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烧钱不犯法

烧钱不犯法

时间:2016-06-20 作者:未详 点击:

  这是发生在我同学身上的一件真实的故事。
  
  前不久,我到郑州出差,抽空去看望老同学石录。想不到的是,毕业五年了,他不仅还没有结婚,而且仍然与父亲住着租赁来的二间简易民房。晚上,我们俩仍像在学校时一样睡通铺。提到工作上的感慨,石录给我讲了一件至今让他心惊肉跳的经历。
  
  石录是独生子,母亲去世早,是父亲一个人把他拉扯大并供他读完了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省城工作,这时,他的父亲由于长年不停的劳作,身体已经垮了,他就决定在比较偏僻的地段租赁二间便宜的房子,把父亲接到城里与自己一起生活。
  
  他到家里接父亲走的那天,父亲提议再到他母亲坟前送一次纸钱。在母亲的坟前,他正在为母亲烧纸钱祭奠的时候,父亲说:“人家二娃回来给他妈上坟,烧的都是跟真钱一样的洋钱,也不知道那钱在阴间管不管用?”石录说:“那不是真钱。是冥币。”父亲说:“是啊,听二娃说,现在咱给你妈烧的这种火纸钱,在阴间就像咱们花的人民币;人家烧的像你说的那种冥币,就好比是美金,金贵。”
  
  听了父亲的话,他心里很难过,现在马上就要离开家乡了,按照家乡的风俗,长时间的离开家门,要到祖坟上去祭奠祖宗,告诉列祖列宗,后辈人要出远门了,请祖宗保佑。现在,父亲在临走前还在惦记着母亲,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父亲的话,使他想起前不久一位到香港出差的朋友带给他的纪念品,那是几张面额不大的港币,现在正好在衣兜内装着,父亲长年在农村,他不一定能分得清冥币和港币的区别,为了不使父亲更伤心,权且用港币充冥币吧。“爸,你说的那种冥币我也带回来了,只是不多,也给我娘送过去吧。”父亲说:“你咋不早说呢。我也想着你当了干部,连那啥‘美金’也不给你娘送点。”一边说,一边接过石录手中递过来的几张“冥币”送进了燃烧着的火苗中。
  
  他把父亲接到城里后,每逢清明节和春节,他都要陪着父亲给母亲送冥币,当然,这时他给母亲送去的是完完全全的真冥币。不同的是,城里人不准放鞭炮,烧纸钱也都在同一个指定的地方。这让做父亲的有点不习惯,不习惯也没有办法,家家户户都是这样。
  
  给母亲送冥币,是父亲的心愿,按照农村的风俗习惯,做儿子的也应该是自己分内的事。但由于他工作上的事务忙,很多时候,这种事都是父亲替他去做。本来一件平平常常的事,然而在给母亲烧完10周年忌日的纸钱后,竟引来了反贪局的人。
  
  那是他的母亲10周年忌日过后不久的一天,他刚到单位上班,反贪局的人就把他叫走了。反贪局找他的原因是,有人举报他在高速公路建设中接受了200万元港币的贿赂。他说没有这事。反贪局的人说,我们不会平白无故地冤枉任何一位干部,200万元港币是工程队经理亲自送到你家里的,钱,也是你父亲亲手接的,你好好想一想,希望你能如实向组织交代自己的问题。
  
  200万港币,父亲有这个胆吗?难道是父亲穷怕了,也想一夜暴富?
  
  这绝对不可能!想到这里,他要求给父亲打个电话问问有没有这件事。反贪局的人说,按规定,你现在还不能往外打电话,你父亲是不是收受了贿赂,我们可以替你调查取证。
  
  事后他才知道,反贪局的人找到他的父亲时,老人一口咬定谁的钱他也没有收过。后来在反贪局同志的一再解释下,并拿出举报信向他念了一遍后,他才说:“是有这么一回事,但那不是阳钱,是给阴间用的阴钱,叫冥币吧。”
  
  “那不叫阳钱,也不叫冥币。是200万元港币。”
  
  “啊,是真钱哪!”老人惊得张大了嘴。
  
  “老人家,钱在哪里?您得替您儿子把这笔钱上缴组织,它关系到您儿子的前途啊。”
  
  “我的爷啊,谁知道那是真钱啊?我把它给孩他妈送去了。”老人捶着自己的头说。
  
  “您说您给大娘送去了,没关系,您带我们把钱拿回来上缴也一样。”
  
  “哪是呀,我把它当成阴钱给孩他妈烧了。”
  
  反贪局的人互相看了一眼又问:“老人家,您说您把它烧了,有人作证吗?”
  
