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这个老头不正经

这个老头不正经

时间:2017-07-12 作者:未详 点击:

  黄固堆村的黄老歪是个老光棍,过得很是凄凉。他年轻时在下雨天赶马车去城里拉货,突遇山体滑坡,把腿给砸折了,脸也被山石给毁了容,从此以后,走路身子一歪一歪的,故得名黄老歪。
  
  这天,村里的小媳妇桂花跑到小姐妹马晓娟家里,悄悄地问:“晓娟,那个黄老歪最近有没有来找过你男人?”
  
  马晓娟一脸吃惊:“他来干啥?再说我男人前几天就出差了啊。”
  
  桂花一脸神秘地说:“咱俩平时玩得好,我就直接问你了,你不是有一条碎花真丝裙吗,还在不在家里?”
  
  晓娟一听,马上警觉起来:“你怎么知道我的那条真丝睡裙没有了?”
  
  桂花点了点头:“这就对了。你可知道,黄老歪家里也有一条真丝碎花裙子?今天早上我去老歪家借锄头,就看见一条碎花真丝裙子窝在他的床上。当时我就想,一个老光棍怎么有女人的衣服?后来我再一想,你不是有一条这样的裙子嘛。这不,我马上就来找你了!”
  
  晓娟一听,大吃一惊:“这个老不正经的,他怎么会有我的衣裳哩!”
  
  黄老歪上过初中,识文断字,农闲时经常蹲在村里小卖部外面,谈古说今。虽说他能言会道,可终究没有讨上老婆,孤独了一生。黄老歪经常说着说着,就从才子佳人的故事上跑偏了,添油加醋地把那些情节说得香艳轻佻,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便骂他老不正经。
  
  桂花“哼”了一声:“这有啥好奇怪的,这个黄老歪,满肚子花花肠子。年老了,走不动了,没法去城里逍遥,就开始对咱村里的女人有想法了呗。前些时我还经常见他在村子里瞎晃悠呢,保不准他看你家没人,跑到院子里顺手牵羊拿走了!”
  
  桂花的话可不是胡乱说的,黄老歪在小卖部“说黄书”时,有人就打趣问他晚上想不想女人,黄老歪眼睛一瞪,指指裤裆说,我想不想得听我兄弟的,要不我前些年每周都去城里干啥,城里按摩房的女人香艳着哩!
  
  晓娟低头一想,气不打一处来。在县城酒厂工作的丈夫去南方出差两个月,没想到自己男人前脚刚走,黄老歪竟不知好歹,打起了老娘的主意来!
  
  桂花问晓娟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告诉村长,让他去找黄老歪。晓娟摆摆手说,万万不可打草惊蛇,看看黄老歪下一步有啥行动。
  
  过了两天,桂花登梯子去看晒的春玉米怎么样了,没想到刚到屋顶,打眼一瞅,就见邻居黄老歪坐在自己的破院子里,手里拿着那条碎花真丝裙,双手不时地摩挲着,嘴里还念念有词。桂花探头竖耳想细听在说啥,可离得太远,咋也听不到。
  
  桂花小心地从屋顶上下来后,便径直去了黄老歪的家。黄老歪的院门没有锁,桂花一下就推开了。黄老歪一见是桂花闯进来了,脸红红地站起来,问桂花有啥事儿。桂花随机应变编了个理由,说是来挖几棵黄老歪种的冬瓜苗。黄老歪一听,拿着那条裙子,便要回屋去拿工具给桂花移苗。
  
  黄老歪刚走了两步,突然回过头来说:“我问你一下,你要不要这条裙子?挺漂亮的,质量也还可以。我也不能白给你不是,这样,二十块钱,你拿去好了。”
  
  桂花没想到黄老歪竟然主动出击,马上摇头说自己有衣服穿,不需要裙子。可是黄老歪却不罢休:“你看你村里也有好多姐妹,你帮我问问谁想要这条裙子行不?”
  
  桂花听后,慌乱地答应下来,冬瓜苗也没要,便退出来,直接找晓娟去了。
  
  晓娟听后气得双目圆睁:“这个死变态老头!我可在网上看过,现在很多男的,专偷女人的内衣啥的,自己拿去把玩,想想就让人倒胃口!”
  
