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跑官跑到村主任家

跑官跑到村主任家

时间:2016-06-22 作者:未详 点击:

  要说县级以上的官员卖官鬻爵还有其事,说村主任卖官谁信啊?况且村主任的身份也是农民,他手里哪有官可卖啊?但凡事都有例外,最近河西村村主任刘尚权就爆出了卖官丑闻。
  
  河西村距县城只隔一条河,有两座桥相连,一座是公路桥,一座是铁路桥。河西村山冈连绵。景色宜人,县委县政府看中了那片风水宝地,把河西划为行政区,河东原来的县城被划为商业区。这些天,县国土局、城建局、规划局几路人马,在河西圈地、划线、埋桩,丈量土地,和村里交涉,忙得不亦乐乎。其实这些天要说最忙的人,还数河西村村主任刘尚权。
  
  在此之前,刘尚权时常抱怨自己命运不济,老主任退休,轮到他当村主任了,国家却对农民减免农业税及乡统筹和村提留。这样,村官不值钱了,更没人买他刘尚权的账。尤其是下属的各村民小组,叫谁当组长都不愿干。可现在不一样了,县里要在这里建行政区,各机关都要搬迁到这里,征地建办公楼,还要建广场、公园,势必带动房地产及其他产业的发展,荒山野岭顿时寸土寸金。这样,不仅村主任身价倍增,连村民组长也有利可图!你想想,一个村民小组几百亩地,一亩地能卖几十万元,这个账算下来,谁都会明白。以前是叫谁当组长谁不当,现在都争着要当了。河西村有十来个自然村。二十多个村民小组,三千多村民,想当组长的人多得是。
  
  这些天,村主任刘尚权家门庭若市,来找他的村民络绎不绝,无一例外,都是来跑官的。刘尚权今非昔比,架子非常大,脾气也大,动不动就大声呵斥他们:“别烦我,都给我滚出去!”也难怪。以前叫谁当组长谁不当,现在都来争着当,此一时彼一时,这时候你轻而易举就想当组长?门也没有!不过也有如愿当上组长的,据他们私下里透露,当上村民组长得向刘尚权行贿3万元,当组会计2万,当组计生小队长1万。
  
  话说河西村第11村民小组有个叫刘利本的村民,今儿个他去银行取了两万元,准备送给刘尚权,他想当组会计。他认为当会计比当组长实惠,因为卖地款应该是掌握在会计手中的。谁知到了晚上,同组人何三精怀里揣着一个鼓囊囊的塑料袋,带着一个叫“小眼蜜”的媳妇来找他。何三精跟刘利本说:“白天我找过刘尚权了,答应让我当组长。他问我愿意跟谁搭班子,我说刘利本能写会算,让他当会计;‘小眼蜜’聪明泼辣,让她当计生小队长。刘尚权听了点了点头,让咱们三个晚上去见他。”
  
  何三精从怀里掏出那个鼓囊囊的塑料袋,从里边掏出四捆百元大钞,对刘利本说其中3万是他的,那1万是“小眼蜜”的。他要刘利本把他那两万元也拿出来放在一起,如果各人带各人的钱,路上招眼不说。到刘尚权家逐一向他行贿。也太露骨了。刘利本想了想也对,就把他准备的两万元拿出来放在了一起。这样。由何三精怀揣着那6万元,带着刘利本和“小眼蜜”一同去了村主任家。刘尚权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临走时,何三精从怀里掏出那个塑料袋放在桌子上,对刘尚权说:“这是你要看的《红楼梦》,我给你带来了。”
  
  刘尚权笑着说:“好好,先放那儿吧。”
  
  钱送出去了,刘利本平心静气,一心盼着当组会计了。事隔三天,村主任刘尚权到第11村民小组,召开该组村民大会,任命组干部。让刘利本万万想不到的是,刘尚权只在会上宣布任命何三精为村民组长,“小眼蜜”为计生小队长,把他给漏掉了。开始刘利本以为是刘尚权一时疏忽,就大声地咳嗽了一声,以示提醒。谁知刘尚权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到了晚上,刘利本独自一人来到村主任刘尚权家,问是怎么回事,为何把他给漏掉了?谁知刘尚权却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他妈干的好事,还好意思来问我!”
  
  刘利本顿时被骂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村主任,我没做错什么啊?”
  
  刘尚权从卧室拿出两捆百元大钞,摔在刘利本面前:“你自己看看吧!”
  
  刘利本仍是一头雾水,惊讶地问道:“村主任,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他妈别再给我装糊涂了!”刘尚权气急败坏地说,“幸亏家里有验钞机,要是让银行验出这两万元全是假币,我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原来,何三精、刘利本和“小眼蜜”一共送来的6万元中,有两万元是假币。刘尚权认定这两万元假币一定是刘利本送的,因为何三精想当组长,送的是3万元;“小眼蜜”想当计生小队长,送的是1万元:只有刘利本想当会计,送的是两万元。那么,这两万元假币肯定是刘利本送的了。
  
  刘利本大叫冤枉,说他那两万元全是从银行取的。根本不可能是假币。他向刘尚权赌咒发誓:“我要是敢糊弄村主任,不得好死!”
  
  刘尚权根本不听刘利本的解释,一脚把他踢到门外去:“滚你娘的蛋!”
  
  刘利本从村主任刘尚权家出来,思来想去,最后认定那两万元假币一定是何三精捣的鬼,栽赃到他头上。在村西北角,住着一个叫侯七的人,此人一贯不务正业,听说近来在贩卖假币,那两万元假币一定是何三精从侯七那里弄来的。想到这儿,刘利本顿时恨得咬牙切齿。
  
  刘利本找到侯七的邻居刘成,问他近些天见何三精来过侯七家没有?刘成说几天前的一个夜晚,他到大门外小便,看见何三精从侯七家出来。
  
  刘利本当晚拨通了报警电话,举报侯七贩卖假币。
  
  第二天早上,警察从侯七家搜出大量假币。经审讯,侯七供出何三精几天前从他那儿买走两万元假币。警察接着拘捕了何三精,追寻那两万元假币的用途和去向。何三精不得不老实交代,说那两万元假币被他拿去买官,送给村主任刘尚权了。
  
  原来,何三精和刘利本都是村上的能人。何三精深知一山不容二虎的古训,他当村民组长,就不能让刘利本当会计。再说他刚盖了新房,手里只有1万元现金,就从侯七那儿弄来两万元假币,加上自己那1万元真币,再和刘利本、“小眼蜜”的钱鱼目混珠,可谓一举两得,既达到了买官的目的,又栽赃到了刘利本的头上。
  
  村主任刘尚权卖官鬻爵的事败露了,很快他就被警察带到了应该去的地方……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