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家有宝宝

家有宝宝

时间:2016-04-25 作者:未详 点击:

  尹洪超这些年做生意挣了不少钱,结婚多年未生育的老婆最近又生下了一个胖小子。取名宝宝。尹洪超夫妇特别疼爱这个迟来的宝贝。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老婆专门在家照顾不算,还请了个保姆小兰帮忙。
  
  不料这天宝宝突然呼吸急促。脸涨得通红。全身抽搐,不停地哭闹。尹洪超被老婆打电话叫回家。一见此情景急得脑袋发胀,瞪圆双眼质问老婆和小兰怎么不小心把宝宝弄成这样了?老婆说,自己出去做头发回来就见宝宝不对劲。问小兰是不是乱给宝宝吃东西了?小兰吓哭了,辩解说自己什么东西也没给宝宝吃过,她好像想起了什么,自言自语道:“会不会是……”但她马上又摇头自语说:“不会的,不会的!”尹洪超看出小兰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们,赶紧迫问。小兰只得说:“太太出门时,家里来了一个送水的,他抱过宝宝。当时我不让他抱,可他说了许多好话,还说跟我是老乡,我才让他抱了一下。可我就在旁边看着,他真的没给宝宝吃东西呀!”小兰边哭边说。
  
  “他给宝宝吃东西会让你看到吗?”尹洪超吼道。他断定问题出在这个送水工身上,既然是小兰的老乡,那也是进城的农民工,他为什么会在家里没人的时候来?他又为什么非要抱宝宝?这肯定是蓄谋已久的!
  
  尹洪超这样推断是有原因的。因为以前他开了一家饲料厂。后来想收回资金转产,就把饲料厂卖了,但厂里四十多个农民工半年多的工钱没有结清。他谎称工厂破产,拒绝再付那些工钱。用卖厂和拖欠的工钱做起了别的生意,这十多万元拖欠的农民工工资成了他的额外收入。虽然一些不服气的农民工找到他想讨回工钱。但都被他连赖带拖糊弄过去了。他盘算着时间一长也就不了了之了,没想到这些可恨的农民工竟然打起了宝宝的主意,分明是明着拿他没办法就暗地里使阴招报复他,不给钱就让他心痛!
  
  尹洪超心头怒火直往上冒,他可不甘心吃这哑巴亏!他让老婆先带宝宝去医院,自己打电话到纯净水销售点,问刚才是派谁给他家送水。对方查了一下告诉他,是他们雇的一个叫林旺的农民工。打听清楚林旺的住址,尹洪超开车带上几个人来到这里,小兰一眼认出正在吃午饭的那个叫林旺的农民工正是抱宝宝的送水工。林旺一见小兰和同来的几个人都面露怒容,显得很惊慌,放下饭碗就要夺路而逃。尹洪超一声令下,他带来的那几个壮汉冲上去拳脚相加。将林旺按倒在地痛打了一顿,打得林旺惨叫连连。见打得差不多了,尹洪超才让他们住了手,他踢了踢倒在地上呻吟不止的林旺,问是谁指使他干的?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林旺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看是打得你还不疼!”尹洪超又要下令接着打,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老婆从医院打来的,告诉他宝宝的病是因为苯中毒。医生说不会是被人下毒,很可能是孩子接触到含苯太高的物品。她让尹洪超把家里新买的小术床拆一块下来,拿到医院化验。
  
  尹洪超赶紧照办了。结果被医生说中了,小木床那一圈围着孩子的围栏,表面用的是含苯过高的涂料,由于屋里过热,苯不断挥发,造成孩子出现中毒症状。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那林旺是无辜的,白白挨了一顿打。”老婆知道尹洪超带人错打了人。非常不安。“你心里有鬼才那样乱怀疑的。我劝你为了咱的宝宝还是积点德,把坑人家的钱都还了吧,那些打工的挣点钱多不容易呀!”
  
