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诱狼咬屁友

诱狼咬屁友

时间:2017-03-10 作者:未详 点击:

  梁山坡、黄草风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屁友,两人打小时候起就一边跟父亲学野山参栽培技术,一边上学读书。由于两人都特别的好学,再加上又都特别的聪明,成人后不但野山参的栽培技术响当当,而且两人居然都考上了农业大学,成了学友。两人大学毕业后,都回到老参沟搞野山参栽培,由于两人经常相互交流,取长补短,关系更是越来越好;然而,细心的人渐渐发现,由于水中花的出现,让两人往一起凑合的次数竟变得越来越少,缘由竟然是两人同时爱上了水中花。
  
  水中花是名副其实的水中之花,漂亮得让当代影星们都感到望尘莫及!水中花原来是个被丢在老参沟里的弃婴,被水妈妈发现后抱回家中,后被她抚养成人。水中花在外面打了三年的短工,后来回到了老参沟,跟梁山坡、黄草风学野山参栽培技术。随着时间的推移,梁山坡、黄草风都爱上了水中花。水中花只爱梁山坡,可让水中花没有想到的是,水妈妈竟然很喜欢黄草风,希望她能嫁给黄草风。水中花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她不想伤水妈妈的心,就把她已经爱上梁山坡的事告诉给了水妈妈。通情达理的水妈妈也没有直接反对,只是希望她好好掂量掂量,因为黄草风心眼多,会来事,知道怎么利用他人,更知道怎样用1块钱换出10块钱来;而梁山坡不会交际,更不会用1块钱换出10块钱来,唯一的优点就是心地善良,能干。最后水妈妈对水中花说道:“现在城里开放了,有钱的农村人都可以去城里买楼房住,他们俩在不借钱、不贷款的情况下,谁能在昌德小区先买到100平方米以上的楼房,你就嫁给谁,怎么样?”昌德小区是县城里环境最好、建设标准最高、物业管理最好的三好小区,价格自然不菲。水中花心里十分清楚,水妈妈把标准定得这么高,就是要把梁山坡给卡住,因为梁山坡不可能去借钱,更不可能去贷款;而黄草风就不好说了,他的眼睛一眨巴就是一个道儿,特别是他的网友特别多,他要是跟网友借钱,你压根就发现不了。水中花深深叹了口气,她知道她跟心爱的梁山坡厮守终生的愿望肯定是水中捞月了。
  
  这天,让水中花怎么也没有想到,水妈妈竟然把梁山坡、黄草风请到了家里,水妈妈对两人说道:“咱们庄稼院人就实话实说,我们花儿喜欢山坡,我喜欢草风,今天我就把话撂在桌面上,你们俩在不借钱、不贷款的情况下,谁能在昌德小区先买到100平方米的楼房,花儿就嫁给谁!”水中花插嘴道:“我还有一个要求,谁娶了我,谁就得带着我妈妈,我必须让妈妈跟我生活在一起,为她养老送终。你们俩回去好好想想吧,看看能不能接受我这个有些过高的条件。”黄草风第一个表态:“这有什么好想的啊?爱屋及乌,我完全接受你的条件。”水中花怔怔地看着黄草风:“爱屋及乌,是不是说你要是爱这座房子,你就必须爱蹲在房子上的乌鸦?”黄草风连连点头:“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水中花拉下脸来:“房屋是我花儿,那蹲在房子上的乌鸦就是我的妈妈了?”黄草风懵了:“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打个比喻。”水中花依然拉着脸:“这我就想不明白了,有那么多的比喻可以打,你为什么单单打这样的比喻啊?是不是心里怎么想的,嘴上就怎么说啦?”梁山坡愣愣地看着水中花,说:“草风说得对,爱屋及乌,这有什么错啊?你干吗要鸡蛋里挑骨头,没碴找碴啊?”水中花一怔:“你……”梁山坡不以为然地说道:“我跟草风一样,也是爱屋及乌,难道你就一个也不嫁了吗?”水中花气得脸涨得通红:“梁山坡,你知道短心眼子是谁吗?你知道谁跟傻狍子有一拼吗?”梁山坡一字一句地说道:“当然非我梁山坡莫属啊!花儿离不开根、离不开茎,你只爱花儿,不爱根和茎,那花儿还能活吗?这道理你花儿比谁都懂。你之所以要这样难为草风,其实是为我好,这我知道,可我不想在你的偏袒之下娶到你,我只是想跟草风公平竞争,用真本事娶到你!”
  
