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井盖有功

井盖有功

时间:2017-06-21 作者:未详 点击:

  1
  
  初夏,邵文在市区买了套房子搬进了城。他在郊区开了家食品加工厂,现在他每天开着车在家和加工厂之间往返。
  
  这天夜里,邵文开车往空无一人的家里赶。走着走着,在快到家的背巷里,“咚”,邵文的底盘重重往下一跌,车子不动了。
  
  邵文下车一看,车轮陷在一个没盖井盖的排污井里。“妈的!哪个遭天杀的这么缺德?”邵文大骂。好在车和人没有大碍,他找个过路人,费了好大的力,帮着把车轮推起才开走了。
  
  第二天,邵文开车从那里经过,放慢车速一瞧,那井盖已盖上了,城管工作效率真不错。
  
  过了几天,邵文晚上独自一人在外散步。他边走边接电话,突然脚下一空,他大叫一声,栽了下去。
  
  还是前面那个排污井,邵文连人带手机摔进了坑,痛得龇牙咧嘴。好在那坑不深,邵文费劲地爬起来,不但手机摔得报废了,几百块钱的衣服也撕了口,更别说他身体、精神上的创伤了。
  
  太无法无天了!邵文瘸着腿去找附近的物业城管理论,当他带着管事的人到出事地点一看,呆了!那里的井盖好端端的,一点事没有。
  
  物业很不高兴:“你这等于是报假警,往严重点说,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这是咋回事呢?怎么一转眼失踪的井盖又飞回来了?偏偏这是个小胡同,没有监控设备。这个城市服务设施管理的确一般,经常有井盖失踪,但像邵文遇到的这种井盖飞走马上又飞回,倒没听说过。
  
  晚上邵文睡不安宁了,难道是有人针对自己?他就是个小生意人,平时对人和颜悦色、对员工不薄,对同行也礼让三分,会得罪谁使得人家这样害他呢?
  
  邵文寻思他究竟做了什么亏心事。他想起前段时间购买了一批没经过检验的廉价猪肉做罐头,最近关于此类食品事故的报道很多,严重的还会吃死人呢。人在做天在看,或许冥冥之中老天爷在提醒他:再不悔改就会遭报应!
  
  为求一个安生,为了诡异井盖事件能够落幕,邵文当即退了廉价猪肉,并把食品加工厂角角落落仔细打扫了一遍。人不做亏心事,也就不怕鬼敲门了吧?
  
  2
  
  好日子过了段时间,邵文招待客人喝得大醉,没找到代驾,只好存车自己走路回来。歪歪斜斜走着走着,脚下一软,人像块石头一样落了下去。
  
  又是井盖被偷了,邵文摔得酒醒了大半,四肢疼痛差点没背过气去。这虽然不是前两回的地方,依然是个背巷子少有人烟。他在井下大声叫唤“救命”,幸好有个40开外的中年人把他捞了起来,用摩托车送到附近的诊所。
  
  邵文骂骂咧咧来找城管理论,奇怪的事又发生了,不过一小时时间,他摔下去的地方井盖又恢复原状了。太不可思议了,好像有人专门拉开井盖让他钻似的。
  
  3次两个地点发生同样诡异的井盖事件,邵文确定自己撞了邪,肯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在遭报应。他这辈子做人一向严谨低调,要说对不起的人,还真有一个,就是10年前对女友晓晴。当年邵文惹了风流债,害得晓晴愤然离去,听说已经嫁人了。
  
  晓晴嫁人了,自己不仅光棍一条,还屡屡被井盖“陷害”,也算恶有恶报了。邵文鼓了好几次勇气也没敢打电话,一歪身,被摔得屁股生疼。为了不再遭横祸,他翻找昔日电话本,拨通了那个电话。
  
  晓晴的手机号一直没换,10年后意外地听到邵文的声音,晓晴很奇怪。时间消磨了仇恨,她忘记前尘往事,跟邵文侃侃而谈,直聊了一个多小时。邵文临别时说:“对不起啊,这声对不起迟到10年了,不过我还是要说出来。”晓晴笑笑没说什么。
  
  放下电话,邵文辗转难眠,和晓晴昔日美好的时光再现眼前,都怪他当年不懂得珍惜,可惜一切都晚了。
  
  向晓晴道歉后,邵文走了一段时间太平路,他早出晚归,生意红火。
  
  一天晚上,邵文开车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辆摩托车从他车前闪过,超过了他。邵文眼尖,这没戴头盔的男人不正是上回救他出井的中年人吗?上回他没来得及说感谢,人就不见了。
  
  邵文加快马力想赶上去,一拐弯,却看到一幕意想不到的事:就在他第一、第二回发生井盖事故的地方,中年男人正扒开井盖往角落里拖……
  
  邵文震惊了。这人在干什么?他就是偷井盖故意陷害自己的那个人?第3回出事时,这人好像也骑着摩托从他身边经过。为了保险起见,邵文佯装不知,小心翼翼让车轮让过井洞,他开过去后就躲在拐弯处偷窥,果然,那中年人等他的车过去后,就把井盖盖上了。
  
  邵文更奇怪了,他确定跟此人不认识,他为什么要害自己?记得上回他把自己救起时,曾说过:“这城市住这么多人,管理这么差,你难道不内疚吗?”
  
