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燃烧的桥

燃烧的桥

时间:2017-08-24 作者:未详 点击:

  老方默默地坐在院子里,夜黑得如漆般浓厚,老方吧嗒吧嗒抽着旱烟,一明一暗的火光映照着老方的面孔也如夜般黑。儿子小闯房间内传出呼呼噜噜的打鼾声,给死般寂静的小院增添了一点活气。
  
  老方“啪”“啪”两声,重重地磕掉烟袋锅里的烟灰,把烟袋朝腰后一别,像突然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大踏步出了院子,向村西头走去。
  
  村西头有一条河,淙淙的流水声离老远都能听得见。小河不宽,也就10来米,就这窄窄如一叶弯刀的小河,把方林村一劈两半。河西是西方林,河东是东方林,老方就住在东方林。
  
  打老方记事起,这条小河就是这样不停地流淌着。东西方林村的人,虽然隔河能看见对面人鼻梁上的灰点,能听清对面人嘴里哼哼的小调,但是,若想串个门,走个亲戚,还得南行5里地,方能绕过小河。
  
  一日,老方和村主任商量,想在河上修座桥,再收个过桥费,既方便了乡亲们,又给自家增加了收入。村主任听后十分赞同:“好事呀,村里支持,商品经济嘛,收费也合理,就许他公家的桥收费?”
  
  夜里的木桥横躺在河面上,寂静、孤单。老方伸手摩挲着木栏杆,粗糙的手掌如沙布一样在栏杆上摩擦出沙沙的响声。老方感觉有泪水从眼眶里流出,他的心在难过,往事一桩桩一件件如桥下的河水滚滚涌来。
  
  村主任的話让老方吃了定心丸,他领着小闯甩开膀子大干了起来。打桩、架杆、铺板……老方和小闯大干了两个月,老方的腰累弯了,小闯的脸晒脱了皮,累死了一头毛驴,用散了一架平车,花费了万余元,爷俩总算在河面上架起了一座木桥。
  
  木桥通行那天,万字头火鞭在桥头噼里啪啦炸响,东西方林村的人都赶来看热闹,说笑声、嬉闹声在木桥上回荡、盘旋,久久不散。他们在桥上走过去又走过来,像平生第一次见到桥,是那样兴奋,那样喜悦。
  
  “老方,这次你可给乡亲们办了件好事,你积大德了。”
  
  “今后,我们去你们东方林就近多了。”
  
  “我们去你们西方林也省力多了。”
  
  “哈哈……”
  
  看着乡亲们兴高采烈的高兴劲,听着乡亲们不绝于耳的夸奖声,老方心里比喝了蜜还甜,看来这力气没白费呀!
  
  免费试通行3天后,小闯就在桥头挂了一块木牌,上面写着收费标准:行人过桥,一人一次0。5元;骑自行车过桥,一次1元;骑摩托车、电动车过桥,一次1。5元;拉平车过桥,空车2元。重车和其他车辆禁止过桥。
  
  当小闯在桥头真的收起钱后,不愉快的事就跟着一桩桩发生了。
  
  “小闯,好小子,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你五婶,为了钱,连自己人都不认了?”五婶指着小闯的鼻子狠狠骂了一通。
  
  “老方,行呀,居然也敢收我的钱,当初要不是我点头,你能修桥吗?我也不在乎这5毛钱,给你,让小闯给你买纸钱吧。”村主任阴阳怪气地连讽刺带挖苦,老方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几天都没消褪。
  
  收费只实行了一个月,东西方林村的人都让爷俩得罪完了。过去见面嘻嘻哈哈有说有笑的人,如今见面像仇人般冷漠。
  
  老方和老顺头在村中走个头碰头,老方主动和老顺头搭话,老顺头扭过头理都不理老方。当两人错过身后,老方却听见了老顺头嘴里发出的“呸”“呸”声。头天,老方收了老顺头5毛钱,惹得老顺头破口大骂老方:“小时候要不是我拉了你一把,你早从树上掉下摔死了,没良心的东西!”
  
  今天,小闯向小强收钱,小强说:“小闯,你也太认钱不认人了。我过去帮你们家种地、收麦子,都没要一分工钱,今天我走个路你还想收买路钱,你他妈的是土匪是强盗?”小强一抬脚,“喀嚓”一声,一根栏杆立马断成两段,“嗵”“嗵”落进了河里。小闯的心也随之“咚”“咚”两声沉了下去,泪水从他眼里扑簌簌滚出,也落进脚下的河水里。小强骂骂咧咧地走过了桥。
  
  晚上吃饭时,小闯特意多喝了几杯,他醉醺醺地冲着老方吼道:“明天,我就一把火把桥烧了!我不干那挨骂的事了!”
  
  “汪汪……”西方林传出一阵狗叫声,一个人影急匆匆向东方林走来,当人影在桥上与老方擦肩而过时,来人说话了:“老方,晚上还收费,心也太黑了吧?”
  
  望着远去的人影,老方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拧开随身带来的塑料壶,把壶里的液体洒在了桥上,一股刺鼻的汽油味立马弥漫在桥面上。老方“嚓”的一声划着一根火柴,颤抖地把火柴抛向桥面,“轰”的一声,火苗蹿起老高,火焰越烧越旺,烧着了木板,烧着了栏杆,还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响声……
  
  熊熊火光把河面映照得通红,如夕阳坠入河中。火光也映红了岸边的老方,泪水沿着老方的面颊蜿蜒流下,在火光照耀下闪着晶莹亮光。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