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死而复生的丈夫

死而复生的丈夫

时间:2015-09-28 作者:未详 点击:

  许兰长得很漂亮,是一家合资企业的白领,最近她的精神状态很不好:相恋五年的男友林竟然背叛了她,和别的女人结了婚。她对婚姻和爱情有了畏惧心理,尽管物质生活丰富,可已28岁的她无法掩饰内心的空虚和失落。
  
  情绪极度低落的许兰时常进酒吧。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酒,醉酒的感觉真的很好,什么都不用去想。一天她又喝醉了,头疼欲裂,是酒吧的服务员把她塞进了的士。谁知一下的士,她只走了几步就摔倒了,一个背着吉他的小伙子正好路过,扶起了她:“你怎么醉成这样?我送你回家吧!”她无力地点了点头,任凭小伙子半搂半扶地把她送上了楼,扶进卧室。他看着已躺在床上的许兰,并没有立即走开,而是到卫生间拧了一条湿毛巾搭在她的额头上,然后泡上一杯浓茶,让她醒酒。看着细心照料自己的小伙子,慢慢清醒过来的许兰想起了过去的男友,心中不由自主地弥漫起一种莫名的情愫。她一下子对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产生了好感。当小伙子准备离开时,许兰竟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我害怕,你陪陪我好吗?”小伙子顿时像被电击一般,犹豫再三后他没有走,坐在床边陪了她一晚。
  
  第二天,他才告诉许兰自己叫高斌,来自湖南邵东农村,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便出来打工了。他喜欢音乐,平时就到歌厅唱歌挣点钱,昨晚他就是到歌厅唱完歌回家才碰上她的。
  
  从此之后,他们便开始交往起来。尽管许兰挣的钱是高斌的几倍,学历也比他高,她一点也没有小瞧他。也许是农村出身的缘故吧,他很会干家务,并炒得一手好菜。以后的日子,他每天都去菜市场买她喜欢吃的菜。他的体贴入微,让她除了感动,还产生了深深的依赖。终于有一天,他对许兰说:“兰,我想我爱上你了!”他单纯而真挚的模样、略带磁性的声音让她感到了力量和信任,她心中怦然一动,是的,自己也爱上了这个可爱的男孩。
  
  女人是需要爱情滋润的。此时,爱情就像一朵灿烂的花在她的心里盛开,她慢慢地把林带给她的伤痛忘记了,她把女人全部的爱和情给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尽管朋友并不看好她的这段爱情——高斌没有稳定的工作,且又比许小5岁,但已被爱情滋润着的许兰根本不在乎这些。她相信,两人只要有了爱情,年龄和金钱都不是问题。
  
  一年后,她给他生下了一个胖胖的儿子,初为人父的高斌欣喜异常,他在许兰的额头上亲了又亲,高兴地说:“我不知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大德,上天赐一个这么好的老婆给我,现在又赐给我一个这么可爱的儿子。”
  
  可是好景不长,许兰生孩子时因为感染,产后身体一直不好,下体流血不止,看了许多医生,吃了许多药,都没有彻底好转。疾病缠身的许兰变得面黄肌瘦,医生告诉她,像她这种病不可能一下子完全好,要慢慢静养。于是许兰只好向公司请了长病假。
  
  许兰请了病假,高斌没有正式工作,又添了一个儿子,他们的生活一下子变得捉襟见肘了,万般无奈高斌只好去广州打工——他有一个亲戚在广州办了一家公司需要人手。高斌动身的前一个晚上,两人一夜都没有睡,说了一夜的悄悄话:高斌放心不下许兰,担心她一个人带着孩子,身体又不好;许兰则反复叮嘱他一个人在外要爱护好身体。
  
  刚离开的一个多月,他们每天都要通电话,互相诉说思念之苦,后来考虑长途话费大贵,改用短信传情,慢慢地,高斌回的短信越来越少,总是说忙,许兰也很体贴他,没有什么重要事情,尽量不去打扰他。她是那么的爱高斌,她也相信,高斌是爱她的,只是在外打工大累。
  
  快半年了,许兰为了省钱已经好久没有给高斌打电话了。一天,她实在大想听到他的声音了,就找了部磁卡电话想与他好好聊聊,谁知许兰把电话打到他的手机上,还没有说上几句,高斌就说有急事挂断了电话。许兰想他忙完之后会给她回电话的,可是许兰等了一个晚上都没有接到高斌的电话。
  
  又过了几天,许兰再打他的手机时竟打不通了,一个星期她都在打,却总是那个悦耳的女声: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心急如焚的许兰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于是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整个人都快崩溃了。果不其然,半个月后,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找到她,他送来的是高斌的骨灰盒,许兰整个人都僵在那里,好像天空都坍塌了一般。
  
  许兰清醒后,小伙子告诉她,高斌是在河里游泳时不小心被水冲走的,一个星期后才找到尸体,由于尸体高度腐烂,当时便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把尸体火化了。考虑到许兰孤儿寡母,公司委托小伙子送来了骨灰盒,同时还送来了5万块现金,算是公司对死者家属的慰问金。
  
