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左手是朋友,右手是缘分

左手是朋友,右手是缘分

时间:2016-06-15 作者:未详 点击:

  白燕年轻秀丽,大专毕业后由于相貌姣好,还会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在市电视台主持人公开招考中名列第一,成了生活频道的一名主持人。这样一个美女,又有很体面的工作,追求的人自然多。经过仔细权衡,有两个人她比较中意。一个叫张海,长得帅气,颇有些文才,在市委秘书处工作,其父是刚离任不久的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另一个叫杨烁,是市中学的语文老师,写得一手好文章,报刊上经常有大作出现。到底选哪个呢?这天是周末,由于没有自己主持的节目,下午4点钟,白燕先后拨通了张海和杨烁的电话,约他们俩晚8点来“白玫瑰”咖啡厅。张海和杨烁虽然未曾见过面,但早通过白燕都知道了对方。落座后白燕端起葡萄酒说道:“刚才你们俩都作了介绍,眼下你们是朋友也是情敌。说句实话,你们是我的众多追求者中我最中意的两个。放弃谁我都不愿意,但我只能选一个,选谁呢,那就看有没有缘分了。”白燕从挎包里拿出笔和一张小白纸,将白纸撕两半后,分别在上面写上“缘分”和“朋友”,然后将两张白纸搓成两个纸球,左右手各一个:“我不相信迷信,但相信缘分。谁跟我有缘分,咱俩就相伴一生,否则只能做朋友,这是实在没办法的痛苦选择。”
  
  “我要左手的。”杨烁先说。可想不到白燕打开左手的纸球时却是“朋友”二字,相反,右手的“缘分”却成了张海的了。此时杨烁握住张海的手淡淡地一笑,就要往门外走。“等一等,”白燕叫道,她眼睛红红的,“杨烁,缘分不在友情在,咱们做个朋友,行吗?”杨烁点了一下头。
  
  两个月后的“五一”节,白燕和张海的婚典隆重而热烈。杨烁也来了,在给来宾们敬酒时,张海一愣,他想不到,败在自己手下的“情敌”也来了。白燕笑着对张海说:“他是我邀请来的。我和杨烁虽然没有缘分,但永远是朋友,我很佩服他的文才,你不介意吧?”张海微微一笑:“不介意。你差一点成了他的新娘,只是缘分没到,我想你们下辈子一定有缘分。”现场的来宾都哈哈大笑起来。
  
  白燕婚后本不想要孩子,怕影响工作,但在公婆的多次催促下,一年后,她生了个大胖小子,张海一家高兴得欢呼雀跃。这天,白燕正在录制节目,忽然手机响了,是张海打来的,说儿子小凡被奶奶抱着下楼梯时不幸摔了,头破血流地送到了医院,眼下正在抢救。由于该期节目今晚就要播出,白燕告诉张海,她录制完节目后马上就赶到。
  
  半个小时后,白燕匆匆打车赶到了医院。可当她来到病房时,只有儿子小凡一个人静静躺在病床上打点滴,已经睡着了,旁边有一个护士在照顾,丈夫张海和公婆一个人都没有,咋回事?她问护士:“这个小病人的爷爷、奶奶和爸爸呢?”护士说:“他们不管了,全回家了。”什么?儿子小凡可是公公、婆婆的掌上明珠,平时抱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今天他们怎么不管不顾就跑回家呢?难道家里又发生了什么事?向燕急忙给张海打手机,可手机刚接通,张海就挂断了,连续三次都如此。她以为张海正在开会不便接电话,又将电话打到家里。电话是婆婆接的,她刚叫了声“妈”,那边就说:“你还有脸叫我妈?我们张家没有你这个儿媳妇!哼!”电话挂断了。
  
  此时,白燕脑袋“嗡”的一声,呆若木鸡地坐在那里。正在这时,医院院长来了,白燕认识这位院长,曾好几次采访过他。只见院长将白燕拉到一边坐下,白燕正准备问小凡的爷爷奶奶以及丈夫张海为何离开医院不管孩子时,院长摇了一下头说:“他们硬说孩子不是他们张家的血脉,我怎么解释他们都不听,嗨!”什么?儿子小凡不是他们张家的血脉?白燕瞪大了眼睛。
  
