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跪茶

跪茶

时间:2013-10-26 作者:未详 点击:

  马嫣红祖居北京,家庭条件优裕,又是独生女,所以,她选对象也就东挑西拣,最后选中一个硕士研究生,她亲昵地叫他“硕哥儿”。
  
  要结婚的时候,硕哥儿坚持婚礼要在他的家乡农村举行,以报答他父母的养育之恩。要知道,现在一个农家孩子要完成高等学历,全家人得操多少心、费多少神、花多少钱啊,回老家结婚,只是给他们一点心理安慰,满足一下他们那点可怜的光宗耀祖的虚荣心。
  
  马嫣红没有办法,她爱她的硕哥儿,只得听从于他。硕哥儿的家很遥远,路上,他跟马嫣红讲了家乡的风土习俗:他的老家是一个茶乡,据说,是乌龙茶最早最正宗的发祥地,北山有个茶仙洞,据说茶仙就住在那里,所以,当地人们结婚的时候,要用上好的乌龙茶,头一杯茶,新郎新娘跪着举过头顶,然后倒在地上,以敬茶仙。敬完茶仙,接着还要给亲戚中的长辈跪着敬茶,长辈要给你茶钱,一般都是十块二十块的,你也得跪接。
  
  十块二十块的还得跪着接?马嫣红说她不干,从小连自己的爷爷、奶奶、父母都没跪过,还跪外人?打死也不干!男儿膝下有黄金,女子膝下有铂金哩,跪茶这一项免了!
  
  硕哥儿有些为难地说:“其实,也不用跪很多,一般都是选十位德高望重的长辈,等着你去敬茶。选择十人敬茶,也就是取个吉利,预祝小两口将来十全十美的意思。咱要是不跪茶,乡里乡亲保准笑话咱,刚跳出农门就忘了本,咱跪一跪,又掉不了半根毫毛。”
  
  马嫣红说,这事没商量,不跪就是不跪,打死也不跪,给多少钱也不跪!硕哥儿心中不快,不再言语,马嫣红怕她的硕哥儿不高兴,她一边逗他开心,一边想着办法,最后她说:“要不这样吧,咱可以敬茶,但不跪着敬。咱收了长辈十块二十块的茶钱,再一一回敬他们一个两百元钱的红包,算是孝敬他们的,也堵住别人的嘴,不能笑话咱,这样行吗?不就赔上两千块钱嘛!”硕哥儿点头说:“行。”
  
  结婚那天,因为事先说好了,敬茶的时候,十个长辈在屋前坐成了一排,硕哥儿把壶,马嫣红持盏,从左首开始一一敬茶。
  
  到了一个叫七爷爷的面前,这七爷爷就是不接茶杯,他微微笑着说:“你孝敬我多大的红包也不行,必得按规矩跪着敬茶!”
  
  马嫣红早就从硕哥儿口中知道了这个七爷爷,他是硕哥儿家的恩人。硕哥儿的祖上是“地主”,有着三座茶山和百亩良田,七爷爷是他家的长工,因为硕哥儿家仁义,七爷爷也有图报之心,从土改开始,七爷爷就护着硕哥儿他们家。这样一个恩人,马嫣红自然不敢轻视,她满脸笑容地说:“七爷爷呀,你孙媳妇从小腿就有毛病,膝盖骨没长好,只要一跪,保准半年不会走道儿……七爷爷啊,您喝了这杯茶,我孝敬你两个红包。”
  
  这一招还真管用,七爷爷也不会忍心让人跪残废了吧?就这样,婚礼顺利地进行了下去,等到吃喜宴的村人陆续地散去,天色已近黄昏,接下来的大事,就是晚上闹洞房了。硕哥儿自然知道乡下闹洞房的厉害,什么新郎和新娘要在灯下当众亲嘴搅舌头,甚至还要新郎当众扒新娘的衣服给大伙看,不扒,新郎就要挨打,反正借着喜庆劲儿,年轻人愿意怎么闹就怎么闹,你还不能翻脸,人家都是来给你贺喜的,你不能不知道好歹吧?可硕哥儿的妻子是京城来的“千金小姐”,哪能受得了这些?
  
  硕哥儿跟媳妇说了这事,两人商量着决定玩它一个新郎失踪计,家里只留下一个京城里来的媳妇,看你们怎么闹!可藏哪儿呢?硕哥儿又想起了七爷爷,七爷爷在村里德高望重,说一不二,年轻的后生也都敬畏他,藏在他家,把门一关,谁敢去搜查?
  
  于是,硕哥儿早早地去了七爷爷家,说了他的来意,七爷爷却摇了摇头,说:“不行啊,现在的年轻人,我也管不了;再说人家图个喜庆气儿,没啥歹意,他们要是撬门破窗地进来把你带走,我也没办法……要不这样吧,北山的茶仙洞,你是知道的,那是个迷洞,一般人是不敢进去的。我呢,以前进去过两回,我把你送到那儿,等过了半夜,年轻后生都散去了,我再去把你接出来,怎么样啊?你敢不敢进那洞里呀?”
  
