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离婚典礼

离婚典礼

时间:2016-01-19 作者:未详 点击:

  成坎将水杯狠狠摔在地上,对妻敏子吼:“我就纳闷了,感情都没有了,你还要死缠恶缠地跟着我!”成坎说完,狠狠地摔门而去。敏子想着如满地碎玻璃片一样的婚姻,泪水潸然而下。两人本是患难夫妻,经过同甘共苦的打拼,如今房子、车子都有了,感情却没有了。
  
  敏子正抹着眼泪,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敏子开门一看,进来的是远房表哥玉成。表哥望着敏子沮丧的表情,红红的眼圈,叹了一口气说:“强扭的瓜不甜,他既然铁了心要离,何必强求呢,何必死心眼吊死在一棵树上,想照顾你的人多着呢,比如……”看到表哥深情的目光,敏子的脸“腾”地一下红了。敏子的表哥当年曾苦追她不成,至今依然单身的他对敏子仍然一往情深呢,莫不是表哥有意登门想再续前缘?敏子想到这,正了脸色对表哥说:“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成坎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才要和我离婚的,我们的感情还没破裂,我还想挽救!”表哥也正色问:“你是赌气,还是真心想这么做?”敏子认真地点头:“是真心的。”表哥听后笑了:“看来我今生今世只有成人之美的机会了,没办法,谁让你是我的表妹呢。”敏子闻听眼睛一亮,急问:“你有什么锦囊妙计能挽救我的婚姻?”表哥故作高深地说:“天机不可泄露,到时你听我的,咱们只需这么这么办……”
  
  再说成坎在家窝了一肚子气,本想到情人小惠处寻些安慰,没承想小惠一见到他,就劈头问什么时候和敏子离婚。成坎一边打着哈哈,一边伸手要搂小惠,却被小惠坚决推开了,并正告成坎一日不离婚,一日就别再近她的身子。两头受气的成坎暗下决心:当断不断,自取其乱,是该和敏子有个了结了。
  
  成坎回家后,正要加大逼迫离婚的力度,刚说出离婚二字,没承想敏子竟痛快地答应了。一时不知所措的成坎,急忙问敏子有什么离婚条件,敏子伤感地说:“夫妻不成情义在,好聚好散吧,我只想举行个简单的离婚典礼,以纪念我们曾经有过的那份感情,做不成夫妻还可以做朋友嘛。”成坎急于离婚,也没细想就答应了。
  
  成坎又去见小惠,这回底气足了许多。当小惠又提起离婚的事时,成坎拍着胸脯保证,这回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他怕小惠不信,还安排小惠到时偷偷去看他们即将举行的离婚典礼,乐得小惠当时就扑进了成坎的怀里。
  
  离婚毕竟不同于结婚,双方的父母还是敏子和成坎各自做工作之后才请来的,亲朋好友来得更是三三两两,勉强凑了两桌客人。成坎先将小惠偷偷安排到举行离婚典礼大厅旁的暗室里,然后自己就朝大厅走去。没想到在门口碰到了西装革履的敏子表哥玉成,成坎知道当年玉成追求过敏子,于是冷着脸说:“我们离婚,你来跟着凑什么热闹,是落井下石还是另有所图?”玉成并不和成坎计较,冷静地说:“我是敏子请来为你们主持离婚典礼的。”成坎反唇相讥:“你有什么资格来主持?”玉成也不答话,从兜里掏出一本证递给成坎,成坎接过一看,竟是权威部门发放的“婚姻家庭指导师”资格证。成坎又一想,反正是走走过场,心里虽然别扭,嘴上却默认了这个主持人。
  
  成坎匆匆走进大厅,看到脸若冰霜的父母和怒目而视的岳父岳母,心下就是一颤。自己是向父母撒谎,说请他们来看自己和敏子和好的,一会儿事情穿帮了,还不知道父母怎么收拾自己呢。成坎的心还没平静下来,就看到了从另一个门里款款进来的敏子。蓦地,他又有一丝心酸涌上了心头,敏子竟然穿了当年他们结婚时亲手缝制的婚纱。那时双方家里都穷,为了省钱,敏子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一针一线赶制了婚纱。她熬红了双眼,手指也被针扎得鲜血淋漓,当年通宵达旦陪伴敏子的成坎心疼得把敏子的手指含进嘴里轻轻吮……
  
