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不信给他整不到个爹

不信给他整不到个爹

时间:2016-11-03 作者:未详 点击:

  这天,局长牛政权的弟弟来了,牛局长让办公室主任刘须作陪,中午在南方大酒店吃饭。席间,牛局长跟弟弟共叙手足之情,几杯酒下肚,牛局长感叹小时候家里穷,父母为把他们养大成人吃了不少苦。现在他们条件好了,可父母却早已不在人世了,享不到他们的福了。牛局长说着说着流出了眼泪:“更痛心的是,现在连张父母的照片都没有!”
  
  刘须听了,也是一脸痛惜的表情,他一边劝慰牛局长,一边打主意。看来牛局长是个孝子啊,那么,自己能不能想办法弄到一张牛局长父母的照片呢?
  
  刘须善于巴结、侍候领导,深得历任局长的赏识和重用。局里有两个副局长快到了退休年龄,前任局长跟刘须说过,他正在市里帮他活动,准备提拔他当副局长。谁知前任局长很快被调走了,牛政权是新来的局长。刘须对牛局长像对待历任局长一样,鞍前马后地侍候着。可无论怎样尽心尽力,却得不到牛局长的宠爱。这里边有原因的,牛局长来时,从原单位带来了一个亲信,他在着力培养那个亲信。刘须担心,这样下去,不仅当不上副局长,怕是连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也要被人取而代之。但如果他能弄到牛局长父母的照片,把它献给牛局长,这要比送个金元宝还来劲儿,牛局长一定会对他倍加感激的,这样才能重新巩固他在单位的地位。可让刘须为难的是,连牛局长自己都无法弄到父母的照片,他能弄到吗?
  
  刘须经过打听,得知牛局长的老家在城北50里白果树村,他就是在那个村长大的,考上大学才出来的。“十一”长假,刘须没有出去旅游,一个人专程来到白果树村。在村头,刘须遇上了一个老人,他先向老人敬了支烟,接着和他攀谈起来,故意环视四周,感叹道:“白果树村依山傍水,好地势好风水啊,你们村一定出了大官吧?”
  
  老人笑道:“听说牛政权那娃子现在到市里当局长啦,以前在县上当书记。”
  
  刘须故作惊讶,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那牛局长的父母一定仪表堂堂,跟常人不一样吧?你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他们,一睹老人家的尊容和风采,也好让我跟着沾沾仙气。”
  
  老人叹道:“可惜他们老两口早已不在人世了。”
  
  刘须作出一脸惋惜的表情:“那能不能找到一张老人家的照片?也好让我一睹尊容!”
  
  老人说:“牛局长和他弟弟都在外边工作,家里已经没人了。人都没有了,哪还有照片啊。再说了,那个时候都穷,谁还有心思照什么相啊!”
  
  刘须知道,那个时候穷是真,但不等于因为穷就不照相了。在农村,谁家没几张旧照片啊!他说:“牛局长家里没人了,照片当然不存在了。可是他们要好的邻居家会不会保存有他们的照片呢?”看老人摇头,刘须恳求道:“大伯,你帮我想想好吗?”
  
  老人手抓着头皮说:“抱歉,实在想不起谁家有他们的照片。”
  
  刘须在失望之余扔给老人一包香烟,说耽搁他做事了。接着朝村里走,走不远又被老人叫住了。老人说他想起来了,好像张栓家保存有牛局长他爹的照片。刘须顿时喜出望外,心想即使没有他二老的照片,就是有一个人的照片也好啊,把它献给牛局长也足以让他对自己心存感激,刮目相看了。他问过张栓家在村上的住处,谢过老人,赶紧朝村上走去。
  
  刘须在村上很快找到了张栓家。他向张栓说明了来意,张栓想了想说,以前好像有过牛局长他爹的照片,现在不知还有没有,他说去屋里找找。张栓进屋好一阵子翻箱倒柜,最后拿出一张发黄的旧照片递给刘须:“总算找到了,这就是牛局长他老爹。”
  
  刘须接过照片,上边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身土衣土布装扮,老实中透着精明。
  
  刘须如获至宝,恨不得马上据为己有。他拿着照片爱不释手地跟张栓说:“大哥,那照片送给我好吗?我真是太喜欢了!”
  
  张栓惊疑地看了刘须一眼,问他跟牛局长的老爹是什么关系。刘须不敢说出他是牛局长的下属,怕人家知情后有想法,就说:“我跟他老人家素不相识,不过他长得像我爹,我爹死得早,我想把他老人家当成我亲爹敬奉在家里。”
  
  张栓为难道:“牛局长的亲爹生前和我好得就像一个人,所以我才保存有他的照片,怎么能随随便便地送人呢。”
  
  刘须说要掏钱买,张栓说买也不行,他不卖。刘须想,看来不花大本钱是不行了。从钱包里数出十张人民币:“这是1000元。”看张栓还在犹豫,他就把钱强塞到了对方手里。
  
  就在张栓半推半就的时候,他儿子从田里回来了。张栓的儿子才从外边打工回来,是回来帮家里收秋的。张栓的儿子是见过世面的人,他看刘须是城里人,又知道他要的是牛局长老爹的照片,知道他有大用。他把照片要回来,又把那一千元塞回到刘须手里:“他老人家是我老爸的朋友,把它卖给你,那不是出卖朋友吗?再说了,我家也不缺这1000块钱。”
  
  刘须听对方的话音,知道他是嫌给钱少了,就问:“那你开个价吧,到底想要多少钱?”
  
