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神秘的保姆

神秘的保姆

时间:2017-06-19 作者:未详 点击:

  儿子亮亮刚满月,林媛就开始上火!她们两口子都是公务员,产假休满了,就要早八晚五地上班了,孩子怎么办啊?眼下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找个合适的保姆!
  
  【天上掉下个周姐姐】
  
  雇个年轻的保姆,林媛不放心,一是怕她没有带孩子经验,二是怕“引狼入室”!老公一表人材,正是事业上升期,万万冒不起这个风险;雇个年纪大的又怕她的观念老化,耽误孩子!现在各家就一个宝贝,金贵着哪!
  
  林媛一打听保姆的价位,两口子就都像霜打的茄子——蔫了!林媛和老公两个小公务员,工资加一起不到6000元,可带孩子一项就要拿出3500到4000元,这还是便宜的,遇上“金牌保姆”,每个月要6000到7000元!
  
  可随着儿子一天天长大,找保姆的事就一天天迫在眉睫了!
  
  林媛天天给朋友、同事打电话,拜托她们帮她找一个花钱少点,哪怕只能帮她带半天孩子的保姆也行,她跟领导说说,活抢在上午干完,下午早点回家。可是没有人愿意当半天保姆,给的少,出来怎么都是一天,不值!天啊,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生了,这事可愁死她了!
  
  天无绝人之路。一天,同事给林媛打电话说:她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周大姐,今年52了,愿意半天带孩子,而且价钱好商量。天啊,简直是太好了,林媛赶紧和周大姐见面,一看,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大姐,而且气质还特别好,提到薪酬,人家笑呵呵地说:“年轻人不容易,你看着给。”林媛想,多了给不起,少了又怕不行,就试探着说:“大姐,我实在是很困难,爹妈帮不上,我先给你1200,以后我……”没想到,周大姐爽快地说;“行。”林媛可乐坏了,这可是天上掉下个周姐姐啊!
  
  【一个陌生电话】
  
  开始几天林媛不放心,给人家那么少的钱,人家能尽心带孩子吗?林媛耍了个小心眼,偷偷中途回来几次,找借口是来取忘在家里的手机、钥匙,突击检查。她发现周大姐从不偷懒,对孩子那个细心啊,一声都不舍得让孩子哭,抱在怀里像亲奶奶一样。这下林媛终于放心了。
  
  这天一上班,例会后领导安排一大堆的活,林媛忙得脚打后脑勺,吃完中午饭不敢休息直接干活,一口气忙到1点多才匆匆赶回家。打开房门一看,屋里没人。平常这个时间是宝宝午睡的时间,可她们到哪去了?也许是周姐等不及了,抱孩子迎出小区了?就等一会吧。可半小时过去了,眼看到两点了,周姐还没回来。林媛赶紧给周姐打了个电话。居然是关机!天啊,这下林媛可吓坏了,一连串的想法在脑海里闪现:是不是出意外了?周姐会不会是骗子?林媛越想越害怕,像磨道里的驴来回在屋子里转圈,手里不停地打电话,眼睛看着表,心想,3点不回来、不接电话,我就报警!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林媛哭咧咧地给老公挂电话,偏偏老公也关机,林媛明白那是老公在开会。平常林媛理解,可眼下林媛都要急疯了!她不停地交替给周姐和老公挂电话,可是依旧关机。3点了,林媛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急忙穿好衣服准备出门。就在这时,电话突然响起来,林媛抓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心里不禁“扑扑”直跳。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响起:“你是林媛吗?”林媛吓得要哭了,忙喊:“我是,我是,你是谁?”那个男人说:“你等一下,有人和你说话。”
  
  林媛把抖成一团的身体靠在墙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多少钱都给,只要儿子平安!”“喂!林媛啊,对不起,你着急了吧?我是周姐,我和宝宝一会就到家。我手机没电了,是借的手机,你放心吧!”“周姐呀,你可吓死我了!”林媛撂下手机,一屁股坐到地上,忍不住哭了。
  
  不一会,周姐就抱着亮亮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两听进口奶粉,一进门就说:“急坏了吧?”林媛点头说:“周姐,你再不回来我就要报警了!”原来,林媛星期天在家给儿子洗澡,有点着凉了,第二天上午11点左右,亮亮突然发起烧来,周姐来不及细想,就直接抱着孩子去了医院,偏偏医院生病的小孩特别多,排到12点多才扎上点滴。周姐想起该给林媛挂个电话,才发现手机没电了,亮亮还离不开人,就一直等到孩子扎完针才借个手机报平安……林媛又哭又笑地问:“宝宝怎么样了?要紧吗?”周姐说:“没事了,我是怕你们晚上睡得太死,加重孩子的病,所以就直接去医院了。多给他喝点白开水。吃点药就没事了。小孩不装病,你看亮亮多欢实啊!”
  