  院长告诉白燕,小凡送到医院后,由于失血过多需要输血。本来医院的血浆是充足的,可他们医院今天突然收治了十多个车祸重伤病人,血浆告急。没办法,只有输病人亲人的血液了。按照亲子关系,张海的血液是首选,肯定符合输血条件,可在配血时,他们父子俩的血型却配不上。刚开始,医院以为配错了,可再次配制时血型还是对不上,按医学上的初步分析,张海和儿子小凡很可能没有血缘关系。这一下,张海和他的父母受不了了。正欲走时。院长赶来了。他和张海以及这位老副市长非常熟悉,立即向他们解释说血型不匹配可能是技术上的问题,眼下抢救孩子最重要。
  
  但他们的血型又不符怎么办?院长正着急时,忽然瞧见不远处抢救车祸病人的病房外站着好几个人,便跑过去问他们中有没有O型血的?其中一个年轻男子自告奋勇说他的血型是O型,经过配血后,小凡输血成功了。可谁也想不到的是,那个O型血的年轻男子张海认识,他就是曾败在自己手下的“情敌”杨烁。“情敌”能给儿子小凡输血,而自己却不能;再联想到结婚时,白燕瞒着自己将杨烁请到婚礼现场,他们私下一定有来往,儿子小凡一定不是自己的,而是那两个奸夫淫妇的!张海越想越气愤,于是将孩子丢在医院,和父母跑回了家。
  
  原来是这么回事!听了院长的叙述,白燕满脸泪水。自己清清白白地嫁给了张海,他张海最清楚不过了,新婚之夜就是见证,怎么能污辱我的人格呢?还我清白!还我清白!白燕的肺都要气炸了。在跟院长和护士交待了几句后,白燕跑回了家。一进门,只见张海的父母绷着脸。这时,张海从里屋走了出来,拿着一张纸对白燕说道:“什么都不要说了,咱们也不要争吵,痛痛快快地离婚吧!孩子归你,小凡虽不是我们张家的骨血,但跟我们生活了两年多,我给你10万块作为抚养费。这是离婚协议书,请你签个字。”
  
  白燕一把将张海递过来的离婚协议书扔到地上:“姓张的,你是堂堂的国家公务员,是个高智商的人,怎么就相信那血型呢?孩子是不是你的,你最清楚不过了,我是绝对不会干那种污辱自己人格的事。离婚可以,但必须先进行DNA亲子鉴定,如果小凡真不是你的,我不仅不会向你要一分钱,而且倒赔你10万,再给你们全家赔礼道歉,然后咱们拜拜!”见白燕的话说得有理且掷地有声,张海全家同意了。
  
  第二天,张海和儿子小凡的血液被送到了DNA亲子鉴定机构。一个星期后鉴定出来了,结果显示,张海和儿子小凡理论上99。9%不存在亲子关系。白燕拿着这份权威的亲子鉴定书欲哭无泪,但她信守诺言。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给张海及其父母赔礼道歉。可张海家没有要她的10万元赔偿,倒给了5万元。临走时,白燕跪在昔日的公婆面前:“爸、妈,我是清白的,我一定会给您二老一个交代。”
  
  离婚后的白燕将孩子送到父母家。她每天除了工作,就是苦苦思索小凡怎么不是张海的?这天,白燕正在忙碌,忽然手机响了,她一看这个号码十分熟悉,可又想不起来。待打开手机时,她才知道对方是好久没有联系的杨烁。此时,她想起了杨烁给儿子输血的事,正是这次输血才加重了张海的猜疑,最终导致他俩婚姻的破裂。其实,白燕知道O型血的人是能给任何血型的人输血的,可想不到偏偏这么巧是杨烁。在电话中,杨烁劝白燕要尽快摆脱离婚的阴影,振作起来。
  
  白燕一惊。问杨烁怎么知道她离婚了?杨烁哈哈大笑起来:“你是名主持,又那么漂亮,这事早就满城风雨了。”杨烁在电话中告诉白燕,那天在医院里给小凡输血实属巧合,他到医院有事正巧碰上了,想不到缺血的是小凡。杨烁说:“倘若你现在有时间,不妨到我家里来一趟,请相信我。”
  
  白燕知道杨烁的人品,随即赶到了杨烁家。一进门,她愣住了,只见杨烁的屋里桌子上放着一张年轻女人的遗像。白燕知道,那是杨烁的妻子,他们结婚时,她当时也参加了。此时,白燕拿起杨烁妻子的遗像,眼睛红了:“嫂子她咋了?”杨烁的眼圈也红了:“那天我在医院,就是妻子和另外十多个人出了车祸,由于伤势太重,她最终没有抢救过来。”白燕忍不住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一位老人领着一个孩子进来了。“爸爸,爸爸,你叫我来干啥?”孩子一进门就往杨烁的怀里钻:“爸爸,抱。”杨烁连忙向白燕介绍那位老人就是自己的父亲,白燕急忙向老人问好。
  