  远在广州的姐姐知道妹妹的情况后,很是心疼,打电话叫妹妹到她那里散散心,极度伤心的许兰听从了姐姐的劝告,带着两岁的孩子来到姐姐家。
  
  姐姐在广州有一套170平方米的房子,姐夫是一家外资企业的副总,姐姐一家在广州生活得很滋润,姐姐很疼爱妹妹,希望她在这里长久住下去,把身体养好。
  
  身体好些了之后,许兰带着孩子时常到外面散心。有一天,她带着儿子经过一家公司门口时,忽然发现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从公司走出来的人竟是高斌,她一下子呆住了。就在这时从他后面走来一个年轻姑娘挽住了高斌的胳膊,许兰的脑子犹如一阵晴天霹雳,怎么会是这样呢?许兰大声喊:“高斌,高斌!”高斌发现了她母子,怔了一下,马上又转过头去。“谁呀,她怎么会认识你?”姑娘问。
  
  “我不认识她,大概她认错人了吧!”然后他拉着姑娘的手快速向一辆停在旁边的小车走去。“高斌,高斌!”许兰在后面拼命地喊道,但留给许兰母子的是一缕缕扬起的尘土。
  
  许兰这时才恍然大悟,只怪自己太相信他了,她从未想过他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更没有想到他竟装死,怪不得不让见尸体只见到了假的骨灰盒,高斌也大狠心了!许兰越想越愤怒,想想自己过去没有嫌弃他清贫,得知他出事后自己这般的悲伤难过,结果完全是为了一个早已背叛婚姻背叛良心的人!她可以容忍高斌其他任何事情,但却无论如何不能接受他用诈死的方式来背叛婚姻,此刻她气得恨不得杀了他。
  
  晚上回到家,她把看到的一切告诉了姐姐和姐夫。“不可能吧,你可能是看错人了吧!”姐夫不相信。“不会错的,他就是烧成了灰我也认识。”许兰说得十分肯定,此时姐夫发现小姨脸色灰白,嘴唇发乌。
  
  “你一定要坚强,不要太伤心,不值得为这样负心的人难过。”姐夫安慰着她,并说一定帮她查清事情的真相,还她一个公道。于是她的姐夫聘请了私家侦探,让他帮助小姨子调查事情的真相。
  
  事情很快搞清楚了。高斌到了广州后是进了他亲戚的公司,可亲戚的公司不景气,他在那里只做了半年公司便破产了。一时找不到工作,高斌非常着急,又不好打电话告诉许兰,怕她替自己担心。一天晚上,他一个人实在太闷了,就到舞厅玩。暧昧的灯光,迷离的音乐,竟让他心里涌出了醉生梦死的朦胧,十二点后走出舞厅的他感到豪气满怀,浑身有一股极大的力量。而这时他发现有几个混混围住了一位小姐,不光抢走了她手上的包,还要抢她脖子上的项链,手上的戒指。
  
  “住手!”也许是今晚音乐的陶醉,也许受害者是位漂亮的姑娘,身材高大的高斌此时更是勇猛无比,几个混混见他这样子,心虚地落荒而逃了。
  
  受了惊吓的女孩见到高斌委屈得像一个小孩趴在他身上嘤嘤地哭了起来。女孩告诉高斌,她叫刘昕,就住在附近,于是高斌把她送回了家。姑娘豪华的家让他瞠目结舌:“你做什么工作?”
  
  “我父亲给了我一家公司,公司生意还不错。大哥,你在哪儿工作?”
  
  “我刚失业了,无业游民。”说到这里,高斌有些伤感。
  
  “那你到我公司来吧,我正缺人手呢。”
  
  于是高斌就到她的手下工作了。由于那场英雄救美,她很感激高斌,频繁的接触使刘昕爱上了他。高斌几次想把真相告诉她,又怕失去她,他已爱上了她的美丽,她的富有。和她结婚,自己这一辈子就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了。可是许兰母子怎么处理呢?经过他的精心设计,于是就有了前面被水淹死、尸体高度腐烂迅速火化的一幕。
  
  许兰从姐夫那了解全部真相后,并没有立即去找高斌,而是把刘昕约了出来。望着这位比自己年轻漂亮又气质高雅的姑娘,许兰还是清清楚楚地把自己与高斌的事情告诉了她。一向高傲的刘昕知道真相后,伤心不已,她不敢相信自己爱的人是个大骗子,她说她不会原谅他,他会骗许兰,也照样会骗自己,和这样的人生活实在大可怕了!
  
  随后,许兰和姐姐又找到高斌,望着满脸怒容的许兰,高斌的脸色顿时灰暗起来。他自己认为事情做得很隐秘,没想到会有那么碰巧。他双膝跪地,乞求许兰的原谅,说刘昕已离开了他,希望她能原谅他。望着痛哭流涕的高斌,许兰还是果断地从包里拿出离婚协议书丢在他面前……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