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西点女生

西点女生

时间:2017-08-28 作者:未详 点击:

  芸芸是个懂事的小姑娘,晓得家境困窘,晓得妈妈总是生病,晓得爸爸在里弄加工组干活收入微薄,更晓得爸爸妈妈都下乡插过队好不容易才回城的。所以一样是独生子女,芸芸却从小就像个钟点工,什么家务活都做。洗衣服的时候,芸芸把隔壁奶奶家的衣服拿来,一起放进洗衣机;拖地板的时候,她会把奶奶家的地板也顺带抹干净。奶奶说几个孙子孙女中,芸芸最会做人,将来肯定最有出息。奶奶有三个孙子两个孙女,有读普通中学的,也有读区重点市重点的,但奶奶还是最喜欢芸芸,她说“从小看八十”。
  
  芸芸的爸爸排行老三,大家都叫他三叔。三叔遗憾自己碰上了“文革”不得读书,改革开放后看到文凭吃香,就盯住芸芸读书,要她考高中、考大学,将来找个好饭碗。无奈芸芸好读书不求甚解,弄得三叔成天摇头叹气。
  
  芸芸从小最喜欢动手,爷爷的盆景假山上的小桥儿、小亭子、小渔樵和小舟子,都曾被她拿下来重新安置过,这可把讲究布局与意境的爷爷惹得火冒三丈,隔三岔五要发作一回。
  
  芸芸有主意。初中毕业后的她经过深思熟虑,报考了一所职校,专业是西点系。
  
  这个烹饪兼西点职校在上海蛮有名气,收费也蛮贵,不过学期不长,两年。三叔虽然看重高中和大学文凭,可也很在乎女儿的自主选择,他帮芸芸买了一个大的电烤箱和五花八门的西点工具:厨房秤、量杯量匙、电动打蛋器、上浆刷、刮刀、梯型刮板、面粉筛、林林总总的蛋糕模……让她在家操练。芸芸家不大,里里外外一摆放,弄得像个实验室。每次只要叮叮当当的操练声响起,奶奶就会站在窗口朝厨房里张望,像老鹰看小鹰。
  
  三叔家开始频频改变传统的一日三餐,以消化芸芸的作业——它们是小甜饼、冰淇淋蛋糕、三明治、泡芙、拿破仑、吐司、蛋挞……还有羊角、长棍、圣代……三叔吃得甜甜腻腻的,暗地里苦笑自嘲。三叔平时喜欢喝点小酒,炒几碟地道的上海小菜,视此为人生一乐。现在为了配合女儿,无奈之下只得改变习惯,把小酒换成咖啡,小菜换成西点。邻居看到迅速发福的三叔,都称赞他“有福气”。三叔腼腆尴尬,似笑非笑。
  
  芸芸把亲手做的半熟半焦的蛋糕送给奶奶吃,奶奶每次都大声称赞,说比克莉斯汀、可颂坊、苹果园和红宝石的都好吃。芸芸因此信心大增。
  
  转眼,芸芸毕业了。女儿拿到西点证书后,三叔马上郑重地宣布,自己要“通路子”,给芸芸找个大单位,他说咱芸芸决不到那些小店小作坊打工。三叔被上山下乡和加工组弄怕了,希望芸芸能进国企,最好是大国企。即便只是做西点师傅,也得进大店。
  
  三叔动用同学、朋友关系,七转八拐,费了些时日,终于很有成就感地通知芸芸,让她某日某时到某大酒店西餐部报到。说起来,这个大酒店的名气在全上海都是响当当的。芸芸很听话地去了。这天晚上,三叔为了犒劳自己,做了清炒螺蛳、响油鳝丝、八宝辣酱,开了瓶小糊涂仙。芸妈最近坐骨神经痛,在边上拿拳头敲敲屁股,说:“工作问题解决了,这以后,芸芸可以谈男朋友了。”芸妈对女儿的前程安排就像高手下棋,一步一步的。三叔舒心地响应:“嗨——”。
  
  不料三个月之后的某一天,下午一点多,本应是上班时间,芸芸却提早回来了,还背着个塞得满满的大旅行包。想到芸芸最近一到上班时间就不大开心,三叔心里不免起疑。追问才知,果然是芸芸辞职了。三叔顿时又是担心又是恼怒,外加心疼送掉的那两条软壳中华牌香烟。三火夹击之下,冲着芸芸就是一顿暴骂,说:“今天没你的晚饭吃!老爸明天带你到酒店去认个错,挽回影响。”
  
  奶奶像老鹰一样飞来,看见芸芸正滴答滴答地无声落泪,地板上攒了一滩水印。她横一眼三儿子,拖起芸芸的袖子,说:“晚饭到奶奶家吃!你老三要把小姑娘吓死?”
  
