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老爷子醉酒

老爷子醉酒

时间:2015-12-25 作者:未详 点击:

  梨花村包二爷年纪五十刚出头,因为辈分大,好多长着大把胡子的老头还要称他二叔、二爷。年轻人更不用说了,称他老爷爷、老老爷爷的都有,喊起来很不顺口。
  
  包二爷的儿子在深圳开公司,为改建村小学一次捐了10万元。李校长登门拜谢,一句一个“老爷子”。大家觉得这称呼既新鲜又简洁,男女老少就都称他为“老爷子”了。
  
  老爷子好喝酒,喝醉了到街上骂人是常事,不指名道姓,懂事的人一听就知道,他是骂村主任二歪,无非是占大伙的便宜、办事不公、爬寡妇家的墙头等。二歪气得鼻子歪、眼更歪:“哼!倚老卖老,尽是胡说八道,再要胡说,送你进派出所关起来!”等包二爷醒过酒来,有人问他:“老爷子,你刚才骂的谁?”他笑了笑:“没骂谁,喝多了点,以后少喝。”晚上二奶说他:“你一次二次骂人家二歪,不怕他报复你!”包二爷说:“他能杀我还是能剐我?你听过大戏赵匡胤哭兄不?赵匡胤喝醉酒杀了他生死患难的把兄弟芦定恩,你认为他是真醉?呸!为了他的江山,装的!这酒能败事,也能成事!”
  
  不久乡里修环乡公路,经过梨花村,全村人乐得拍巴掌。今后梨子丰收,再不愁运不出去了,老爷子的儿子回家,也不用喊人从泥沟里推他的小轿车了。乡里要求各村选一名监理,负责监督这一段的工程质量,梨花村村民异口同声提名老爷子。二歪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他喝多了酒,把筑路队骂跑了还修个屁!”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只要保质保量,老爷子为啥骂跑人家?”“如果干的是豆腐渣工程,骂跑活该!”二歪见大势所趋,对老爷子说:“这是得罪人的差事,吃自己的不管穿,白尽义务,老爷子愿意干不?”老爷子说:“这差事我干最合适,干不好让老少爷们骂我!如果真有报酬,我还不干呢!”
  
  开工第一天晚上10点多钟,筑路队刘队长敲开了老爷子家的门。他带了一箱凤鸣塔酒,怀揣一个纸包,对老爷子恭维了一番说:“工程的事,您老人家多关照。村里没有报酬,大热的天,您老人家也不能白干,我这里发给您一个技术员的工资,先给您老人家几百块钱,工程完了再一次付清!”老爷子气得把桌子一拍:“你这是上门骂人!你看我是那号人吗?你是农民,我也是农民,建设新农村是咱自己的事。你保质保量把路修好,对上对下都好交代,搞这些歪门邪道就是想偷工减料!你把东西带走,不然别说我出口伤人。”刘队长死缠硬磨,说啥也要把酒放下,老爷子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塞在他口袋里,说了句“酒我买下了”,他才悻悻离去。
  
  老爷子一天到晚在工地上转,紧紧把住质量关。工人们一点也不敢马虎,每斗料用多少石子、多少沙子,电脑自动控制,只有三袋子水泥是工人配料,老爷子不断清查水泥袋,少一袋他也会知道。六月天气,挥汗如雨,老爷子回家冲了个凉水澡,来工地数了数水泥袋,正好差两个。老爷子追问队长,队长追问工人,有一个工人笑着说:“这两袋水泥压在雨布下,老爷子真有眼力!”老爷子把眼一瞪:“想打我的马虎眼,混账!”
  
  该吃饭了,刘队长为老爷子在路边小餐馆安排了两菜一汤,留他在这里吃饭。他掏出了两张10元大钞先结了账才坐下吃饭,说:“吃人家的嘴软,想封住我的口,没门!”
  
  工程进行得非常顺利,他负责的这段只差二百多米就完工了。刘队长向他反映:海螺牌水泥用完了,现有的济宁产水泥乡政府张助理员不让用,海螺牌水泥目前没货,只好停工待料。济宁产水泥积压在那里,雨季一过,对筑路队是笔很大的损失。老爷子问:“为什么不让用济宁产水泥?”刘队长说:“按合同上要求……只是因为……”刘队长吞吞吐吐,似乎有难言之隐。老爷子把腿一拍:“竹筒倒豆子,全说出来,有啥大不了的事!”……
  
  第二天中午,老爷子破例在小餐馆喝了一瓶凤鸣塔,吃罢饭在小床上倒头呼呼大睡。刘队长把济宁产水泥迅速运往工地,拌料的拌料,铺路的铺路,干得热火朝天。村主任二歪从小餐馆到工地转了一圈,正好看见了,心想:好啊老爷子!你喝筑路队的酒,吃筑路队的饭,吃饱喝足睡大觉,让筑路队用劣质水泥,你到底得了多少好处?今天我要给你点颜色看看!他先找刘队长,向刘队长要好处,刘队长不理这个茬。他忙向乡政府张助理打了个电话,这段路刚刚铺完,张助理骑摩托赶到了。他看到二歪反映情况属实,立刻火冒三丈,让二歪把老爷子喊醒,问他用济宁产水泥是谁批准的?老爷子指着刘队长骂道:“你们这些混账东西,趁我喝点酒,竟敢干出这事,农民修条路容易吗?都像你们这样,千方百计挖公家的墙脚,社会主义新农村啥时能建成!”刘队长吞吞吐吐地说:“这是经你老人家同意过的。”老爷子皱起眉头:“我啥时同意的?”刘队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是用济宁产水泥的报告,报告上确实有老爷子“同意”的签字。老爷子自言自语地说:“喝酒误事!喝酒误事!这个责任在我!”他转向张助理说:“这段公路返工,这笔经费我负责。我马上跟儿子打电话,让他汇款来,几万块钱,他拿得出。”刘队长补充说:“这事我也有责任,因为张助理员已明确表过态,不让用这批水泥。”老爷子又说:“张助理,我倒有个想法,咱们用的海螺牌标号425,现在还不知道济宁产的标号多少,咱送县城化验一下,如果标号跟海螺一样,公路的质量有保证,这个工不是用不着返了吗?”张助理支支吾吾,说不出更充分的理由驳倒老爷子,只好点了点头。
  
  经过化验,济宁产水泥跟海螺牌标号完全一致,性能一样,合同书只要求用425号水泥,并没指明一定用海螺牌,这更没理由让筑路队返工了。这场风波就这样不声不响的平息了。
  
  老爷子提议化验水泥,实际是个过场,因为头天已化验过了。“喝酒误事”是他的计谋。因为刘队长告诉他,张助理知道他进了济宁产水泥,以此为借口,提出向他借1万块钱急用,他没有答应,张助理才给他设了这个坎,故意难为他,想出这口气。
  
  老爷子醉酒,既保质保量按时修好了公路,又为筑路队挽回了不应有的损失,办了一件大好事。只是张助理和二歪啥好处也没得到,正应了一句话:哑巴吃黄连——有苦没法说。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