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会长贵体欠安

会长贵体欠安

时间:2017-06-21 作者:未详 点击:

  羊脂玉总会的会长这几天不在家,所以主任也难得自由了一回,不知到哪里洗澡去了。办公室只剩下了新来的小刘,一个人无聊地在值班。这天,小刘正在QQ上和女朋友聊得火热,电话突然响了。“喂,主任在吗?我是鹤翔岭的老黄啊。”小刘不认识什么老黄老黑,只知道主任洗澡肯定关了手机。老黄很着急,告诉小刘说:“会长病了,赶紧告诉主任,让他快点来。”小刘赶紧问会长得了什么病、在哪个医院?老黄说主任来了就知道了。
  
  小刘急坏了,等到主任开了机,马上就通知了他,说会长生病了。主任也吓了一跳,忙问谁说的?小刘说是鹤翔岭的,自称老黄。主任立即安排说:“小刘,现在开车就去,我随后就到。”小刘问鹤翔岭在哪里?主任告诉他:“就是咱们的帮扶对象,西山鹤翔岭那个小山村,到了就找打电话的老黄。”最后还低声嘱咐他说,记住了,这事给谁也别说。
  
  小刘顺路买了牛奶、水果、花篮,风驰电掣地到了西山鹤翔岭。果然,年过半百的老,已经一脸焦急地在村头等他了。小刘说主任马上就到,先去看会长吧,然后打开后备箱拿着那些东西,跟在老黄的身后往里走。不知道会长怎么会在这里生了病,小刘心想,难道是来帮扶累坏了?
  
  山脚有一个挺大的大院,进了大院,有一排小平房。老黄领着小刘进了一间空荡荡的平房,却不见会长的影子。小刘着急地问老黄:“会长在哪里?”老黄奇怪地看着小刘,然后指了指小刘脚下:“这不是吗?”小刘双手抱的东西太多,挡住了视线,等他侧过了身往下一看,啊!脚下躺的竟然是头毛驴啊!
  
  正在这时,主任也赶到了。他看了看小刘胸前抱的东西,特别是最上面的花篮,长长的红缎带上写着几个金黄的字:祝会长早日康复!
  
  顾不上小刘的尴尬,主任急忙问老黄:“会长怎么了?得了什么病?”一边说一边蹲下身来,轻轻抚摸着“会长”屁股。老黄也蹲了下来:“谁知道呢?卧了整整两天了,不吃不喝。”主任又问老黄有没有找人看过?老黄说找了乡里的兽医,人家说没诊断出有什么病。
  
  主任皱了皱眉,让老黄再去请一趟。人来了,也好当面问问情况。老黄一面答应,一面赶紧起身走了。
  
  只剩下了小刘和主任,小刘就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主任,这明明是头驴,怎么说是会长?”主任笑了一下,又摇摇头说:“不仅这头驴是会长,还有其他的驴是副会长,还有一头驴是主任呢。”主任接着介绍说:这里是我会的帮扶对象,依山傍水,风景秀丽,没有任何废水、废气、废渣的污染。我就给会长建议在这里自己养驴,天上龙肉,地下驴肉,每人一头,驴食自备。完全不用饲料和激素,放到山脚还可自由觅食。高薪请一老实厚道的村民每日照看,年底即可享用安全、放心、美味的驴肉了,完全不用担心什么瘦肉精、什么激素、什么抗生素、什么胺的。多好!会长一听,夸我的主意好,马上就让我落实驴驹和看护了。买来后,会长率先选择了一头个大活泼的驴驹,高兴得合不拢嘴呢!说这个就是我的了。大家都选完了,会长发现了问题。说老黄给我们汇报时怎么区分呢?总不能说,会长这头驴又胖了、主任这头驴长高了吧?好像骂人的样子。话没说完,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我建议给驴编号,001、002什么的。会长一听,脸就沉了下来。说我太不懂事,叫编号听着像监狱的犯人,多不吉利。哪个领导不忌讳这个?最后,还是会长哈哈一笑:“干脆,我们就自嘲一下,谁的驴就叫谁的职务吧!我的,就是会长,驴会长!”
  
  听到这里,小刘也忍不住笑起来:“怪不得听说你们每周都来帮扶呢,原来是喂自己的驴!”主任连忙说:“回头你也养一只,周末开车来,爬山、钓鱼、喂驴、种菜,还有加班费、补贴,还有误餐费,年底还有放心驴肉,何乐而不为?实话告诉你,那个误餐费,其实就是给驴的。”“误餐费怎么是给驴的?”主任一乐:“还不明白,误餐费是为了买一周驴食的!不是给驴是给谁的?”
  
  说着话,老黄领来了乡里的兽医。兽医殷勤地给主任和小刘递着烟,忙不迭地点火。主任心思完全在地下躺着的“会长”身上,顾不上客气,一连声的让兽医抓紧给看看。兽医蹲下来,扒嘴翻眼揪耳朵摸脉忙活了大半天,然后搓搓手对主任说:“驴得病,不外乎这样几种:驴瘟、流感、肺炎、杆菌病、驴肺疫、驴丹毒、水肿病等。也许是我的水平低,看你这只驴,还真不知道是什么病。”主任大怒:“怎么说话,你才是驴!”
  
  兽医连连道歉,然后就走了。主任犯了难,会长对他的驴视若心肝,明确交代主任要多照看。现在,偏偏“会长”出了事,过两天会长回来,这给会长怎么交代?小刘看主任急得抓耳挠腮的样子,心下有些不忍。他吭吭哧哧地对主任说:“主任,我想了个办法,不妨试试?”
  
