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蝴蝶双飞

蝴蝶双飞

时间:2016-09-15 作者:未详 点击:

  徐琴琴今年26岁,她刚从北京一所著名大学设计专业毕业,就幸运地赶上著名外资企业“爱依坊公司”大换血。徐琴琴思维活跃,朝气蓬勃,令人事主管眼前一亮,于是她顺利地被聘用了。
  
  爱依坊公司主要经营女性服饰,隶属于财大气粗的万盛隆柯商贸集团。万盛隆柯商贸集团横跨房产、网络、电子、服装等多个领域,生意做得非常大。徐琴琴进入爱依坊公司的策划部,每天只需要打几个订餐订票的电话,就可以在月底领到一份不菲的薪水。但徐琴琴对此并不满足,她渴望更有挑战性的工作。闲得无聊的日子里,她发现策划部有些工作做得非常粗糙,例如公司以前的品牌宣传总是虎头蛇尾,往往是新品上市的时候轰轰烈烈一番,随后就不了了之。
  
  徐琴琴思索了一番后,交了一份报告上去,指出策划部工作上的不足,提议公司另外设立一个媒介推广部,负责对外宣传,而策划部只需负责招商会、新品上市等方面的整体策划。
  
  徐琴琴自荐为媒介推广部的负责人。她在报告里写道:“一次有效的招聘既费力费时更费金钱,所以公司不必再为本部门招兵买马。据说公司上一次的招聘是为了换下一些不合格的员工,那么我恳请将那些员工划入本部门。只有不称职的将军,没有不称职的士兵。我想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之下,一定会取得好成绩。”
  
  徐琴琴的自荐报告在公司里引来了诸多非议,尤其是策划部经理苏珊娜,对徐琴琴更是横挑鼻子竖挑眼,处处给她难堪。但不管怎么说,公司上层经过慎重考虑,同意成立媒介推广部,徐琴琴顺利地升为主管。
  
  新官上任,徐琴琴干劲十足,—个月下来,全年度的宣传企划书就出来了:新品上市期间的新闻造势、广告轰炸、平常日子里的文章铺垫、广场活动,还有“华衣求主”等增人气、搞噱头的活动,此起彼伏,有声有色。
  
  秋季新品上市新闻发布会的前一天,徐琴琴正要派人去给各大媒体送材料,却发现手下都被苏珊娜抓去布展了,只留下一个叫洛希克的新人。洛希克半个月前刚进公司,目前还在见习阶段,平时在公司不声不响,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令徐琴琴有些怀疑他的工作能力。苏珊娜在这种关键时刻只留下他,显然是想故意为难徐琴琴。
  
  徐琴琴气急败坏地将东西摔在桌上,正要发作,却瞥见洛希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不由恼怒地呵斥道:“发什么呆!三家电视台七家报社,你一个人去跑好了,只有一下午的时间!”
  
  洛希克挠挠头皮,懒洋洋地接过材料,不紧不慢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徐琴琴怒气冲冲地跟过去,却见他正在打电话联系媒体,让他们派人来取。爱依坊公司是大客户,媒体非常主动,很快都派人上门来了。任务高效率地顺利完成,洛希克调皮地冲徐琴琴眨了眨眼,徐琴琴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起来。
  
  可以后的工作却更难做了。媒介推广部的人经常被苏珊娜抓去做些无关紧要的杂事,本部门的工作却时常找不到人做。徐琴琴发过几次脾气,员工们却委屈地辩解:苏珊娜是老领导,叫帮点忙总不能不给面子吧?徐琴琴找苏珊娜理论,苏珊娜笑容可掬地说:“大家都是为公司出力,你的我的,哪能分得那么清?”
  
  工作受到苏珊娜的故意阻挠,徐琴琴非常生气,想去找总经理评理。可转念一想,总经理布里尔一直对自己的工作不置可否,甚至不断加压,对自己尚在考察阶段,这时候去找他似乎不妥:首先,在上司面前告下属的状,这是一个十分愚蠢的行为,结果是让所有人认为自己管理能力太差。况且自己当初曾白纸黑字地写过“只有不称职的将军,没有不称职的士兵”;再则,去评议苏珊娜的是非,似乎显得心胸狭窄,让人觉得自己初入公司就与人不和,更有可能会被人误会认为野心勃勃想取而代之。
  
  徐琴琴这才感到初入职场的艰难,她满腹委屈却无处诉说,只有拼命加班加点地工作。好在还有一个洛希克,总是默默地陪伴在她身边,有什么事交给他,他总会迅速又漂亮地完成。有他的支持,徐琴琴才不觉得孤立无援,两人的合作日渐默契,相处也日益亲密。
  
  这天上午,两人一起出去联系客户,顺利完成任务后,一起来到必胜客吃午饭。看着徐琴琴日益憔悴的面容,洛希克突然说:“也许你应该交一个男朋友,甜蜜的日子能替你减压,让你轻松快乐,工作起来更有激情,更勇往直前。”徐琴琴笑道:“交男朋友哪有那么简单,要看缘分的。”
  