  奶奶一边把芸芸往家里带,一边告诉儿子:“这些天我一直在点香供菩萨,保佑芸芸有个好工作。既然芸芸突然不想干了,那肯定是菩萨暗中点动了芸芸的慧根,可见酒店并不是什么‘好么事(东西)’!——阿弥陀佛,这么好的芸芸,伤心成这个样子……阿弥陀佛。”
  
  抽抽泣泣的芸芸被奶奶一敲边,一肚皮冤屈倾泻而出,大哭了起来。奶奶连声说:“哭出来好,哭出来好,闷在肚里伤身体。”
  
  晚饭后,奶奶了解到,小姑娘三个月来一直在酒店西餐部当下手,干的全是临时工钟点工的活,洗这洗那,搬这搬那,与西点专业浑身不搭界。更失望的是,芸芸了解到,以她的“进门学历”,在这个国企大酒店,将来最高的职称就是“助理点心员”了。一同进去的新员工,高中以上学历的叫见习生,而芸芸她们只能叫见习员。两年后,前者能升级成助理西点师,再往后就是西点师、高级西点师、西点技师,甚至高级西点技师。她们封顶也就是个“准初级职称”。
  
  奶奶是个有文化的人,听后一声不响。过一会儿,她镇静地到三儿子那里,把事情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芸妈迅速表态:女儿没错。三叔抬起头,迟迟疑疑的问:“要么,再托人换个酒店?”
  
  奶奶和芸妈异口同声:“让小姑娘自己做主!”
  
  芸芸没闲着,第二天就开始在网上投简历。小姑娘很有想法,她不喜欢论资排辈、只讲“进门第一学历”的国企,也不高攀外企,只找台资港资的著名品牌店、专卖店、连锁店,那里可能条条杠杠少,机会多。芸芸开始闯世界了。
  
  在等待回音的日子里,她辛辛苦苦地出去打短工:到商厦里站柜台,到肯德基做零工,到姑姑开的服装店卖衣服。反正不在家里吃闲饭。
  
  这时,有家著名品牌的港资小吃连锁公司刊登招聘广告,芸芸就把自己的西点证书和简历送了过去,很快就被录取了。新员工一律先到各个分店做服务员,以后再划专业。工资不高,但交“四金”,这让小姑娘很安心,因此工作得越加勤快,还整天笑嘻嘻的。店里规定每周换工作服,由洗衣作坊来收取。小姑娘勤快惯了,见店里有洗衣机,就自己三天洗换一次,特干净。同事开玩笑把衣服扔给她,她照样笑嘻嘻地接过来,洗得干干净净。店长是“降本增益”的好手,渐渐就把原来的洗衣作坊辞了。芸芸还是笑嘻嘻的。
  
  一天,公司总经理突然晚上到店巡查,却见有个小姑娘下班后在卖力地洗一大堆工作服,问了店长才知是新员工。总经理大为感动,三天之后,一纸命令把小姑娘提升为店长助理。
  
  小姑娘更勤快、更用功了。操作条令背得滚瓜烂熟,服务标准化执行得和店长一模一样。
  
  两个月后,公司把芸芸送出去培训。他们的总经理是个香港人,不在乎职校学历算低还是算高,认为西点专业出身也无需一成不变,完全可以改行搞管理。因此,半年后,能讲不太流利的餐厅英语、会熟练操作电脑的小姑娘,被提升为市场推广部部长助理,风尘仆仆地跟着女部长在各地验收加盟店。芸妈开心得要命,什么病痛也没有了,包括坐骨神经。老知青三叔讲实际,细加推算后发现,女儿的身份和收入已经超过了研究生,想想就觉得舒心。三叔又给自己张罗了一桌下酒菜,他嘬着小糊涂仙,看着女儿自信满满地接通一个又一个工作电话,脸上不由露出欣慰的笑容。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