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不孝的女儿

不孝的女儿

时间:2015-11-05 作者:未详 点击:

  李家村依山傍水,风景秀丽。村子不大,几十户人家,却是民风淳厚,尤其是敬老爱幼的风气远近闻名。自古人生七十古来稀,然而山村的人由于空气清新环境不受污染,身体个个都很健康,活到八九十岁是常事。李家阿婆今年七十三岁了,常常笑着自称是小妹妹,赶上了好年代,还要多活几年。李阿婆有三个女儿,都已成家立业,三个女儿都很孝顺,李阿婆晚年生活过得十分幸福。俗话说,手心手背都是肉,要说三个女儿,李阿婆最疼爱的却是幺女小雨。小雨从小就失去了爹,李阿婆含辛茹苦把她拉扯大。李小雨从小就懂事,人也特别聪明,勤奋好学肯上进,最后考上了某重点大学,是山村里飞出的一只金凤凰。李小雨大学毕业后,去了省城一家外资公司工作,虽然省城离偏僻的李家村有千儿八百里,可孝顺的小雨还是每年春秋两次赶回家乡探望老母亲。
  
  可是两年前,小雨却没有回李家村探望母亲,原因是外资公司的老总派她去澳大利亚进修实习。李阿婆虽然理解女儿的工作,为了女儿的前途着想,可心里总有点遗憾,自己年事已高,不知在人世还有几年,女儿是看一次少一次了。李阿婆年年春天望秋天望,只盼望女儿早日从国外回来。盼了两个春秋,女儿终于捎信回家说已经回国,今年国庆就会回家乡探望母亲。李阿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通知了出嫁在外的大女儿、二女儿都回来聚一聚,李阿婆还特意蒸好了糕,煮好了腊肉,杀了鸡,只等女儿小雨回家。小雨打电话回来告诉母亲,今天下午就到家。李阿婆吃过中饭就赶紧拎了把竹椅,抱着一只小猫,坐在院子门口,望着门前的小路,等待女儿的身影出现。终究近八十岁的高龄了,等着等着,头就垂下来,眼皮时闭时开,不时伴随着怀里的小猫一起打起了呼噜。
  
  李阿婆正在似醒非醒、似睡非睡,耳畔响起了女儿小雨的声音:“妈,妈。”李阿婆睁开昏花老眼一看,不是女儿小雨是哪个,高兴得站起来就把女儿抱住:“小雨,小雨,你终于回家看妈来了。”
  
  “妈,女儿也好想你啊。”小雨扑在妈妈怀里哭了起来。李阿婆赶紧抬起女儿的脸,心疼地擦去女儿涔涔泪水:“傻女儿,回来看妈了,应该高兴才是,哭什么呢,快,快进屋去,妈给你准备了你爱吃的打糕和腊肉,这回你可要吃个够。”大女儿玉露、二女儿玉桃闻声都从屋里迎出来,大家高高兴兴地把小雨迎进屋,七嘴八舌地问长问短,问小雨在国外的生活情况。李阿婆细细打量女儿小雨的脸,心疼地说:“小雨,你瘦了,人也憔悴了许多,国外的生活一定不习惯,还是家里好。”小雨点点头:“是啊,国外的生活一时不太适应。妈,你老了,头发都白了,我给你梳梳头吧。”
  
  “好,好,小雨每次回家,都给妈梳头,这是老规矩了,妈的头发早就白啦,只要女儿们都平平安安,妈头发再白也高兴啊。”玉露端来了椅子,玉桃拿来了牛角木梳,小雨一边替母亲梳头,一边和母亲唠家常。不知怎么的,小雨替母亲梳头有点心不在焉,不像以前灵巧,好几次都扯下了母亲的头发,李阿婆咧着嘴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小雨慌了:“妈,扯痛你了吗?”“是啊,小雨,你今天怎么这么毛手毛脚的,不像我灵巧的女儿小雨啊。”“对不起,妈,我的手关节有点发炎,有点不灵活。”“你手不方便,就不要梳了,让玉桃来梳吧。”“不,还是我来梳,我一定小心。”小雨坚持要给母亲梳头,李阿婆就忍着点,有时扯痛了也不吭声。小雨梳着梳着,想起自己小时候,母亲天天拿这把牛角木梳替自己梳头,感动得直流泪。女儿的反常行为使老母亲感到纳闷:“小雨啊,咱母女好不容易相聚,是件大喜事,可今天你怎么老哭,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啊?”“不,没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我是看见了妈,高兴得想哭啊。”
  