  转眼间便到了卖参季节。
  
  这天,从外地来了几个大老板,在老参沟转悠了半天后,就都聚集到了梁山坡的参园来,让梁山坡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参几个大老板都想全部收购,最后梁山坡便卖给了出价最高的那个高个子大老板。梁山坡高兴无比,明天他就可以领着花儿去县城买楼啦,花儿就是他的女人啦!
  
  梁山坡乐颠颠地从老参沟回来,走到半路,竟遇到了大步流星向老参沟走来的水中花。梁山坡有点吃惊:“天马上就黑了,你来这里干什么啊?”水中花斜了梁山坡一眼:“我妈妈为什么不看好你?就因为你的脑袋没有黄草风灵活。你说我这时候来老参沟干什么?不就听说你这回卖了高价钱,我就赶紧赶来问你,这回卖了多少钱?够不够买楼的?”梁山坡狠狠拍了拍脑门:“我真是笨,地地道道的傻狍子。花儿,实话告诉你,今天卖了四十多万,明天我们就可以去城里买楼啦!”水中花高兴无比,她一下子抱住梁山坡,很是疯狂地亲吻起梁山坡来。梁山坡先是一惊,猛地将水中花推开,水中花惊住了:“闹了半天你并不是真心爱我啊?”梁山坡慌忙摇摇头:“不是不是,我是打骨子里爱你啊!”水中花有些恼羞成怒:“你胡说!你要当真爱我,我亲吻你,你会把我推开啊?”梁山坡惊慌失措起来:“我说过,我要跟黄草风公平竞争,用真本事娶到你!虽然今天他没有把参卖出去,可这并不一定就能证明今天他没有买楼是不是啊?要是今天他已经把楼买下了,你不就是他的女人了嘛,我亲吻了他的女人,我梁山坡该算什么东西啊?要是明天我把楼买下了,而他恰恰没有买,你不就是我的女人了嘛,别说是亲吻,干什么都行哩!”水中花高兴了,她用手指狠狠戳了一下梁山坡的脑门:“你想得美!”
  
  吃完晚饭,梁山坡趁弟弟睡觉之际,悄悄来到东屋。东屋是他爸他妈住着,他爸他妈出门赶集去了,他就趴在柜底下,把坛子挪开,坛子底下有个洞,他就把40万元藏在了洞里。弟弟不是个省油的灯,经常偷家里的钱,他们就背着他,在东屋的柜子底下挖了个洞藏钱。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梁山坡就赶紧爬起来,他要带着这40万元,坐早车去县城买楼。梁山坡穿好衣服,赶紧给水中花打电话,约她一起去县城买楼。梁山坡来到东屋,他一下子呆住了:东屋的地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洞,柜子已经被搬开,坛子倒在一边,40万元已经不翼而飞了。原来,窃贼是从房后挖地道进来的,让梁山坡怎么也想不明白,窃贼是怎么知道他把钱放在这里的啊?
  
  水中花得知后,赶紧赶来,见梁山坡失神落魄的样子,便对他说:“山坡,你别太难受了,认命吧,我真是从骨子里爱你的,可是老天爷并不助我们啊。我要是跟你私奔了,我就太对不起我的妈妈了。”梁山坡深深叹了口气:“你说得对,什么人什么命,一点不假,你要是真想跟我私奔,我根本就不可能娶你!”水中花一愣:“那是为什么?”梁山坡一字一句地说道:“因为我不想跟一个丢下妈妈不管的人生活在一起!”
  
  几天后黄草风也把参卖了,虽然他卖的价钱没有梁山坡的高,但在昌德小区买楼已经是绰绰有余了。这天晚上,梁山坡坐在东屋的炕上,眼泪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明天水中花就跟黄草风去县城买楼了,从明天起,水中花就是黄草风的女人了。他正哭着,弟弟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进来:“哥哥,你用不着难过了,黄草风现在跟你打成平手了。”梁山坡一惊:“怎么回事?难道他的钱也被窃贼给偷去了?”弟弟幸灾乐祸地说:“刚才我路过他们家,看见几个陌生人全猫着腰进了他们家,肯定是去他们家抢劫的,他的钱被抢劫去了,你们俩不就打成平手了嘛!”梁山坡怔怔地看着弟弟:“你没有报警?”弟弟也怔怔地看着梁山坡:“我要是报警了,黄草风的钱就不会被抢劫了,他有了钱就可以买楼,水中花不就成了他的女人了嘛!”梁山坡霍地跳下地:“做人心一定要正,我跟黄草风是公平竞争,这样见危不救算什么人啊?”弟弟一把按住梁山坡:“水妈妈看不上你,就因为你的脑袋被水灌了,都说狍子傻,我看你比狍子还傻!今天晚上我就按你一宿!”梁山坡连连眨了几眼,他猛地抬起脚,用尽全身力气,踹在了弟弟的右脚尖上,弟弟“妈呀”一声惨叫,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梁山坡疯一般跑了出去。
  