  桂花附和着说:“谁说不是呢!所以我才赶紧来找你商量。哦,对了,刚才他还说,让我把那条碎花裙子推销给相好的姐妹。哼,他明明偷你的,也知道我和你最要好,让我再去推销,就是变相地试探你呢。才子佳子的戏码他以前经常给村里人讲,这种事儿他最在行了。可他也不照照镜子,一个糟老头子,还把自己当成戏文里风流倜傥的俊公子啦?”
  
  两个人很快达成一致,这事儿不能再容忍下去了,于是便去找村长。村长刚好不在家,村长媳妇原来当过妇女主任,一听这事儿,马上就带着桂花和晓娟杀将到黄老歪家。
  
  村长媳妇是个直性子,劈头盖脸就责问他是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竟然趁人家男人不在家,想非礼晓娟妹子,这真是吃了熊心豹胆了!
  
  黄老歪被骂得一愣一愣的,一副委屈莫名的样子。村长媳妇冷笑说:“别给我装,我可是见过世面的人,老实交代,我可保你从轻发落,否则带你去派出所!”
  
  黃老歪急得直跺脚,问村长媳妇此话从何而来。村长媳妇便嘲笑似的说:“行了,黄老歪,谁不知道你以前就不是个正经人,老去城里找小姐快活,这可都是你说的!现在老了,跑不动了,开始想吃窝边草了?”
  
  听了村长媳妇的话,黄老歪窘迫极了,半天才吭吭哧哧地说:“这、这都是我骗村里老爷们的话呀……今天我、我就实话实说了吧。那次被砸,我下身也废了,这都有医院证明的。我为了不让大家知道这事儿,故意说是去城里快活,其实我每次都是转一圈就回来的。再说,我哪有钱干那事,我的钱都被几个侄子给糊弄走了,要不我也不可能到现在孤苦伶仃地成了困难户,连件新衣服也置办不了,还靠政府救济过活。”
  
  黄老歪这么一说,三个女人顿时没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再问才好。最后,还是村长媳妇开了口:“好,那你告诉我们,你偷晓娟的裙子干吗?一个大老爷们,你是何居心?”
  
  黄老歪眉头一皱:“你说啥啊,俺黄老歪穷是穷点,可对天发誓,俺一辈子没干过小偷小摸的事!”
  
  桂花听后“啐”了一口,一阵风似的跑到屋里,把那条碎花真丝裙子拎了出来。就在此时,村长从外面进来,听媳妇说了事由,他一拍大腿:“你们真是乱弹琴,这衣服是我给黄老歪的,这两天黄老歪为这事天天找我。”
  
  “啥?你说清楚,你和晓娟到底有啥关系,你怎么有她的裙子?”村长媳妇顿时火冒三丈,跳将过来,抬手就要打。
  
  村长断喝一声:“瞎闹什么!这是上面发给咱村的救济品。”
  
  这时,晓娟一愣,连忙仔细翻看起那条真丝裙,过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说:“款式虽说一样,可我那条下摆处被自行车链条铰烂过,有一道我后来缝上的长条缝,这条没有。”
  
  “村长啊,要不是你给我这条裙子,能惹出这憋屈事吗?今天真是丢人丢大了!我、我比窦娥还冤呢我!”黄老歪红着眼圈说。
  
  村长叹了口气说:“我有什么办法,这是乡里给咱村的救济服装,我也反映过,我们村的困难户是个老光棍,你们给他发女人衣服干啥?往大处说,这也违反精确扶贫的精神嘛。可人家就是不听,说这都是随机分发到村里的,爱要不要!”
  
  说到这里,村长又想起了什么:“晓娟,我问你,你衣服到底丢没丢啊?”
  
  晓娟正疑惑呢,突然手机短信来了,一看是老公发的,说自己今天换衣服时,发现衬衣下面有一条老婆的真丝碎花裙,看来是一着急,顺手和自己的衣服一块儿塞到了行李箱,说出完差再给她带回来。
  
  晓娟看罢,两眼一黑,气得差点晕倒在地。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