  “傻女儿,妈好着呢,你要是想妈,以后就多回来看看妈。”“嗯,我会的,我再不出国了。”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说说笑笑,享受着天伦之乐。黄昏时分,李阿婆说好久没洗澡了,想洗一个澡。按照过去的惯例,每次小雨回家,都是小雨替母亲倒水洗澡,搓背按摩,李阿婆觉得身在暖暖的澡盆里享受着女儿的关爱是她最幸福的时刻。谁知李阿婆刚提出要洗澡,小雨却反对:“妈,天气凉,洗澡容易患感冒,妈年纪大了,经不起风寒的。”
  
  “怕什么凉,妈年年都是这么洗澡的,火烧得旺一些,水烧得热一些就可以了,小雨,你来给妈搓搓背。”“不,妈要洗澡,让大姐、二姐陪你到城里的澡堂去洗,那里暖和,条件也好,还可以叫服务员给你搓背的。”
  
  “你小时候还不是天天妈给你用澡盆洗澡,现在妈老了,你嫌替妈搓背擦身累了是不?”李阿婆有点不开心了,背过脸不看小雨。“妈,你别误会,女儿替妈擦身搓背怎么会嫌累呢,女儿是说去城里的澡堂洗澡舒服,妈活了一辈子也没有上过澡堂洗澡,就去享受享受吧,不就是几十块钱吗,钱我给。”“怎么?家里的澡盆洗澡不舒服?我觉得很舒服。你去了一次国外,钱多了是吧。你不要以为我老糊涂了,我心里明白得很,你是去了资本主义国家,思想变质了,嫌妈老了身子脏。玉露、玉桃,你们不嫌妈脏吧,你们俩给妈洗澡。”“妈,你、你冤枉我了,我……”小雨欲言又止,哭着转身走了出去。玉露、玉桃哪敢再惹母亲生气,慌忙添柴烧水,灶间里热气腾腾,一个搓背,一个擦身,把老母亲洗得舒舒服服。李阿婆身上虽洗得舒服,可心里不舒服,小雨年年都给自己洗澡,就因为去了一次外国,思想就变了,不肯替妈妈洗澡了,这怎么能不使她生气呢。天天盼女儿小雨回家,不就盼个亲亲热热吗,哪知道却盼来了一肚子闷气。
  
  夜幕降临了,李阿婆在床上并排铺了两床被子,一床是她自己盖,另一床是给女儿准备的。为了迎接女儿到来,她早几天就把被子里外都洗得干干净净。今天女儿回家了,她要和女儿唠叨一个晚上,诉说诉说两年来的思念之情。“小雨啊,今晚你和妈睡一床,咱娘俩说说体己话,啊。”
  
  “妈,我还是自个儿睡一间屋吧,和别人睡我怕睡不着。”女儿小雨的回答使李阿婆始料不及,她张口结舌呆怔怔地看着小雨许久,半晌才说出话来:“小雨,每次你回家都是和妈睡一屋的啊,这次怎么变了,不想和妈睡一床了,你、你真嫌妈老了?”“妈,你不要误会,是我在国外习惯了一个人睡,国外的夜晚很安静的,和妈在一起睡,妈会打呼噜,我怕睡不着。”
  
  “睡不着就不睡呗,反正咱娘儿俩两年不见了,躺在床上聊聊家常好了。”
  
  “不,我赶了一天路也累了,想早点休息,我还是到另外一间屋去睡。妈,你就和大姐、二姐睡一屋吧,你们晚上也不要来打搅我,我把门闩了,我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说着,小雨也不顾李阿婆反对不反对,抱着被子径自去了另一间屋,还把门“砰”的一声关上,提醒大家晚上不要来打搅她。
  
  玉桃不解地问道:“妈,小妹她这是怎么啦,以前小妹每次回家,都争着要和妈睡一床的,让她另外睡她还不高兴,这次从国外回来,怎么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哼,还不是崇洋媚外,自以为去了次外国就了不起,看不起咱山里人了。”玉露也对小雨的举动不满,玉桃更是气愤:“妈过去总是偏心,说小雨最孝顺,我看哪,知人知面不知心,小雨进了城思想就在变,这二年说是去了国外,也许是骗人的,她是嫌咱山村贫穷落后,不想回来吧。”
  
