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离婚的喜剧

离婚的喜剧

时间:2017-02-08 作者:未详 点击:

  小城掀起了离婚热,以中年以上夫妇为主。离婚理由五花八门,有感情不合的,有家庭暴力的,还有指控对方出轨的。
  
  看着如火如荼的离婚热潮,张俊莉也眼红了,对老公乐顺成说:“要不咱也离吧。”
  
  乐顺成说:“日子过得好好的,干嘛离婚?”
  
  张俊莉说:“知道人们为什么扎堆离婚呢?主要是为了房子。听说最近出台了一个二手房买卖缴纳20%过户税的新政策,但同时又规定,如果出售家庭唯一一套房产,税费可以减免。咱不是也有两套房吗?咱离了,房子一人一套,就都成了唯一的。”
  
  乐顺成说:“咱又不打算卖房,赶这时髦干什么?两套房有什么,将来孩子结婚给他一套不就行了。再说,单纯为了应对政策就这么折腾,人的感情往哪摆?”
  
  张俊莉说:“你知道什么,这叫理财,略施小计就能保住十几万财产不流失,那头大、那头小你不明白?”
  
  乐顺成说:“不行不行,即使为了这,也不能丢人现眼瞎折腾呀!”
  
  张俊莉说:“怎么就说不了你呢?再不听我的,我可真和你离了。”
  
  乐顺成说:“好好好,听你的,但总得有个理由吧。都拿感情不和说事儿也太没创意了。今天还有说有笑好好的,明天就感情不和,谁信啊”。
  
  张俊莉说:“看来用上孙子了。”
  
  乐顺成说:“咱儿子才十几岁,结婚还早着呢,哪来的孙子。”
  
  张俊莉说:“说你笨,还真笨。我说的是孙子兵法的那个孙子。”
  
  乐顺成说:“咱离婚和人家孙子有什么关系?”
  
  张俊莉得意地说:“我已经想好了,使用个苦肉计。先打一架,你扇我几个嘴巴,最好把脸打肿了,这样就可以瞒天过海了。”
  
  乐顺成说:“咱结婚十几年了,别说动手,就是骂一句我也没这个胆。”
  
  张俊莉说:“这次是我特许的。就当你是周瑜,我是黄盖。你愿打,我愿挨。要是心里不落忍,也不让你白占便宜,我挖你几条血印子。”
  
  乐顺成说:“打你总得有个理由吧?”
  
  张俊莉想了想说:“就说我靠人。”
  
  乐顺成不由失笑:“拉倒吧。凡是靠人的妇女,大多长得漂亮妖艳。你看看你,不仅徐娘半老,个头粗矮、满脸横肉,就是倒找钱恐怕都没男人要,凭什么?”
  
  张俊莉一听大怒:“娘了个逼的,有这么骂人的吗?老娘难道就是个丑八怪?本来还找不到打架的理由和情绪,就凭你这句话,我就饶不了你。”说着,伸出爪子照着脸上就是一把。
  
  乐顺成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一抹,一手血,顿时破口大骂:“你个臭娘们,真下死手啊!”不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又得到了老婆的特许,抡起手来左右开弓,啪啪啪,一连抽了十几记,顿时面颊红肿、嘴角流血。
  
  然后就砸东西,锅碗瓢勺,专拣不值钱的。都住楼房,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四邻。
  
  大家纷纷敲开门前来劝解:“小乐啊,平常看你对老婆挺和顺的,是不是吃了大丈夫再造丸,居然敢动手了。为什么?”
  
  乐顺成吭哧半晌,不知怎么回答,突然想起老婆的主意,嗫嚅道:“她靠人。”
  
  劝人的就说:“别瞎说了,谁不知道弟妹是男人的二宝之一,这事儿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乐顺成不解:“什么二宝?”
  
  劝人的说:“丑妻近地家中宝嘛!”
  
  乐顺成还不知怎么回答,张俊莉忍不住了:“我说张伯,没这么埋汰人的,就咱这摸样,怎么就成了丑妻。我可以自豪地告诉你,追我的人多了,一群一群的。”
  
  大家一听不是话,哪有把靠人当荣耀说的,纷纷摇头回家了。
  
  就这样,地球人都知道他们夫妻交恶,顺利离婚了。
  
  既然离了,就暂时不能住在一块了。好在有第二套房,自己就住在那里。
  
  先给老婆通报一声,老婆说:“住下就好,先忍耐一段,过了风头就回来。你那天下手真狠,到现在我牙龈还肿着呢。改天回来,罚你喝洗脚水。”
  
  乐顺成说:“你挖的也够狠的,让我在单位都成了笑料了。”
  
  老婆说:“算了算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离婚留不住房,值!”
  
  这天夜晚,乐顺成刚走出单元门,不知从哪儿突然冒出两个人,一个编织袋就套到了头上,紧接着就是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解恨地说:“叫你欺负女人,叫你欺负女人!”当下就被打得一佛出世,二佛涅盘。等人跑了,赶紧打电话质问老婆:“你是不是找人打我了?”
  
  老婆说:“我干嘛找人打你?”
  
  乐顺成说:“除了打过你,我从不惹事生非,还能得罪谁?”
  
