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寻找一辆爸爸的车

寻找一辆爸爸的车

时间:2015-12-29 作者:未详 点击:

  这天,阔太太方茹萍从美容院出来,去附近的停车位取自己那辆现代牌小轿车,可当她走近车身时,却见一个八九岁、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正坐在车子的驾驶室里,得意地上下打量着。
  
  方茹萍大惊,一摸口袋,车钥匙在的呀,这个小女孩是谁啊,她怎么上车的?做事谨慎的方茹萍环顾一下四周,见没有什么可疑之人,便走上前去,敲了敲车窗玻璃。
  
  小女孩回头一看方茹萍,也吃了一惊,随后笑了起来:“阿姨,你是我爸爸的朋友吧?”
  
  什么,爸爸的朋友?方茹萍听小女孩这么一说,脑子飞快地转起来,心想,这小女孩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张嘴就说什么爸爸呢?
  
  方茹萍换上一副和蔼的面孔,轻声问道:“你爸爸是谁啊,你怎么进到车子里去的呀?”
  
  那小女孩晃了晃手里的钥匙:“我有钥匙啊,阿姨,这是爸爸留在家里的。”
  
  一向敏感的方茹萍觉得事情不好,她在心里说,刘光明啊,刘光明,这小女孩到底和你什么关系啊!
  
  可方茹萍还是沉住气,对女孩儿说:“小姑娘,这车子是我开来的,能让我进去坐一下吗?”
  
  “这车是你的?不是,是我爸爸的!”小女孩警惕地盯着方茹萍。
  
  方茹萍急了,用钥匙把车门打开,一屁股坐到副驾驶上,说:“你看,我也有钥匙,这车子我也能打开呢。”
  
  小女孩“哦”了一声,说:“我知道了,你肯定是爸爸的朋友对吧,他把车子借给你开了,所以你也有一把钥匙!”
  
  方茹萍暗想,这辆车子分明是丈夫刘光明开着的,可这小女孩咬定车子是她爸爸的,小女孩一定和刘光明有莫大的关系。结婚二十几年来,自己没有给丈夫生下一儿半女,为此,她虽然心里有愧,可又一直猜疑刘光明。
  
  经常和方茹萍做美容的朋友都曾告诫她,像刘光明这样的成功人士,人到中年,肯定不情愿让自己绝后的,这些年说不定早在外面找了小三。但是方茹萍始终认为丈夫不是那样的人,她相信丈夫对自己的感情。但是架不住那些婆娘的唠叨,最近一两年她开始对丈夫警觉起来,平时对他的经济管得也比较严。
  
  现在凭空多出来这么个小姑娘,方茹萍的心一下子紧绷起来。她心想,现在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万不可大意。
  
  方菇萍顺着小姑娘的话说道:“是呀,这个车不是我的,是你爸爸借给我的,让我开两天。”
  
  小姑娘听了,一把拉住方茹萍,眼泪就涌了出来,滴到她身上那件洗得发白的小红裙上,她哽咽着说:“阿姨,快点告诉我,我爸爸在哪儿啊?他半年前离开家后,就再也没有回去看过我和妈妈!”
  
  方茹萍一想,这半年来,他都派表弟跟着丈夫,明着是让表弟当丈夫的助手,其实是监视他,如今小姑娘说半年没有见到爸爸了,难不成这刘光明真的在外面有了家室,而且这姑娘都七八岁了,这个没良心的家伙,隐藏得够深的呀!
  
  一想到这里,方茹萍气得把小姑娘的手猛地甩开了。“阿姨,您怎么了?”小姑娘无辜地看着方茹萍。
  
  方茹萍马上意识到,小不忍则乱大谋。于是,她又平复了一下心情,笑着说:“没什么,阿姨腿痒。”说着,伸手装出挠痒的样子,接着又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爸爸是干什么的呀?”
  
  小姑娘回答说:“我叫刘婷婷,我也不知道爸爸是干什么的,反正从我记事起,爸爸就没怎么回过家,一年也见不了几回,妈妈说他在外面做大生意呢!”
  
  方茹萍哄着婷婷说:“是的,你爸爸生意做得可大了,他为了给你们赚钱,所以才没法经常回家呀。爸爸去外地谈生意去了,不过他前几天还说,让我有空去你们家看望你和你妈妈呢,怎么样,现在我开车去见见你妈妈好吗?”
  
  “好啊,好啊!”婷婷高兴地蹦了起来。
  
  在婷婷的指引下,方茹萍开着车来到了一个老式小区。方茹萍下了车,跟着婷婷进了单元门,她的心怦怦直跳,心想刘光明这些年找的那个女人到底啥样子?不行,现在还不能见婷婷的妈妈,自己有心脏病,见了那个女人,万一心脏病突发,自己有啥意外,就便宜了这个狐狸精!
  
  看到方茹萍停下来,婷婷催促道:“阿姨,我家就住在四楼东户,快点呀!”
  