  洛希克接着问道:“那么你理想中的爱情是什么样的呢?”徐琴琴放下刀叉,双手撑着下巴神往地说:“应该是梁山伯与祝英台之类的吧,定情物最好是一对纯玉的蝴蝶双飞。”徐琴琴眼里光芒闪烁,表情柔媚动人,与平时那个严酷的女主管形象截然不同。洛希克出神地凝视着她,一不小心碰翻了番茄汁瓶,雪白的衬衫顿时被染红了。
  
  回到办公室后,洛希克换上了备用的衬衫。徐琴琴走过来,顺手拿起弄脏的那件。洛希克慌忙拦住,说下班后拿去干洗就是了。徐琴琴惊讶地瞪大眼睛,说:“天啊!贴身穿的衣服干洗,对身体不好的。我替你手洗了熨平也是一样的。”洛希克望着徐琴琴,对她又多了一份好感。
  
  可一切还没来得及开始就匆匆结束。第二年春末,公司突然发下一份文件:由于媒介推广部成立半年来并没给公司带来实际效益,并且花费过大,从即日起解散,请员工尽快办好离职手续。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徐琴琴难以置信。她已经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媒介推广部的工作也越做越顺利,她不明白,为什么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公司却作出这样的决定?
  
  徐琴琴难过地将头埋在双臂间,不愿正视这个事实。苏珊娜走了进来,得意地笑道:“徐琴琴,不可否认你真的很出色。不过,也许这正是你的错。”徐琴琴抬起头,茫然地望着她,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这时,洛希克走过来解了围,他来向徐琴琴告别,说已经办好离职手续,准备离开这座城市到外地去发展。徐琴琴一听,心仿佛一下子空了,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口。
  
  失业后,徐琴琴没有立即找新工作,她想冷静下来,好好反省一下。半个月后,她突然接到了洛希克的电话。
  
  徐琴琴应邀来到必胜客,洛希克说道:“徐琴琴,知道你被解聘的原因吗?其实你真的很用心,也做得非常好,只是,错在你太年轻。”
  
  徐琴琴不解地望着洛希克,听他继续说下去:“这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敢于把握机会是好事,但锋芒太露难免会招人嫉恨。你的那份报告,一开始就为自己树了一个死敌——苏珊娜。另外,你自作聪明地收留了公司本想裁掉的员工,无疑是把自己推向公司这个大集体中的坏死部分。你和他们在一起,很容易让人产生将你们一起割离的想法。如果你不是他们的主管,部门解散以后,或许还可以回到策划部留用。但因为你的下属全部属于辞退人员,所以公司也没必要为你一个人另作安排。更何况还有一个容不下你的苏珊娜呢?”
  
  徐琴琴怔怔地看着洛希克,想不到一直以来在公司里不声不响的他竟会有如此深刻的分析。更奇怪的是,当初他为什么不点破这些,而要在自己离开公司之后,才约自己出来谈这些?
  
  洛希克递过来一张名片,上面赫然写着“万盛隆柯商贸集团总经理助理兼财务总监”。
  
  徐琴琴吃惊地张大了嘴。
  
  洛希克道:“爱依坊公司有一些财务上的问题,半年前,集团上层决定对爱依坊公司进行整顿,于是派我进爱依坊公司调查。其实媒介推广部被解散还有一层原因,那就是推卸责任。他们把公司花费过大的责任推到你身上,而事实上,在你进公司之前,爱依坊公司就存在很大的财务漏洞。现在,布里尔他们已经被停职,事情正在处理中,如有必要的话,会在法庭上见。”
  
  徐琴琴恍然大悟,禁不住悲喜交加,一边流泪一边大笑:“你这个坏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让我委屈了这么久!”
  
  洛希克笑着从身后取出一个礼盒递给徐琴琴:“对不起,我选了这份礼物给你,作为补偿。”徐琴琴打开—看,忍不住惊呼起来:一对栩栩如生、晶莹剔透的玉蝴蝶!
  
  洛希克得意地笑道:“你不是渴望有一对纯玉的蝴蝶双飞吗?这是公司首席设计师的作品,准备明年春季上市。送给你!”
  
  徐琴琴迟疑道:“还没上市的东西,送给我合适吗?公司不会同意吧?”
  
  “当然,你也不是白得的。”洛希克一脸坏笑道,“你必须在上市之前,为它量身定做一套配得上它的宣传计划。”徐琴琴听了,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洛希克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说:“你的工作能力和努力,我都看在眼里,回总部后我如实汇报了。公司决定请你回来,继续做宣传工作,不过,不是主管,是经理,苏珊娜那一块也归你了,怎么细分你自己说了算。”说着,他突然握住了徐琴琴颤抖的手,温柔地说:“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集团的房地产项目马上要登陆这座城市,在我的主动要求下,总部决定让我来全权负责。我这一呆少说也有个三年五载,这么长的日子里,我要是不小心再弄脏了衬衫,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为我洗?”
  
  幸福降临得太过突然,徐琴琴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只是捏紧拳头,假假地捶了捶洛希克的肩,羞涩而甜蜜地笑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