  老婆说:“莫非是有人暗恋我?看你打了我气不过,这事儿我查查。”
  
  第二天晚饭时间,乐顺成正在家里躺着,突然有人造访。强拖着身子开门,见是一个妙龄少妇,杨柳细腰、面容姣好,手里大兜小兜地提着好像是送礼。他问:“有事吗?”女人说:“我家里出了点事,老家两个弟弟想帮忙给我报仇,谁想记错了楼号,错把你打了。今天,我是特意来道歉的。”
  
  赶紧让到屋里,女人关切地问:“伤得不厉害吧?”
  
  乐顺成说:“只伤了皮肉,内脏和骨头好像都没事。”
  
  女人突然注意到一个问题:“你还没吃饭吧?伤成这样,肯定做饭不方便,你稍等一下,我去外面买些半成品,回来给你做。”
  
  乐顺成忙说不用了,怎奈女人已经一阵风地出去了。不一会儿,提回几个塑料袋,径直奔到厨房里忙活起来。
  
  四菜一汤摆上了桌,又从带来的礼品袋里拿出一瓶白酒、一瓶红酒,斟上。女人说:“正好我也没吃,不如咱一边吃一边谈。”
  
  自然从问什么找人打人说起,女人扑哧扑哧掉起了眼泪:“大哥,你说我多傻,愣让那个丧良心的变着法把我坑了。”
  
  女人说:她叫赵艳玲,今年30岁,结婚5年了一直没有生孩子。老公说她没生育能力,偷偷在外边找了人,还生了一个小男孩。他早想离婚再娶,但表面上不露声色。结婚前,她自己就买了一套房,加上他买的,家里两套了。前些日子听说房产交易要增税,就欺骗她说,办个假离婚就能避免。结果,前脚刚离,后脚他就娶了。她气不过,和家里人说了,结果两个弟弟就来帮忙打人。
  
  说到这儿,赵艳玲问:“大哥,我看你这个家没有女人,摆设也简陋,是一直没有成家还是离异丧偶了?”
  
  乐顺成把自己的情况一说,赵艳玲不由得就抱住他放声大哭:“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当下你一杯、我一杯,不由喝了个酩仃大醉。
  
  第二天一早,乐顺成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和赵艳玲在被窝里光溜溜地抱在一起。他赶紧把女人唤醒:“这是怎么回事?”
  
  赵艳玲嗔怪:“你坏,昨晚你醉了,要走你死抱着不让,衣服都是你脱的。”
  
  乐顺成问:“我没干什么坏事吧?”
  
  赵艳玲笑着啐他一口:“还装,你那个猛烈劲儿,简直就像野兽。”
  
  乐顺成由衷地说:“真是对不起,咱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乐顺成一边和老婆偷偷相聚,一边和赵艳玲交往,不觉两个月过去了。这天,赵艳玲一进家门就兴冲冲地说:“老乐,我有好事了,你猜猜。”
  
  乐顺成说:“是不是你老公回心转意,要和你复婚了?”
  
  赵艳玲说:“我呸!他想的美。估量你也猜不出,我怀孕了!我到医院检查了,还是个双胞胎呢。你说怪不怪,我和那个没良心的生活几年一个仔都不怀,怎么和你一回就有了俩。”
  
  乐顺成诧异:“不可能吧,我都40岁了,不过偶然失足,哪就这么准,跟杨子荣似的。”
  
  赵艳玲说:“你可不能这么说,我不是个随便的人,不信咱就到医院做个DNA。”
  
  乐顺成说:“我信我信,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俩孩子。”
  
  赵艳玲说:“当然是生下来啦。”
  
  乐顺成说:“不行,做掉!”
  
  赵艳玲说:“你说得轻松,天下哪有女人不渴望做母亲的?我不但要生下他们,还要你担负起做父亲的责任,和我结婚。”
  
  乐顺成说:“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们是假离婚。”
  
  赵艳玲说:“放屁,你是假离婚,我肚里可是真孩子。我已经想好了,这婚,你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否则,我就告你强奸罪。反正孩子就在肚里,不愁没有证据。”
  
  到了这个份上,乐顺成也无奈,只有乖乖就范。
  
  一连好几个月,乐顺成也不主动给那边老婆打电话,那边打过来就敷衍。女人思虑最敏感,张俊莉就起了疑心,就带着兴师问罪、捉奸拿赃的气势来到这边的家。一进门就见屋里装饰一新,乐顺成正和赵艳玲亲亲热热对着桌吃饭,旁边还有两个大小伙子陪着。
  
  张俊莉指着赵艳玲问:“这是谁?”
  
  乐顺成吭吭哧哧不知怎么说,赵艳玲噌的一下站起来:“我是他老婆!”
  
  张俊莉气鼓鼓地说:“长本事了,这才几天,就养上二奶了。”
  
  赵艳玲理直气壮地说:“嘴巴放干净些,谁是二奶?我是明媒正娶的法定老婆。”说着,从屋里拿出一个结婚证:“看好了,这是政府发给的结婚证,我们是受宪法保护的合法夫妻。”
  
  张俊莉转而问乐顺成:“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儿?”
  
  乐顺成面带惭愧地说:“我把持不住,犯了错误。现在生米做成了熟饭,只能这样了。”
  
  张俊莉大怒:“什么生米做成了熟饭,我让你们吃不成。”说着就要掀桌子、砸家具。
  
  赵艳玲高声断喝:“住手!知道你会来闹,姑奶奶正等着你呢。欺负我家没人?老二老三,把她给我抬出去,不要伤人,扔到门外边就行。”
  
  听着张俊莉在外边又是砸门又是骂,赵艳玲从容地掏出手机拨号:110吗?我报警……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