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辣妹子断指

辣妹子断指

时间:2016-05-20 作者:未详 点击:

  她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湘婷,大家却不叫她湘婷,而叫她辣妹子。不单单因为她爱吃辣椒,重要的是因为她泼辣。
  
  今天,湘婷痛苦地做了两个好菜,弄了瓶好酒,对老公伍懒仔说:“谢谢你给我买了耳环,我要犒劳犒劳你。”
  
  看到老婆给自己弄了几个菜,又买了好酒,伍懒仔当然高兴,一边喝,一边夸老婆:“可能是我上辈子积的德,上天赐予我这么好的老婆。”
  
  伍懒仔一高兴,就多喝了几杯,一下子就有点醉意了。好久没有这样喝了,加上今天比较辛苦,伍懒仔不一会儿睡着了。
  
  湘婷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看准伍懒仔睡得正香时,她跑到楼下的小店,打了一个电话:“陈医生吗?我是湘婷啊,我老公的手指被东西砸断了,请你赶快来帮他包扎一下吧。”然后上到楼上,看着楼下的公路,等待着陈医生的到来。
  
  过了5分钟,陈医生骑着摩托车,出现在楼下。陈医生是一家私人门诊的医生,和湘婷熟,到了湘婷这单元的门口,停下车来,取下药箱,向湘婷的楼上走来。
  
  这时,湘婷转过身来,拿起她刚磨好的菜刀,走进卧室,把熟睡的老公的右手食指放到床缘,飞起一刀,砍下了老公的食指,然后把食指装在一个盒子里。她要把伍懒仔的手指装在这只盒子里,作个纪念!
  
  湘婷流着泪,把那只盒子像宝贝一样藏了。湘婷这些动作做得很流畅,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就完成了。
  
  陈医生刚走到湘婷家的门口,突然听到“啊……”的一声惨叫,吓得差点把药箱扔掉。湘婷马上过来,接过药箱放在客厅的桌子上。此时的伍懒仔也跑出卧室了,正好看到陈医生和桌子上的药箱。
  
  伍懒仔用左手死死地按住被砍的食指,不让它出血,牙齿咬得嘎嘎响,忍着痛不再叫,只是问湘婷:“我的手指怎么了?”“怎么了?先叫陈医生给你包扎,包扎好了我再跟你说。”湘婷也是咬牙切齿地说。
  
  湘婷下此狠心也是万不得已。和伍懒仔谈恋爱的时候,湘婷就知道他是三只手,湘婷根本就瞧不起他。可是伍懒仔喜欢上她,非她不娶。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奋斗,伍懒仔感动了湘婷。一天湘婷对伍懒仔说:
  
  “伍懒仔,你要是真的爱我,就改掉恶习。要是做到这一点,我还可以考虑。”湘婷的心软了。
  
  还别说,伍懒仔为了爱情,再也不小偷小摸了,还很勤劳,经常跑到湘婷家里帮她家做事,对湘婷是百依百顺。看到伍懒仔的突出表现,湘婷的父母也同意了这门亲事。
  
  恋爱一年,湘婷和伍懒仔结婚了。可是,结婚后的伍懒仔,自从老婆怀上儿子,他离开老婆出来打工后,又故伎重演,干起了扒手勾当。终于在一次行窃中被抓,由于数额较大,他被判了一年。
  
  儿子都快一岁了,他才从牢房里出来。湘婷以为伍懒仔经过一年的磨难和教育改造,改掉了恶习。可是,回来不到一个月,他又故伎重演了。
  
  昨天当她接过伍懒仔买的一对耳环时,开始还很感动,这可是伍懒仔结婚后第一次给她买礼物,看来他进去后的改造和教育还很有成果。可是细一想,觉得不对,这一对耳环可是当今流行的款式,价格不低,要两千多元,他哪来的钱?
  
  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湘婷就娇声娇气地问伍懒仔:“这耳环很贵吧?”伍懒仔看湘婷高兴的样子,自豪地说:“你别管多少钱,只要你知道我对你好就行了。”
  
  别管多少钱?好啊,看我怎么收拾你!湘婷心里很气,没想到伍懒仔还是这个样子,这个家还要不要了?
  
  为了彻底改变伍懒仔做三只手的恶习,长痛不如短痛,湘婷就出此下策,把伍懒仔砍掉一只手指,看你以后还怎么做三只手!
  
  陈医生不管其中的原因,治病救人是他的职责,他只管给病人看病,叫伍懒仔把手放开,让他看一下。
  
  看到早有准备的陈医生,伍懒仔似乎从梦中醒来,明白了所发生的事。他一边走到陈医生身边,一边说:“你这个狠心的女人,是不是以为那买耳环的钱又是我偷来的,才把我的手指砍掉?”
  
  湘婷本来想等伍懒仔包扎好了再说,看伍懒仔知道了,就把自己的苦水倒出来:“你还有自知之明,算你聪明。告诉你,我是不想再让你进牢房,不想再一个人带着儿子过。”
  
  伍懒仔听了摇头,不知说什么好,沉默了好一会才说:“你知道那耳环是怎么来的吗?那是我昨天卖了一天的苦力,赚了40元给你买的一副耳环。耳环虽然不是真的,可它是我第一次出苦力赚来钱给你买的。在牢房里的一年时间里,我对你很内疚,觉得对不起你,加上在里面的改造和教育,我真的愿意重新做人了,你怎么还这样看待我……”
  
  伍懒仔说到这里,湘婷拿出耳环,用牙齿咬了一下,一咬才知道耳环真是假的,顿时傻了:“啊,这不是你偷来的?你找事做了?那你怎么不说?”
  
  “我说什么?我这份苦力活,老板还要试用我几天,我想当老板正式招了我以后再告诉你的,谁知道……”伍懒仔说不下去了。
  
  湘婷一听扑到伍懒仔的肩上,哭起来:“老公,我错了,我对不起你!现在可怎么办?你打我吧!”
  
  陈医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叫湘婷不要哭,哭还会添乱。陈医生要伍懒仔把按着的手拿开。伍懒仔的手一松开,血管里的血像喷泉一样向外冒。食指的三节被齐刷刷地砍掉了两节,留有一节在上面。这样的话,要再做三只手,肯定是不行的了。
  
  看着老公手出血像喷泉,湘婷不知如何是好。陈医生冷冰冰地看着湘婷,问:“那两节指头呢?”
  
  湘婷赶快从她的百宝箱里拿出一只小盒子,交给陈医生。陈医生打开盒子,那两节血淋淋的手指躺在里面。他就对湘婷说:“是接上?还是不接上?”
  
  “可以接?接接接!”湘婷马上回答。
  
  “那好,你准备6000块钱,等一下送到人民医院来。我先带你老公去医院,接手指要医院才能做。”陈医生一边说,一边把那只小盒子放入了药箱,带着伍懒仔走了。
  
  湘婷可是把钱看得很重的人,平常都舍不得花钱,那几千块钱可是她结婚以来省吃俭用存起来的。可这回大方了,她拿着存折就往银行跑……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