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换果园

换果园

时间:2015-11-20 作者:未详 点击:

  土地承包到户那年,村主任胡立才率先承包了村民谢本初家门前的那块30亩山坡地。而他自家屋后的那片50亩洼地却迟迟发包不出去。土质差固然是个原因,更主要的是村民们顾虑在胡村主任的眼皮底下,怕他会指手划脚干预经营管理。再者,即使有个好收成,也难以应付胡村主任没完没了的应酬需要,所以没人敢承包。
  
  有一天,村主任直接找到了谢本初,说:“本初兄弟,你门前的地我承包了,我屋后那片地就你承包了吧。我知道这地土质不甚好,但管理好了还是一块好地。要是你来承包,承包费可象征性地每亩收10元。现在推行产业结构调整,咱俩一块来栽果树建果园,搞副业经营,果树苗不要你花一分钱,咋样?”
  
  谢本初本不想承包村主任屋后的那片烂地,可听村主任这么一说,还真动了心。心想,承包费只收零头,还无偿提供果树苗,自己顶多花点力气,再不合算也亏不到哪儿去,就答应了。
  
  转眼过了五年,胡村主任的梨园一片葱郁,梨树开始开花挂果。而谢本初园内的梨树却长不起来。谢本初花了好大的气力深耕施肥,可果树就是长不好。他百思不得其解,急忙去把管科技的副乡长李成山请了来。李副乡长到现场一看,说:“早几年土壤大普查时,就确定这片地是铁丹红土壤,铁铝含量高,酸性强,养分少,不宜种植,怎能辟为果园?”
  
  谢本初听了气愤地说:“这么说村主任早就知道这块地不宜种植,怎么还动员我承包?这不是存心在坑我吗?不行,我这就去把他找来,当着李乡长你的面把事情弄明白。”
  
  李副乡长有些紧张,担心会闹出矛盾,急忙说:“这……兴许他认为不能种庄稼,栽果树总行吧,所以才叫你承包,人家也是好心嘛。”
  
  第二天,谢本初找到胡村主任,提出要换果园,理由是两人的果园分别在对方屋前房后,方便管理,大家都省事。
  
  “你想占便宜,”胡村主任说,“你的果树长得咋样你清楚,恐怕三棵还抵不了我一棵。”
  
  谢本初哪能服气,但人家不同意换也没办法,便气呼呼地回了家。
  
  过后不久,村里来了一位风水先生,是一个名叫陈大保的村民特意从外地请来给自己择宅基地的。风水先生已年逾古稀,是位有经验的老者,他在陈大保的带领下,来到村主任屋后那片果园,东瞧瞧西望望,摆盘推演,测了好一阵子后大加赞叹:“好地啊,好地,此乃龙椅宝地也!你看这园子前临大河,背靠大山,像只龙椅。左右各有一道土棱山包,恰似双手扶住龙椅。老朽勘场测地奔波六十余载,还是头回碰上这么真正的龙椅宝地。园子前面那户人家正处龙椅的踏脚位置,一定受益匪浅。”
  
  谢本初的果园是块龙椅宝地的消息不胫而走,经过在场众人的渲染变得更加神乎其神,村主任的父亲胡守成听了更是激动不已。
  
  胡守成出身贫寒,一生坎坷,特别信奉八字命运,迷信神灵风水。他暗忖着自己家能有今天,或许就是托了这块龙椅宝地的福。他独自一人绕果园走了一圈,越看越觉得整座果园像把椅子,惊叹风水先生道行高深,慧眼识宝地。他立马对儿子说:“才儿,咱屋后山洼是块龙椅宝地,岂能旁落他人?你想个法子给弄回来。”
  
  “爹,前些日子谢本初提出两家换果园,我都没同意,这阵子怎好再开口?什么龙椅宝地,我不信。我只知道那是块不长麦黍的酸碱地。”胡立才不以为然地说。
  
  胡守成不依不饶:“什么,你不信风水?我问你,你个瘸子咋能当上村主任?你儿子咋能上重点高中?还不都是咱这屋场选得好,占了风水的光!告诉你,花多大的代价也要把后山这片地换回来,日后我死了就葬在那里,守护我们胡家子孙发达,世代昌盛。”
  
  第二天,陈大保拿着申请建房的报告,还抱了只大公鸡,提了两瓶冬岭酒,来找胡村主任批宅基地。胡村主任心里一咯噔,嗬,动作真快呀,你当我是傻帽,能让你把房子建在我屋后抢风水?便说:“大保兄弟,你建房是大好事,我支持你,可那是人家签了合同的承包地,就算我同意了也不算数,除非你能帮我把这果园换回来,否则事情难办。”
  
  当天晚上,胡立才按捺不住,亲自上了谢本初家提出换果园的事。谢本初瞪大眼睛说:“胡村主任,你不是不同意换吗?别把我当猴耍?”
  
  胡立才满脸堆笑地说:“唉,怪我当初只看到自己的果树长得好,没虑及长远的事,现在细想起来觉得你的意见是正确的,大家管理都方便。我知道,这些年来你在果园里的确投入不少,为了不让你吃亏,我愿意一次性补贴你5000元,你看如何?”
  
  “胡村主任,你这不是开玩笑吧?我谢本初从来就不想占人家的便宜。”
  
  “唉,实言相告,陈大保请来风水先生择宅基地,说你那果园子是块风水宝地,他想在这里盖房子。我父亲又死活缠着要我跟你换,说他死后要葬在这里,我拗不过父亲才来求你的。”
  
  “哟,既然是老伯执意要换,这面子总得给他。再说,我也不能为难你这个大孝子,那就换吧。”
  
  胡立才满心欢喜地回了家,把这喜事对父亲一说,父子俩高兴得不得了。第二天胡立才备了一桌酒菜,把村支书请来,还把村组长也叫了来做中人,双方正儿八经地签订了果园互换协议书。
  
  事情一公开,村民们都说谢本初是傻瓜蛋,丢了这块龙椅地。谢本初不气不恼地说:“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我图的是园子里的果树长得好,才不在乎什么龙椅宝地呢!”
  
  次年,胡村主任的儿子考上了省城一所大学,村民们又说,好事都叫他沾了,他家独占了风水宝地,看来还有一阵子发呢!
  
  第三年,谢本初门前枝繁叶茂,硕果累累。而胡村主任屋后的果园老气横秋毫无生气。夏末,胡守成病逝,胡立才遵嘱将父亲葬在果园里,又给果园平添了几份萧条。
  
  一天,胡村主任到乡政府开会,他特意去请教已升任乡长的原分管科技的李副乡长,问他屋后那片果园为啥长不好。李乡长说:“前些年谢本初叫我去看过,那是块铁屎地,根本不宜种植,当年土壤普查你还在场,咋就忘了?”
  
  “噢!”胡村主任一拍脑门清醒了过来,“我知道那块地种不出庄稼,可没想到连果树都栽不成。”
  
  事实上,谢本初当年经李副乡长点拨后大彻大悟,认定村主任有意坑他,他才存心要实施报复,可明斗是斗不过村主任的。他便串通同村好友陈大保,以择基建房为由请来“风水先生”,诱使胡村主任中计,堂而皇之地换了果园。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