  李阿婆摇摇头,暗自落泪:“你们都不要说了,是妈年纪老了,身子脏了,拖累你们了,她要一个人另屋睡,就由她去吧。”一家人欢欢喜喜团聚,却在小雨不和谐的表现下弄得大家不欢,各自怀着疑惑睡在床上想心事。山村的夜很寂静,谁也没想到灾祸正在悄悄向李阿婆家降临。李阿婆晚上在灶间烧火时不小心落下了火星,火星埋在灶后面的柴堆里慢慢地在自燃,半夜里寒风从隙缝中吹进来,吹燃了半燃半灭的火星,一下子变成了火苗,点燃了堆着的柴禾,火苗顿时蔓延开来,借着风势,终于引成大火。猛烈的火焰一下子包围了李家的几间小屋。
  
  玉露、玉桃和母亲聊到了半夜,刚刚进入梦乡。还是李阿婆惊醒,推推睡在一旁的玉露、玉桃:“醒醒,醒醒,灶间里噼里啪啦的响着,好像是失火了。”玉露、玉桃睡眼矇眬:“咦,门口怎么有火光?啊呀不好,真的是失火了,快来人啊!失火啦,快来救火呀!”二人一边喊,一边急忙套上衣服,还没穿好,火势已经扑到门口,二人慌忙拖着李阿婆,跌跌撞撞冲出木门,来到院子。大火在寒风中越烧越旺,左邻右舍闻声都纷纷赶来,扑火的扑火,浇水的浇水,几个人惊魂未定,猛然想到小雨还睡在里屋,院子里没有她的身影,难道小雨还没逃出来?李阿婆急得大喊:“小雨,小雨,你在哪儿?”只听小雨在里屋叫喊:“妈,妈,我在这儿,快来救我!”
  
  “啊呀小雨,你怎么连我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婆子都不如啊,失火啦,还不冲出来,你要找死啊。”
  
  “妈,妈,我、我出不来。”小雨的声音十分急促,火已经封住了门口,李阿婆一看情况危急,此时的李阿婆救女心切,灵活得不像七十多岁的老太,顾不得火苗汹涌,往身上倒了一桶冷水,就往火里冲。李阿婆扑进小雨睡的里屋,不由得呆住了,火光中只见女儿小雨跌倒在床边,小雨膝盖以下一无所有,床边却有两条假肢。李阿婆扑上去抱住女儿:“小雨,小雨,你这是怎么啦,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李阿婆还没弄明白,屋顶上一根火柱子砸了下来。李阿婆顾不得想什么,急忙护住女儿,用脊梁挡住了火柱。小雨看到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用脊梁挡住火柱,热泪夺眶而出:“妈,妈,你受伤了。”“孩子,你不要怕,妈来救你了,有妈在,决不让火烧着你。”这时,玉露、玉桃也冲进火中,一看眼前情景,都惊得目瞪口呆,三个人七手八脚,拖的拖,抱的抱,把小雨抢出了火堆。到了院子,李阿婆这才抱着躺在地上的小雨放声大哭。“孩子,孩子,你这是怎么啦,怎么会变成这样?”“妈,你不要哭,我不是好好的吗,你看,我站起来了。”小雨套上假肢挣扎着站起来,母女俩紧紧搂抱在一起。
  
  原来在两年前,一场意外的车祸使小雨失去了双腿,左手臂也严重骨折。小雨曾经绝望得想一死了之,但想到在家盼望着自己归来的年迈母亲,小雨终于坚强地活了下来。她不想让老母亲知道了伤心,她怕亲人知道了会挺不住,出车祸的事她谁也没告诉,只写信回家告诉母亲说自己出国了。在这两年里,她装上了假肢,每天都以常人难以置信的毅力锻炼着走步,一次一次地跌倒,一次一次地站起来,她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要重新站立在母亲面前,好让年迈的母亲不必为女儿担心。她终于如愿以偿回到母亲身边,用她刚强的毅力尽到了一个女儿的孝心。李阿婆知道了真情之后,抱着女儿放声大哭:“孩子,你是最孝顺妈的女儿啊!”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