  “那都好说,回头我拿钱给他们就是了。我担心今天无故打了这个人,他要是记恨伺机报复可怎么办?”尹洪超不安地说。他想去找林旺,给他点钱摆平今天的事。
  
  可到了林旺的住处,却见门上挂着锁。相邻住的打工者不认识尹洪超,告诉他林旺被人打伤了,好像胳膊被打断了。“他去医院了?”“没有,他自己用布裹了裹。坐在那里闷着头吸了一个多钟头的烟,才站起来出去了,问他去干什么他也不说。”
  
  尹洪超心中隐隐不安。这可是个“定时炸弹”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尹洪超以前可以什么都不怕,但现在有了宝宝就不能不担心了。万一从孩子身上报复他,那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
  
  尹洪超告诉老婆在医院里小心看护好宝宝,他去找找林旺。他开着车去林旺打工的水店,想问问他们知不知道林旺常去哪儿。
  
  走着走着,突然尹洪超觉得路边一个蹬三轮车的人好像是林旺。他放慢车速。那三轮车从他车边骑过去,他看清了蹬车的正是林旺。只见林旺用一只右手握着车把,左手绑着白布吊在脖子上,三轮车上放着几桶纯净水。看来林旺并不像尹洪超想的那样在伺机报复,而是带着伤接着去送水了。尹洪超心里更加不安,觉得自己做的真是有些过分了。前面是一个大坡,林旺一只手扶车把艰难地蹬着三轮车。尹洪超赶紧停下车,下去帮他推三轮车。林旺回头要道谢,一看帮他推车的是刚才带人打伤他的人,顿时惊慌失措,手都不稳了,快步想摆脱尹洪超。三轮车一下向坡下冲去,尹洪超想追也追不上,只见那三轮车左拐右拐,与一辆迎面驶过来的卡车撞到了一起……
  
  幸好两车相撞时林旺跳下了三轮车,三轮车被卡车辗了过去,林旺摔倒在路边。尹洪超跑过来,见鲜血从林旺裹着白布的胳膊上渗了出来,他赶紧将林旺搀上自己的汽车,拉他来到医院。经检查林旺的左臂骨折,需要住院。
  
  尹洪超对林旺解释说自己因为误会才带人打了他,所以他自愿负担林旺的医药费并赔偿相关损失。
  
  林旺从口袋中拿出一封信,告诉尹洪超:他结婚不到一个月就出来打工了,半年多没回家,前几天他接到家里来信,他的妻子生了一个胖儿子。林旺欣喜若狂,初为人父的喜悦难以言表,他多么想立刻看到儿子抱抱儿子呀,可条件不允许他回老家。他去尹洪超家送水,正好看到保姆小兰在照看宝宝,他一下想到自己还没见过的儿子,特别想抱抱孩子感受一下做父亲的滋味。在他的央求下,小兰让他抱了一下宝宝,他感到十分满足。但是没料到尹洪超给宝宝新买的小木床导致孩子出现中毒症状,使尹洪超误认为是林旺来害他的孩子。林旺见他们气势汹汹,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慌张想躲开,反而被尹洪超认为是做贼心虚,不分青红皂白叫人把他打了一顿。“俺们出门在外不想惹事,就想安安分分地干活挣钱养家。”林旺说。
  
  了解到这些,尹洪超受到很大触动。自己只知道心疼孩子,却没想到林旺也是出于做父亲的感情才抱了宝宝的,而自己却无端怀疑,只因为对方是个懦弱的农民工,就被他带人打伤了。
  
  林旺执意不肯住院,他说家里有老有小,全靠他挣钱养活,胳膊接好打上石膏他就要出院。尹洪超见拦不住他,就问他还有什么要求,他想用钱来弥补自己的过错。
  
  林旺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说:“我、我就想……”
  
  “想什么尽管说,我一定尽量满足。”尹洪超说。
  
  “我太想儿子了,所以我、我还想抱一下你家的孩子!”林旺鼓足勇气说。
  
  尹洪超感到一股难以名状的滋味涌上心头。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