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我是你大哥

我是你大哥

时间:2017-01-13 作者:未详 点击:

  岳小满的老婆跟她的老板居然在家里偷情,让岳小满堵了个正着。没想到那奸夫是个无赖,做了恶事丝毫不觉得理短,反而把小满痛打一顿,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当场扔下一句“这日子没法过了”,索性离家出走躲了起来。岳小满这个气呀,打电话把乡下的几个亲戚约到家。大伙一听这事,都炸了气管了:“有几个臭钱就这么无法无天?咱别的没有,跟他用家伙什说话。”亲戚们准备好菜刀、铁管子,还有刨粪的二齿钩子,大家计划,今天恰好下雨,路上人少,天黑后埋伏在那老板的住宅附近,等他一下车,大伙冲上去暴打一顿,看他往后还敢嚣张。
  
  大家正筹划着,岳小满最铁的大哥老胡接到电话也赶了过来。当年,小满的哥哥大满跟老胡一起挖煤,遇上塌方,是哥哥一把推开老胡,他自己却没能逃出来。当时老胡跪在大满灵牌前发过誓,只要他老胡活着,就一定要保护好岳小满。如今小满蒙受这样的奇耻大辱,胡大哥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果然,胡大哥当面细问一遍事情的起因,气得浑身颤抖,大骂无耻流氓!胡大哥逐个看了看小满的亲戚们,说:“大家能为我兄弟两肋插刀,我感激不尽。不过,这忙不用你们帮,我现在要请你们喝酒,表示表示。”去饭店把大家招待得酒足饭饱后,胡大哥冲他们抱抱拳:“人到求人时,才看得出谁是亲近人。咱们来日方长。”说罢,他掏钱打了两辆车,送乡亲们回家了。
  
  岳小满看得目瞪口呆。好不容易请来帮助出气的,怎么给打发走了?
  
  胡大哥拉着岳小满回到家里,说:“你看大伙的情绪了吧?我让他们回去,个个喜笑颜开,说明不愿意打架。”
  
  “愿意不愿意,他们可是亲口答应过的。”岳小满悔得直跺脚,“你给弄走了,我这气如何出?”
  
  “我帮你出呀,我是你大哥。”胡大哥拍拍胸脯,“现在有三个方案,你选定了咱就办。第一是强攻,我俩拿着菜刀去堵那恶棍,杀了他,咱弟兄有两条命赔他,大哥我眉头不带皱的;第二是智取,不用你出面,哥哥我想法子跟那家伙套近乎,骗得他信任后,我下点毒,跟他同归于尽,咱哥俩省一条命。”
  
  岳小满有些犯嘀咕了。两命换一命,确实太亏;可让胡大哥一人顶着,自己躲清静,那于心何忍?他语气软了下来:“你不是说还有第三条道吗?”
  
  “第三条,是从长计议。”胡大哥告诉小满,刚刚出了事,马上报复,那明摆着就是给警方留嫌疑,所以他才把乡下亲戚打发走。他现在在乡下某个煤矿管点事,假如偶尔偷点炸药,天长日久积攒多了,到时候选个时机,把那个老板和他的房子一块儿炸掉……
  
  “老板得罪的人多,到那时候,警方未必会怀疑到咱头上。”胡大哥分析。
  
  岳小满点头道:“这样当然最稳妥,只是我眼下气愤难平。”
  
  “老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只要天天想着快了快了,心理不就平衡了?还是那句话,如果你实在忍不住,大哥现在就陪你出击。”
  
  岳小满一把搂住胡大哥,放声痛哭:“您真是我的好大哥,到这种时候,还处处替小弟着想。”
  
  哥俩一番密谋,胡大哥回去准备了。
  
  事情过去一个月,岳小满跟妻子离了婚。这样更清静,他一个人过,将来把那老板做掉,可谓神不知,鬼不觉。
  
  胡大哥给小满打来了电话:“你别急啊。你不知道,爆炸属于恶性大案,现在警方抓得特别紧,我偷出点炸药费老大事了,一旦被发现,咱目的还没达到,我就先进去了。要命的是便宜了那个无赖……”
  
  “对呀大哥,咱一定要稳妥再稳妥。您要是有个闪失,我更没主心骨了。”岳小满捧着电话泪流满面。
  
  时间过得飞快,又是春暖花开。胡大哥不断打电话报喜,说炸药准备得顺风顺水。
  
  这段时间,岳小满的工作从一线调到了管理层,工资也提高了一截。前妻见他的条件好了,委托朋友上门说合,愿意与他重归于好。岳小满才不想搭理她。这时有同事帮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跟前妻相比,这女子要温柔贤惠得多,两人很快坠入爱河。
  
  这天,胡大哥打电话,让岳小满下班后到他家来一趟。小满跟女朋友打过招呼,天黑时赶到了郊区胡大哥家。胡大哥说:“自从你有了女朋友,咱哥俩难得单独说点体己话了。今天你大嫂带儿子回了娘家,大哥有重要事跟你说。”
  
  胡大哥住平房。他出门从仓房里搬回一个纸箱,墩在地上:“兄弟,大哥不负使命,炸药准备得足了。咱哥俩先吃饱喝足,然后去炸那龟孙子家。”
  
  “大哥,”岳小满有些顾虑,“现在到处都是监视摄像头,咱带着炸药去,不会被发现吧?”
  
  “我准备了头罩。”胡大哥说,“咱路上尽量低着头,应该没问题。”
  
  “可是……万一碰上熟人怎么办?”
  
  “那只能怪运气了。”胡大哥说,“往好、往坏我都一一想过,做什么事,都得有一定代价,反正大哥是豁出去了。”
  
  “万一……嫂子和侄儿怎么办?”岳小满忧心忡忡。
  
  “瞧你,婆婆妈妈的,当时那股劲儿哪去了?”
  
  “当时在气头上,谁劝也白费,越劝越来劲。”岳小满说,“大哥,我现在工作舒心,又有了女朋友,对那个女人和无赖的事,忘得差不多了,咱不去扯那个行不?当然,大哥这份情我得还,只有留得我这人在,才有报恩的可能呀。”
  
  “难道这炸药我白弄了?”胡大哥从桌上抓过一把刀子。
  
  岳小满双手握住胡大哥攥刀的手:“大哥,真的算了吧。此情我永志不忘!”他以为胡大哥马上要走极端。
  
  “那也不能白费了我一番心思。”胡大哥让小满松开手,他几刀子把纸箱子划开,岳小满一下子愣住了,哪有炸药啊,纸箱里全是啤酒和熟食!
  
  “兄弟,实话告诉你吧,当初你哥救我,不是像我事后说的那样,事实是顶木落下来,先砸在他头上,然后弹到了我背上,由于他的缓冲,我才捡了一条命。你那事就好比那截顶木,刚落下时势不可挡,于是我就用凑炸药的方法缓冲,一点点消磨你的火气。”
  
  岳小满这才有些后怕,当初若是让乡下亲戚一齐去揍那老板一顿,万一失手,会牵连多少人进去?他又一次抱住胡大哥:“您这一缓冲,救了我和大家呀。要不然,我就没机会碰到自己心仪的女朋友了!”
  
  “这话对了。”胡大哥笑道,“你那女朋友,是我让你大嫂替你物色的,不过,我始终没亮相,只在幕后操纵而已。现在明白了吧?打架是男人的专利,但打架是最愚蠢、最无能的表现。来,把这些酒菜消灭掉,祝贺咱弟兄俩躲避掉了一场灾难。”
  
  “大哥,您咋待我这么好呢?”
  
  “屁话。”胡大哥瞪小满一眼,“我是你大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