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特殊绑架

特殊绑架

时间:2017-06-22 作者:未详 点击:

  刘大明去宠物食品超市买狗粮,车正行到半路上,二叔突然打来了电话。刘大明刚一接通,手机中就传来了二叔焦急的声音:“大明啊,赶快叫上你弟回家吧,你爸失踪了!”
  
  听到此,刘大明惊得嘴巴都成了“O”字。直到向二叔再次确认,他才知道自己没有听错。刘大明把车往路边一停,忙问起二叔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叔和父亲住同一个小区。二叔说,刘大明的父亲每天都会出门散步,可这两天却不见他的影子。他怀疑大哥生病了,就去探望。可把房门推开一看,房间里空空如也,并未见到大哥的影子,邻居和亲戚问遍了,他们也都不知道他的去向。二叔说到此顿了一下,话里透着担忧说:“你爸突然失踪,该不会是被绑架了吧?”
  
  “绑架?”听到这个词,刘大明猛打了个激灵。二叔说:“你应该不会忘记两年前咱这里发生的那起绑架案吧?”
  
  刘大明老家所在的县城虽不大却很繁华,两年前的一天,一个赌徒因欠下高利贷,绑架了一个富商的母亲,由于没拿到赎金,赌徒残忍地将人质给杀害了。当时此事在当地搞得人心惶惶。老爸虽衣食无忧,可存款也不会超过几万元,谁会绑架这样一个人啊?刘大明把想法一说,二叔却不以为然:“如果你爸不是被人绑架,他不痴不傻,怎会凭空消失呢?你应该知道,你爸虽不富裕,可你兄弟两个可是富得流油啊!”
  
  刘大明弟兄两个,二弟刘小明是博士,在某外企做副总,收入不菲;而刘大明则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汽修厂,年收入可达几百万。老爸平时虽然很低调,可在县城里哪个不知道他有两个有出息的儿子啊?由此说来,绑匪打他的主意也不是不可能的。刘大明不敢继续往下想,挂断电话就开始联系二弟,召他一起回家。
  
  刘大明哥俩回老家一看,空荡荡的房间显得格外冷清,打父亲手机,仍旧是关机。见到二叔,刘大明忙问:“叔,我爸会不会去乡下找王婶了?”二叔摇着头说:“不可能,你爸和王婶很久没联系了,就算去找她,他也不会关机啊!”话虽这么说,刘大明还是觉得老爸去找王婶的可能性很大,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他买了些礼物就去了乡下王婶家。
  
  刘大明的父亲老刘和王婶从小青梅竹马,只因老刘家贫,王婶才被嫌贫爱富的父亲硬生生嫁给了一个富户。可天有不测风云,王婶嫁过去不久,他的丈夫便因病去世了,老刘的妻子在几年后也与世长辞了。老刘和王婶有心再续前缘,可因顾虑刘大明兄弟的感受,就将此事一直拖到现在。如今儿子在不同领域都有了成就,老刘就趁大年初一那天跟儿子们讲了此事,可让他想不到的是,他话还没说完,刘大明兄弟二人就都黑了脸。
  
  老刘为了儿子独身这么多年,现在提出这个小要求,他们竟然这样不理解自己。儿子冷漠的态度使老刘很苦恼,犹豫后,他打定主意,自己不能再辜负王婶了。可刘大明哥俩见父亲态度坚决,顿时恼了,拍着桌子说了声“父亲对母亲不忠!”便钻进车里绝尘而去,从那时起再没回过家。事后,王婶很自责,为了让老刘和儿子们和好,她便搬回了乡下。
  
  来到王婶家时,王婶正在院子里侍弄花草,见刘大明哥俩造访,就问他们有啥事?刘大明见王婶一脸茫然的样子,就知道老爸没有来过,可为了证实一下,他旁敲侧击着问:“我们来没啥事,是我爸说你们好久没见面了,让我们来看看您!”王婶叹了口气说:“是啊,从我搬到乡下后,就没和你爸见过面,你爸身体现在还好吧?”
  
  “挺好的,您老多保重!”刘大明知道王婶是个老实人,不会撒谎,借口说有事要忙,就告辞了。
  
  刘大明回到家后想报案,可刚摸出手机,就被二叔制止了:“你爸既没去找王婶,又没去其他亲戚家,他的失踪着实奇怪。咱们报案没错,可万一他真的遭遇了绑架,岂不是会有危险?”听二叔这么说,刘大明哥俩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现在老爸没有着落,还不能报案,可该怎么办啊?哥俩此时竟完全没了主意,一想到父亲可能有危险,急得两人眼泪“啪嗒”一下就落了下来。
  
  二叔走后,刘大明突然脑子灵光一闪,从橱子上拿起那摞日历本便翻了起来。
  
  老刘从小就有写日记的习惯,小时候家里穷买不起日记本,就在那种老式日历的反面写日记,一写几十年从未间断过。想必能从这上面能找出些蛛丝马迹。
  
  刘大明找出最新的一本日历,第一页上面写着的正是大年初一那天,父亲要和王婶再续前缘,自己兄弟两个听后愤然离家这件事。刘大明看到此,心中不禁一痛,很后悔自己当初太鲁莽,完全没考虑父亲的感受。他翻着翻着,发现日历本的后半部分有几个折角,他翻开一看,眼泪禁不住再次落下了。只见上面写着:6月28日,今天是大明40岁的生日,天气预报说他那里这几天有大雨,他有腰痛的毛病,可别光顾着忙忘了吃药啊!转眼间,咱们爷俩半年不见了……儿子,生日快乐!
  