  张栓的儿子说:“一张旧照片,不值钱的,但也不是卖货。”
  
  刘须故意将对方的军:“不是卖货我也要买,你说要多少钱吧!”
  
  张栓的儿子说:“我要5万,你肯买吗?”
  
  刘须心里“咯噔”一声,笑道:“玩笑了,玩笑了。”
  
  刘须说完转身就走,故意欲擒故纵。不出所料,走不远就被张栓的儿子叫住了,让他给个价。刘须只给5000。张栓的儿子说:“你知道这是谁的照片吗?这可是牛局长他老爹的照片啊!牛局长年轻有为,以后还要当市长、当省长呢,这照片留着可是文物啊,以后怕是价值连城呢。”
  
  经过艰难的讨价还价,最后以2万元成交。刘须咬了咬牙,心想2万就2万吧,只要能讨得牛局长的欢心,换来他对自己的重用,花再多的钱也值得!刘须当时没带那么多钱,先交了1000元订金,第二天才把2万元送到。
  
  刘须在去见牛局长之前,先洗了个热水澡,穿上笔挺的西服,把牛局长老爹的照片装进一个精美的黄缎宝盒里。他捧着黄缎宝盒走进牛局长的办公室,神情庄重肃穆,像虔诚的佛教徒捧着佛祖的舍利子那般神圣。牛局长见刘须这般模样,笑道:“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得到什么价值连城的珍宝了?”
  
  刘须一脸神圣地说:“牛局长,说出来您可别激动啊,这是我经过多方寻觅,也是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方才得到的,就赶紧给您送来了!”
  
  牛局长也被刘须的情绪所感染,一脸肃穆地问:“快说那是什么圣物?”
  
  刘须先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道:“是令尊大人的照片。遗憾的是还没寻觅到您母亲的照片,不过我以后还会尽心尽力去寻访的!”
  
  牛局长用颤抖的声音问:“真的?”
  
  牛局长双手接过黄缎宝盒,先对着宝盒拜了三拜,这才小心翼翼地打开宝盒。这时候站在一旁的刘须想,当牛局长看到他老爹的照片时,一定会对他表示感激之情的,接着会对他有所承诺,表示对他的信任和重用。但是让刘须万万想不到的是,当牛局长打开黄缎宝盒,看到里边的照片时,顿时勃然大怒。可是作为局长,还是有节制的,没有把宝盒和照片摔到地上,而是啪一声放在了办公桌上,大声责问刘须:“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刘须被吓破了胆,带着哭腔说:“是从您的老家白果树村弄来的。”
  
  牛局长拍着桌子说:“乱弹琴,你给我滚出去!”刘须要走时,牛局长抓起办公桌上的黄缎宝盒连同里边的照片砸向了他:“把这也带走!”
  
  刘须从地上捡起宝盒和照片,落荒而逃。
  
  刘须百思不得其解,牛局长的老家明明是在白果树村,这张照片又是从白果树村弄来的,村上人又都指认照片上的人千真万确是牛局长的老爹,他一时弄不明白到底错在了哪里。
  
  第二天,刘须又来到了白果树村,找到了张栓,问他这到底是不是牛局长老爹的照片。张栓说:“千真万确,爹还有假的吗?不信你拿着照片找村上其他人问问。”
  
  刘须不得已向张栓道出了实情,说他是牛局长的下属,得知牛局长是个大孝子,那天又见牛局长在弟弟面前流着泪说现在连张父母的照片都没有。所以他才来寻访牛局长父母的照片的。可是当牛局长看到他呈上的照片时,不仅对他没有一点感激之情,而且勃然大怒,还把他赶了出去。刘须说:“如果这是牛局长老爹的照片,他能对我这样吗?”
  
  张栓突然想到了什么,指着照片说:“是牛局长的老爹不假,不过是他的后爹啊!”
  
  原来是这样,牛政权的出生地是在离此十里的白沙河村,十岁那年他亲爹死了,母亲带着他和弟弟改嫁到了白果树村。据说牛政权当时对他这个后爹很不友好……
  
  刘须没想到情况会是这样,呆了半天埋怨张栓道:“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啊!”
  
  张栓说:“你又没说这是送给牛局长的,你也没问这是牛局长的亲爹还是后爹。再说了,后爹也是爹啊!”
  
  刘须后悔得真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捶胸顿足道:“我这是何苦呢!”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