  “鬼作证啊。”老人急得又捶头,又跺脚。反贪局的人摇摇头要走了,老人家又追着问:“钱拿不出来,我娃能出来吗?”
  
  “这要看调查的结果才能断定。”
  
  “我的天呐,这可怎么办啊!”……
  
  原来,在石录的母亲去世10周年的那几天,他正在主管高速公路的招标工作,因为工作量大,他已经连续加班三天都不在家,况且,那几天不断有工程队的老板找他探听消息,试图对他行贿,虽然这些行贿者都被他拒绝了,但也把他搞得精疲力竭,所以就把母亲10周年的忌日给忘了。父亲不知道他准备给娘怎么过周年,到了忌日这一天也没有一个信,就打电话问儿子。接到父亲的电话,他才忽然想起今天是母亲10周年的忌日。当时正好有一个工程队的老板在他的办公室,他就委托他把父亲所要的东西给父亲送回去,并让捎话说,他正在加班,中午就不回去了。可谁知,这个老板给父亲捎回去的不是冥币,而是实实在在的港币。不认识港币的父亲,误认为儿子让人捎回来的是冥币,就锁上房门到指定的地点把港币当成冥币烧了。
  
  要不是当时正在下雨,他父亲烧的到底是港币还是冥币,谁也说不清楚。这谜底,最后还多亏做父亲的给找到的。
  
  反贪局的工作人员找了他的父亲之后,老人再也坐不住了。要是早知道自己来城里会给儿子惹出祸端,他就不来了。给老伴烧阴钱,反而给儿子烧出事来。他要是知道那是真钱,打死他他也不舍得烧啊。儿子为了尽孝心把自己从农村接来,自己却把儿子送进牢里去,我还有什么老脸见儿子?还不如死了的好……老人在大街上深一脚、浅一脚地盲目地走着,一肚子的苦水却找不到一个人诉说。当他来到了街河桥头时,就准备在这里等晚上人少了之后,跳河寻死。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老人出现在了他的身边说:“老哥,我看你在这桥头转大半天了,心里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咱哥俩拉呱拉呱像我吧,这一闲,心里就闷得慌。”石录的父亲没有理他,他就又说:“我一看就知道您富贵,儿女一定有本事。不像我这个捡破烂的……”
  
  “我富贵个屁,我不是人。就是捡破烂的也不至于把自己的亲儿子送进监狱啊,算啦,不说了。”
  
  “怎么不说了?我就是捡破烂的呀。走,到我家里拉呱去。”那老头强拉硬拽地把石录的父亲拉走了。
  
  捡破烂的也能拣来高楼大厦?石录的父亲一进捡破烂老头家的门,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捡破烂的人家。
  
  捡破烂的老头说:“你可别小看我这个捡破烂的,半个月前,我一次就拣了将近100万元的外国钱呐!”
  
  “100万元外国钱?”
  
  “这得感谢天上下雨呀,现在的有钱人真是作孽呀,给死人送冥钱,不仅烧真钱,还烧外国钱。除了我在纸灰中扒出来的钱,烧掉的还不知有多少呢?”
  
  “那钱你是在哪里拣到的?”
  
  “在十字庄放炮点的纸灰里,怎么,你老哥也想去发财呀?”
  
  “不。那钱是我烧的啊!钱呢,你快给我。”石录的父亲听到这里,着急地说。
  
  “什么?原来是你烧的钱呀!烧钱是犯法的。你知道吗?我不仅不会把钱给你,而且我还要告你。你们有钱人烧钱,我拣回来了,我是保护钱啊!钱就是我的。”
  
  “老哥,你不知道啊……”石录的父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烧钱的来龙去脉和儿子被隔离审查的前因后果向捡破烂的老人说清楚了。
  
  捡破烂的老人听后道:“想不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曲里拐弯儿的事啊,可是……”
  
  “怎么?”
  
  “那钱我捡回来后就换成了咱中国的钱,为老伴开刀动手术花了十几万元,买这房子和家具,又花了二十几万元,剩下来的也就不多了。”
  
  “这可怎么办呢?”
  
  “钱是我花的,不能委屈了你的儿子。要坐牢,我去替你儿子坐。”
  
  “你拣来的钱不犯法。钱是我烧的,可是人家不让我去替儿子坐牢啊!”
  
  “走。咱们去找他们说去。真要坐牢,我陪你们爷儿俩一起坐。”
  
  ……
  
  后来,石录免于起诉。
  
  最后,石录对我说,是父亲救了他。父亲虽然做了一件“傻人”、“傻事”,但为我们这一代人再次敲响了一次警钟:为公,要清。做人,要正。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