  硕哥儿一咬牙,说:“敢!”七爷爷泡了一壶上好的乌龙茶,他说,自古以来,要进茶仙洞的人,必得在洞口给茶仙跪敬一杯茶,进洞以后才不至于迷路走不出来,要知道,那洞七岔八岔的,以前就有人没能走出来。
  
  七爷爷孤身一人生活,家里的一只老母狗正好下了一窝小狗,临出门的时候,七爷爷当着老狗的面,从狗窝里捧起一只小狗崽,让硕哥儿抱着离开了家。
  
  七爷爷领着硕哥儿到了茶仙洞,敬茶进洞,打着手电往里走了好多路,怕的是离洞口太近,容易被那些人找到。七爷爷叮嘱硕哥儿,抱着小狗,在洞里老实待着,等他来接应,千万不要自个儿出去,免得走迷路了,饿死在洞里,没法跟孙媳妇交待。
  
  晚饭之后,听说跑了新郎,村里的年轻人闹翻了天,只听见摩托车声响成一片,那些愣头愣脑的男孩骑上摩托,车后座上载着女孩,挨家挨户地搜查,那阵势杀气腾腾的,一直折腾到深夜,实在找不到新郎,所有年轻后生这才懊恼地偃旗息鼓,各自回家睡觉去了。
  
  乡村的夜终于静了下来,可是,新娘马嫣红左等右等,还是不见硕哥儿回来睡觉,她一个新媳妇,也不好去问公公婆婆,更不好深更半夜去跟七爷爷要人吧?打硕哥儿的手机,又是关机。马嫣红很生气,等到天亮以后,打听着找到七爷爷的家,七爷爷正在喂猪,他一拍脑袋,说:“哎呀,人老了真是不中用啦,昨晚回来睡了一觉,竟忘了去茶仙洞把那孩子接出来!”马嫣红一听急坏了,可七爷爷还是不紧不慢的,他泡了一壶好茶,牵着他家的老母狗,领着马嫣红去了北山的茶仙洞。在洞口,七爷爷先跪着敬了茶仙一杯茶,让马嫣红也跪敬一杯,告诉她,不跪敬茶仙的人,进了这茶仙洞肯定出不来。
  
  可是,马嫣红却浅笑着说:“我不信仙不信神,这样一个传说,何必当真呢?你七爷爷进去能出得来,还能把我扔在里面?”这丫头够倔,她就是不敬这茶!
  
  七爷爷领着马嫣红进了洞,到了昨晚安置硕哥儿的地方,却不见了他的踪影,马嫣红急得眼泪汪汪的,可七爷爷还是不紧不慢的,他拍了拍老母狗,让它在前面带路,走了好多的分岔洞,终于找到了硕哥儿,因为七爷爷事先让硕哥儿抱着小狗崽,老母狗的鼻子可灵着呢,它找到了小狗崽,自然也找到硕哥儿了。
  
  他们走出茶仙洞,就在这时,七爷爷停下脚步,说:“咱们还得进洞。”硕哥儿惊异地瞪大了眼睛,七爷爷接着说:“因为洞里藏着你们家的祖传宝物,我得出了洞,重新进去,才能认得该走哪个岔洞,找到我藏宝的地方。你们挺奇怪,好像我在说聊斋是不是?”
  
  七爷爷顿了顿,对马嫣红说:“其实呢,昨晚我把你丈夫送进洞里,真正的原因是我要试试他,看他有没有胆略,你丈夫不听我的劝告,不是待在原地等我来接,而是试着自己走出来,说明这小子有种,是个男人;再说你这孙媳妇吧,不信神不信仙,也是一个有主心骨的人儿,这我就放心啦……”
  
  硕哥儿和马嫣红默默地站着,眼睛全盯着七爷爷,直勾勾地看着,他们在等着有关“祖传宝物”的下文。
  
  七爷爷接着说道:“你们太爷爷临死的时候,把你们的祖传宝物交给了我,是两锭金元宝和一张家谱。那金元宝一锭是老秤八两,也就是现在的半斤,两个元宝正好是一斤哪!你太爷爷嘱咐我,不能把这东西交给你们的爷爷和爹爹,因为你爷爷和爹爹让一次次的运动批斗吓破了胆,是守不住这份家传宝物的。你太爷爷让我把宝物交给曾孙辈,现在看来,你们行!如今的世道也太平了,你们成了家,又是长房长孙,我得把东西交给你们了。”
  
  七爷爷领着两人重新进洞,走了五道岔洞,在一处洞壁上撬开一块石头,拿出一本家谱和两只金元宝,递给硕哥儿,说:“你们家的规矩是,这俩金元宝永远不能卖,要和家谱一块传下去,这叫黄金家谱,现在就交给你这房长孙了……”
  
  硕哥儿刚要伸手去接,马嫣红一巴掌把他打了回去,神色严肃地对硕哥儿说:“跪接!七爷爷这样的人值得跪!”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