  林媛忙问花了多少钱,要给周姐。周姐说什么都不要:“算了,没几个钱,还让你虚惊一场,等宝宝长大让他去看看周奶奶就行了!哈哈。对了,这是朋友送给我的进口奶粉,给宝宝喝吧!”说着,周姐递过两听都是印着外文的奶粉。
  
  虚惊过后,林媛和周姐的关系越发地好,林媛想,下个月是不是该给周姐涨点钱?
  
  【神秘的保姆】
  
  日子像流水一样快,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林媛是个特别会过日子的女孩,家里超过10元的开销她都记账。这天晚上,她翻看账本发现,4月份的水费和电费都是空白,而5月份并没有多交,细心的林媛就问老公张弛:“4月的水电费你交了多少?”张弛莫名其妙地说:“每个月不是都你交吗?我没交过啊。”林媛奇怪了,这是怎么回事啊?一定是抄表员给垫上了,现在真是好人多啊。
  
  说来也巧,一周后,看电表的又来了,林媛正好在家,就一边掏钱一边说:“小刘,真不好意思啊,4月份的我可能没在家,电费是你垫付的吧?”和林媛很熟的抄表员说,“哦,不是我,是你婆婆交的钱!”“我婆婆?”林媛满脸疑惑。“是啊,那天我下午有点事,就上午来抄表,你婆婆在家,还嘱咐我不要大声敲门,别吓着孩子。你婆婆对孙子可真好。”林媛恍然大悟,抄表员口中的婆婆一定是周大姐,可周姐一直没有和自己提起过啊?水电费加上上次的看病和奶粉钱差不多是400元,不是一个小数,可周姐怎么不提不念啊?
  
  第二天,周姐一来,林媛就把水电费钱还有奶粉钱交给周姐,周姐一脸不高兴地说:“小林啊,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啊,我不是说了那两罐奶粉我是送给亮亮喝的,不要钱吗?”林媛感动地笑着说:“好,我替亮亮谢谢周奶奶了。可4月份的水电费钱您可得收下啊。”周姐一愣:“什么水电费?”林媛说:“您忘了?平时都是下午来查表,4月份上午来的,抄表的小刘说您替我垫上的。谢谢您了,大姐!”
  
  “哦,我想起来了,好像有这么回事,你不提,我早就忘了,哈哈。”周姐看都不看,接过钱就随手放衣兜里了。
  
  晚上,林媛和老公说起了白天的事,并说了自己的疑惑:“老公,你说,周姐是给咱当保姆的,可她怎么对我们这么好啊?尤其是对宝宝像亲奶奶似的!宝宝又干净又健康,还给咱们垫钱交水电费,咱给的工资还很低,你说她图个啥啊?”张弛打了个哈欠说:“你呀,可真是有毛病,人家对宝宝好有错吗?”林媛小声嘟囔说:“我这心里有点不踏实,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她对宝宝好得有点奇怪,你说,她不会是想打宝宝的主意吧?”张弛翻个身:“你呀,就是电视剧看多了,疑神疑鬼。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那你说……”林媛还要说什么,耳边已传来张弛轻微的鼾声……
  
  怀疑归怀疑,周大姐带孩子那是没说的,天暖和了,她抱孩子到小区里晒太阳,大伙都夸亮亮干净、漂亮,亮亮张着刚长4个小牙的嘴笑得“嘎嘎”的。有时候,林媛有事晚回来一会,周姐从来不计较,还嘱咐林媛不要着急。
  
  一晃,亮亮快一周岁了,知道粘人了,整天奶声奶气地喊“奶奶”,把周姐喜欢得满脸都是笑,谁都不相信她是保姆,分明就是亮亮的亲奶奶啊。
  
  亮亮一周岁生日那天,闺蜜王梅请了几个好朋友到家给林媛儿子庆生。
  
  王梅结婚3年了一直没有孩子,她特别喜欢小孩,一进屋就把礼物往林媛手里一塞,嘴里喊着:“干儿子,快让干妈抱抱!”说着,张开双臂想从周姐手里接过亮亮,可亮亮认生,不让她抱,紧紧搂着周姐的脖子不松手。林媛取笑王梅说:“你拉倒吧,我这个亲妈想抱抱都要打儿子溜须的,你个干妈能抱过去啊?再说,咱儿子那是拒腐蚀永不沾,你的糖衣炮弹不管用,他根本不买你账,哈哈!”
  
  王梅抱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只好垂头丧气地把一个漂亮的玉石挂件递给林媛说:“给我干儿子的生日礼物,你晚上替我给他戴上吧!”回到酒桌上,几个朋友推杯换盏,喝得很开心。大伙散去,周姐也回去了,王梅留下帮林媛收拾东西,等人都走光了,王梅突然急不可待地问:“林媛,你家保姆从哪找来的?”林媛得意洋洋地说:“是别人介绍的,怎么样?好吧!别着急,等你有了宝宝我介绍给你,周姐人特别好……”。
  
  “哼,我可不敢用!”王梅冷冰冰的一句话打断了林媛的唠叨,她赶紧问:“怎么了?”王梅神秘地说:“林媛,你家保姆可不简单,绝对有来头!”
  
