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惹不起的小包工头

惹不起的小包工头

时间:2016-11-08 作者:未详 点击:

  今天是小张老板最最开心的日子,承建的大楼竣工了,工钱没费一点周折就分文不少地拿到了,小张老板便把他的施工队带到一家餐馆,他要好好犒劳犒劳他的员工们。谁知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原来是老妈打来的,老妈在电话里很是急促地说道:“你马上赶回来,你木根大哥上吊自杀了。”小张老板一下子惊住了,木根是他的表哥,也是个小包工头,小张老板急忙问道:“木根大哥活得好好的,干么要自杀啊?”老妈说道:“他为什么活够了,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你回来就知道了。”
  
  小张老板开车赶到姨姨家时,天还没黑,前来奔丧的人都坐在院子里吃饭,包括木根手下的员工们。木根手下的二把手大黄见小张老板回来了,便朝他招手道:“小张老板,坐到我们这里来吧。”小张老板因为人长得小,大家就管他叫小张老板。小张老板坐到大黄身边,便急不可耐地问道:“木根大哥为什么要自杀啊?”大黄深深叹了口气:“咱们席阳县有个姓杨的老板找到木根大哥,说他承建了县第二中学、第三中学,要木根大哥去他那里承建,承建的方式是:包工包料,承建一层,就付一层的钱,现在是建第二中学的第五层,也就是最后一层。木根大哥就跟他签了合同。我们把最后一层、包括封顶全部完工后,杨老板并没有履行合同,他说他现在手里没有钱,等第三中学建成后再付给我们钱。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个杨老板心狠手毒,这座楼他就是以同样的方式承包给了好几个施工队,结果谁也没有拿到工钱,就连料钱都没有拿到,找哪个部门都不好使,原来他的大舅哥就是咱们席阳县的县长。也许木根大哥命有此劫,那几天我们施工队里有三个人的父母因病住院,还有两个人父母去世,都急等着用钱。那天晚上,木根大哥喝了多半宿的酒,等天亮时我们才发现他上吊自杀了。”大黄说完,一行眼泪就掉了下来:“小张老板,看在你跟木根大哥的情分上,就把我们这帮人收下吧,不然我们这帮人可就树倒猢狲散了。”
  
  小张老板沉思了一会儿后便点点头,然后问大黄:“杨老板把第三中学转包出去了吗?”大黄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大家都知道该死的杨老板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了,谁还会再上当受骗啊!”小张老板眼睛一转,便对大黄说道:“今天晚上你就去县城,一定要找到杨老板,就说我想承建第三中学,条件是:我们只管承建,料他负责,工钱等大楼完工后再付。”
  
  大黄和同桌吃饭的工友全都惊住了,大黄瞪着牛一样的大眼看着小张老板:“你一口酒还没喝呢,怎么就说出醉话了呢?你这不是明摆着找人家骗你吗!”小张老板微微一笑:“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你只管去办就是啦。”大黄是个忠厚老实之人,他绝不可能瞪眼看着小张老板往火坑里跳,杨老板害死了木根大哥,绝不能再让他害死小张老板啊!大黄便偷偷用手掐了一把坐在他右边的工友,工友心领神会,便以要酒为名,离开酒桌。
  
  不一会儿,小张老板的老妈拽着小张老板的妻子,妻子怀中还抱着孩子便走了过来,老妈很是生气地说道:“怎么,听说你还要到那个该千刀万剐的杨老板那里承包工程?你就是不管你妈,你也该管你老婆孩子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母子俩怎么活?就像你这没心没肺的大哥,腿一蹬头一歪就撒手走了,老婆孩子就不管啦。”老妈说着,竟“呜呜”哭了起来,小张老板的妻子孩子也跟着哭起来,小张老板赶紧安慰老妈:“好啦,好啦,我听老妈的话,坚决不跟那个该千刀万剐的杨老板打交道还不行吗?”老妈被拽走之后,小张老板狠狠瞪了一眼大黄:“我知道你是个老实忠厚的人,你一心一意为我好,我就不计较了。我在外面闯荡几十年了,没有一个赖皮老板敢赖掉我一分工钱,我实话跟你说:我有绝对把握不但让该死的杨老板乖乖付给我们工钱,而且我还会让他把拖欠你们的工钱乖乖付给你们。”大黄和同桌的工友听了小张老板的话,就像听到了一声惊雷,全都愣在了那里。
  
