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一定要救活他

一定要救活他

时间:2017-06-18 作者:未详 点击:

  张天壮是个矿工。这天,他一大早下了矿井。大伙儿正干活呢,忽然,矿井里传出一阵轻微的碎裂声,一个老矿工大喊道:“不好,快跑!”
  
  工人们一听,立刻往洞口冲去。张天壮被人流挤到洞口,石块土块不停地砸在他身上。这时,只听一声巨响,他身后的人纷纷被砸倒了,他猛然惊醒,转身就往洞里跑,边跑边喊:“快救人啊!”不料,很快他就被身后的人紧紧抱住了:“别进去!”他还想往里冲,一块石头砸在他头上,他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等他迷迷糊糊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病床前站着矿长和医护人员,只听矿长大声说:“活着的必须给我救活!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救!”
  
  张天壮颅脑受损,需要动大手术,但矿区医院条件有限,而张天壮的身体状况又受不了转院的颠簸。矿长火了:“马上联系大医院,请求支援,一定要治好他!”
  
  医院立刻行动起来,借人借设备。经过抢救,张天壮终于脱离了危险,矿长亲自前来慰问他。一个记者听说了张天壮的事,想过来采访,宣传正能量。
  
  矿长得知后,拒绝了记者的要求。记者不禁疑惑起来:这矿长不惜代价抢救一个工人,又不让宣传报道,这不合常理啊!莫非这张天壮有特殊身份?然而深入调查后,记者失望了,张天壮祖辈都是农民,开矿后才到矿上打工的。恰在此时,医院又传来新情况,张天壮的颅脑手术做好了,但在检查中发现,他还患有肝癌,而且已到了中晚期!矿长告诉院长,必须全力治好,绝不能让张天壮因为任何原因死掉。
  
  按说肝癌不关矿长的事啊,记者更加摸不着头脑了,况且肝癌可不好治,要请省城的医生,还要配合进口药物,花费很大。结果,矿长又一次出面协调了关系,让一切顺利完成了。
  
  这天,记者溜进病房,看张天壮恢复得不错,就开门见山地问:“张师傅,我是记者,我想问问,矿长为啥要不惜一切代价救你,就连你的肝癌也要帮你治呢?”可张天壮只是一个劲地说矿长好,其他什么也不说,记者只好走了。
  
  过了几天,矿洞清理得差不多了,伤亡人数也统计出来了,那天下矿的一共三十人,跑出来二十人,其中伤最重的就是张天壮。好在张天壮已基本恢复了,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家属到医院来接他,矿长也来到医院欢送。
  
  欢送会搞得喜气洋洋,记者看矿长心情不错,便借机问道:“矿长,你能不能告诉我实话,到底为啥非要抢救张天壮?”
  
  矿长小声说:“你还记得不久前省里召开的有关矿难分级的会议吗?那会议发了个细则,凡是发生矿难,伤亡十人以上的,全市通报处理,煤矿关停,矿长拘留,情节严重的负刑事责任;而伤亡十人及以下的,县里处理就行了,煤矿整改后允许再次生产,矿长也不用拘留。”
  
  记者似乎有点明白了:“这次的矿难正好是十个人遇难……”
  
  矿长点点头:“没错,现在算小型事故,我这边出钱赔偿,县里批评整改就行了。只要再死一个人,这事就得到市里了,搞不好我这矿就要被彻底查封了。”
  
  记者说:“可我还是不明白,这张天壮得了癌症,跟矿难没关系啊,为啥你要自掏腰包给他治病呢?”
  
  矿长撇撇嘴:“现在这舆论多厉害啊,我敢肯定,只要张天壮一死,不管医院怎么说,人们肯定会说我掩盖真相,不负责任,明明是矿难重伤而死,却说是得癌症死的。”
  
  记者这才恍然大悟。
  
  再说张天壮回到家后,儿子忍不住问道:“爹,听说矿难发生时您要冲进去救人,否则不会伤得这么重。”
  
  张天壮叹了口气,说:“你懂个啥呀,我那不是要救人,我是想找死啊。”
  
  全家人一听都愣了,张天壮接着说:“之前我去省城看儿子,半路上突然疼得走不动道了,有人把我送到医院一检查,肝癌!医生说已经到中晚期了,得赶紧治,但需要三四十万。咱家哪有这么多钱啊!我琢磨着,不能拖累这个家,儿子还要读书呢。想来想去,要是赶上个矿难啥的,我死在洞里,管我有病没病,矿主至少也得赔个十几万,也够儿子读书了。结果还真遇上了,这矿一塌,我喊了声‘救人’就往里跑,没想到还是让人给拉回来了。”
  
  全家人听了,都觉得很心酸。这时,只听外面传来一阵警笛声,听声音是奔着矿井方向去的。张天壮有点心虚:“这不会是来调查我的吧?儿子,你赶紧去矿上看看。”
  
  儿子赶到矿上时,警车已经停在了矿坑边上,矿长趴在矿坑上哭得死去活来。在矿长面前,有一具尸体,是刚从矿里清理出来的,之前一直没被发现。儿子偷偷问旁边拍照的记者:“这是矿长的亲戚死了?”
  
  记者摇摇头说:“不是亲戚,胜似亲戚。这是个被通缉的逃犯,他偷了套工作服,扮成工人的模样下了井。他没有登记,下井记录里没有他,结果清理矿井时给扒拉出来了,现在警察已经确认身份,准备结案了。”
  
  儿子挠挠头:“那跟矿长有啥关系,不是说抓住逃犯还有奖金吗?”
  
  记者苦笑道:“还奖金呢!这犯人也是条人命。这矿难不管怎么登记,都是死了十一个人,必须呈报市里,看来这矿要被封了。”
  
  儿子回到家一说,张天壮若有所思道:“难怪出事那天,我在井下看到一个人挺脸生,原来是个逃犯。”他想了想,又对儿子说,“人啊,还是得走正道,想着这井下没人查,结果煤矿塌方被压死了;想着少死一个人就能大事化小,结果让逃犯给凑够了数。儿子啊,好好念书,将来找个好工作,替我把做肝癌手术的钱还给矿长,说不定哪天我也让老天爷给教训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