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发国际线上娱乐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汇发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汇发娱乐 > 美人救歹徒

美人救歹徒

时间:2016-04-14 作者:未详 点击:

  李榛榛是厂里公认的美人,想与她“白头偕老”的大有人在。但是李榛榛把择偶的圈子划得很小,只把她的河南老乡纳入视线。而在这个厂打工的老乡并不多,筛来选去,最后只剩下了侯敬敬和黄小六。
  
  侯敬敬会写文章,还发表过几篇故事,进厂不久就坐进了写字楼,当了老总的秘书。这样的优势在老乡中无人匹敌,追起李榛榛来应该是势如破竹。可李榛榛却不为所动,说:“医家有言: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而爱情则正好相反,一开始如春蚕吐丝慢慢来,才能防止以后的婚姻之山突然倒塌!”与侯敬敬相比,黄小六就惨了,他文化不高,又拙嘴笨舌,注定当不了白领。对于李榛榛,他基本上不敢存有非分之想,正如上学时课本上说的一句话:可远观而不可近亵也。黄小六虽也喜欢围着李榛榛转,目的却是“保驾护航”,让李榛榛事事顺心。
  
  这一阵子,侯敬敬加快了追李榛榛的步伐,李榛榛早晚会成为侯敬敬的新娘的态势已经很明显了。黄小六暗自高兴,李榛榛这样的美女不能便宜外乡人,让侯敬敬娶了最合适。作为老乡,黄小六已经在准备贺礼了。
  
  这一天,李榛榛走在下夜班的路上,突然被一个蒙面人从身后拦腰抱住,拖进路边的小树林。工厂与李榛榛的租房有一段距离,小树林是上下班的必经之路,安然无恙地走了三年了,现在突遇不测,把李榛榛吓得不轻。歹徒戴着面罩,五大三粗,那双蟒蛇似的胳膊几乎把李榛榛的柳腰箍断了。但那歹徒却迟迟无所作为,就那样紧紧地箍着李榛榛的腰,呼哧呼哧喘大气。李榛榛舍财保命:“大哥,下夜班的女工,身上真的没有钱。就这部手机,你拿去玩吧?”
  
  歹徒的下巴在李榛榛的后脑勺上左右蹭了蹭,榛榛明白他是在摇头。不为财,那就是为色了。女人的色就是女人的第二生命,她想奋力捍卫,可她知道那不过是以卵击石,弄不好第一生命也没了。因此,她只能继续哀求:“大哥,俺这几天正来例假,身上可不干净!”
  
  歹徒的下巴又在李榛榛的后脑勺上蹭了蹭,李榛榛急了,脚踢手打的拼命挣扎:“大哥!你是想要俺的命?俺一个打工妹,命能值几个钱?何况俺与谁都无仇无冤,你为啥要俺的命?俺跟你拼了,拼你个鱼死网破!”
  
  “住口!”歹徒跺跺脚,在胳膊上用了力,箍得李榛榛几乎出不来气。
  
  李榛榛愣了一下,说:“既然你啥也不要,咋不放俺走?”一边说,一边就掰那两只扣在腰上的手。怎么回事,这只右手上多长了一根指头?难道是他?突然,李榛榛扬手朝脑后甩了一巴掌,厉声喝道:“黄小六,你想干什么?还不松手!”
  
  那双手松开了,蒙在脸上的面罩也摘下了,果然是六指黄小六!李榛榛愤怒得眼睛冒火,想不到这个老实巴交的老乡,竟然吃起了窝边草!她扑上去就是一耳光,骂道:“你这人面兽心的东西!”
  
  黄小六捂着脸,提着心赔礼道歉:“对不起,让你受惊了!”
  
  李榛榛冷笑一声,掏出手机就要报警:“这可不是对得起对不起的问题,这是拦路抢劫!是犯法!到公安局去说对不起吧!”
  
  黄小六慌了神,上前拦住李榛榛:“别当真,这是侯敬敬设的计,闹着玩儿的!”
  
  “什么?侯敬敬派你来的?”李榛榛一怔,“怎么回事?快说!”
  