  当天晚上,大黄就去了县城,很快就跟杨老板联系上了,杨老板因为招不到承建人,嘴都已经急出了泡,他让大黄赶紧告诉小张老板,可以马上过来跟他签合同,小张老板更是急性子,连夜去了县城,他们在“幽闲岛”茶馆见了面,经过一番的讨价还价,最终签成合同。
  
  小张老板跟大黄离开“幽闲岛”后,高兴得已经合不拢嘴的杨老板狠狠拍了拍他的助手柳留的肩膀:“民间有句话说得好:有福不用忙,无福跑断肠,你我都想象不到,傻子会自己送上门来。”柳留也高兴不已:“他就是一块放在案板上的肉,任凭大哥随意宰割。”
  
  第三中学的校址选在郊外,这里离居民区较远,晚上施工并不影响居民休息,小张老板的施工队便24小时连轴转,仅仅用了四个月,第三中学的教学大楼就竣工了。竣工这天,杨老板叹着气跟小张老板说道:“实在对不起,我现在手里实在没有钱,等教委把钱全部划给我,我就把工钱全部付给你,行吗?”小张老板问道:“估计教委什么时候能把钱划给你?”杨老板说道:“什么时候划给我,我就什么时候付给你们!”
  
  半个月后,小张老板领着大黄找到杨老板,小张老板对杨老板说道:“我托朋友去教委问过了,教委已经把款全部划给你了。”柳留抢先说道:“小张老板,真是对不起,我们现在是亏本经营,拆东墙补西墙,我们已经把款还给了先前欠下的工钱和材料钱,过几个月就还你们,行吗?”小张老板板起脸来:“我是跟杨老板说话,你没有资格插嘴。”杨老板“哈哈”一笑道:“他是我的助手,他说的话自然就代表我啦。刚才柳留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不是不给你工钱,只是我们现在没有钱,你只能等了,你要是实在等不了,可以到法院起诉我们。”让杨老板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张老板竟然“哈哈”大笑起来:“杨老板,不就几百万元的工钱嘛,我不要了,权当我交了大哥这个朋友行不?”杨老板、柳留一下子惊住了,世界上难道真就有这样的好事吗?小张老板见杨老板惊成这样子,忍不住再次“哈哈”大笑起来:“小弟不但把这几百万元的工钱送给大哥,小弟还有比这几百万元工钱更贵重的礼物赠送给大哥。”小张老板说着,就把随身带着的一只包交给了杨老板,然后领着大黄拂袖而去。
  
  杨老板把包递给柳留,柳留打开包一看,里面装着10张光盘,柳留按照光盘上的标号,将标有1的光盘先放进电脑里,杨老板看着看着,脑门上的汗就开始冒了出来,10张光盘还没看完,杨老板不知是因为汗流得太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竟然虚脱了。原来,光盘里录制的是:小张老板在打地基时,竟然是用炉灰渣子;在打结构柱时,结构柱上的钢筋竟被剪去了多半,这是地地道道的豆腐渣工程!小张老板在里面很是心平气和地说道:“杨老板,你能豁出去死,难道我还不能豁出去埋吗?我把这些视频发到网上,这教学楼就得推倒重建,我只失去了几百万元的工钱,可你却要失去几千万,而且还会把你的大舅哥拉下马,到时候咱们俩一起去坐牢,怎么样?你要是不想失去几千万,也不想把你的大舅哥拉下马,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我的手机号码是:13188370796。”柳留赶紧对杨老板说道:“咱们马上给小张老板打电话,千万不能让他把视频发到网上,不然,我们可就要多惨就有多惨了!”杨老板狠狠抽了自己一记耳光:“我一直认为我比那些小包工头胆子大,比他们狡诈,没想到这个该死的小包工头胆子居然比我还大,比我还狡诈!”
  
