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画缘

画缘

时间:2016-09-12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北京举办奥运会,石英作为台湾某时尚杂志的特派记者,赴北京采访报道。恢宏壮观的开幕式令她热血沸腾,感到无比自豪!她佩服张艺谋导演别具匠心的精心策划,画卷缓缓展开,把中华五千年灿烂文化淋漓尽致地展现在世人面前,瑰丽夺目,震人心魄。她在摄下一个个精彩画面的同时,庆幸自己不虚此行,这是奥运史上最光辉的一页,可说百年难遇!
  
  石英今年已38岁,但仍是孤身一人。并非这位经济独立、容貌出众的才女贪财附势,实在是没遇到好的。其实她的择偶条件并不高,只有两条:一是两人一见钟情;二是男方胜过自己。结果这么多年高不成低不就,耽误到了这把岁数,成了名副其实的“都市剩女”。
  
  比赛期间,石英没事,只等拍摄闭幕式的照片,她便去参观紫禁城内的故宫。她看得很仔细,大开了眼界,感到台湾的故宫根本没法跟北京故宫比,真是小巫见大巫!如果把那里的珍宝放到北京来,那就没有遗憾了。她从心底盼望两岸能早日统一!
  
  接着她又随意浏览北京的市容,看到有张海报写着“木刻画展览——主办人孙世民”。她心里一动,这个孙世民她是知道的,多年前曾在香港看过他的展览,还买过他的一本作品专集,感到这人很有才华,定能成为世界级的艺术家。想来他这些年一定有了长足的进步,不妨再去看看。
  
  石英按着海报上的地址去了。那是一个区文化馆,展厅虽不大,但观赏的人摩肩接踵,看来他在国内很有知名度,作品颇受国人的欢迎。石英被一组《金陵十二衩》的木刻画深深吸引,人物个个栩栩如生,十分传神。她在画前久久流连,被作者的高超技艺所折服。这组画每个标价3万元,她在心里说:值!如果拿到国外远不止这个价!
  
  “小姐,你喜欢这组画?”背后响起一个富有磁性的男低音。她回头一看,竟是孙世民!他比当年专集扉页上的相片老了些,可见木刻创作的艰苦。“孙老师!”她轻轻喊了声。“不敢,叫我孙世民吧。”他谦逊地说,“小姐,你认识我?”“嗯。我买过你的画册,还在香港看过你的画展。”“噢,谢谢!请多提宝贵意见。”石英见他如此,便说:“孙先生,你的作品比前些年进步多了,你一定能成为世界一流的艺术家。”“小姐过奖了。”“我说的可是实话,没有一点奉承你的意思。”她忙声明,“你这开价太低,可惜了,如果在国外可以翻倍。”她好心地说。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苦笑说:“我何尝不想去国外办画展?可没钱哪!毕竟我是个体木刻匠,生活没保障,靠刻画为生,在这里办展还是靠朋友帮的忙呢!再说价格贵了没人会买,肯出这价钱买的人,一是老板,二是政府部门,还常常砍价呢!”“我理解。”她同情地点点头。
  
  两人像老熟人似的聊了起来。石英边谈边打量他:上身穿件茄克衫,下身穿条牛仔裤,不像某些艺术家那样留长发扎小辫,而是一个小平头,显得随和朴实。“小姐,您是——”石英忙把自己的名片双手呈上。“哦,原来石英小姐是台湾来的大记者,失敬,失敬!石小姐,今天我斗胆设一小宴请您,不知您能否屈驾光临?”“好啊!”石英欣然答应。
  
  二
  
  在一个精致的餐馆里,孙世民和朋友们团团围坐。他首先把石英介绍给大家:“这位是台湾记者石英小姐,专程来采访我们北京奥运会。”石英起身向大家鞠躬致意,礼貌地把名片一一递给大家:“能认识孙先生的朋友我很荣幸,想来大家跟我一样,也是爱好艺术的。”“我们都是孙世民的粉丝!”“我们都为孙世民鸣不平,这位一流的木刻艺术家却得不到政府的扶持!”“对!太不公平了!那些所谓的歌星一出场就是几十万,跟孙世民的木刻艺术简直没法比!”他们七嘴八舌纷纷鸣不平。
  
  “诸位,诸位!”孙世民忙制止大家,“这是没法子的事,市场经济就是这个样子,自生自灭。譬如现在的戏剧不景气,有什么办法?连国粹京剧不是也在走下坡路吗,还好现在在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可是像我这样就是申请到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画没有市场还不是白搭?”
  
  这时石英在旁边插了嘴:“孙先生,你那次在香港办展览,画卖得怎么样?”孙世民答道:“卖得不错,可租用展览馆的费用太昂贵,不过还是赚了。”旁边有人对她说:“石小姐,可怜哪,孙先生穷得现在还是孤家寡人!”石英听了心里一惊:什么,他到现在还没结婚?看样子可是有一把岁数了!孙世民笑着对她说:“石小姐,别听他们瞎说,我相信婚姻是缘,是我的缘分没到。再怎么说我也不会穷得连饭也吃不上,只是我这人不会当家,日常的花费太大。”
  
  他的一位朋友不好意思地说:“这也怪我们,老是让老孙破费,今天又是他做东。他这人好客,朋友聚会大多是他买单,但凡知道谁有困难,他都大力相助,说他一个人好对付。借给人家的钱,也从不问人家要。”石英听了心里暗暗说:好一个侠义心肠!他这样子难怪孤身一人了。
  
  回到宾馆已是半夜,石英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孙世民的身影一直在她脑际叠现。石英感到他就是自己一见钟情的人,聪明能干,才华横溢,他的木刻艺术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前途无量!这种人只要有个安定的家,有个贤内助帮他,艺术青春会永远不老!一个念头在她心中萌生——我去他住处看看,对他作更深入的了解。石英是个一旦决定了就付诸实施的人,自己的终身大事也由自己定!
  
  翌日早上石英打他的电话:“孙先生,我是石英,谢谢你昨天的盛情款待。”“不用谢,这么小的事情不值一提。”“孙先生,我想去你家里看看,因为我想了解北京人的生活情况。”“好啊,只是寒舍太脏乱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石英马上说:“我不介意。”“那、那能不能两个小时后,因、因为我临时有点事。”“好。”她答应道。
  
  两小时后石英去了他的家兼工作室,孙世民早在门口等候了。这是一套两居室的住房,她一进去就感到屋内刚收拾过,明白了孙世民为啥要她两小时后去的原因,心里暗暗说:这家伙还挺要面子!
  
  “对不起,家里实在太乱了。”他红着脸说。“不错!一个单身男人能做到这样不容易。”石英夸奖说。孙世民把一间房作为工作室,大桌上摆着刻着的作品。“这是刻的《西厢记》?”石英惊喜地问。“石小姐好眼力!”他很是佩服。“不是我眼光好,只要稍有文化的人一看便知,这是红娘,这是莺莺小姐,这是张生。布局很好,假山、石径、花草、树木,景色宜人,人在画中,相得益彰。”孙世民听了抑制不住兴奋说:“真是俞伯牙遇到知音钟子期了!石小姐你也是我的知音哪——”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