  原来,侯敬敬追李榛榛两年了,李榛榛一直没有个明确的态度。侯敬敬有些着急,就想起了英雄救美这一招,让黄小六今天晚上劫持李榛榛,拖到小树林里假装施暴,然后侯敬敬从天而降,赶走蒙面人,救下李榛榛……按照约定,侯敬敬应该早早藏在小树林里,到时候准时出手,没想到这小子到现在都没露头!
  
  一场虚惊,尽管李榛榛毫发未损,却在心里恨透了侯敬敬。今天晚上如果真的遇上了歹徒了呢?如果黄小六像歹徒那样假戏真做呢?如果这些假设成立,自己还能保住清白之身吗?
  
  黄小六怪侯敬敬捉弄了自己,也深感对不住李榛榛,就说:“都是老乡,求你不要把这事声张出去。夜深了,我送你回家吧?”
  
  李榛榛自然不会去声张的,只是对侯敬敬的考验期算是彻底结束了。毕竟受了惊吓,李榛榛答应让黄小六护送。路上,李榛榛问黄小六:“刚才你怎么不乘机占些便宜?”
  
  黄小六说:“看你说的!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何况咱们还是老乡,我怎么能浑水摸鱼占便宜?”
  
  李榛榛“呸”了一声:“谁是他的妻!”
  
  两个人正走着,李榛榛的手机响了,侯敬敬在电话的那一端急切地询问:“你在哪里?没有事吧?”
  
  李榛榛不由火冒三丈,这会儿才来询问,早干啥去了?如果不是遇到黄小六这个老实人,早出事了!她恶狠狠地说:“我在小树林里被人强暴了!你为什么不来救我?”
  
  侯敬敬的声音都变了调:“我本想到下班的路上接你,不料老板喝醉了酒,召我给他端茶倒水敷毛巾,实在走不开。我这会儿就过去救你,并且打110报警。我知道谁是歹徒!”
  
  李榛榛一惊,高呼:“别报警!”但是对方已经把电话挂了。李榛榛吓白了脸,如果侯敬敬报警,最倒霉的就是黄小六,如果侯敬敬不承认早有预谋,黄小六的行为就构成了犯罪!李榛榛把自己的焦虑向黄小六说了一遍,黄小六后悔得直打自己的嘴,跺着脚说:“这可怎么办?”李榛榛略一思索有了主意,对黄小六说:“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男朋友。刚才是去路上接我,并且在小树林里玩了一会儿。别的,什么也不要说!”
  
  很快就到了李榛榛的家。其实他们几个河南老乡的租房都在一栋楼上,下了班大家都是邻居。李榛榛手脚麻利地削了一盘黄瓜,打开一瓶啤酒,刚刚斟满两只杯子,门就被敲响了。
  
  是侯敬敬,他身后还有两个警察。侯敬敬气势汹汹地指着黄小六说:“就是他!”
  
  李榛榛接过话头说:“他叫黄小六,是老乡又是工友,更是我的男朋友。他刚接我下夜班回来,这不正吃宵夜哩!”说着还举起酒杯与黄小六碰了碰。
  
  警察看李榛榛衣着整齐,满面春风,一点也不像刚刚遭了抢劫或强暴的样子,就瞪了一眼侯敬敬:“你怎么能胡乱报警!”
  
  侯敬敬有些傻眼,今天晚上这戏是怎么唱的?他不知道李榛榛与黄小六在一起都说了什么,因此也不敢和盘托出自己设计的英雄救美计划,只能分辩说:“是她打电话说下班的路上出了事,我才报的警!”
  
  李榛榛瞪了他一眼:“住口!是你打电话骚扰我,挑拨我和黄小六的关系,挨了我的骂,就想用这种手段报复我的男朋友,毁坏我的名誉!”
  
  警察估计可能是恋人之间发生了什么纠纷,他们可没有时间管这类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对侯敬敬说:“谎报警情是要受处罚的,跟我们去派出所走一趟!”
  
  至此,黄小六算是彻底认清了侯敬敬这个老乡的嘴脸。他羞愧地说:“李榛榛,你救了我这个‘歹徒’,让我怎样感谢你?”
  
  李榛榛举起酒杯:“榆木疙瘩,用你的一辈子来感谢吧,我都承认你是我的男朋友了!”
  
  两只酒杯碰在了一起。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