  杨老板赶紧掏出手机,给小张老板打电话:“你好!我是杨老板,咱们马上到‘悠闲岛’茶馆见面好吗?”只听小张老板说道:“去‘悠闲岛’茶馆我看就免了吧,你马上把我们的工钱、包括木根大哥的工钱,全都打到我的账户上,咱们俩从现在起,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老死不相往来!”杨老板乖乖地按照小张老板的要求,将钱分文不少地打到了他的账户上。
  
  这天上午,小张老板在工地上跟大黄正在合计如何加班加点的事,一辆警车开了进来,一个高个警察走到小张老板跟前,问道:“请问谁是小张老板?”小张老板不由得一惊:“我就是,你们是……”高个警察掏出证件:“我们是凤梨市刑警大队的,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小张老板被警方带到凤梨市刑警大队,有三名警察负责讯问,其中就有高个警察,高个警察问道:“席阳县第三中学的教学楼是你承建的吗?”小张老板老老实实回答:“是!”“质量怎么样?”小张老板回答:“质量没有任何问题!”高个警察盯着小张老板:“请你再说一遍!”小张老板一字一句地回答:“质量没有任何问题!要是你们发现什么地方有人为造成的质量问题,你们可以枪毙我!”三个警察不由得一愣,高个警察拿出10张光盘,冲小张老板说道:“用不用把这些光盘放给你看看啊?”小张老板先是一惊,接着便摇了摇头:“这光盘是我录制的,我知道里面录制的内容,我不用看。”高个警察双眼一眨不眨地乜视着小张老板:“你刚才不是说你承建的教学楼不存在人为的质量问题吗?难道你这不是典型的豆腐渣工程吗?”小张老板没有说话,他从包里掏出10张光盘,交给高个警察:“请你们把这10张光盘看完后,我们再交流可以吗?”高个警察将光盘放进电脑里,看完光盘后,三个警察全都怔住了:视频显示,小张老板把用炉灰渣子铺垫的地基,又都挖了出来,改用了石料;把剪去钢筋的结构柱推倒,重新建结构柱,这次的结构柱全都使用了整条的钢筋。高个警察怔怔地看着小张老板:“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小张老板深深叹了口气,说道:“我们这些农民工,起早爬半夜,撅腚弓腰干完工程,顺顺利利拿到工钱的时候少而又少,而拿到自己应该得到的工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于是我就想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招法,这是我十几年前就录制好的,遇到无赖老板,我就把光盘送给他,有的老板看了这光盘,都吓尿裤子了。我的这个招法,没有其他目的,就是逼无赖老板付给我们工钱,我没跟无赖老板多要一分钱。”高个警察看着小张老板:“就因为你这个招法,差点害出人命来!”小张老板一愣:“怎么会害出人命来?”高个警察说道:“杨老板把钱汇给你,仅仅过了一个月,他就收到一条短信,要他给一个账号汇去300万元,否则就把这个豆腐渣工程曝光。杨老板仔细一分析,这个向他敲诈的人不应该是你们,因为这事真被曝光了,你小张老板同样要坐牢,钱已经给你了,你不可能冒着去坐牢的风险来敲诈他,他想来想去,一下子就想到了柳留,于是就把柳留抓起来进行严刑拷打,柳留只好承认了。杨老板知道留下柳留后患无穷,就一不做,二不休,把柳留装进编织袋里,编织袋里再装进石头,连夜把他拉出县城,把他拉到乡下,从悬崖上丢进了河里。谁知柳留命不该绝,悬崖下正好有人在那里养鱼,他被挂在了网带上。柳留就到市局报了案,杨老板已经被抓起来了,他的大舅哥县长也被停职,正在接受审查。”高个警察说完,便给局长打电话,把讯问的情况向局长做了汇报,局长告诉他:暂时可以把小张老板放回去,市里马上派专家去彻查,要是他承建的教学楼不存在人为的质量问题,他就没事了。”
  
  小张老板走出刑警队,高个警察看着小张老板的背影,不由得感叹道:“现在的小包工头还真是不好惹啊!”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