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抢劫亲娘

抢劫亲娘

时间:2016-11-18 作者:未详 点击:

  宇通做好了头套,换好衣服,在镜子里看着自己,自认万无一失了才来到僻静的小巷里,等待母亲取钱回来实施“抢劫”。
  
  银行里,宇通的母亲淑芳正在排队,轮到她时有些紧张,毕竟是自己辛苦攒下的4万元,千万不能出差错啊。等窗口把钱递出来,淑芳粗略数了下赶紧放入包里离开银行。
  
  难怪,这是她做清洁工多年的血汗钱,第一次带着这么多的钱能不紧张吗?由于害怕出事,她双手护在胸前死死抱着包。
  
  可她却不知道,刚出银行,因为她的异常紧张,引来一双眼睛尾随着她……
  
  大街上行人稀少起来,淑芳突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刚一回头,一个戴着墨镜和口罩的男人就伸手抓住她的包。淑芳哪里肯松手,她拼尽力气抱住包并大喊:“抢劫啊……”
  
  她的喊声引来远处行人的注意,男人害怕了,突然掏出一把刀猛刺淑芳的腹部。“刺啦”一声包被撕开露出钱的一角,淑芳用带来的一件衣服急忙捂住,同时用身体压在了上面。男人见抢劫无望还惊动了路人,撒腿拐进另一条街仓皇逃离了……
  
  而淑芳抓起那件衣服捂住肚子踉跄着进了小巷,她感到疼痛,一屁股坐在路边,佝偻着身躯大口地喘息着。
  
  宇通在小巷深处等了好久不见人,便往巷口迎去,拐过弯他才看到母亲坐路边两手护着包,而他没有看到捂在腹部的那团衣服上有血在不停扩散。宇通连忙戴上头套露出两只眼睛,飞快地冲过去抢夺。
  
  淑芳恐惧万分,咬住宇通的手,宇通叫了一声,淑芳一怔,盯着对方的眼睛。宇通怕露出马脚,用力掰开淑芳的手把包抢了过去。淑芳刚站起,一阵剧痛传来,身体一阵摇晃,那件被血浸透的衣服掉在了地上,她一把抓住宇通后脑勺的头套,刚要呼救却又莫名地闭上了嘴。
  
  正要跑的宇通头套一紧,他吓坏了,千万不能让她看见自己的脸!他气急败坏地掏出刀转身向淑芳捅了两刀。
  
  淑芳的手松开了,本已血肉模糊的腹部又多了两处刀口。宇通却没有看到这些,如惊弓之鸟飞快地逃没了踪影。淑芳扑倒在血泊中,她看到一米外有个被扯断的挂坠,她爬过去抓在手里,她的预感让她浑身一震,那是她买给儿子的生日礼物!
  
  身体变轻了,眼神游离起来,淑芳似乎听到远处有警笛声传来,她颤抖着抓住地上的刀,伸出手指蘸着自己的血,在路面上写下四个字:我是自杀。
  
  两年后,宇通回来了,听说那个抢劫犯被抓,供出是杀淑芳的凶手,已经判刑。这让宇通很惊愕,明明是他杀了母亲,怎样会另有其人呢?
  
  失踪这两年,宇通很痛苦,想自首又怕坐牢,可东躲西藏的漂泊日子又让他心力交瘁,愧疚和悔恨的他每次都在噩梦中惊醒,他更恨他的女友小翠,没有她无形的逼迫,他是不会那么做的。
  
  ——小翠是个漂亮女孩,和家境贫困的宇通热恋着。一天,她的爸爸因病住院,急需一笔钱,可无论怎样努力都凑不够。她找到宇通,看到他为难的表情,才知道只有爱情没有经济基础在变故中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小翠只好冒险借了高利贷,为了尽快还贷,她打算到国外做劳务,就对宇通说:“如果你能拿出五万,我也不至于出国打工啊!”看到宇通无能为力地低下头,她失望地转身奔向机场……
  
  宇通为了留下女友,急忙赶到家偷出母亲积攒下的4万元存折,却被淑芳看见,母亲不给,他和母亲大吵一架摔门而去,等赶到机场,飞机已经起飞了。不久,就听说那次航班失事了……
  
  等了解了情况后,淑芳正准备取出钱给儿子。而宇通却不知道母亲的想法,竟筹划起“打劫”的念头……
  
  现在,看着物是人非,宇通一阵哀伤,他来到墓地搜寻着,终于找到了母亲的墓碑,他失声痛哭起来……
  
  好久,他才发现身后有些异样,一个陌生的女孩站在他身后。宇通忙问:“你是?”女孩盯着他:“你是阿姨的儿子?叫宇通?你终于回来了!”女孩“啪”的一个耳光落在了他脸上,“是不是你杀了阿姨?说!!”
  
  这一巴掌把宇通打蒙了,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真相,这个女孩怎么会……
  
  见宇通没还手也不说话,女孩接着说:“你女友叫小翠,为挣钱还贷去国外了是吧?你为了留住她逼阿姨要钱,没得到就杀了她,是不是?!”
  