  会长回来后,立即就到鹤翔岭“帮扶”来了。他亲热地蹲到“会长”的身旁,挠着“会长”耳朵,亲切地说:“伙计,几天不见,你有些瘦了的样子,他们没有照顾好你吗?对他们有意见可直接给我反映,我会批评他们给你撑腰做主的!”旁边老黄、主任和小刘听了,脸上说不出的难堪。会长才不管他们脸上好不好看,他吩咐小刘:“快去,把我车上给它准备的好吃的拿来,让我慰劳慰劳它!”小刘答应一声刚站起来,就听会长一声惊呼:“哎呀!不对!这不是‘会长’!这不是我的驴!”他“呼”地站起来,严厉地看着主任,又扭头瞪着老黄:“说!‘会长’去哪儿了?这个是谁?到底怎么回事?”
  
  主任看会长动了这么大的气,害怕起来。他挨个看了老黄和小刘一眼,赶紧给会长解释:“会长您先别着急,是这么回事。您的‘会长’这两天贵体欠安,不欢实,正在找人给它看。怕您担心,就临时找了个。”会长余怒未消,踢了脚下的驴一脚:“这个是谁的?”主任嗫嗫嚅嚅地说:“这个是‘主任’,是我的驴。”
  
  “你的驴?它也配?它有什么资格冒充‘会长’?谁给你的权利让你这么做的?会长那个位子对你的吸引力有这么大吗?”主任都快急哭了,赶紧分辨说:“不是我,是小刘出了这么个馊主意。”会长一摆手,打住了主任的话,他要马上看到真正的“会长”。他们一边走,会长一边回头对主任和小刘说:“你们要认真反省一下,这可是严重的政治错误!”会长的语气,倒是缓和了些。
  
  “会长”还是懒洋洋地卧着,听到有人来,也只是随便地抬了抬眼皮。会长就像见了亲人,赶紧扑过去蹲在了旁边。他摩挲着“会长”的背和它的长耳朵,详细询问了它的病情和治疗情况。老黄和主任相互补充着,一五一十地都说了。主任还说了乡里兽医的情况,说他真的是不学无术,简直就是坑蒙拐骗。
  
  会长听了,长长地叹了口气:“不到基层来,不到群众中去,怎么能了解基层的医疗条件这么差?怎么能知道基层的医疗技术这么落后?”他站起来拍拍手,接过小刘赶紧递过来的湿巾擦了擦,接着交代主任说:“这个不能大意,听说省城农学院有个兽医专业的知名教授,你马上安排请过来看看!”
  
  主任通过关系联系了知名教授,小刘买了机票,亲自把教授接了过来。做学问的教授果然严谨,话也很少。他开列了各项检查单据,包括晨尿、粪便、血液;拍了胸片、CT、彩超;做了心脏的24小时监控,做了多普勒甚至做了核磁。单是各项检查费用,就已经花费上万。教授最后开出了诊断书:血压、血糖偏高,血中胆固醇偏高,有嗜睡症状。未见有其他异常。会长接过来一看,顿时爆了粗口,还说:“什么狗屁教授,这简直和我上次体检结果一样嘛!”他要求主任: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会长”开口吃饭、欢实起来。主任抄起电话就给老黄下了最后通牒:明天,最迟后天,务必要让“会长”开口吃饭、欢实起来。否则,你就另谋高就吧!
  
  第二天下午,“会长”果然康复了。接到喜讯,会长和主任、小刘飞车赶了过去。“会长”当真在院里撒欢、鸣叫、吃草,身后的草地上,留下了大片的粪便。会长很高兴,问老黄请了哪里高人?老黄说没请什么人,自己只是给它的屁股上拔了几个罐子。拔罐子?会长有些怀疑疗效。老黄说中医有句话:扎针拔罐,病好一半。就是这个道理。会长一听来了兴趣,说回来找个老中医,也给我拔拔罐子吧。
  
  会长满意地先走了,留下了主任和小刘。主任严肃地问老黄:“老黄,跟我说实话,‘会长’的屁股上,可不像是拔罐子的印子啊!”老黄也不隐瞒,如实回答说:“那是我拿板子打的!”小刘喊起来:“你怎么敢打‘会长’的屁股!”主任摆摆手,不让小刘声张。老黄接着说:“会长每次来,带的驴食比人吃的都好,我琢磨着有可能是营养过剩,撑的。所以,就打了它一顿板子,想促进它活动消化。说起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知它跑了一阵果然见了效。”
  
  回去的路上,小刘感慨地说:“打了几板子就治好了病,请专家却花了两三万。虽说按帮扶的项目报了账,可为了一头价值几千块钱的驴,也太过分了!”主任皱了皱眉,嫌小刘不成熟。他告诉小刘,会长的驴价值绝对远远超过几千块钱。会长给驴吃的,都是别人送礼送的而他们家吃不了的,那绝对都是好东西。而且,会长还给它添加了许多名贵中草药,什么天麻、三七、人参、党参,甚至还有菟丝子、淫羊藿等壮阳的名贵中药。饲养成本,少说也有几万块了!小刘明白了,怪不得“会长”生病,原来是这么多补药补得它!
  
  转眼春节快要到了,会长要小刘准备几个消过毒的不锈钢大桶。小刘不解地问:“要大桶干什么?”会长兴奋地说:“你这个傻小子,没听说吗?小寒大寒,杀驴过年!伺候了它一年,该杀了。难道养着它真当会长?”
  
  主任的驴也杀了,主任还把驴肉给会长送了许多。小刘有些不解,主任无奈地说:“会长的驴肉都送了上面,很受欢迎,连驴血做的血肠都没留下一根。就这,省会的领导还有些没打点到呢?会长也不容易!”
  
  过了年没多久,会长就升迁到省会的羊脂玉总会做副会长了。省会的这位新副会长,专门分管帮扶工作。据说他已经做了规划,要在新的岗位上大力培养“会长”队伍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