  “什么来头?”林媛困惑地问。王梅神秘地说:“我妈妈是做玉石生意的,我打小就在玉件里玩大,懂行。上午我要从周姐手里接过孩子,无意中发现一件奇怪的事,你知道她戴的那个手镯是什么成色吗?”林媛摇头。王梅大声说:“那可是上等的翡翠,而且是老坑的,少说值1万元!”
  
  “什么叫老坑啊?你别吓唬我,你说她戴的手镯值那么多钱?”林媛连连摇头,表示不信。王梅着急地说:“简单地说:一翡翠二美玉三石头,翡翠是玉石中的精品!至于老坑……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你知道她穿的皮鞋是什么牌子的吗?那可是进口名牌啊,而且是限量版,一双都得3000元以上!”“真的?”林媛大张着嘴合不上了。王梅紧接着问林媛:“一个戴着上万元手镯,穿着三千多元皮鞋的保姆,来挣你每月1200元,你感觉这事靠谱吗?”
  
  天啊,这个周姐到底是干什么的啊?让王梅一提醒,林媛忽然想起,周姐说话办事的气度还真的不像打工的保姆!而且好像真的不差钱,那次电费自己不提她都忘了。那她究竟是干什么的?该不会真是偷孩子倒卖的人贩子吧?
  
  想到这,林媛下意识地抱紧了亮亮,紧张地说:“王梅,拜托你帮帮忙,我每天12点半到家,周姐大约10分钟后走,你到我们小区当一把便衣警察,跟踪她,看她究竟是干什么的?”王梅一听,有点为难:“我也不会跟踪啊。”林媛央求说:“为了你干儿子的安全,你就帮帮忙吧,她走哪你跟哪,她一个老太太,你还跟不上她啊?”
  
  3天后,正好是周末。一大早,王梅就风风火火地来了,一进屋就乍乍呼呼地喊:“出事了,出大事了!你快辞退她吧!”林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倒了杯水给王梅:“王梅,你慢慢说,究竟怎么回事?”
  
  王梅喝了口水,激动地说:“还真让你说着了,第一天,我还真就没跟上她!”林媛奇怪地问:“周姐走得那么快啊?”
  
  “哪里啊,你猜猜她是怎么走的?”王梅卖起了关子。林媛不耐烦地说:“你快点说吧,我都急死了!”王梅笑着说:“你保准猜不到,那天周姐从你家出来,我就戴着墨镜远远地跟着她。没想到,她走出小区后,在拐角的小巷里,打开一辆奥迪车,熟练地开走了!”
  
  “什么?你说周姐自己开车?!”林媛吃惊得合不上嘴!
  
  “是啊,我当时也吓傻了,站着那一动不动。第二天,我提前打了个出租车在那等她,她一开车我就跟上了,人家一直开到‘帝苑’小区,那可是高档住宅,门前有保安的,封闭管理,我进不去。住在那的人非富即贵,她能当保姆?你说吓人不?”王梅一口气说完后掏出手机,把拍到的周姐开车、进小区、保安和周姐打招呼的照片都给林媛看,林媛吓坏了:“完了,完了!王梅,这可怎么办啊?”
  
  王梅想想说:“赶紧看看,你家丢东西没有?”林媛说:“什么都没丢,你说她会不会是来偷我儿子的?”王梅摇着头说:“我也不清楚,应该不会吧?不过以防万一,明天你就辞退她吧!”
  
  林媛满脸愁苦地说:“孩子和她都熟了,一时半会让我上哪里去找合适的保姆啊?再说,我也不能老耽误工作啊。”
  
  王梅想想:“那孩子安全是第一的啊。要不这样,我周一来,你请半天假,我们当面揭穿她,看她怎么解释!”
  
  星期一的早晨,周姐一进屋就开玩笑地说:“哎呦,亮亮干妈这么早就来串门了?”王梅接话说:“是啊,不早来也撵不上你啊。”周姐莫名其妙地看着林媛,林媛脸儿通红地说:“周姐,我们都知道了,从来没听说有开车给人家当保姆的,你不差钱,你就实话实说吧,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周姐看了两个人一会,突然长叹一声:“咳!既然你们都知道了,我就实话和你说。对,我的确不差钱,可我……”
  
  说到这,周姐哽咽了。她停了一下接着说:“我是退休的高级工程师,儿子和媳妇都移民澳大利亚了,还有我那个才3岁的小孙子!他们也让我去,可那里连会说中国话的人都很难找到,我在那里跟蹲监狱一样。他们走了,我想孙子想得每天都睡不着觉,特别喜欢孩子。听说你着急找保姆,我就来了,每天能抱着这个胖乎乎、香喷喷的小宝贝,我开心得很!其实,你就是不给钱我也愿意,有孩子哭闹的屋子才是一个家啊……
  
  啊!原来是这样。王梅和林媛听到这,都瞪大眼睛愣住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