  此刻,宇通虽不清楚女孩是谁,可事实真相却是如她所讲,他沉重地点头承认。
  
  女孩安静了,默默地跪在墓前,转过头看着他:“该死的是你,竟然为了女友杀死亲生母亲,现在不去自首你还等什么?”
  
  宇通慢慢站起:“我去自首,我早就该死了!”女孩又叫住他问:“你还恨小翠吗?”宇通呆滞地说:“以前恨,现在不恨了,她没有错,我妈不给我钱也没有错,错的是我……”
  
  女孩听到这,忽然哭了:“宇通,我是小翠啊!”
  
  原来,小翠乘的那架飞机起火了,飞机迫降时距离丛林很近,很多人带着火苗跳下飞机,小翠也同样,但却被大火吞噬而大面积烧伤。那家航空公司只好负责在国外统一治疗,经过多次整容,小翠变了个样回国,听说淑芳出事经过,她判断这和宇通有关系……
  
  小翠和宇通刚走出墓群,看见一个青年人闯过来,神色有些慌张地问:“你们知道陈淑芳女士的墓在哪里吗?”
  
  两人一怔,谁都不认识他!两人指向一处:“那就是。”道谢后青年径直走过去。
  
  宇通和小翠两人躲进旁边的树林里,看着那人“扑通”跪下:“妈,对不起,我是越狱看您来了,我对不住您。”青年从包里掏出香纸点燃,郑重地磕了仨头才慢慢直起身。
  
  这让小翠和宇通看得呆住了,他怎么管自己的母亲叫妈呢?难道认错了?可他打听的名字一点也没错啊!就在两人猜测时,那人竟然掏出刀刺向胳膊:“妈妈,我会好好做人的,我心愿已了,该回去了。”
  
  宇通走出树林拦住了他:“你是谁?为什么叫我妈为妈呢?”
  
  等他得知面前的宇通是陈淑芳的儿子后,他深鞠一躬:“我叫杜威,就是那名抢劫犯……可你的妈妈临终前却用鲜血写下‘我是自杀’来开脱我的罪责,我感动、悔恨,不亲自来拜祭我会在服刑期间自杀的,所以越狱来看她老人家……对不起,我死不足惜啊……”
  
  宇通呆住了,喃喃念着四个字,顿时泪流满面,他终于明白了淑芳那天为什么脸色苍白地坐在路边,更知道那四个字是为谁写的……
  
  宇通愤恨地一拳打倒杜威,接着拳打脚踢。杜威没有还手,最终被小翠拉开了。
  
  宇通知道泪水改变不了现实,他一把拉起杜威:“我也是凶手,我们回头都太晚了,我和你一起去公安局自首!”
  
  小翠叹口气,说:“看来让淑芳阿姨说对了!唉,你们知道过失伤害和过失杀人的区别吗?因为阿姨没有死,那坟是空的!”
  
  小翠的话音刚落,淑芳坐在轮椅上出现了,看到两人后眼泪止不住往下掉。
  
  宇通和杜威张大了嘴巴,等确信不是幻觉后一齐跑过去,双双跪在地上,同时喊着:“妈……”
  
  淑芳出事时,经过抢救还是失去了生命的体征。但是,在殓房中竟然苏醒过来,恰好看管殓房的老头就是小翠的爸爸。
  
  淑芳心如死灰,求老头别告诉任何人自己还活着,她不想再见到亲生的儿子。
  
  就这样,老人偷偷把淑芳接回了家,按照淑芳的意愿在公墓起了一处空坟。等小翠回来后,才知道淑芳就是宇通的妈妈,她便把始末告诉了淑芳,并说是她间接害得淑芳落到这一步的。
  
  看着小翠的自责,淑芳已死的心慢慢复活了,思念着“逃亡”的儿子,也为那个抢劫犯被判重刑而不安。
  
  经过一段时间,淑芳被小翠女儿般的照顾感动了,决定为那个抢劫犯减轻刑罚,因为她没有死。同时也希望自己还活着的这个消息,能召唤回流浪的儿子……因此,淑芳常常来到自己的“坟墓”前守候,她知道一定会有人来的。
  
  宇通和杜威两人已泣不成声,扑到淑芳的身上紧紧地抱着。
  
  警笛声由远而近,杜威抬起头:“宇通,害得阿姨这样,罪魁祸首是我,我是越狱出来的,你不要去!阿姨已经这样了离不开你的,而且没人知道这件事……阿姨,让我叫你一声妈吧!妈,对不起,我走了。”
  
  宇通跪在淑芳的脚下:“妈,我要对我的罪过负责,重新做人。”淑芳抚摸着儿子的头,欣慰地露出一丝笑。
  
  小翠看着已经走向警车方向的两人,说:“宇通,阿姨有我和爸爸照顾,我等你回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