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撵不走的流浪汉

撵不走的流浪汉

时间:2015-12-28 作者:未详 点击:

  文竹姑娘二十多岁,因为腿有残疾,在村里就近开了个小卖部。小卖部附近,是8路车的终点站,因为生意清淡,所以店前8路车上上下下的乘客就成了文竹眼中的一道风景。
  
  这天下午,从车上下来一个小伙子,头发蓬乱,衣衫不整,看样子像个流浪汉,下车时还在痴迷地盯着手机,差点跌倒也不在意。突然,他抬起头来,打量四周,就像发现猎物的狼一样,双眼放出光来。然后,他就蹲在站牌后面,旁若无人地玩起了手机。
  
  直到傍晚,一场大雨袭来,小伙子才站起身来,躲进小卖部旁边的马棚里。
  
  这马棚是邻居马叔的,马叔早年赶过马车,搭了这个马棚。后来不赶马车了,马棚就废弃不用了。其实,这马棚就是一个仅能遮风挡雨的简易棚房,棚内空无一物,连个门锁也没有。有一阵子,马叔的老婆在里面养过狗,铺了一层稻草。
  
  小伙子钻进马棚后再也没有出来,直到第二天中午,文竹怕他饿着,就跛着腿给他送去了水和食物。只见小伙子坐在草堆上,半靠着墙角,入神地玩着手机。当文竹递过食物时,他愣了一下,伸手接过来,随即塞到嘴里,大口地吃着,连声“谢谢”也没说,眼睛始终没离开过手机。
  
  本来,文竹想和他说说话,了解一些情况,可看他那痴迷的样子,只好悄悄退了出去。
  
  到了晚上快要睡时,文竹突然听到马叔的吵闹声,出来一看,才发现那小伙子被马叔从马棚里轰了出来。马叔朝他吼道:“年纪轻轻的不找事干,东游西荡,窝在这儿干啥?”小伙子什么话也没说,走到站牌后面,蹲了下去,又专注地玩起了手机。马叔跟上去,继续撵他:“深更半夜的呆这儿干啥?快回家去!”
  
  这一幕正好被路过的村主任撞上了,村主任是个乐善好施、敢作敢当的人。借着昏暗的路灯,他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以责备的口吻问马叔:“你撵他干吗?现在没车了,你让他上哪儿去?”没等马叔回答,他又对小伙子说道:“年轻人,去我家吧。”小伙子答道:“哪儿也不去,我就呆这儿好。”
  
  村主任一听,觉得这样不行,果断地说:“那你就住马棚里去。”
  
  小伙子似有所动,回头征询地望着马叔,马叔犟着不说话。
  
  村主任不耐烦地催道:“马叔,你答应呀!”马叔这才不太情愿地答应道:“好吧,许你住一晚上。”
  
  三人陪小伙子走到棚里,安顿好后,正要走,不料小伙子说道:“我想在这儿住上十天半月,行吗?”马叔一听不说话了,倒是村主任答应得爽快:“行,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有事就打我电话。”接着,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了他。
  
  小伙子舒心地笑了,文竹也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第二天,文竹打电话叫来村主任,为小伙子架起简易木板床,铺上被子。小伙子很感动,眼眶都湿润了,嗫嚅了老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你们不用再为我操心了,我想在这安安静静呆一阵子。”
  
  两人从马棚出来,回到店里后,村主任悄声问文竹:“我看这傻小子不像坏人,但我确实搞不懂,他为什么一定要呆在这里?”文竹笑道:“你错了,他一点都不傻,这人心气很高,梦想大着呢!”
  
  以后几天,一直阴雨绵绵。这天傍晚,文竹突然听到外面有吵闹声,出去一看,发现马棚边有一个拿着锤子的女人,一边敲打着马棚,一边起劲地吵闹着。这女人是多日不见的马婶,一直在城里带孙子,只有周末才回家。今天是周末,回家一看,发现马棚里住着个流浪汉,吃惊不小,一问老公,才知道是被村主任安顿的,气愤不过,便来到马棚,吵吵嚷嚷,要拆了马棚。
  
  就这样,小伙子再次被轰了出来。细雨蒙蒙中,他一声不响地走到站牌旁,蹲在树下,仍然痴迷地玩着手机。树上的雨滴落下来,打湿了他的头发,他也浑然不觉。
  
  文竹走上前去,说:“到我店里去避会儿雨吧,别把衣服打湿了。”小伙子头也不抬地说:“别管我了,让我安静会儿。”
  
  这时,有围观的人劝马婶:“马婶,雨越下越大了,就让他在棚里住一晚上吧。”马婶没好气地说:“你们要可怜他,就把他接家里去好好侍候。”
  
  这时,闻讯赶来的村主任忙说:“要能把他接到家里去,我早接去了,他不愿意打扰任何人,要住也只肯住在你的马棚里。容他住一阵子,对你来说,也不会损失什么,犯不着赶他走呀!”
  
