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桃花运

桃花运

时间:2013-09-03 作者:未详 点击:

  南山坳村有个老光棍叫李广田,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有女人喜欢过他。可是突然之间,他却走起了桃花运,几个女人争着抢着要跟他去登记结婚。到底怎么回事,这还得从去年说起……
  
  是好还是坏
  
  南山坳村地处偏僻,外面很少有人进来。去年开春的时候,来了两个山西人,说是来替小煤窑招收矿工的。他们的条件很诱人:管吃管住,每月还有一千元的工资。南山坳穷啊,有不少人都动了心。可动心归动心,谁都知道下窑采煤不是闹着玩的。电视上经常有大小矿难的消息,看那些遇难矿工的家属呼天抢地的模样,真让人心酸啊。做矿工,虽说挣钱不少,可好死不如赖活着,没穷到极点,谁敢去冒险呀?
  
  结果,山西人在村里呆了两天,只有二贵一个人跟着他们走了。
  
  二贵是和老婆枣花闹了矛盾,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的。两人自打结婚后,就小吵一四七,大吵三六九,几乎没有消停过。吵架的原因,无非就是枣花嫌二贵窝囊,没本事抓钱。这次吵架,枣花只图一时痛快,对二贵极尽挖苦之能事。二贵伤心之下,正赶上山西人来招工,也就不跟枣花言语,跟上山西人走了。
  
  枣花好不后悔,可找又找不回来,只能天天为二贵担心。不过,当枣花一个月后收到从山西寄来的六百元钱时,她后悔的心就淡了,还学会了开导自己:天下矿工那么多,绝大多数活得好好的,倒霉事不一定就会摊在二贵的身上。
  
  村里人看枣花用二贵卖命赚来的钱吃香的喝辣的,背后都说:等着吧,等二贵出了事,她自己当了寡妇,就知道后悔了。
  
  可不是,那年年底二贵就出事了,一个山西人拿着两个盒子回了南山坳,其中一个盒子装的就是二贵的骨灰。抱着丈夫的骨灰盒,枣花号啕大哭,哭得是肝肠寸断,哭得大家都忘了当初是她把丈夫逼走的,跟着她一起掉眼泪。可当山西人打开另一个盒子,亮出盒子里的二十万时,大家都看呆了:天啊,二十万,乡下人几世几辈也花不完呀!
  
  枣花的哭声不知不觉地小了。
  
  枣花因祸得福,成了南山坳的首富。不久,她就到城里买了楼,做了城里人。随后,又嫁给了一个小学教师。柱子在县城打工,回村就说他亲眼看到枣花跟她老公手挽手在大马路上散步,那模样,要多幸福有多幸福。村里人听了,又是嫉妒又是气愤:二贵死得真是亏呀,全便宜了这娘们。
  
  二贵走了,村里又出了个“名人”,他就是老光棍李广田。
  
  李广田今年五十了,可看上去就像是个六十多岁的小老头。他讨不上媳妇的原因,一个是穷,另一个是丑。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李广田这一辈子算是完了,到死也是光棍一条。可万万没想到,李广田的桃花运说来就来了。
  
  前些日子,也就是寡妇枣花迁到城里不久,又有一个操着山西口音的人来到南山坳,还是招矿工。不消说,村里人给他的又是冷脸,何况前面有了二贵的例子,就更没有人愿意拿命去换钱了,除非这个人是活腻歪了。
  
  可李广田就是活腻歪了。
  
  这次,山西人来招矿工,李广田就动了心:反正自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当矿工,不愁吃不愁喝,死了拉倒,也算是脱离苦海了,如果不死,还能挣点钱,回来后说不定还能娶个女人呢。就这样,李广田报了名,准备去山西挖煤了。
  
  是悲还是喜
  
  很快,南山坳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村长第一个来找他:“广田,听说你要到山西挖煤?你可要仔细想想,那营生可危险呢。”
  
  广田满不在乎:“可那营生赚钱呢,俺想挣点钱。”
  
  村长依旧严肃地地点点头:“出去闯一闯也好,好男儿志在四方嘛。其实,在井下自己当心一点,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出事的。”这时,村长眼里突然掉出了一滴泪,沉痛地说:“可是广田呀,我为你感到亏呀。”
  
  广田从没看到过村长掉泪,那可是比鳄鱼的眼泪都要稀奇呢。他慌忙站起来,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搁。
  
  村长很动感情:“广田,我是可怜你,你活了都要半辈子了,连女人的滋味都没尝过,要是现在万一出个什么事,连个……连个……广田,你别怪我说的难听,到时候连个给你烧纸的人都没有哩。你活着的时候是光棍一条,死了也是孤魂野鬼呀。”村长眼睛红红的,“广田,这事想起来我就为你害愁呀。没帮你成个家,是我这个村长失职呀。”
  
  李广田感激涕零:“村长,不怪你,怪我自己没本事。”
  
  村长伸出黄黄的巴掌,抹了一把眼泪,然后往下一劈,果断地说:“不行,我想过了,一定在你临走前帮你成个家,让你放心地出去闯。”
  
  李广田又惊又喜,要是真能成个家,让他给村长跪下也行呀。
  
  村长看出了他的激动,微微一笑,说:“广田,其实,我心里现在有个人选,你看合不合适。”
  
  没等村长说出来是谁,李广田就赔着笑表态说:“合适合适,只要人家愿意就行。”
  
  村长又笑了,摇摇头:“那你也不能不挑不捡呀。广田,你看我那侄女小娟怎么样?”
  
  “谁?小、小、小……小娟?”李广田惊得几乎要跳起来,“村长,你别开玩笑,小娟比我小好几十岁啊。”
  
  村长却根本不像是开玩笑:“广田,你说,你愿不愿意吧?”
  
  李广田脑门子上的汗都下来了,他摸不透村长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个劲地摇头,语无伦次:“我不敢……不合适……小娟不会愿意的……”
  
  村长哈哈大笑:“广田,你别说,小娟那丫头还真愿意,她说,她一直偷偷喜欢你呢。只要你点个头,明天就去给你们登记结婚。你愿意吗?”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