  此时,白燕伸出了双手对杨烁的儿子说道:“快来,阿姨抱。”这个孩子真听话,一下子跑到白燕的怀里。白燕抱着孩子亲着、笑着,忽然,她紧紧地盯住孩子,又望着杨烁。“快下来,跟阿姨再见,回爷爷家了。”这时杨烁的父亲伸出双手去抱孙子。“阿姨再见!”孩子一步三回头地望着白燕,而白燕也依依不舍地向孩子招手。
  
  “刚才,我看你的神情,好像发现了什么?”杨烁对还在目送自己儿子的白燕说。
  
  “难道又是巧合?我看你儿子的眼神和脸庞非常像一个人,太像了!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白燕显得有些激动。
  
  杨烁接着说:“你说得对,我的儿子的确像一个人,那就是你的前夫张海。我今天叫你来,就是想让你看一下你的亲儿子。”
  
  “什么?你的儿子是我的亲儿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燕睁大了眼睛……
  
  原来,白燕为儿子小凡跟丈夫没有血缘关系离婚的事传遍了这个小城市,杨烁也听说了。他觉得白燕不可能是那种把婚姻当儿戏的女人,但亲子鉴定又让白燕无话可说。后来杨烁又听别人传言,他的血型跟白燕儿子一样,孩子是他和白燕的。他淡淡一笑,心想。自己O型血谁都可以输,难道说别人都跟他有亲子关系了?这天,他在上网时。看到有个报道说,现在做亲子鉴定的人很多,其中有不少人不是亲子关系。于是他心血来潮地偷偷给自己和儿子也做了个亲子鉴定,可万万想不到的是,他和儿子竟没有亲子关系!但杨烁比较冷静,他相信妻子。还好,出车祸时抢救妻子的医院留下了妻子的血液样本。他把血液样本和儿子的血液送到DNA亲子鉴定机构后,结果令他大失所望:儿子与妻子也不存在理论上的亲子关系!
  
  忽然,杨烁想起了一则新闻,说眼下一些大医院妇产科在给刚出生的婴儿洗澡时经常抱错孩子,难道说自己家的孩子与白燕家的儿子洗澡时抱错了,说来也巧,杨烁的妻子在医院生孩子的当天,白燕也在医院生孩子,而且同住一个病房。当时,他们两家曾开玩笑地说如果生的是一男一女,他们两家就结儿女亲家,可结果两家生下的都是大胖小子。想到这,杨烁自言自语道:“一定是医院弄错了!”
  
  为了证明是不是两家把孩子抱错了,杨烁立即动用朋友关系,先找到那天给白燕儿子小凡输血的医院,通过调出化验单分析,他的血液与白燕儿子小凡的血液有极大可能存在亲子关系。随即,他又几经周折动用各种关系弄来了张海和白燕的血液,经过亲子鉴定,自己的儿子跟张海和白燕果然有血缘关系,一定是洗澡时抱错了!想到自己曾经深爱过的白燕因医院的失误而受到那么多那么大的冤枉和屈辱时,他马上打电话叫来了白燕和自己的儿子……
  
  “原来这一切都是医院惹的祸!我要告他们!还我清白!我要让他们张家知道,我白燕是清白的!”白燕泪流满面。
  
  “白燕,你不能那样做,否则会害了我们两家,也辜负了我告诉你整个事情真相的初衷。当时我也非常郁闷,双方辛辛苦苦养大了的孩子却是别人的,但孩子是无辜的,不管他血管里流的是谁的血液,都是我们的孩子。”杨烁也有点哽咽了。“那我的清白呢?岂不是让他们张家小看了我的人格?”白燕昂起了头。
  
  “清白是什么?清白能值多少钱一斤?只要自己没做亏心事,对得住他人和自己的良心,那就是清向,任凭他人去说吧!”杨烁一把握住白燕的手,“这辈子我们俩虽没有缘分,但在孩子身上却有缘分,那就是你我抚养各自的孩子,这个秘密只有我们两人知道,永远保密,知道吗?”
  
  白燕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疼爱的小凡竟是错抱了的孩子,但当她刚才看到杨烁和他的父亲对孩子那么好时,她心里涌动着一种激动。此时,她深情地看着杨烁:“杨烁,在失去妻子最痛苦的时候,你还无私地替别人着想,你的心胸太宽广了……”向燕还没有说完,就将头依偎到杨烁的胸前……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