  马婶一听就火了:“你说得倒好听,你就没发现他的手机好高级啊,你知道他的底细吗?哪天我落个窝藏罪,你们谁替我负责?”说着,她抡起锤子砸向马棚,一旁的马叔也跟着拆了起来,不一会儿,马棚垮了……
  
  村主任见此,也不好说什么,就掏出钱包,拿出几百块钱,递给小伙子说:“拿着,趁还有最后一趟班车,你还是去城里吧。”小伙子抬起头,看都不看钱一眼,说:“我就想呆在这里,不住马棚,还不行吗?你们别围着我转了。”说着,他起身避开众人,找了一个安静处,蹲了下来。
  
  这时雨慢慢大了起来,围观的人也渐渐散去,村主任很无奈,苦笑着望了文竹一眼,也离开了。文竹觉得小伙子赖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思忖片刻后,她对小伙子说道:“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
  
  小伙子没理她。文竹明白他不会说出号码了,一把从他手中夺过手机,拨打了自己的电话。小伙子反应过来后急忙伸手抢过了手机,这时,文竹听到了自己手机的铃声,说:“听我的话,你还是走吧。”
  
  小伙子不再理她,手机里那个异彩纷呈的世界,让他把一切都置之度外。
  
  “好,你不走,我看你不走!”文竹说着朝店里走去。就在文竹进店后不久,一直玩手机的小伙子突然惊异地抬起头来,朝文竹的店里望了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无奈地摇摇头,黯然失色地走了……
  
  以后很多天,小伙子的身影一直在文竹的眼前挥之不去,她很想知道小伙子现在处境如何。有几次,她按捺不住,想拨打小伙子的电话,又怕惊扰他,想想还是放弃了。
  
  一年多后,村里发生了变化,开发商要在这儿建楼,文竹的小店也在拆迁之列。就在拆迁的前几天,村主任带着一个陌生人走进了她的小店,介绍道:“这是开发商覃老板,他想和你谈谈。”
  
  覃老板和文竹随意地聊起了家常,然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似乎不经意地问道:“咦,你这里有一个开放的Wi-Fi,怎么不设密码呢?”文竹淡然一笑,说:“每天在这里等车的人不少,为了方便他们,我特意开放了无线网络。”
  
  覃老板突然话锋一转,问:“去年是不是有一个蹭网的小伙子,在你这儿呆过一阵子?”
  
  文竹惊喜地点点头,急切地问:“是的,你认识他?他现在在哪?”
  
  覃老板的眼眶红了,哽咽着说道:“他是我儿子,他死了……”
  
  文竹和村主任一惊,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覃老板擦掉眼角的泪水,说:“他性格孤僻,少言寡语,不管多糟的事落在头上,都不吭声,可很少有人知道他是一个网络奇才。他不声不响地制作出了最热门的游戏,我们做父母的当初却不理解他,认为他不务正业,关闭了他的网络,断掉了他的经济来源,最后他只得悄悄地离家出走。当他再回到家里的时候,才知道他已经身患绝症……唉,都是我们逼的呀!”
  
  覃老板痛心疾首,待稍许平静后,才缓缓地对文竹说道:“临死之前,他才告诉我们,他最幸福的时光,就是在你们村里的那几天。他离家出走之前,就已经制作出了那款游戏,进入了试运行阶段。那天,他离开家,乘上了8路车,一路上神思恍惚,也不知要到哪里去,直到终点站才下了车。他无意中发现你这儿有一个开放的Wi-Fi,这让他欣喜若狂。他说,如果能再多呆一个晚上,游戏最后的调试工作就完成了,可是,后来因为马棚风波,你不得不关掉网络,逼他离开。出乎他意料的是,当他颓然地坐上公交车,不知去何方时,他的手机突然收到了你给他充的300元话费,让他通过数据网络完成了游戏的最后一道程序,这让他激动万分。最让他感到温暖的是,你还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早点回家,别让亲人牵挂……”
  
  覃老板最后说道:“他就是到了天堂,也会怀念你,怀念那个开放的Wi-Fi……”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