  梁山坡跑出来后,赶紧给派出所打电话报警,派出所民警很快就赶来了。当他们冲进黄草风屋里时,屋里并没有陌生人,也没有黄草风,只有黄爸爸、黄妈妈在家,但他们俩已经被反绑着双手,嘴里塞着毛巾。
  
  民警把两位老人松了绑,黄妈妈竟号啕大哭起来,她一边哭一边说道:“警察同志,我求求你们,赶紧把我那个畜生儿子给救回来吧。”派出所所长赶忙问道:“黄草风去哪啦?”黄妈妈说:“让几个绑匪给绑走了!我们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民警们赶紧从屋里出来,梁山坡提醒道:“我们老参沟去山外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大路,就是你们刚才来时走的那条路;还有一条是山路,这条山路很难走。”派出所所长一挥手:“走,我们就从山路去追赶。”
  
  梁山坡带领民警们沿着山间小路,艰难地向前追赶,眼瞅着就要爬上一座山顶时,便听到山顶上有人在说话,梁山坡和民警们先是停下脚步,然后悄悄向山上爬去。
  
  黄草风被绑在树上,旁边站着几个人。黄草风大声吼道:“乱坟岗,钻地鼠,夜游鬼,你们简直不是人,是畜生!我给你们提供线索,才让你们盗窃到了梁山坡的40万元,我还付给你们5万元,你们还不知足,还来绑架我,你们还有一点良心吗?你们就是一群狼!”乱坟岗用手捏着黄草风的下巴,凶相毕露地说:“你说得对,我们就是你引来的一群狼,可你为我们提供信息,是为了从梁山坡的怀里把水中花弄到你怀里,这样做,你有一点良心吗?快说!你现在是想死还是想活?”黄草风慌忙道:“想活想活!”乱坟岗道:“那就赶紧把你那30万元藏在什么地方告诉我们,我们拿到30万元就立马走人,不然,我们就马上把你推下悬崖摔死你!”黄草风忙不迭地说道:“别别别,我说我说,就藏在我家堂屋的房梁上!”钻地鼠问道:“乱坟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乱坟岗说道:“你说怎么办?我们哪还有时间折回去取钱,还不赶紧把他推下悬崖摔死,难道我们还能留一个活口?”听了这话,钻地鼠、夜游鬼立马冲了上来,就在黄草风被钻地鼠夜游鬼推到悬崖边时,派出所所长大吼一声:“别动!把手举起来,我们是警察!”说时迟那时快,警察们蜂拥而上,就连梁山坡也加入了战斗,三下五除二,乱坟岗、钻地鼠、夜游鬼被按倒在地,黄草风自然也被戴上了手铐。派出所所长冲黄草风说道:“你跟梁山坡是‘屁友’,又是‘学友’,你怎么能忍心下此毒手啊?梁山坡跟你恰恰相反,当他得知你们家去了歹徒之后,就赶紧打电话报警,梁山坡要是像你这样丧尽天良,你今天就死定了!”黄草风既羞愧又充满感激,他深深向梁山坡鞠了一躬:“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谢谢你的大恩大德!”梁山坡看着黄草风:“你能实话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把40万元钱藏在东屋地底下的吗?”黄草风老老实实告诉梁山坡:“我跟你弟弟喝酒时,因为你弟弟喝醉了酒,就把你们家背着他经常往东屋柜子底下藏钱的事说了出来。我断定你把卖参的钱肯定藏在那里,就把这几个专门盗墓的狗友雇来了。”
  
  梁山坡下山后,赶紧去黄草风家,把黄草风已经被民警从歹徒手里救出的消息告诉黄草风的父母。这时,水中花也闻讯赶了过来。梁山坡亲热地拉着水中花的手,说:“现在你是我的女人了,明天我们就一起去买楼好吗?”不料正说着,跟梁山坡住对门的杨大妈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还买楼呢,还是赶紧去医院吧。”梁山坡一惊:“怎么啦大妈?”杨大妈白了梁山坡一眼:“还怎么啦,你把你弟弟的脚趾头都给踹断啦!”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