答应,说碧玉抽了骨髓对身体一定会有不小的影响,甚至要影响她今后的生育,若王家因此无后,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他还须好好想想。王相富这个人年龄虽比刘有义小,但头脑灵活,他说给立强治病,难道我们就只能在家属中考虑?杨立强是因加班劳累过度而得病的,而且炼胶车间整天迷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这气味是不是有毒?若是立强的病是因有毒气体而引发的,那么厂方就应负担全部责任。台湾老板有的是钱,只要他们出钱,还怕买不到骨髓?他的一番高论,让一件本来可以办好的事情搁了浅,姐妹之间、连襟之间总比不上夫妻之亲,碧玉也有些动摇。不过她还是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救哥哥的命是最要紧的,姐姐,姐夫请你们缓一缓,让相富马上到医师那里去问一问,哥哥的病与炼胶的工种有没有直接关系,若有我们可另想办法,至少我们会得到一大笔钱。既然妹妹、妹夫都这样说,代玉和有义只好表示同意。
  
  二
  
  相富首先走访县环保局,他向专家提出咨询,说万里橡胶厂炼胶车间炼胶时有刺鼻的气味,长期在这种环境中工作,会不会对工人的身体健康产生影响甚至造成严重的损害?环保专家说,万里橡胶厂是个台资企业,办厂时已做好环保工作,一切都已达标,炼胶时产生少量的有害气体对工人健康没有什么影响,而且炼胶车间规定工人一天上班6小时,目的就是为了减轻污染,增加体力保护。相富听了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从专家口中找到二个疑点,一是刺鼻的气味,二是厂方违反一天上班6小时的规定又怎么办?专家说,有害气体属于苯的化合物,厂方违反规定,让工人超时加班会造成有害物质在体内的积累,显然是不可以的。相富听到这里心里就有了底,他想小舅子杨立强的病已经可以同“苯中毒”挂钩了,他一次加班时间长达48小时,超过规定7倍,这已足够追究厂方的责任。他马上把立强的情况向专家作了介绍,专家一听是白血病也十分重视,他说杨立强是不是苯中毒他不好随便说,叫他去主治医师处问个明白。王相富马不停蹄地赶到医院血液科,问了医师,医师说发生白血病的原因很复杂,但超时加班,劳累过度,加上苯在体内积累,对杨立强的发病至少是个诱发因素,厂方应承担一定的责任,至于责任大小要医疗委员会鉴定后方可决断。王相富听了这些,觉得只要有“诱发”二字已足够厂方兜着走了。他谢过医师匆匆赶回家中,马上把情况与姐姐姐夫和妻子说明,他要去找赵厂长算账要钱。刘有义说,你现在得到的信息仅仅是一面之词,立强的病与炼胶有多少关系,关键要医疗委员会鉴定才行,我与你马上去找赵厂长,从关心工人出发,要他注意此事,并对立强的医疗费用提出合理的要求。相富说你的心太善,人善被人欺,我要赵厂长先给我们十万块钱作底才行。有义说你不要开口就是钱,我看还是由我马上写报告给医鉴会和厂里,要求马上组织专家鉴定才是上策。相富听了很不高兴,说现在立强的病火烧眉毛,你还按部就班,我看还是先由我去和赵厂长交涉,我想台湾老板一定会先拿出个十万、廿万的,他们有的是钱,说着就自顾自走了。
  
  在厂办赵厂长认真的听取了王相富的申述,听到杨立强的白血病与炼胶超时加班有诱发因素,他也很重视,他明确表态二条,一是先由厂方垫付医疗费3万元,亲属作好移植骨髓的准备,及时治疗,力争立强早日康复;二是向医鉴会送上书面报告,要求有关专家就“诱发”之事作出正式结论,以利分清双方责任和改进工作。他还说杨立强的病如果是由工作引起,不管要花十万、二十万,厂方也应该承担。相富觉得一时拿不到十万、廿万现金大大的没劲了,只好告辞回家。
  
  三
  
  医师从有利杨立强治病出发,要求碧玉马上住入医院,为抽取骨髓作相应的准备。碧玉同意入院,相富却板下脸来,阻止妻子前往。碧玉说相富你这是为什么?相富说,你真糊涂,甘心用自己的命去换你哥哥的命。你哥哥的病厂方是有责任的,他们应该出钱去买骨髓来医立强的病;再说你姐姐也是与他配对,她不抽骨髓,你姐夫说过钱愿意多出些,他们不拿出个10万、8万我们不是太蚀本了?我看不必着急,抽了骨髓若是影响我们王家传宗接代那可怎么办?碧玉被丈夫一说又乱了方寸,对丈夫说钞票虽然要讲,但总还是救命要紧,我们马上去和姐姐、姐夫说个明白。相富说,讲钞票的事,对你姐姐、姐夫一定要说得明明白白,不可含糊,这可不是个小数!
  
  相富以医疗鉴定尚未作出,未从厂方拿到大笔赔偿金为由,不同意碧玉马上住院去抽骨髓。有义、代玉听后深感意外,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加上妹妹碧玉历来缺少主见,常常被相富牵着鼻子走,但还是苦苦相求,希望看在同胞骨肉分上,尽快让碧玉住院作好准备。并明确表态,若鉴定报告出来后有利立强,厂方能赔偿的损失全部补偿给相富和碧玉,他们也不改以前的承诺,乐意口中节食,苦苦打工,省下钱来补偿给弟妹。话说到这个分上,相富还是不肯点头,拉起碧玉就走。有义看到这副情景,眼泪夺眶而出,对相富说:骨髓配对是很难的,碧玉不答应,就是要立强的命。你开个价吧,到底要多少钱?相富说,骨髓很宝贵,既然是家里人,我也不多说,你们给个8万吧。代玉说你真狠心,开出了天价,我们夫妻一年辛辛苦苦不吃不用也只有二、三万块钱,你要为立强、为我们想想。相富说这件事我早就想过了,现在是市场经济,既然你们认为太多,因为我们亲戚一场,那就卖个人情,你们出6万吧。刘有义见王相富死死钻在铜钱眼里不放,就说:那好,我马上写一张欠条给你,欠你6万元,限二年内还清,这样总可以了吧?相富说:欠条我不要,我要现钱,没有现钱一切免谈。说着拉着碧玉出门。面对无情无义的王相富,代玉只能把眼泪往肚里吞,她对丈夫说,有义,求人不如求己,还是我去医院,先打掉腹中的胎儿,再抽我的骨髓,我们绝不能对立强见死不救,不要说我们是同胞骨肉,就是别人用得着我们,我们也应该舍己救人。有义说,你说得对,我们准备一下马上去住院。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