  成坎正在心里埋怨敏子小题大做时,这边主持人玉成突然高喊:“成坎和敏子的离婚典礼现在开始!”就这一嗓子,犹如晴空霹雳,震得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
  
  首先回过神来的是成坎的老父。老人家拍案而起,怒指成坎吼道:“小兔崽子,你不是请我和你妈来见证你和敏子和好的吗?怎么变成了离婚典礼?你小子搞了什么鬼名堂,我看你是有两个臭钱烧昏了头脑,你说为什么?”成坎犹犹豫豫的不好解释,玉成接着高声宣布:“典礼第一项:请双方当事人陈述离婚理由!”成坎被老父咆哮得不知从何说起,敏子却扬起头来,泪水盈盈地说:“我离婚是因为我爱他,爱他就应成全他,我,没啥理由……”敏子嘤嘤啜泣,说不下去了。在场的人们把责备的目光投向了成坎,成坎不由得低下了头。在玉成的多次催问下,才声似蚊蚋地说:“我的理由是、是感情不和,没、没有共同语言……”成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父亲打断了:“小兔崽子,你要当陈世美啊,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媳妇你不要!你敢不要敏子,我就、就和你断绝父子关系!”成坎父亲气得浑身颤抖,正要拂袖而去,敏子的母亲伸手把亲家拽回座位后,缓缓地说:“捆绑不成夫妻,你别急出病来。今天咱们就要通过离婚典礼这个形式,看看他俩到底有没有感情,然后再作定论。”
  
  眼看离婚典礼成了声讨自己的批判会,成坎如坐针毡,低声哀求玉成:“我的好兄弟,走过场的事,你就别太认真了,求你快点吧。”玉成理都没理他,接着宣布:“典礼第二项:退还双方当年定情信物!”成坎闻听此言,顿时懵了,都结婚十多年了,当初的定情信物早被扔到爪哇国去了,甚至都忘了送的是什么。成坎浑身上下胡乱摸着,却掏不出什么东西,尴尬极了。倒是敏子小心翼翼地从内衣兜里掏出个土里土气的手绢包,递给成坎。成坎愣了一下,接过来打开一看,眼睛马上就直了:手绢里包的竟是自己当年亲手用苇草和相思豆串缀成的手链,苇草已经枯黄,相思豆依然鲜艳如初。成坎耳边仿佛又响起了自己当年向敏子求爱时的铮铮誓言:我要用这草编手链拴你一生一世不分离。抚今追昔,成坎深深地向敏子低下了头:“敏子,我对不起你,我不是人!”悔恨的泪水洒到了草编的手链上。
  
  玉成看火候差不多了,高声宣布:“典礼第三项:交出结婚证书,互致今后祝福!”成坎闻听此言浑身一颤,木呆呆的。泪流满面的敏子抖着手,掏出大红的结婚证书放到桌子上。玉成刚要伸手去拿,却被从大厅旁边暗室里一阵风似的冲出来的小惠伸手抢了过来。小惠的突然出现,把大厅搅成了一锅粥,有人喊:“你也太心急了吧,这边还没了结你就登场了!”有人叫:“真不要脸,把她轰下去!”小惠对众人的喊叫置若罔闻,更不理会成坎不断示意她下去的眼色,径直走到敏子面前,将结婚证书重新塞回敏子的手里,给敏子深深地鞠了一躬,眼含热泪说:“对不起,刚才我目睹了整个离婚典礼的过程,你真挚深沉的爱深深地打动了我。请你原谅我吧,我决定退出,永远不当第三者!”小惠在成坎目瞪口呆中洒泪而去。
  
  醒过神来的成坎眼含热泪,向玉成深鞠一躬,说:“谢谢你,是你主持的离婚典礼,使我重温了和敏子美好的感情,拯救了我们险些破裂的婚姻!”玉成趁热打铁,高声喊道:“各位亲友、各位来宾,我现在郑重宣布,离婚典礼最后一项:请大家入席,让我们举杯同贺成坎和敏子的婚姻新生!”话音未落,全场响起一片如潮的掌声。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