  当时邵文只顾痛了,也没想那么多,现在想来那人话里有话。可是自己一个小食品加工厂老板,跟这城市管理有什么关系?
  
  邵文开车追了过去,黑暗中,中年男人骑着摩托车进了窄巷子里一个破旧的门。邵文没敢追进去,怕这人是个歹徒。
  
  附近有个小百货店,邵文过去买点东西,借此打听此人的情况。老板娘很热心,告诉他:中年人姓刘,在工厂打工,老婆几年前死了,他独自带着儿子。半年前,他儿子从井盖丢失的井里摔下,至今走路还得用拐棍,老刘曾找过负责人,但一直没给处理结果……
  
  老板娘说:“老刘内向老实,又没什么背景,只能这么认栽了,可惜了那孩子,以前最爱踢足球。”
  
  邵文越听越糊涂。老刘儿子被摔到井里,这干他邵文何事?老板娘说老刘老实,可他坑自己摔井的事,是老实人干的吗?有那么种人,自己遭了难也不想别人好过,便心理变态对无辜者报复。邵文越想越害怕,看来是老刘盯上他了。
  
  邵文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认定老刘是心理变态,如果去告他吧,又可怜他的遭遇,不忍心。
  
  过了几天,邵文打开电视,无意中看到一段新闻节目。他愣住了,一瞬间突然明白了那3次“意外”井盖事件的原因……
  
  3
  
  再说市城建局局长赵安龙,这天像往常一样去参加会议。他一到场,就有人过来说:“赵局长,刚才有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人,专程来找你……”
  
  赵安龙顺着指点,看到窗台旁站着个人,他的身高、眉眼跟自己如出一辙,就是身架子弱了点。
  
  “赵局长,我叫邵文,在电视上无意中看到你,专程来想和你交个朋友。”这个人正是邵文。
  
  如果是平常一个陌生人突然来访,赵安龙肯定不愿意见,但这个邵文的长相让他太有亲近感了,他一改往日的冷峻,跟他做了朋友。
  
  邵文邀请赵安龙晚上10点到他家做客,赵安龙一口应允。
  
  晚上下起了小雨,赵安龙开着私家车向邵文的小巷驶去。走着走着,“咣”一声,赵安龙屁股一颠,肚皮猛然顶到方向盘上,痛得直咧嘴,车轮陷到了井里。
  
  井盖呢?赵安龙气得脸都变形了,掏出电话就要召城管人员。
  
  “赵局长,别急,我知道这井盖到哪去了。”邵文从暗处走过来,手里还拖着个井盖。
  
  赵安龙纳闷了:“你这是干什么?故意整我是不是?”
  
  “赵局长,我已替你挨整3回了,胳膊都差点摔断了,这才小小地还你一回呢。”
  
  邵文把井盖盖好,说:“赵局长,你工作和家都在明街明巷,你知道这些背巷公共设施的安全吗?我想带你去见一个人,他姓刘,几个月前他找过你……”
  
  当老刘见到两个一模一样的“赵局长”,顿时惊呆了。邵文指着老刘柱着拐棍的儿子说:“您看,这么好的孩子,就因为一个疏于管理的井盖变成了这样,你能说你没有责任吗?要不是我在电视上看到你的模样,我至今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呢。”
  
  赵安龙脸涨得通红,说:“缺公德的小偷太多了,我们正准备采取措施呢,给每个井盖都印编号,对回收井盖的给予重处。只是这段时间忙别的事,没开始实施……”
  
  邵文一拉袖子,露出一道浅浅的伤疤:“不光是井盖,还有这个。”他现在左臂的伤疤,可不是这段日子摔的,那是5年前,城市改建沟渠没有设防护标志,邵文走夜路摔了下去。当时邵文没想到维权,只怪自己走路不长眼睛自认倒霉了。
  
  老刘明白了一切,眼泪流下来了。他拉住邵文:“对不起啊,我只想着报复赵局长,让他也尝尝摔井里的滋味,没想到让你遭罪了。”
  
  邵文摆摆手说没事,老刘情有可原,他儿子又那么可怜,好在他为此设计请来负责此事的赵安龙,也算办了件有功德的好事。
  
  赵安龙回去后,就忙着组织治理背道小巷子的井盖、电路、垃圾箱等公共设施。
  
  邵文继续忙他的生意,这以后,他再也没遇到摔井的事了。没多久,市里组织食品检查,很多加工厂被查处,包括多家用了未经检验猪肉的同行加工厂,邵文的食品加工厂得以平安度过。他想:要不是“摔井”事件让他自行检讨,没准他现在也会被查封呢。
  
  而晓晴跟邵文又联系上了,她其实离婚好几年了,邵文的意外来电,让两人又有了重续旧缘的意思。
  
  邵文跟赵安龙交了朋友,能遇到长相如此雷同的人,实在有缘。闲聊时,赵安龙告诉他:他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孤儿,11岁时才被人领养,福利院说他是在火车站捡来的。
  
  邵文想起:母亲曾给他说过,他有个孪生兄弟三岁时在火车站走失了,会不会就是赵安龙呢?要是能和失散多年的亲兄弟意外重逢,那真是太幸运了!
  
  想来想去,那3次失而复回、被老刘搞鬼的井盖,可立了大功一件,帮了邵文这辈子的大忙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