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神奇的红掌(2)

神奇的红掌(2)

时间:2017-06-23 作者:未详 点击:

  
  同盟会武昌起义的时候,总督越墙逃跑,手下的一干幕僚也一哄而散。其中一名幕僚回乡到学堂里做了名教谕,因为做过总督府幕僚,天下大势其心内已大致有底,所以他一心只想办好学堂。一日,这名教谕在学堂发现了这盆红掌,便抱到了自己屋内,之后红掌变色和荧光现象他都见识过,甚至还发现了早起之后变色的叶片流泪的现象。这使见多识广做过幕僚的教谕颇为感慨,已经明白了自己与这盆红掌的因缘,遂作了一首诗咏给红掌,并焚诗以做祭奠。自此教谕虽与红掌常伴一室,却无悲剧发生,直至多年之后教谕寿终正寝。
  
  李彬听完之后,回味了半天才问道:“照你这么说,我的前世也和这盆红掌有扯不清的关系?也就是说,我是故事里说的书生、画师和教谕的后世?”
  
  卖花人摇了摇头:“这个我说不上来,我只是个卖花的,因为卖花,所以对一些花的传说知道一些。”
  
  “那你讲的故事里,教谕咏给红掌的又是什么诗呢?”李彬接着好奇地问。
  
  卖花人挠了挠头说:“故事虽长,但是好记,所以我记住了。那诗虽短,但不易记,因此总记不住。这样吧——我回去后给你问下,把那首诗抄到纸上,明天给你捎过来。”
  
  3、流泪的红掌
  
  次日清早,李彬早早醒来,跑到客厅去瞅了瞅那盆红掌,果然看到正中的那片变色的叶子上,有着两道湿漉漉的泪痕。
  
  李彬转身回到卧室,唤醒还在熟睡的杨红,把这事给杨红说了。
  
  一脸睡意的杨红,嘟哝着嘴说:“你该不会是看聊斋看多了吧!”
  
  说完,身子在床上一翻又要睡去。杨彬将她拽了起来,把子夜时红掌发荧光的事也说了,并拉着她来到客厅看那片叶子上的泪痕。杨红微睁着眼,粗略地瞅了下,说道:“还不是你故意弄两道水印编个故事来逗我,忒无聊了你!”
  
  说着,扭身回到卧室,继续睡去。
  
  再次见到卖花人时,李彬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一样,几乎是直扑过去,一个劲地问卖花人那首诗带来了没。
  
  谁知,他越是着急,卖花人却越是冷静,一边从车上搬出两盆绿萝往地上摆,一边慢条斯理地问他急啥。
  
  “我急啥?”李彬甩着头说,“我看到叶片上的泪痕了!”
  
  卖花人拍了拍手上的灰,点着头说:“嗯,这就对了,我想前面的那些现象你都看到了,叶片上的泪痕你一定也会看到的。”
  
  说完,在衣兜里掏了掏,摸出了一张纸片。
  
  李彬一把拿过去,将那纸片展开,看到上面写的是:“红袖伴读夜添香,寒舍犹留青茶芳。情丝万缕扯古今,默然相对泪千行。天不逢时地生孽,另有红袖舞在旁。左径通幽右径馥,当世之人再不辜。唯愿轮回再转时,孤身无牵伴红掌。”
  
  原来,教谕的这番话,是说不能再辜负当下陪伴的人。
  
  “凭着这几句话,教谕便安稳度过了一生?”李彬诧异地问。
  
  卖花的汉子扭头往那纸片上瞅了瞅,说:“照我所想的话,可能是那附于红掌上的女子听了这番话后,不忍伤害到教谕,虽与教谕相处一室,可魂魄却不再从花中出来相伴教谕身侧,如此教谕才能安然无恙。”
  
  “那照此说来,女子魂魄是从花中出来,在夜晚陪伴我了?也就是说,过些日子我可能就要有麻烦了?”李彬迷惑了。
  
  卖花的汉子未置可否地说:“从那诗的最后一句来看,教谕是许过女子再转世的时候相陪伴的。只是你如今虽然转世,但是又有了新人作伴,所以我估摸着你有两种选择:一种是仿照教谕那样,再劝说花中的女子一次;二是兑现教谕当初的承诺,与女子魂魄相伴。如果选择第一种,那么你之后要多与妻子或女友相处,好让花中女子断了念头,但如此就显得你对花中女子有些绝情了;若选择第二种,你是对花中女子有情了,但对你的身体很可能会有妨害。具体如何选择,就看你心中如何想了。”
  