  方茹萍笑着说:“你看阿姨真是糊涂,竟然一点东西也没有买,我这就去旁边的市场买些水果!”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
  
  离开小区,方茹萍躲到一个偏僻的角落,打电话给两个本家弟弟,让他们速来。接着,她又给丈夫刘光明打电话,尽量平静地说:“刘光明,你好狠啊,竟然瞒了我这么多年,在外面金屋藏娇,私生女都那么大了!要不是今天我碰巧遇见,我还蒙在鼓里呢!”
  
  刘光明在电话那边急了:“老婆,你开什么玩笑!”
  
  方茹萍“哼”了一声,说:“这些年要不是我娘家帮衬着你,你生意怎么可能做得这么大,你竟然敢背叛我!现在我就叫表弟把你绑来对质!”
  
  “不用绑,你在哪儿,我现在就和你表弟一起去就是了!”刘光明说道。
  
  方茹萍点了点头:“有种,今天干脆就作个了断好了!”
  
  挂了电话,方茹萍突然感到心里空落落的,想起早些年和丈夫一起含辛茹苦地打拼事业,由于劳累过度,得了场大病,才导致终身不育的。现在想想,自己真是个可悲的女人!
  
  刘光明来到时,方茹萍正带着几个本家兄弟在楼下等着呢。
  
  “走吧,那个女人就在四楼,你轻车熟路的,现在还愣着干什么?”方茹萍冷冷地咬着牙对刘光明说。
  
  刘光明苦笑着说:“真是胡闹,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多岁、长相漂亮的少妇,她刚想问方茹萍他们找谁,婷婷就从客厅里跑出来抢着说:“阿姨,您来了!”
  
  “哦,你就是婷婷说的她爸爸的朋友?”婷婷妈神情怪怪地看了方茹萍和后面的几个男人一眼,忙拿出几张十块的钞票递给婷婷说:“去楼下张奶奶商店里买包茉莉花茶来。”
  
  等婷婷走后,婷婷妈给他们一一让了座。
  
  方茹萍喘着粗气,四面打量起这个狭小的客厅,突然,挂在墙上的一幅合影引起了她的注意,这是一个三口之家,上面婷婷妈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抱着一个一两岁的小女孩。
  
  婷婷妈木然地说:“有些话我不能让婷婷听到,所以打发她出去。唉,这就是我那个死鬼丈夫,这么多年了,可把我们娘儿俩害苦了!”说着,婷婷妈便用手抹眼泪。
  
  方茹萍糊涂了,刘光明他们也面面相觑。
  
  “这,这到底咋回事啊?原来婷婷爸不是刘光明啊?我还以为是……”方茹萍张口结舌,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
  
  在婷婷妈的追问下,方茹萍才把今天遇到的一切说了出来。
  
  婷婷妈一听,小声啜泣起来:“婷婷爸爸在婷婷两岁多时,参与了一起抢劫案,被警方通缉,从此他便亡命在外,一年也只敢回家一两次,我多次劝他自首,可他怎么也不肯。半年前的一个晚上,他回来看了一眼我们娘俩,扔了点钱,便匆忙走了,慌忙中他落下了一把车钥匙。那天他刚下楼,恰巧有一队巡逻警察在街上巡逻,见他鬼鬼祟祟的,便上前询问,做贼心虚的他没跑成,被抓到了公安局。”
  
  刘光明听了,突然一拍脑袋:“对,就是他,刘三壮对吧,警方在审问他时,他把偷盗我汽车的事儿也招了,当时警察找到我这个车主,可是刘三壮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车钥匙忘哪里了,后来我让4S店又配了一把。”
  
  方茹萍接着说:“没错,想起来了,当时我在桂林旅游,你给我提过这事儿,不过好在车子丢了没几天,又被找了回来,是有这么回事儿。”
  
  婷婷妈叹了口气,说:“这些年,女儿还这么小,我怕婷婷自卑,一直不敢告诉她爸爸的事情,只跟她说爸爸做大生意呢,忙得很,没法经常回家。可她想爸爸啊,非说要去找爸爸,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打听到,那把钥匙是现代牌轿车的,于是一到周末,她就拿着那把钥匙到街上,一看到现代牌轿车,就按那把遥控钥匙,她说如果哪辆车子回应‘啾’的一声,就是爸爸的车。”
  
  听了婷婷妈的叙述,不但方茹萍泪眼婆娑,几个大老爷们眼圈也红红的。
  
  这时婷婷买茶回来了,方菇萍抢先走过去,把婷婷抱在怀中,从包里抽出一叠百元钞票:“婷婷,这是你爸爸让我捎给你的,让你和妈妈买几件新衣服穿!”
  
  婷婷妈连忙阻止:“这可使不得!”
  
  刘光明这时也凑上前来,说:“拿着吧,以后我们还会再来的,谁让我们是婷婷爸的好朋友呢!”说着,摸了摸婷婷笑得一脸灿烂的小脸蛋儿。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