  而后面的折角里,记录着二弟的生日和祝福语。轻轻翻看着,这本厚厚的日历本中,几乎每一页都记录着对刘大明哥俩的牵挂以及他们小时候和父亲生活中的点滴回忆。这些他们早就忘记的东西,父亲却拿着像宝贝一样珍惜着、回味着,父亲清晰地记着他们几个的生日,可哥俩中谁能记得父亲的生日呢……
  
  就在这时,刘大明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一接通,电话里便传来了一个嗓音沙哑男人的声音:“你是刘大明吧?你父亲在我手里!”
  
  “你是谁?我爸现在怎么样了?”刘大明急问道。
  
  “你父亲他现在很好,两天内给我20万,你爸一根汗毛我都不会伤害,可如果敢报案,后果自负!为了让你相信,就让你听一下你爸的声音吧!”男人说完,电话中就传来了老刘的声音:“大明……”话音到此,那边挂了电话。
  
  刘大明接完电话,双手颤抖得手机都拿不住了。刘小明也慌了神,不住地在房间里踱着步。刚才幸亏听了二叔的话没有报案,不然父亲可就危险了。刘大明哥俩正商量着该怎么营救父亲,忙完事情的二叔回来了。他见刘大明哥俩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就问:“有什么新情况?”
  
  刘大明紧皱着眉头说:“二叔啊,让您说着了,我爸真是被绑架了!”接着,他就把刚才接到绑匪电话的事情告诉了二叔。二叔听后,担忧地说:“既然不能报案,就得拿赎金,可20万也不是个小数目啊,如果绑匪拿到钱后出尔反尔,咱们岂不是白交赎金了?”
  
  “那也没办法啊,总不能为了钱,就不救我爸吧?钱可以再赚,可爹就这一个啊!”听刘大明这么说,一旁的刘小明也跟着点头说,为了父亲的安全,必须按照绑匪的话做。
  
  刘大明哥俩顾不上吃饭,坐上车就准备去银行取钱。车正行驶到半路上,绑匪的电话又来了。刘大明问绑匪还有啥条件,绑匪打着哈哈说:“没想到你哥俩还挺孝顺啊,为了一个糟老头,你们拿出20万觉得值得吗?”
  
  “当然值得!赎金我们一分都不会少给你,可请你也要信守承诺,收到钱后就立马放了我爸!”刘大明再三重申让绑匪保证父亲的安全后,准备挂机,可绑匪却兴致不减:“绑架这活儿我也做了有几起了,你们这么爽快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也不为难你哥俩。可我有一事不明,听你爸说你哥俩和你爸有些矛盾,不知所为何事?”
  
  刘大明不敢得罪绑匪,只得如实交代。听完刘大明的叙述,绑匪问:“为了让你爸彻底放弃再婚的念头,你们就一年不回家也不打电话,这事你们觉得做的对吗?”
  
  刘大明刚想说自己不对,坐在副驾驶住的刘小明一下把手机抢了过去:“我们只考虑自己的感受,却从没为父亲想过,我们简直畜生不如……”
  
  “那如果我把你父亲放了,你们会补偿他吗?”绑匪接着问道。“我和我哥早就商量好了,只要我爸能够完好无损地回来,我们就把他带到我们那里生活,而且还要满足他的心愿,为我爸和王婶办一场隆重热闹的婚礼,让他们开开心心地度过晚年。”
  
  绑匪听刘小明这么说,更是来了兴致:“既然你们这么说,我还真是想见识见识。就这样吧,你们哥俩去县城最大的的广场上,当着众人,把你们刚才所说的话复述一遍,如果不这么做,我就立马撕票!”
  
  “好,只要我爸能回来,我们什么都答应!”
  
  拿到20万元钱后,刘大明哥俩就来到了县城最大的雅客广场。就在刘大明哥俩拿着喇叭将要说话时,绑匪的电话再次打来了,他刚按下接听键,电话里就传来了绑匪的声音:“你们的任务取消了!”刘大明想问又怎么了,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走出两个人来,刘大明定睛一瞧,来人正是父亲和二叔!
  
  回了家,刘大明问父亲是怎么从绑匪手里逃出来的?这时二叔走过来说:“你们怎么还不明白啊?你爸被绑架这事都是我一手安排的!”
  
  “是您?”刘大明哥俩听后惊得都愣住了。这时他们突然想到,难怪绑匪的声音虽然有些沙哑,却很像二叔的声音。“二叔,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还问我为什么?”二叔“哼”了声,说道,自从刘大明和刘小明哥俩在大年初一愤然离家后,就一去不回了,而且一连几个月连个电话都没有。老刘很伤心也很想念,深受几重心事折磨的他身子骨也越来越差,每天把对儿子的思念和对王婶的情感深埋在了日记里。他得知大哥的心思后,就打电话劝刘大明哥俩回家看看,可一连几个月过去,他们还是没回家一趟。大哥的伤心更让他气愤,他发誓要好好教育一下这俩不懂事的侄子,于是想了一出“绑架”大哥来考验侄子的这出戏。
  
  虽然以“绑架”的形式来教育刘大明哥俩不太合适,可为了大哥一家子能够尽快圆满,没文化的二叔也只好出此下策了。让人欣慰的是,刘大明哥俩一接到父亲失踪的消息就立刻赶回了老家,并且圆满地一步步完成了二叔所设下的难题……
  
  十几天后,一脸喜气的刘大明把父亲打扮得十分精神,说今天要给父亲一个惊喜。老刘坐在房间里正纳闷呢,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老刘走出房间一看,只见王婶正满眼含笑,在刘大明哥俩的搀扶下向自己走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