  听了此言,李彬愣怔了半天,而后回到了家中。
  
  到家后,李彬站在客厅将纸片上的诗读了一遍,便把纸片焚烧了。
  
  4、红掌的知识
  
  晚饭后,李彬没有再往书房里去,而是回到卧室陪伴妻子杨红看起了电视。
  
  就寝的时候,望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杨红,李彬说:“辛苦你了!”
  
  杨红迷愣地瞅着李彬:“怎么突然说起这样的话了?”
  
  李彬轻轻笑了下:“我给你普及下红掌的知识吧。红掌,是一种美丽的观赏植物,其叶子心形深绿色,其柱状的花蕊旁有一片看上去是红颜色的叶子,但它却不是叶子,而是花苞。虽然红掌在现在的市面上到处可见,却是舶来物,原产南美洲热带雨林,我国最早引进是在上世纪70年代。”
  
  杨红还是一脸的诧异:“这几天怎么突然这么关注起红掌了?”
  
  李彬摇了摇头:“我是告诉你,红掌出现在宋代以及后来的明清和民国,是绝不可能的,从这一点上看,那个故事就成立不了。”
  
  杨红还是木然地看着李彬。
  
  李彬继续说:“虽然我知道故事是假的,但我还是不解:那片叶子是如何变红又变绿,还发出莹莹的蓝光呢?”
  
  杨红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那好,既然你已经发现了破绽,看在今晚你陪我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上次我们单位的人一起去山里游玩时,发现了一种颜色极红的矿土,便带了一些回来。我把那些矿土融到水里,喷洒到叶面上,清早的时候再早起会儿,用湿布将红矿土擦干净。至于荧光就更好弄,不过是一些荧光粉罢了,荧光粉在光线充足的情况下,只是吸收光线进行储存,一旦光线不足便开始发出自己储存的光。当然,卖花人当时抱给你的,也是一盆已经掐掉了花枝的红掌。如果你还想问卖花人是谁,那我也可以告诉你,我不认识他,我和他只是做了一个交易,交易的费用就是你付的这100块买花钱。因为我确信当你看到卖花人举着的牌子时,依照你一贯喜好探奇的心理,一定会上前打问。你最近不是一直抱怨写作不畅吗,那好,我就创造些故事给你,反正你即使不写东西也是一直耗在书房里的。只是,我想知道的是,你是什么时候发觉这是个局的?”
  
  “当然是从听到那个故事的时候!”李彬得意地说,“红掌买回来后,我上网查了下它的习性等相关资料,当听到那个故事的背景出现在古代时,我就知道了这是一个圈套!原本我以为那是卖花人为高价卖花而编的故事,可是后来他给我看了那首诗后,我一下子醒悟过来有人在幕后操纵,而操纵者应该就是你。因为那诗虽然不是你的笔迹,但里面劝导珍惜眼前人的话,绝对是你的劝诫,而作为中文系的才女,编撰一首仿古诗根本不在话下。”
  
  “啊?”杨红尖叫起来,“原来你早都知道了,却一直在装,还害我费了半天的劲编出了那几句诗?”
  
  李彬狡黠地挤了挤眼:“那是当然,你精心造了这么一个局,我当然得配合着演了,不然就辜负你的一场心血了!不过,那首诗你没有白编,正是那首诗结合着那些故事,让我醒悟到作为老公自己确实做得不对,每天只顾着上班和写作,而忽略了你的感受,所以我决定今后每天抽出一定的时间来陪你。”
  
  “没想到,到了最后,我反倒上了你的当了!”当精心布的局被拆穿后,杨红脸颊红红地喊着,将一个枕头扔到了李彬头上。
  
  半个月后的一天,杨红在QQ上给一个聊友留了言:“现在,老公已经知道陪伴我了。谢谢先前寂寞的日子里你的陪聊,为了各自的家庭和睦,我们今后就别再聊那些暧昧的话题了,在此也祝你幸福!”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