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罪人

罪人

时间:2017-09-01 作者:未详 点击:

  大牛叔今儿过寿,在外打工的儿子二虎赶回来给老爹过寿,晚上还点了烟花。村民只在电视上见过这玩意,现在看到真货一个个都出来凑热闹,那场面,比过年还热闹。
  
  烟花在星空下炸出漂亮的花海。村民都说二虎有出息啦。这烟花就是冲天炮,一炮一个响,开出花开富贵,老贵着呢。大牛叔着实风光了一把。
  
  此时,大牛的邻居张海却满肚子的不高兴。张家穷,他爹娶亲时都没能正经摆桌酒席,所以老觉得比人矮了一头。
  
  张海正闷闷不乐,此时二虎不合时宜地登门,还问张海:“海子,你啥时候也给你爹办一回啊?”
  
  张海听在耳里刺耳极了,血气上冲脱口而出:“不就几管炮吗?明年我爹寿辰我也放上比你更气派的冲天炮!”
  
  二虎哈哈一笑,说:“行行,我等着。到时候可别拿几挂鞭炮充数呀!”旁边的人听了跟着笑起来。
  
  第二天张海就收拾好行李说要去城里打工。张爹知道儿子的心思,搓着手劝:“海子,二虎的话别放心上……”
  
  “爹,啥都别说了。等着我给你放几大炮,响瞎二虎的耳!”张海头也不回的去城里找工作去了。
  
  张海在城里有一个拐了几个弯的亲戚,叫胡大胖,他在城里打拼多年,张海就去找他。胡大胖倒是爽快,给张海腾出几平米,有个小窗,不过都被四围高楼挡住了光,白天伸手也是黑的。张海不介意,也算是定下脚。
  
  可张海找工作就难了,几天下来,都是满怀希望出去,灰溜溜回来。
  
  这天晚上,胡大胖提着几瓶啤酒来劝张海:“现今上街随便一抓十个有八个是大学生,个个都在找工作,工作真不好找!要不这样吧,我有个物业朋友,那缺个保安,钱虽少点,但管吃,一天八小时,就白天站岗。你先去做着,等有适合工作再辞去也不迟。”
  
  张海想想是个理儿,就去上班了。保安这活不算累,主要是在小区门口站岗,站累了也可以轮流走动。
  
  不累是不累,却是个受气的活,常被户主找茬。张海上班没几天,就碰上个刺头儿,那是个高壮大汉,张海让他出示证件,大汉立刻就嚷开了:“天天从这门出入的,连脸都认不清,你是怎么当保安的?”
  
  张海耐心解释说这是上面的规定,如果不按规定执行,就是失职,如果失职……还没等张海解释完,大汉耐不住了,大骂张海是看门狗,连主人都认不出来,还一拳打在张海脸上。
  
  娘的,在城里有套房有啥了不起,老子还不愿做个看门狗!张海回到屋就脱下制服往地上扔。第二天没上班,领导来电话也不接。
  
  胡大胖找上门,说了好一会也没劝住张海,只好又给张海介绍其他的工作。血气方刚的张海一连做了好几份工作都是做不长,理由都是受不起那个气。
  
  胡大胖火了:“这年头,要想挣钱就得学会受气,哪行会把你当菩萨供起来?你都养不活自己了还挑三拣四,滚回家种地得了!也只有你爹娘会把你当宝供着。”
  
  张海不吭声,现实就是如此,这么些天折腾下来,别说买冲天炮了,就是填饱肚子都困难。
  
  胡大胖下了最后通牒,给张海找了份快递的工作,如果张海再干不下去,就让他卷铺盖回家。
  
  张海咬着牙还是不说话,胡大胖一个耳光过来:“有本事就把这口气咽到肚子里,能养活自己就算个爷们!等真有本事了再把这口气吐出来。现在,马上去上班!”
  
  张海眼泪都要掉下来。长这么大,爹娘还从没有打过他,可眼下,为了买冲天炮,他只能低下头去快递公司上班。
  
  送快递风吹日晒,赚得也不多。可张海已没有退路,当着那么多人在二虎面前夸下海口,如果做不到,回家也只能是被人戳着脊梁骨笑。张海打落牙齿往肚里吞,拼命工作。
  
  张海的肯干渐渐引起主管的注意,主管开始教他如何应对客户的刁难和责骂。慢慢的张海也学会了应对。拿到第一份工资时,张海提了几瓶酒去找胡大胖。
  
  胡大胖一高兴就多喝了几杯,他大着舌头和张海称兄道弟海天海地的聊。张海和他聊着眼泪就掉下来,他狠狠擦干,仰头把啤酒一饮而尽。
  
  张海更卖力地工作,别人收工了他还多跑几趟送货。主管肯定他的工作,把他送快递的路线改成较集中的繁华地段,快递是送一份得一份钱,张海的工资往上涨。特别是碰上个节假日,快递堆满屋,不愁没钱赚,只怕不愿干。
  
  生活把张海磨练得黝黑壮实,也把张海磨练得成熟老练起来。他看着存折后面的零,脸上露出笑容,去银行把钱取出来,买了几瓶好酒来找胡大胖。
  
  胡大胖喝一口,享受地眯起双眼,朝张海竖起大拇指。张海摸出几沓人民币,说:“胡叔,你和我爹的事我都知道了。你看,在农村我家房子也不算值钱,这些钱算房钱。你能否把房契还给我?”
  
  “房契?”胡大胖似乎一愣。张海肯定地点点头,说:“我爹说了,他把我家房契押给你了。”
  
  胡大胖这才长出一口气,从包里掏出房契放在钱上,一齐推到张海面前。张海愣了。
  
  胡大胖笑了笑:“你以为我还是多喝了几口就啥都往外说的年纪?”
  
  到这个时候,胡大胖说出了真情。
  
  其实胡大胖根本不是张海什么亲戚!张海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可惜大学毕业后,找工作高不成低不就,几次看中的工作都失败了,最后回家做了啃老族。为了能让儿子重新振作起来,张爹托人找到胡大胖,许诺只要胡大胖能让张海在城里立下脚跟,他甘愿把仅有的土屋送给胡大胖。说到这里,胡大胖感慨道:“海子,我还真没看上你家房子。但是你爹的父爱感动了我,我这才愿意帮他。”
  
  张海还有一点不明白,爹娘是怎么认识胡大胖的?我怎么一点都没听他们提起过?
  
  像是看出他的疑问,胡大胖又是一笑:“凭二虎的家境,他真舍得出大价钱买那虚头八脑的冲天炮?跟你说实话吧,是你爹,为了刺激你,他把棺材本都掏出来找上二虎爹。而二虎,曾经是我的手下。”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张海泪如雨下。
  
  张爹寿辰这天,张海买了几大箱冲天炮回家。张爹笑得合不拢嘴,直说海子有出息啦,海子有出息啦。大学生就是大学生,多读点书还是不一样的。
  
  晚上,村里又像过年一样热闹,冲天炮把天空都点亮了。二虎冲着张海竖起大拇指,张海也笑着对他竖起大拇指。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